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英雄出世》

  玉环的丧事和张天心的丧事都是岳大江一手包办的。

  岳大江对两人的死都很伤心,一再说天帅死得冤,玉环死得也冤,并称自己和方营长都有责任。

  岳大江说,他的责任在于过分大意了,知道天帅的仇家很多,不该请天帅到省城来散心;方营长的责任就更大了,自己的老婆自己管不住,硬让她偷了军装和枪,在车站闹出这场杀人自杀的惨剧。让他一下子失去了一老一小两个贴心体己的朋友。

  岳大江恶骂了方营长一通,让方营长卷了铺盖。

  办丧事时,方营长也来了。

  岳大江又骂:“你还来干啥?玉环就是死在你手上的,你他妈还有脸来?!”

  方营长不敢言声,拉着百顺往一边躲。

  百顺对姐姐的死并不怎样伤心,也就劝方营长不要伤心。

  方营长说:“我伤啥心?我对你姐只有恨!她自己找死不说,还害了我!”

  百顺道:“她只害了我,根本没害你,你不就是丢了个营长么?那官不当也好,当下去早晚也是个祸。”

  方营长想想也对,他心里清楚,这场行刺与岳大江有关,他那营长是当不下去的。岳大江开革他,一来是瞧他不起,二来也算手下留情,放他一马。

  方营长这才又说:“当不当营长倒没啥,玉环还是害了我的,她不该把我儿子弄没了。儿子是我的,不是她的,她凭啥抱走我儿子?!”

  方营长估计儿子在岳大江那里,想去要又不敢……

  因为岳大江尽心尽意,两边的丧事都办得很隆重。

  岳大江在葬礼上大发了一通感慨,说这都是军阀时代种下的祸根,由此可见军阀混战,于国于民于军阀自身都是没好处的,今日所幸有蒋总司令扫平各路军阀,完成国民革命,这种冤冤相报的仇杀悲剧才不至于再有发生,全国民众和平幸福的新生活才有望到来……

  岳大江为仇杀的双方治丧,没有谁认为这有啥不合情理。

  ——就连百顺和方营长也没意识到这不合情理。

  众人都道岳大江够朋友,讲义气,两下里都对得起了。

  省城《新民报》主笔因此在时评文章里写道:“岳师长大江将军之葬礼演词,为一个相恨相仇的旧时代做了总算账,天帅归天,红颜殒香,旧时代的故事终于了结。于此新旧时代交替之时,置身于仇杀双方之间,岳师长大江将军之演词更显出其意义之博大深邃,实已寄寓了对三民主义和平新社会的深深祝福和期望……”

  《顺天报》访员某甲,对此却有另外的看法,也于葬礼探访后,在《顺天报》上著文说:“红妆孤女孙玉环以一腔青春的热血,为军阀混战时代的仇恨画下了赤红的句号,其言亦悲,其行亦壮。然而,却也并不值得。张天心本为旧时代之一介屠夫,纵然是恶死百回亦不足悲惜,孙父同为军阀,魂丧溪河自然活该。唯孙玉环太过幼稚,以一具美丽年轻的生命,为旧时代的灭亡殉了葬,也为中国封建旧传统、旧道德殉了葬。”

  该访员为此疾呼:“青年国民们,睁大你的眼睛,绝不要再有第二个殉葬品了!让我们对那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旧传统、旧道德,鼓足青年人的勇气骂上一句:滚你妈的……”

  葬礼结束后,方营长心里空落落的,喊百顺去喝酒。

  百顺不想喝酒,只想吸大烟,让方营长请他去烟馆。

  方营长气了,二话没说,头一扭,自己黑着脸独自往馆子走。

  百顺见大烟没了指望,只好摇摇晃晃随着方营长去馆子喝酒。

  馆子依旧是老来顺。

  ——昔日百顺、玉环、老五和方营长一起来过的。

  方营长半斤酒下肚,哭了,说:“百顺,你知道么?我……我还是想着玉环的,我不愿她死,真不愿!我们早在省城易帜那日毙了张天心,就没有今日这一出了!回想起来,我觉着自己仿佛是在做梦。”

  百顺叹着气说:“我也像在做梦呢,我……我老觉着我是在汤集,在那刘老板的戏班子里,演《苏三起解》哩!你不知道当时我唱戏有多入迷,嗓子有多好。可我姐偏不让我唱,硬叫我去学拳玩枪!”

