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四、解除隔离

 《走出迷惘》

黄土高原的夏天清晨,大气清新透明,凉意沁人心脾,山间林木的叶幕,湿碌碌、绿油油,显得生气盎然。各种各样的鸟儿以自己独特的音调旋律,构成了一首此起彼伏、互为谐音的大自然协奏曲。我独自一个人坐在窑洞门口的马札上,沉浸在如诗如画的境界之中。可是整个清水沟变得越来越冷清,环视四周,心头阵阵袭来一种莫名的孤寂感。

令人厌恶的骚扰虽然没有了,日常生活反而变得百无聊赖。老戴每天只要拉一趟水就够了,而且有充足的水供给我们三人洗涮之用。以前为了保持身上清洁卫生,每天傍晚用配给份额的半脸盆水,用毛巾从脸擦洗到脚,否则靠久久擦一次澡,那是很难把身上的积垢清除乾净的,我把这称之为“稀释擦澡法”,因为每次擦拭只能把身上的脏垢的浓度“稀释”减少一些罢了。如今我可以痛痛快快地站在驴棚里的一块破门板上冲个痛快。为了上“洗澡间”冲凉而不弄脏双脚,我从山上拣来木头,做成了来沟后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艺术品—日本式高脚木屐。

老戴虽不是烹饪能手,却是食客。他有一种偏爱,就是吃面条。照他自己的话说,“凡是长条形的东西”他都爱吃,所以在缺少小麦面粉的情况下,也喜欢陕北当地的“合烙”(把揉好的玉米面通过特制器具从许多孔里面挤压出来的粗玉米面条,因质地坚硬,也叫“钢筋面”)。我对他打趣说,他的这个定义下得可不怎么学啊!“长条形的东西”你都喜欢吃,长条形的东西可多着哪!

身边连本小说也没有,日子无聊得没法打发,我们只好时不时逗着黑格玩儿。
一天,老邹对我说,若桦已经不到蛇沟里去了,她在山下西大院旁边的一间小屋子里和S系一个叫小马的女助教住在一起。小马的爱人江诗林原是六十年代我系的学生,听过我的课,毕业后经培训分配在部里当法语翻译。在大陆与台湾竞相援助非洲穷国以争夺外交优势的年代里,他陪同某副部长到过非洲某国。我们还听他讲述出国的一些有趣和可笑的经历。小马在文革中也是因为过于直言不讳,得罪了她们系里那些“贫农贵族”们,军宣队进校后备受批判整肃。

热切盼望见到若桦的心情驱使我决定自己的大胆行动。

一天傍晚,吃完晚饭后,西边山颠上的天色开始有点暗了下来。东山头上的窑洞都关起门来,外面一片死寂。这时黑格在门口扒着,似睡非睡。我把两片非那根夹在馒头里面逗着它吃了,希望在我回来时它还熟睡着,不至于一见远处的黑影就吠将起来,惊醒留守的老崔。

下山时我没走食堂前面老戴拉水车的那条土路,而是从牲口棚那一头穿过茂密的小灌木丛和旱苇子下山。虽没有正经的路,但原来老邹常在那一片儿放牛已经踩出一些小路来了。这样走比较安全,不至于被偶然走出窑洞来解手的人看见。不过一般人们也不往这一头张望。我顺利地下了山,继续沿着一条横路往原来劳改场关死囚的小山包走去,路旁两行枝叶茂密的树木,使山上的人往下望时也不易看清楚谁在走动,何况我的头上还戴着一顶破草帽起着遮掩的作用。过了小山包之后,我便大胆地朝校部方向走去。我预计可能会遇见校内认识的人,但我想,除了那些“批清办”的人(事实上他们已经跑掉了不少),其他人并不清楚我这一年来的遭遇,更不知道我当前的处境,且与我素无冤仇,相信在这混乱时期没人给我找什么麻烦。

沟里剩下的人确实很少,一路上没遇到人,更没遭到麻烦。

我到达所要去的那间小屋时,天已经蒙蒙黑,窗口透出暗淡的煤油灯光。自从许多人逃离清水沟投亲靠友去了之后,发电机便停止发电了。大家只好用煤油灯照明。我轻轻地敲了几下门,门打开了,是小马。她见到我时并没显出惊奇的神情。她迅速地回过头往一张床上一望,躺着的若桦这时突然发现我,脸上显得局促和惊讶。很快地,小马走出门外,她意识到这时她是多余的。我十分感激她友好关照。

一年多不见了,若桦显得憔悴,头发花白了许多。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她告诉我她把雪梅送走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头等大事。

短短一个小时的相会,使我们心中充满了苦涩的幸福感。

我得回去了,担心有人会到窑洞里来找我,如果泄漏了“天机”可又要酿出一场风波。

我蹑着脚沿着老戴拉水车的路走上山去。到了半山,我把鞋子脱下来拿在手里,以避免发出响声,惊醒黑格或老崔。

到达自己窑洞门口时,我见黑格还在原地熟睡呢。我衷心感谢它的合作。窑洞里面黑着灯,我推门进去时发出咯吱一声,老戴和老邹两人好像没有反应。我迅速钻到自己的被窝里面去,辗转反侧,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第二天早晨大家醒来之后,他们没说什么,好像一切都没发生似的。黑格也活泼地在山头上走来走去,有时朝着毛驴吠了吠。

