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图书

《个案分析》是对知识分子问题所做的去蔽和剖析。也许正因为作者生活在知识分子的“圈内”,所以他才无比切身地意识到:要从传统走向现代,知识及知识分子自身的问题乃是亟需清算的首要问题,知识分子对个体性及现代性的阙如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此,必须用一种独特的文本形式来传达作者的所感所思,这便是由“个案”、“公案”和“案由”三个部分交织而成的《个案分析》。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由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 - 来自《林伯渠传》

一个早期的共产党员  林伯渠世界观的转变,也和中国许多先进分子一样,是在俄国十月革命影响下开始的。但是,在此之前,却也有一些促使他思想转变的潜在因素。他第一次留学东京,正是日本早期社会主义思潮澎湃的年代。一九○三年,林伯渠的湘西老乡赵必振把日本福井准造的《近世社会主义》译成中文,详细介绍了马克思的生平和学说。一九○四年,日本早期社会主义者幸德秋水宣传马克思主义、轰动一时的名著《社会主义神髓》一问世,很快就被翻成几种汉文译本,在中国留学生界广泛流传。其后两年,孙中山组织的同盟会在东京出版的机关刊物《……去看看

1、社会成本问题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英]R.H.科斯    有待分析的问题   本文涉及对他人产生有害影响的那些工商业企业的行为。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某工厂的烟尘给邻近的财产所有者带来的有害影响。对此类情况,经济学的分析通常是从工厂的私人产品与社会产品之间的矛盾这方面展开的。在这一方面,许多经济学家都因袭了庇古在《福利经济学》中提出的观点。他们的分析结论无非是要求工厂主对烟尘所引起的损害负责赔偿,或者根据工厂排出烟尘的不同容量及其所致损害的相应金额标准对工厂主征税,或者最终责令该厂迁出居民区(当然也指烟尘排放对他人产生有害影响的……去看看

遭遇十面埋伏(代后记) - 来自《十面埋伏》

写完《十面埋伏》的最后一笔,已经是凌晨4点,天色黑沉沉的,住宅四周悄无生息。我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自己不足4平方米的书房里,眼泪突然汹涌而至。我用双手抹了一把又一把,怎么也抹不完。   为自己,也为自己作品中的这些人物。   《十面埋伏》是自己耗时最长的一部作品。采访时间长,构思时间长,写作时间长,对自己身体和健康的损耗也最大最长。写完《十面埋伏》,我发现自己的视力下降到足以让我感到震惊的地步。身体的抵抗力也大不如前。成年累月地伏在电脑荧屏前,脖子几乎成了硬的,动不动就头晕脑胀,颈椎有毛病势在必然。为了体验那……去看看

第一章 猜想的知识:我对归纳问题的解决(下) - 来自《客观知识》

8.确证:不可几性的优点  (1)我的优选理论与对“或然性更大的”假说的优选没有关系。反之,我已表明理论的可检验性随着它的信息内容的多少而增减,因而随着它的不可几性而增减(在概率演算的意义上讲)。因此,“较好”或“可优选的”假说往往是更不可几的假说。(但是约翰·C·哈森尼说我曾经提出过一个“选择科学假说的不可几性标准”,①[xxiv]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不仅我没有一般的“标准”,而且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可能优选逻辑上“较好”而更不可几的假说,因为有人成功地在实验上反驳了它。)许多人当然把这个结果看作是反常……去看看

2-1、大串连 - 来自《红卫兵档案》

北京发出了总动员令   早在1966年6月初杭州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就这样表达了他的想法:全国各地学生要去北京,应该赞成,应该免费,到北京大闹一场才高兴呀!毛泽东要“天下大乱”,所以有此想法。   8月4日,汪东兴在八届十一中全会华东组会议上说:最近每天有上千学生、上百批来中南海接待室反映文化大革命的情况,若是一些是外地来的,实际上成了串连。8月1 6日,陈伯达在外地来京学生群众会上讲话,他根据毛泽东在杭州讲话的精神说:“你们这次到北京来,到无产阶级革命的首都来,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策源地来,经过很多……去看看

告读者 - 来自《道德情操论》

我的观点根据于我参加集体活动的经验,从这些活动中, 我在这里得出一种关于集体行动在控制个人行动方面所起的 作用的理论。这种见解可能适合也可能不适合别人对于制度 经济学的观念。我的《资本主义的法律基础》一书以及这部 《制度经济学》的各种油印稿本和修正稿本的读者提了一些评 论和批评,意思是说他们不懂我的理论,也不了解我是什么 目的,并且说因为我的理论完全是我自己个人的看法,所以 也许没有人能了解;这些评论和批评使得我取消个人的抑制, 大胆地把我自己当作一个五十年来参加了多种多样的集体行 动的“客我”。  ……去看看

人谋不周的一些教训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以上所述,从历史因素到时代因素,连同体制因素,基本上来自客观,说明弱势群体的产生和存在,有其必然。但是,有没有主观方面的因素,使弱势群体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严重化,或者某些方面可能解决得好一些而未做到呢?应当承认是有的。客观因素,不可能靠主观意志来尽快解决;主观因素,如果认识了,作为教训,经过努力,就该解决得好一些、快一些。只是长期以来,习惯于报喜不报忧,肯定成绩容易过头,承认问题总有躲闪,或者负面情况正面提,常使一些矛盾难以及时揭露、尽快解决。对弱势群体,更怕透明了,助长民怨民愤,影响社会安定。于是,非到问题成堆、矛盾……去看看