  方营长这才想起了玉环的那把勃朗宁,便问:“那把枪呢?还在你那里么?若在,就送我吧,也算我方某和你姐没白好一场。”

  百顺苦苦一笑:“不在了,前阵子手头紧,老五又不让我拿货栈里的钱,我就用那枪换了烟抽。”

  方营长气道:“无怪乎你姐骂你没出息,你是真没出息的。”

  百顺辩道:“我没出息也怪俺姐,她若早让我去唱戏,没准就有大出息。”

  方营长说:“那你现在就可心唱吧,你姐不在了,再没人管你了。”

  百顺来了精神,道了声“好”,放下酒杯唱将起来,想象着自己是在戏台子上,锣鼓家伙在敲,二胡在响,自己正扮作一个起解的苏三……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口心中惨,

  ……

  这声音干涩沙哑,还带着胸腔深处传出的痰鸣,根本不像是唱出来的,倒像是钝刀割肉割出来的,不说方营长了,连百顺自己都听得陌生。这哪是他唱的呀,刘老板说过,他唱青衣能唱红呢,还不是一般的红,是大红,能红遍全省,全国哩!

  他的唱声不该这样,不该……

  百顺眼中的泪下来了,噙着泪连连摆着手道:“不唱了,不唱了,嗓子早倒了……”

上一篇:第66章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达尔文主义:科学界的争论 - 来自《进化思想史》

当《物种起源》于1859年11月24号由约翰·默雷出版社出版后,第一天第一版的1250册书就被分销商一抢而光。为了消缓写作这部书的劳顿,达尔文来到伊尔克利洗温泉,并在那里等待即将到来的风暴。有一些年轻人表示支持,但是最初多数反应是表示反对。有一个故事,说一个牧师指责达尔文是英国最危险的人。我们对来自保守势力的反应程度并不会惊奇:进化论动摇了一直被视为现存社会支柱的宗教和教会。大量的科学依据被用来反对达尔文的理论,其中的一些依据达尔文及其追随者很重视。尽管存在着激烈的反对,但是进化论已经开始启航,虽然航行的……去看看 

前言 论一切形而上学知识的特点 - 来自《未来形而上学导论》

第一节 形而上学的源泉   如果想要把一种知识建立成为科学,那就必须首先能够准确地规定出没有任何一种 别的科学与之有共同之处的、它所特有的不同之点;否则各种科学之间的界线就分 不清楚,各种科学的任何一种就不能彻底地按其性质来对待了。   这些特点可以是对象的不同,或者是知识源泉的不同,或者是知识种类的不同,或 者是不止一种,甚至是全部的不同兼而有之。一种可能的科学和它的领域的概念, 首先就根据这些特点。   先说形而上学知识的源泉。形而上学知识这一概念本身就说明它不能是经验的。形 而上学知识的原理(不……去看看 

人口原理 第十七章 - 来自《人口原理》

什么是一国财富的适当定义——法国经济学家认为所有制造业者都是非生产性劳动者,他们这样认为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工匠和制造业者的劳动虽然对国家来说不是生产性的,但对个人来说却完全是生产性的——普赖斯博士的著什中一段值得注意的话——普赖斯博士错误地认为,美国的幸福状态和人口的迅速增长主要是其特有的文明状态造成的——拒不承认社会改良道路上的困难毫无益处。这里自然会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土地和劳动年产量的交换价值,是不是一国财富的适当定义,或者是否应按照法国经济学家的作法,把一国的财富更精确地定义为土地……去看看 

3-13 平等怎样自然而然地将美国人分成许多私人小团体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人们可能认为,民主制度的最终结果和必然效果,是使全体公民在私人生活方面也象在政治生活方面那样融合起来,并强制他们全都过同样的生活。这样,将会对民主所产生的平等作出极其粗浅和极其蛮横的解释。任何社会情况和任何法制,都不可能使人们相似得在教育、财产和爱好方面没有一点差别;即使不同的人有时候可能发现齐心协力去做同一件事对他们有利,但是你也得承认,他们决不会从其中发现乐趣。因此,他们无论如何要逃避立法者规定的限制,并在逃脱立法者试图限制他们的活动而为他们规定的某种范围时,就建立起一些因条件、习惯或品德相似……去看看 

第四章 - 来自《制空权》

现在我来谈一谈一个最有意思的问题,未来问题。这可能使读者感到困难,但这只是现象,而不是实质。我们已经建立了起点,我们看到了正在成熟的事物。现在我们所要做的一切就是从中引出必然的结论。人类理智具有的预见能力近似上帝。马克斯韦尔以抽象的微积分为基础,发现并阐明了我们凭感觉不能发现的电磁波;赫兹按同样的基础制成了能显示电磁波的仪器;而马可尼则进一步将它提供人类使用。而我们研究的问题,面对的是感官能看见和感觉到的事物。因而只要我们的思想摆脱过去的固定传统,就应当容易确定从中必然产生的结果。  我在1921……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