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能动的社会

本章总计 20012

(一)我们理解的社会

在习惯意义上,人类用社会一词来表示组织在一起的人类群体,还有人把群居的动物也冠一个“社会”的名词。像这样的名词是难以下定义的,因为它不是先有名词,而是先有现象(人只是给这种现象一个称谓)。所以,在这里我们不可能给社会下一个所谓的定义,而只是从界定研究范围的意义上,对社会给以这样的理解:

社会就是有机组织在一起的人类群体。

此种理解有这样两个含义:

1、只有人类构成的群体,我们才称其为社会。除去人之外,群居(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其他个体还有很多种,动物、植物等等。但动物、植物的群居和人的群居却有质的区别(后面就要分析)。我们做这样的理解不是说其他个体的群居不能叫社会(随你去叫),只是:其一,不同质的东西冠以同样名词,不妥;其二,我们这里研究的是人类群体,将它命名成“社会”,为的是叙述简明准确,为的是与它种群体区别开来。

2、只有有机组织在一起的人类群体,我们才称其为社会。人类群居而无有机的组织,即构不成系统,不在此处讨论的范围之内,我们同样把它剔除在外。

(二)人为什么要组成社会

现在的人们好像很关注什么效率啦、公平啦、民主啦、自由啦,且相互间还为这些目标的先后主次争执不已。我决不反对对这些目标的关心,但我还想问一句:你追求这些目标为的又是什么?我以为,既然上述目标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有些甚至是社会在发展过程中自己派生出来的),那么,它们本身必然还不是目的。所以,我更关心这些目标的背后,关心这些目标的目标。

1、原始目标

我们看到,现在的人类社会已经走过了很长一段历史,但是,如果我们透过历史的漫长、道路的曲折和发展的异化,解脱开历史留给我们的各类枷锁,却发现:人类在终极意义上的原始奋斗目标、人类组成社会的目的其实就是很简单的六个字:求生存、求发展。

自从有生命的个人诞生之日起,他们就面临着生存与死亡这一最基本的矛盾。原始的人类在求生存的目标上,与其它动物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在求生存的方式上却与一般动物有着本质的不同。一般动物只能靠自己的生理机能向自然界去“找”,而人类却可以向自然界去“要”,即依靠它们的能动本能,对象化为劳动实践,创造生活资料。在这种劳动实践过程中,由于受生理机能的限制,原始人必须组织在一起,使用天然的工具,集体劳动,共同生活,这就形成了人类最原始的社会组织。荀子曰:“(人)力不若牛,走不若马,而牛马为用,何也?曰:人能群,彼不能群也。”此论的本意虽是说牛马为用的理由,但若换个角度看,却也隐含着人类结成群体的原始需要:人类肉体组织的天然不足(力不若牛、走不若马、猛不若虎等等),使得人类要想“求生存”就必须组织成群体。接下来,随着人类能力和组织的不断发展,当这个最基本的求生存目标初步实现之后,便开始追求如何生存得更美好,这就是求发展。

纵观人类历史,若从最原始也是最本质意义上讲,人类组成社会的目的(而这也是人类奋斗的根本目的)就是求生存,求发展;或曰:生存得更美好。我以为,这是一个非常简单、几乎无可辩驳的事实,所以就不再作进一步“考证”。

就这么简单吗?就这么简单。那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们对这样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还争论个不停呢?这是因为:

第一,现在人们身处的、研究的社会已经发展了数万年,这种社会不但已经演变得十分复杂,而且还程度不同地发生了异化,这样,对人类根本奋斗目标的分析不自觉地也演化为对社会实际奋斗目标的分析,而社会实际奋斗目标则复杂了,它不仅包括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人自身的,还包括人与自然的。

第二,那样一个根本目标,其实包括了异常丰富的次等层次内容,对这些内容的不同理解及其各分项内容重要程度的不同把握,就必然会形成各种观点,有人可能会关注经济发展,有人也许会关注精神文明,也有人似乎更关注民主和自由。

第三,人们往往把对社会发展程度的评价指标(如生活质量,城市化水平,人口预期寿命,婴儿死亡率,成人识字率等),当做人类社会的根本奋斗目标,结果,由此又引发了另一个领域的不同认识。