第廿七章 - 来自《生死抉择》

一家一家的都是这么小,都是这么窄,都是这么贫困,都是这么室如悬罄、一贫如洗。     这些本应是国家中流砥柱的工人们,他们本身的抗灾能力竟会是如此的微弱、如此的不堪一击。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就算工人们愿意接受救济,但这一切仅仅是靠救济就能解决得了的吗?如果一个国家国有企业的工人都得靠救济才能生存的话,那么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希望?如果这一切是因为改革带来的,那么这样的改革又有什么意义!     改革的最终结果,莫非就是使得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和国有企业中的蛀虫成批出现?     而如果不是这样,……去看看

5.公民不服从 - 来自《西方公民不服从的传统》

汉娜·阿伦特1970年春,纽约律师协会为纪念百年诞辰举行研讨会,会议的主题十分低沉——“法律消亡了吗?”了解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这样绝望的呼喊,会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是因为街头犯罪的激增,还是因为深刻地洞察到,除了“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组织成熟的公民不服从运动能有效地保证法律变革朝着人们向往的方向发展”以外,“现代专制体制所展示的各种罪恶都在暗中削弱着对忠诚于法律的重要性的单纯信仰”?尤金·V.罗斯托(Eugen V.Rostow)要求与会者就这个题目准备论文,鼓舞士气,展望前景。其中一个主题是关于“一致同意(consent)的社会中……去看看

西班牙战记 - 来自《内战记》

1.法尔那克斯已经征服,阿非利加已经收复,至于战场上和小格奈乌斯·庞培一起逃出去的那些人……他乘凯撒为了举办演出耽搁在意大利的时候,占据了远西班牙……为了便于集合起一支守卫部队来从事抵抗,庞培开始向所有这些邦的忠诚呼吁,请求援助。这样,部分靠恳求,部分靠强制,使他能够凑集起一支很大的兵力,蹂躏起行省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有一些邦自动派援兵去给他,同时又有一些邦对他关上城门。在这些邦中。如果有一个城镇被他用武力硬攻下来时,城里的一些富翁,尽管他们过去曾经为老格来乌斯·庞培出过力,但由于他们拥有巨额财富,因而还是……去看看

第三章 论想象的序列或系列 - 来自《利维坦》

我所理解的思维序列或系列就是为了和语言的讨论有所区别,而被称为心理讨论的一系列互相连贯的思想。     当人思考任何一种事物的时候,继之而来的思想并不象表面上所见到的那样完全出于偶然。一种思想和另一种思想并不会随随便便地相连续。但正象我们对于以往不曾全部或部分地具有感觉的东西就不会具有其想象一样,那么由一个想象过渡到另一个想象的过程便也不会出现,除非类似的过程以往曾在我们的感觉中出现过。原因是这样:所有幻象都是我们的内在运动,是感觉中造成的运动的残余。在感觉中一个紧接一个的那些运动,在感觉……去看看

第二部分 - 来自《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谁第一个把一块土地圈起来并想到说:这是我的,而且找到一些头脑十分简单的人居然相信了他的话,谁就是文明社会的真正奠基者。假如有人拔掉木桩或者填平沟壕,并向他的同类大声疾呼:“不要听信这个骗子的话,如果你们忘记土地的果实是大家所有的,土地是不属于任何人的①,那你们就要遭殃了!”这个人该会使人类免去多少罪行、战争和杀害,免去多少苦难和恐怖啊!但是,很明显,那时一切事物已经发展到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继续下去的地步了。因为这种私有观念不是一下子在人类思想中形成的,它是由许多只能陆续产生的先行观念演变而来的。……去看看

命运在周恩来和基辛格之间开了一个玩笑;基辛格在谈判桌上说这次中国进不了联合国的时候,联大已经通过恢复中国席位。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十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周恩来总理把基辛格送至钓鱼台的楼门口,在他上车前对基辛格用英语说:“博士,欢迎你很快回来共享会谈的愉快;”这是周恩来第一次用英语对基辛格说话,这说明总理的心情十分愉快。  这一天,天还没全亮,只有四点多钟,中美双方又继续在钓鱼台里讨论公报,修饰文字了。这就是以后震惊世界的上海公报。在基辛格临离开钓鱼台之前,双方就公报的主要内容达成了协议。公报鲜明的、有些地方是十分尖锐对立的分歧更加突出了共同的立场:双方对反霸的关切,双方承诺使两国关系正常化。只有关于美国与台湾有防御关系的那一段还……去看看

第六章 建设“模范省” - 来自《蒋介石宋美龄在台湾的日子》

一、从大陆带去财富知多少   据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上海国民党中央银行时,中央银行的黄金、白银、美钞荡然无存。这些钱运到哪里去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部分被蒋介石分存国外;大部分已运到了台湾。到底有多少?对台湾经济发展有多大影响,至今仍是一个谜。   1.黄金大转移   1948年冬,“徐蚌会战”(淮海战役)打响,蒋介石国民党政权深知此次会战事关 “党国存亡”,因此,调集精锐兵团约70万人与解放军决一死战,以期能守住“首都” 南京的北大门。但是,随着战局的发展,“国军”被一一吃掉,蒋介石心知大势已去。东北已经丢了,华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