第66章

 《英雄出世》

  枪击张天心是在三天以后的一个下午。

  为了便于隐身,更为了事后向舆论交待,岳大江让自己的亲信周副官长亲自给玉环剪了头发,为玉环换了身少校军装。又按玉环的要求,给玉环配了支二十响的驳壳枪,和整整二十发子弹。嗣后,岳大江便让玉环充作副官处的副官,呆在周副官长的车里,准备行动。

  行动前,岳大江在自己的师部最后一次问玉环:“你知道你今天要干的是什么吗?”

  玉环淡然道:“杀人,——刺杀张天心。”

  岳大江点点头,又说:“张天心是天帅,曾经统兵十二万,现在也是非同一般的大人物,手下仍有不少党徒,你也知道么?”

  玉环道:“知道的,——不过这已经没意义了,张天心在我眼里只是个尸首!”

  岳大江仍不太放心:“玉环,你要明白:闹不好,你可能送命,——你不会后悔吧?”

  玉环摇摇头:“不会,——我孙玉环活到现在,就是为了今天这个大好的日子。”

  岳大江盯着玉环的脸端详着,找寻这张脸上最后的迟疑和动摇:“你若后悔还来得及,我可以派人到车上去干。”

  玉环脸上没有丝毫迟疑和动摇的痕迹,极是平静地说:“不必了,岳师长。我有把握在车站了结这事。”

  岳大江大为动容,像对待自己忠诚部下一样,亲手斟了一杯酒,高高举起递到玉环面前:“来,玉环,我岳某敬你一杯,感谢你为我,也为国家,为地方除却这一心腹大患。”

  玉环接过酒来,却不喝,坦率地说:“岳师长,我已说过,我是为父复仇,你也好,国家、地方也好,一概与我这小女子无关。你这杯酒只能敬给我爹。”

  将酒倒在地上,玉环双手捧着空酒杯跪下了,对着想像中的父亲哽咽着说:“爹,你看见了吧?咱孙家的人还没死绝!你没了儿子,还有女儿,你女儿也姓孙!她今日必得给你讨还血债……”

  在玉环的泣诉声中,岳大江眼圈禁不住红了,——不是为当年溪河车站死去的老长官,却是为面前的玉环,为自己那惴惴不安的良心。

  说心里话,这时候玉环若是声言退出,刺张一幕也得演下去,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他确会立即实施第二套方案,——让周副官长以护送为名,上车干掉张天心。

  然而,这样一来,刺张的性质就变了,一种显而易见的政治色彩便再也抹不去了, ——他的副官长杀掉张天心,他对各界舆论,对张天心的旧部,对有关方面都无法交待……

  玉环竟是这样的决绝、坚定,明明知道他是借刀杀人,却为了昔日冤仇心甘情愿为他所用,——今日这事,从一开始就不是他岳大江逼迫玉环干的,是玉环自己要干的。

  在玉环找上门之前,他只想过要设法让方营长和百顺去干,——按他的设想,方营长和百顺去干,和玉环干是一样的,都可以私仇解释。

  方营长和百顺却都是软蛋,那次在督府门前没敢下手,这次只怕还不敢下手,—— 不是玉环及时站了出来,只怕张天心还能没完没了的活下去,让他整日为这老尸首提心吊胆……

  玉环实是可敬哩!

  带着对玉环的深深敬意,岳大江又向玉环交待了一些行动细节,交待得很细,—— 还把玉环的二十响拿过来,亲自检验了一下,最后,才让那位副官长把玉环提前送进了省城火车站。

  分手时,岳大江向玉环道了声:“珍重!”

  玉环一句话没说,笔直一个立正,举手对岳大江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这又让岳大江感慨不已。

  望着玉环义无反顾的背影,岳大江情不自禁地轻声赞道:“好一个红颜巾帼……”

  一切布置妥当后,中午,岳大江为张天心饯行,暗中安排部下灌了张天心和张天心的随从吴大赖子不少酒。

  吴大赖子完全醉了,站都站不稳。

  张天心也喝了不少,直夸岳大江讲交情。

  岳大江说:“这是应该的嘛,天帅不管在哪,总还是天帅么!”

  趁着张天心醉意朦胧时,岳大江提出要张天心的枪,说是作个纪念。

  张天心当即把枪给了岳大江。

  岳大江也回赠了把嵌银柄的漂亮洋手枪给张天心,让张天心去赏玩。

  张天心接过枪时问了句:“老弟,咋没子弹呀?”