应当说,对上述这些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对促进社会发展有其必然的意义。但无论如何,若从最原始、最根本意义上讲,人类奋斗的目标、人类组织其社会的目的,就是求生存、求发展,就是使自身生存得更美好。这种理解虽然粗糙,却把握住了问题的根本及核心,而且它并不影响我们这里的分析。

2、进一步认识

如果动用我们本能中的能动,对上述原始目的做进一步考察,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理性认识:

人类组成社会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人本身;就是为了对人类本质的全面占有,为了人类本质存在的全面、健康发展。

前已述及,人的本质性存在就是能动的客观物质实在。所谓人类本质的全面占有、所谓人类本质存在的全面、健康发展是指:要使人类全面占有、发挥自己的能动本能,要使人的物质实在得到全面、健康地发展,要使人的能动和物质实在之间达到“浑然一体”的发展和发展中的“浑然一体”。

达到这样的目的固然十分艰难,而全面实现这样的目的,更是一个几乎看不到终点的过程。单纯的物质进步不能达此目的,单纯的精神发达也不能达此目的,物质进步和精神发达两者间的独立推进或非协调推进还是不能达此目的;只有在全面把握人类本质存在的基础上,始终高扬“人字大旗”,依靠人类自身的努力,并不断检讨自身努力与奋斗目标之间的偏差、适时调整奋斗方向,才能渐次达到这一目的。

(三)社会的本质特征

人说,社会是一个组织,可是还存在其他组织;又说,社会是一个系统,可是还存在其他系统;还说,社会是一个有机的系统,可是还存在其他有机的系统;等等。这些论述都只是说明了社会一般特征,而没有把握住社会的本质特征。

社会是人组成的,是人类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而组成的。正是这样的浅显事实才能说明社会的本质特征,并决定了社会系统与其他系统之根本不同:

社会是能动的社会;能动性是社会的本质属性,是其区别于其他系统的最根本标志。

只有全面地理解了社会的能动性质,才能从真正本质的意义上理解社会、分析社会,才能把社会发展史还原到它本来的面目中去分析;也只有正确地运用好这一性质,才能更好地促进社会的发展。

1、社会为什么是能动的

社会是为了人类、由众多人类个体有机组成的,而人本身又是一种能动的存在物。这样:一方面,如何组织好社会成员的行为以更好地实现人类求生存、求发展的目标,不但是社会存在的唯一价值基础,也是其不可推卸的责任;另一方面,社会中的人为了自身生存与发展,将会自然而且必须地将其能动外化、对象化,化作现实的、能动的实践行为,并成为社会存在和发展的直接基础。所谓社会现象就这样由无数个个人的行为实践所构成的那“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的叠加形成了,所谓社会发展也就这样由这“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在时间跨度内的累积形成了。表面看来,社会现象、社会发展往往并不反映个人意志,而且还经常违背和强制地统治着这些意志,以致于对个人来讲,他往往感到社会力量是一种逼迫着他的异己的东西。其实,由于在一个“没有组织的社会”中,各个人的行动、意志在现实中往往会出现冲突和不协调,而社会发展却是这种现实的综合。因此,尽管社会发展不可能完全体现社会中每一个成员的意志和行为,但没有各单个力便没有各“力的平行四边形”,因而就没有“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就不会有社会现象,就不会有社会发展。因此,社会历史正是众多社会成员在各方向作用力的迭加;社会成员结成的整体就是社会行为的发出者,就是历史必然性的主体。恩格斯指出:“……各个人的意志……虽都达不到自己的愿望,而是融合为一个总的平均数,一个总的合力,然而从这一事实中决不应作出结论说,这些意志等于零。相反地,每个意志都对合力有所贡献,因而是包括在这个合力里面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478~479页)。因此,社会运行的几乎所有内容(包括运行规律、运行方向、运行结局、运行目标等等),无一不是其成员各类行为实践的产物。只不过,由于社会成员在社会中所处地位的不同、所具能力的不同及行为方向的不同,他们对社会运行所起作用的大小和方向也有所不同罢了。

既然社会是由人构成的,既然组成社会的目的还是为了人,既然由人之能动本能外化而来的行为实践直接决定了社会运行的几乎全部内容,那么,作为人之本质特征的能动就必然成为社会的本质特征。