当老戴出去喂毛驴时,老邹微笑着问我:“你去啦?你大概以为我们不知道吧”。
我含笑而不答。

“Romeo and Juliet”老邹抿着咀对着我发出奸笑,说了句英语。

是的,我们不由自主地扮演着现代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但这不是在封建时代和两家世仇的桎梏下,而是在所谓现代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牢笼里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出悲喜剧。

天气越来越炎热。午睡时单调的知了声使人更加体味到夏天的气息。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我生平最喜欢的乐曲之一,是孟得尔仲的“Spring Song”(春之歌)。它是我二十多年前在国外上高中时最爱听的一首曲子。每天午间宿舍里总会听到一些同学练习小提琴时传来的乐音。“春之歌”就是隔壁房间一位姓翁的同学最爱拉的一支曲子。而我躺在床上,在静谧之中细细地品味着这支曲子的优美旋律。那时犹如躺在一片轻柔温暖的青草地上,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之中,内心有多么惬意,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诗意,生活在这世界上,人生有多么的美好。如今这些都成为了泡影。这些年来我好像掉进了浊流旋涡,尽管时时内心也曾充满着想为祖国人民而干一番事业的激情,但总是不多久便被那腥风浊雨所浇灭。哪里谈得上有什么诗一般的意境,一切一切都被那可恶的污泥浊水给搅毁了。

次日下午,工人老崔突然走过来喊我,说核心组要我过去谈话。

办公室窑洞里桌边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杨茅岫,一个是工宣队张挺卫。许多个月见不到军宣队李银柱,听说他调离本系了。

杨茅岫叫我坐下。

杨茅岫开腔了,带着浓重的江西口音:“根据校‘批清办’的指示,现在我向你宣读对你的问题的批示。这个批示是这样讲的,‘根据辛北一年多来的表现,批清办决定解除他的隔离审查学习班,到群众中去,进行专题审查’”。接着,他问我对此有什么意见。

我能有什么意见?什么时候给过我提意见的公民权利?过去的事先不说,这个“批示”给我留下一条尾巴――所谓“专题审查”,当然是说过去隔离我是对的,现在解除我隔离但继续审查我也是必要的。到群众中去,笑话!“群众”都逃克山病走了,剩下的还有谁?老戴、老邹、工人老崔,还有尤敏杰,他是“五·一六分子”暂时不算数。

杨茅岫继续说:“现在你回家去,赶紧把家从南寨子村搬进沟里来,以后同学校一起搬到延安市Y大学里面去”。这才是我巴望听到的一句话。

过了一星期。学校派了一辆卡车,让我和若桦把南山寨村的全部家当搬进沟里来,暂时住在西大院旁边一间空教室里,等候转移到延安市去。

一天近午时分,正当我光着脊梁在屋里捆扎行李时,忽然来了一位甚不平凡的不速之客。
我抬头一看,是原校长办公室秘书,大名鼎鼎的原革委会头头之一娄金绶。

“老辛!听说你也被隔离审查了,是吗?”他说。

“好啊!你还来问我呢?你对专案组胡说了些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气愤地说。我意识到,面对着他,我必须显得厉害一点,尽管我知道他遭的罪比我不知要多多少倍,“要不要我把你‘交代揭发’我的那三条一字一句地背给你听?”。

我特别强调“一字一句”,让他知道我不但十分清楚而且记得很牢!我立即把那三条内容几乎一字不漏地背诵给他听。

“老辛!你要谅解我啊。你知道他们怎么整我的?他们轮番对我搞疲劳轰炸,一连五天五夜!我都晕倒了,只好瞎编乱造”他哭丧着脸地说,“你说的那几条还都是小事呢。有件事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啊,比你知道的不知要严重多少倍!”。

“你快说,怎么回事?!”我不想掩盖自己急切的心情。

“有一天你们系的王之渊和J系的刘煜,你认得吗?两人一起来提审我”他说。

刘煜!我可知道这个家伙。他原也是个调干生,十分老油条了,此人权欲熏心,一肚子坏水,老打别人的小报告整人,许多人把他恨透了。后来学校撤回到了北京老校址,校里哪个部门都拒绝要他。最后校“临时领导小组”只好安排他到“子弟中学”当副校长之一,当时和若桦任同一职务。这位刘煜是名副其实的奸佞害世人物,成天捉摸着和正校长作对,对她使绊子,企图取而代之。这虽是后话,提前叙述亦可示其龌龊人品。

娄金绶把故事接着讲下去:“他们问我,据有人交代,我们这个组织曾经想搞个阴谋,在一个地下室里杀害周总理,然后蓄意制造一个假现场,计划请人拍照,到底准备请谁拍照?我说我不知道,他们骂我不老实,我只好说是想请图书馆的刘XX。他们拍桌子骂我瞎说,说刘文化革命一开始就是‘老保’,怎么会和我们搞在一起。我只好又胡说了两人,都被驳了回来。最后他们‘启发’我说,那是个归侨教师...,我一想,你可不是会摆弄照相机吗,你们归侨都会照相嘛,便顺着说是准备找的你”。

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在我偷翻汪卫金的笔记本事发之后,邹仲牟曾说薛媛在“炮楼”里给专案组一伙人打气时说:“不要紧,我们还有一件秘密武器!”。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所谓“秘密武器”啊!靠逼供、指供、诱供捞到的这么一个“宝贝”。可是他们始终没敢对我祭起这个“法宝”,可见他们心虚得很呐!