  岳大江道:“子弹原是有的,只是玩光了,正托人到上海去买,买到当亲自派人送到天帅府上。”

  张天心未疑有诈,把枪收起来,也没再说啥。

  三点正,师部那边不急不忙发出送客的汽车,火车站这边岳大江的副官长已风风火火的到了,对玉环说:“一切都安排好了,张天心的枪被骗下了,他那幕僚长醉成了泥,你干吧,全当是对付一头死狗。”

  三点二十五分,车站四周禁了街。

  岳大江的护兵队把进站口和月台围了个密不透风,玉环一副军人的样子,随那副官长出来了,径自插入护兵队中。

  因有那副官长在身边,玉环出现在护兵队中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三点三十五分,四辆小汽车开到了火车站进站口。

  岳大江从第一辆车中钻出来,张天心从第三辆车中钻出来,出来后,二人手拉手站在车旁说话,说得热情而恳切。

  目睹着面前的一幕,玉环觉着岳大江的虚伪真是不可思议,知道几分钟后张天心就要一命归天,还在一本正经地演戏。玉环真想当着岳大江的面,一枪放倒张天心,让这老家伙死得更明白些。

  然而,玉环最终还是没当着岳大江的面下手,——她得言而有信。

  根据她和岳大江事先商定的方案,她不能在岳大江面前干,得在张天心独自走到月台上再干。

  玉环开始向月台移动。

  这时,一个不在计划中的意外发生了——

  玉环迎面撞上了方营长。

  方营长正带着自己手下的一干人马在月台上警戒。

  玉环一看不好,未待方营长叫出来,先走到了方营长身边,低声说了句:“与你无关,知道么?”

  方营长脸色苍白,哆哆嗦嗦道:“咋……咋会与我无……无关呢?你……你是我老婆……”

  玉环阴阴道:“从现在开始不是了!”

  方营长又说:“这么干不行,我负责月台保卫,出了事说不清。”

  玉环道:“那你快滚!”

  方营长不滚,四处张望,似乎想喊手下的兵抓玉环,可又迟疑着。

  这要命的时候,深知内情的副官长过来了,拉住方营长就走。

  方营长无可选择,只得随着副官长走了,走了老远,还不甘心地向月台回头张望……

  三点四十二分,玉环企盼了十几年的时刻终于到了,——张天心在一帮便衣随从的护卫下,一摇一摆来到了月台上。

  这个杀人如麻的屠夫老了,也胖了,那走路的样子却没变,依旧像鸭子似的。

  当年他就是这样摇摇摆摆走到溪河车站站台上的,就是在那站台上一枪打死了她父亲,让她父亲的血溅满了月台,溅到了老屠夫乌光铮亮的马靴上。老屠夫还骂她父亲不配带兵哩,——这老屠夫就配带兵么?他那十二万兵马呢?如今都上哪去了?!

  日月轮回,老屠夫今日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玉环一点也没慌,迅疾拔出压满子弹的驳壳枪,闪到月台一端的墙柱后,在张天心走到距自己不到五步开外的时候,突然从墙柱后跳出来,对张天心大喝了一声:“张天帅,姑奶奶给你送行来了!”

  张天心一下子呆住了,结结巴巴问:“你……你是谁,想……想干啥?”

  玉环举着枪哈哈大笑道:“我是当年孙旅长的儿,今日来向你讨还溪河的血债了!”

  言毕,玉环再不敢迟疑,瞄准张天心的脑门连连抠响了枪机,未待张天心作出反应,便把张天心血淋淋击毙在地上。

  张天心身边跟着吴大赖子和几个便衣保镖,身后还有许多岳大江的护兵,这些人都被眼前这突然的刺杀惊呆了,先是四下逃散,继而,便衣保镖就对着玉环这边开了枪,子弹打得墙柱和洋灰地直冒烟……

  玉环没等到那乱飞乱撞的子弹击中自己,先将枪口瞄向自己脑门,坦然地把枪再次抠响了。

  在那临死前的最后一瞬,玉环又看到了父亲。

  父亲正于一片血红的阳光中,从溪河车站那个失落的黄昏向她走来,亲切地向她微笑着,和她说话。

  父亲说:“帮着你娘带好弟弟……”

  父亲说:“别忘了下车给弟弟买大肥肉……”

  父亲说:“当兵吃粮这种输输赢赢的事是常有的……”