就象如果从人身上抽掉其能动属性人就不成其为人一样,如果社会中没有了能动,也就不成其为社会了,它就变成了群居的野兽、一架蒸汽机或者是一个核反应堆之类的东西了。

至于社会生产方式对社会历史发展的基础性意义与此处所论的关联,我们不在这里做进一步探讨。

2、社会能动是什么

从实质内容上讲,社会能动其实就是社会成员的能动行为及其组合。它源自人的能动,但又不同于人的能动,并且有着更为丰富的内涵。

首先,社会能动是对象化了的人的能动。如果说能动性在人的本质存在中只是表现为潜能意义上的存在,那么在社会中则表现为这种潜能的外化、对象化和现实化,并可通过这种转化来实现、充实和发展自身。人固然具备能动这样一种存在,如果仅从抽象的存在意义上讲,能动只要存在就足够了。而社会能动则不同:如果人的能动没有对象化为劳动实践,则构不成社会能动。

其次,社会能动是人之能动的有机组合。如果说能动性在人的本质存在中更多地只表现在个体意义上,那么它在社会中则表现为众多个体能动的有机组合。个体能动的有机组合将会产生出很多效应,如:相互激发可促进能动、相互传递可共享能动、相互创造可发展能动,当然,也有相互制约、相互抵消而损伤能动,等等。

第三,社会能动可以实现人之能动的继承和发展。如果说能动性在人的本质存在中更多地只表现在静态意义上,那么它在社会中则可以实现在历史坐标中的继承和发展。类似于物质财富的继承,人类及其社会发展的延续性,使后人、后期社会可以几乎全部地继承前人、前期社会的能动,并在此基础上求得进一步发展,从而创造出更为强大的能动力量。人之本质存在意义上的能动只有转化为社会能动后,才能收获到这样的果实。

总之,社会能动是人之能动的对象化和组合化,并在历史进程中得到不断继承和发展。从这些意义上可以认为:假如说能动在人的本质性存在意义上只是抽象的和空虚的,那么,一旦它转化成社会能动之后,将变得丰富而充实。

人类存在意义上的能动固然是社会能动得以存在的基础,但它必然会转化为社会能动,而且,唯有转化为社会能动,才能使自己变得更加充实、现实,才能更好地表现出自己的存在,才能更好地实现和发展,才是活生生的。

3、社会能动的现实表现和社会分级

以社会成员能动行为作为外在表现形式的社会能动,在每一个具体社会中将表现出各种形式、程度和内容。如果按照不同的划分标准,可以作如下区分:

一是正能和负能。凡是那些有助于社会生存、正常运行和健康发展的成员能动行为,我们称之为正能;否则即为负能。人类结成群体、构成社会之后,成员个体与群体利益之间的矛盾、社会运行的异化等,使其成员必然会做出不同倾向的能动行为,因此,出现正能和负能是必然的。而有效抑制负能、弘扬正能,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一直是任何一个社会致力的重要现实目标。

我们已经知道,人类组成社会的原始目的就是为了自身的生存与发展。但是,社会一旦形成并按其固有趋势发展起来之后,就会形成社会本身的直接目标,并且一般地表现为一个社会中统治阶级的利益需求。这种直接目标(我们称之为“社会目标”)与人类原始奋斗目标之间,往往表现出程度不同的差异(这也是社会发展出现异化的根本原因之一)。因此,从终极意义上看,“社会”的生存与发展其实并不等于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在此意义上,我们又可以将正能和负能细化为“纯正能”(那些符合人类原始奋斗目标要求的正能)和“纯负能”(纯正能的反动)。

二是心能和激能。社会能动的产生固然是人类本质属性的自然产物,但能动行为的发出却有层次之分。主体因对异己对象的强烈、真情关注能够产生出心甘情愿的能动,主体由于受到外在对象的诱惑或压迫也能够产生出能动。两者同为能动,但两者之间存在的能量差异却是巨大的,。我们称前种能动为心能,后者为激能。

最有效力、最能发挥人之能动本能、最有效体现人之本质性存在的的能动是心能;只有主体完全甘心情愿、志向所趋地投入到所从事的事业中,才能产生这种能动。为外物诱惑或所迫而产生的能动,只能属于激能范畴。同为能动,前者是主动的能动,后者却是被动的能动。