我觉得这个故事真太有意思了,够传奇的啦!如果不是事关重大,我可会把它当做再好也没有的茶余饭后的笑料来谈论。

娄金绶走后,我想,这是一个向工宣队揭露李、王们在这场逼供信的整肃中所作所为的绝好机会。于是,我把当天的谈话经过写了一份材料:

“H系工人宣传队张挺卫同志:

1972年8月9日,上午 11时15-45分,娄金绶路过我现在住的地方,他主动走进来和我谈话,内容如下:

.........

这完全是天方夜谭,完全是专案组某些人搞逼供信的产物,请组织上调查澄清事实。

辛北 1972.8.9”

上一篇:廿三、“投亲靠友”

下一篇:廿五、再见陕北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二章 - 来自《国画》

几天以后,朱怀镜才知道玉琴被收审了。他并不吃惊,只是心里莫名其妙地紧张,似乎自己也会有什么麻烦。这天,朱怀镜在家里吃晚饭,神色很严肃。香妹怕他心里有什么事,也不敢多问他。一家三口埋头吃饭,只听得筷子磕碰碗碟的声音。吃完了饭,只有两口子在场了,朱怀镜认真地望了香妹一眼,说:“香妹,可能有事要发生。你在外面不论听到什么,都要挺住。”香妹脸都吓白了,半天才问:“什么大事?说得这么可怕?”朱怀镜说“要说事情都是针对皮市长的。也许别人会通过整皮市长身边的人,达到整皮市长的目的。我既然身在官场,既然受到皮市长的器重,必要的时候……去看看 

训练日记(1940年)(下) - 来自《蒋经国自述》

吃粥不吃饭(九月十七日)   早晨一点三十分,举行第一次紧急集合。大多数的同学,还不知道是紧急集合,所以动作很慢,有的到厕所里去,有的去洗脸,结果,经过二十分钟之后,方才集合完毕。战时紧急集合的讲评,认为大家没有警惕心,动作不敏捷而且不能保持静肃的态度,同时提出要求,以后在四分钟就要集合完毕。三点二十分举行第二次紧急集合,这一次成绩很好,不到五分钟已经集合完毕了。后来我对大家说:“无论什么事,只怕不去做,要做一定可以做到的。同时现在在社会中,不但自己要对自己负责任,而且要对整个团体负责任,一个人不到或迟到,就会影响到几百……去看看 

第06章 重赴越南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1962年所见过的西贡如今像是被巨人践踏过一般。过去满是人力三轮车的街道,而今挤满了吉普车、指挥车和军用卡车。以前美国存在不事声张的地方,而今到处都是美国兵。安静的夜总会已代之于嘈杂的酒吧,里面云集着以美军士兵为服务对象的酒吧女郎。这个迷人的,具有殖民地特点的首都四周环绕着美军兵营、指挥所、仓库、机场、医院,甚至还有军事监狱。如今的西贡已不再是东方的巴黎,倒更像一座美国大兵营。我迫不及待地想到内地去。   1968年7月27日,我到达德普,被分配到重建的二战时期的老部队第二十三步兵师,又称美喀师,担任第十一……去看看 

十 后会有期 - 来自《圣雄甘地》

伦敦城,国王使者的黑色权杖庄严隆重地响了起来,宣布大英帝国的重要时刻到来。数个世纪来,国王使者多次率领三十位议会议员,穿过古老建筑物的长廊,前来请求国王“批准”颁布国事诏书,从而将大英帝国的势力扩展到地球的各个角落。古老的传统仪式沿袭至今,但是一九四七年七月十八日这一天,伴随克莱门特·艾德礼首相率领的议员队伍的响声,犹如丧钟似地在长廊里回荡。它宣告白人统治世界的辉煌时代至此结束,大英帝国土崩瓦解。   文件确认英国撤离印度,承认占人类五分之一人口的国家获得独立。全文简单明确,仅用十六页打字纸概括了三……去看看 

第一章 困境 - 来自《论人的天性》

关于人性的这些思考看起来是抽象而难于理解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错误的。相反,那么多聪明而深刻的哲学家们至今没有认识到的东西,似乎不可能是很明显和容易的。无论这些研究将使我们付出怎样艰辛的努力,只要在这些其重要性如此不可言喻的问题上,我们的知识能因此有所增长,就可以认为我们得到了充分的酬劳。不仅仅是利益,而且还有乐趣。                休谟:《人类理解研究》   精神是怎样工作的?它为什么一定是这样工作的,而不是另一种方式?这两方面的考虑又进一步使人想到:根本的人性是什么?伟大哲学家休谟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