  玉环于一片恍惚的红光中冲上前去,一声声喊着“爹”,“爹”,挂着满面泪水扑到了父亲的怀里,在父亲温暖的怀抱里述说着一个红妆女儿不屈不挠的喋血故事……

  后来,红光渐渐将她和父亲的身影淹没了。

  后来,她和父亲化作了那连着天,接着地的红光。

  后来,她和父亲像一阵风,渐渐飘上了高远而美丽的天空。

  她于那悠然的飘浮中恍惚看到,岳大江在一帮副官卫兵的簇拥下,从月台的一端冲过来,一路嘶喊着:“不许开枪……”

  她嘴唇动了动,想对岳大江说:“晚了……”

  却没说出口。

  在生命的最后一瞬,她耳畔四处响着马靴击打月台地面的脚步声……

上一篇:第65章

下一篇:第67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3-3 论罗马帝国崩溃后都市的勃兴与进步 - 来自《国富论》

罗马帝国崩溃后,都市居民的境况,并不比农村居民好。不过,那时候都市中的居民,和古代希腊共和国、意大利共和国内的居民大不相同。在这等古代共和国内,地主占居民中的多数,他们分占公地,都觉得房屋毗连,环以围墙,便于共同防御。但在罗马帝国崩溃后,地主大都散居于各自领地的城寨内,住在各自的佃农及属民中间。市镇上的居民,大都是商人和技工。他们的处境无异于隶役,或近似于隶役。古时各宪章所赋与欧洲各重要都市居民的权利,充分证明了他们在未取得这些权利以前的生活情况。这些宪章,准许都市人民,第一,可以自由嫁女,不必领主许可;第二,在他……去看看 

55 - 来自《灵山》

我来到这灯火通明喧闹的都市,又是满街的行人,车辆穿流不息,红绿灯变换来变换去,无数的自行车像开闸的流水,又是T恤,霓虹灯和画着美人的广告。  我本打算在火车站附近找个象样的旅馆,洗个热水澡,吃一顿好饭,慰劳一下自己,再好好睡上一觉,缓解这十多天来的疲劳。连续走了几条街,所有的旅馆单间都住满了,仿佛人全在做买卖跑生意挣大钱。我既已认定今夜必须破费一下,不再睡满是人味汗臭的大统间或是过道里天一亮就得被赶起来撤掉的加铺,只好守在一家旅馆的门厅里,等乘晚班火车的旅客退房。烦不胜烦,突然想起我还有个这城市里的电话,是我在……去看看 

献词·前言·致谢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谨以此书献给 我近半个世纪的朋友和同事 亨利·格拉克献给 我的良师益友 恩斯特·迈尔献给 我从事科学革命研究的朋友和研究生 鲁伯特·霍尔和玛丽·霍尔以及保罗·罗西 前言  这部《科学中的革命》,对四个世纪以来的革命这一概念进行了历史探讨和分析研究。这么复杂的一个课题,由于所涉及的事件、人物以及思想等等如此之广,因而似乎需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大量的研究。首先要做的就是,分析一下从一种富有革命性的思想的萌动开始到相当多的科学家们接受并运用一门新科学为止这一过程中,科学革命发展的各个阶段。对于……去看看 

基辛格在加利福尼亚的棕榈泉秘密约见美国驻巴基斯坦大使法兰,精心安排本世纪最神秘的外交飞行……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加利福尼亚州,阳光下的金色之州。从面积来说是美国第三大州,仅次于阿拉斯加和得克萨斯。而它的力量和财富,却是首屈一指的。它的高速公路车水马龙,它的空中走廊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西方与东方的移民象潮水一样涌到这个州来。人们既在它的土地上疯狂地竞争,又在它宜人的气候下享受阳光和闲暇的生活。许多人晒得黑黑的,许多人金发碧眼,许多人衣着时髦,充满自信。高速公路两边的田野上遍布着没完没了的盒子似的私人住宅。东边是起伏逶迤的内华达山脉。  尼克松就是担任总统的第一个加利福尼亚人。当选总统后,在这里的圣克利门蒂设……去看看 

第九章 社会义的计算(三) - 来自《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

竞争的“解决办法”  一   在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学的讨论中,前面两个章节的内容现在看来十分相近。前一章讨论这样的信念:社会主义制度将完全摒弃通过价值形式进行计算的方法,取而代之的将是本质上建立在能量单位或某些物理量基础上的某种计算方法。虽然这种观点还没有消声匿迹,并且为一些自然科学家和工程们所坚持,但它已被经济学家们明确地抛弃了。与此相似的第二章论述了这样一个建议,即价值应该由运用数理经济学方法的计划权威通过计算程序来发现,而不应该通过市场竞争来确定。关于这种观点,帕累托(非常离奇的是,人们竟常……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