三是群能和个能。我们把成员个体表现出的能动行为称为“个能”;把成员有机组织成群体以后,个体能动行为的有机组合称为“群能”。个能是构成群能的基础,但只有个能为着一个共同目标,有机地组合起来构成群能之后,才会使其能动行为产生更为强大的力量。

四是主能和次能。任何一个社会中总是存在力量不等的能动。我们把一个社会中占主体和主导、具有统治地位的能动成为主能;把一个社会中处于支流地位、不属社会主流倾向的能动叫做次能。无论主能还是次能,一般都表现为群能。从理论上讲,主能和次能之间的力量之比,将在根本意义上表征着一个社会对其能动(成员能动行为)的组织有效度:一个社会中该比值越大,则表示该社会能动的组织有效程度越高,因为它已经成功地把成员能动行为集成在一个共同方向上;反之,该比值若接近于一,则表示该社会完全没能组织好成员能动。

假定社会的主能和次能之比相同,那么,依照社会能动的发挥程度和方向,我们可以对人类社会做一个简单的、理论上的分级:

1、理想境界:达此境界的社会,全部社会成员的能动在性质上属心能,在方向上是纯正能。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哪一个社会、在哪一个时期(即使是短暂的时期)能够达到这种境界。也许,这样一种境界只会在头脑中存在。

2、次等境界:处此境界的社会,其社会主能在性质上属心能,在方向上是正能。理论上的社会主义社会,可能达到此种境界。

3、三等境界:其社会主能在性质上属激能,在方向上是正能。一个健康的、处在发展时期的社会,往往能够达到这种状态。资本主义制度堪称这种境界的现实写照。

4、四等境界:其社会主能在性质上属激能,在方向上是负能。一个变异的社会往往会处在此种境界。此时,主体社会成员往往会受到外在诱惑或压迫,做出不利社会存在和发展的能动行为,从而影响到这一社会的存在和正常运行。

5、五等境界:其社会主能在性质上属心能,在方向上是负能。任何一个社会如果已经运行到这种状态,则可以肯定,其灭亡将会很快到来,因为成员主体已经发出真诚的破坏行为。

6、毁灭境界:其社会主能在性质上属心能,在方向上是纯负能。表面上看起来,人类不会干这样的傻事(这种境界就相当于人类心甘情愿地去做那些不利于他们生存与发展的事情),这种境界好像也是不会存在的。但实际上,如果出现下属条件:人类的能动走偏、奋斗目标变异,或者他们没有找到最有利于他们原始目标的发展道路,或者他们认为自己的努力有利于自身可实际上却相反,如果上述条件具备,他们就完全有可能心甘情愿地发出那些不利于他们原始奋斗目标的能动。如果这种境界持续下去,必然的结局就是:人作为类的毁灭。

还可做出更精细的划分,这里不再赘述。

(四)能动的价值

第一,能动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原动力。很难想象,如果一个社会不能充分调动其社会成员的能动性,如何能够实现足够的发展。

第二,能动还是社会发展的目的。组成社会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对人类本质的全面占有,是为了人类本质存在的全面、健康发展。可是,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与同样作为人类本质存在的物质存在相比,其能动本能的实现和占有日益重要,已经并更加成为“人类本质存在的全面占有”的主要方面。而能动的实现和占有恰恰就体现在其向社会能动的转化过程中。所以,能动不但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同时还是社会生存与发展、人类生存与发展的重要目标。

可以这样讲,作为社会而没有能动,不但是社会的悲哀,更是人类的悲哀。谚曰:哀莫大于心死。如果我们有了对人类及其社会的能动认识,可能会体会出或赋予这个谚语更深刻的内涵。

所以,无论是为了人类自身的生存与发展,还是单纯为了社会的生存与发展,都必须高度关注社会能动的激发、组织和引导。社会要进步,人类要发展,出路何在?

激发能动、组织能动、引导能动、实现能动。

我们以为,对人类本质存在的上述理解、对能动的社会的上述认识,是我们分析、理解、判断几乎所有人类和人类社会现象的一把钥匙。此种思路可以使我们重新审视许多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