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成了又怎么样

 《中国弱势群体》

  好容易读到毕业了,拿到了文凭,或者成了硕士、博士,弱势群体出来的大学生,其机遇也较差。这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不仅在物质上贫困,并且社会资源严重不足,关系网络极不丰富;二是由于物质贫困和心理贫困,实际上被限制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在处世能力上也呈贫困化。因此,在人才市场上,他们继续是弱者。有两个例案:

  一是据《华商报》报道,陕西青年陆步轩以当年所在县的文科状元考入北大,毕业后被分配到长安县柴油机械配件厂,县计委曾将他借调到机关工作,后来陆步轩自告奋勇去了计委办的企业。遗憾的是企业几年后垮了,此后陆也就开始了他漂泊的工作经历,搞过装修,开过小商店,2000年租房开起了肉店至今,一年忙到头,交了水电费、房租后也就所剩无几了,2003年厂里给他办了“低保”。

  二是发生在2003年的浙江大学大学生周一超残杀公务员案。2003年1月23日,周一超与156名应届毕业生一起报考嘉兴市秀洲区政府组织的公务员考试,争夺9个录取名额。笔试和面试过后,他的成绩分列第5名和第11名,综合成绩排第8名。原以为笃定的他,在体检两天后却没有收到录用通知书。于是周一超对招录工作的公正性产生了怀疑。4月3日,在秀洲区人事局询问后得知自己因为患乙肝“小三阳”而未被录用,但另一名一手缺三指的考生却被录用了,激愤中,他用水果刀刺杀负责招考工作的于根华和前来劝阻的张文伟,造成前者重伤、后者死亡。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后判死刑。周一超在辩护中,提到自己是对不良风气的痛恨使他丧失了思考能力。

  来自贫困地区的大学生,学成后回忆过去,曾有报效家乡的动机,但是面对现实,多数没有留得住。2004年第8期《杂文报》有一篇《从“状元村”到贫困村》,说的是一个洪姓为主的村,每年都出大学生,有的一家几名,80%的人家都有,被称为“状元村”。但是,毕业后都进城了,留给父母的是一身债,全村继续贫困下去,没有好转。作者叹息:我们这些庄稼人的后代,何时才有出头之日?

上一篇:贫困生的苦难种种

下一篇:乞丐:一无所有的赤贫者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强围安庆 3、夜袭黄州府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陈玉成本只是路过桐城,见捻军已退回皖北,便趁着打胜仗的机会,在一个月黑星隐的夜晚,率部悄没声息地离开了桐城战场,继续西进。临走前,他们将成千上万面各色旗帜插在山坡上,绑在树梢上。这一招果然起了作用。直到五天过后,多隆阿、鲍超才知道他们确已离开,但去向不明。  陈玉成的部队经黄家铺、官庄山过岳西县,打听到湖北巡抚胡林翼扎营太湖,便改道穿越司空山,绕过英山县,队伍进入了大灵山。周国虞对陈玉成说:“殿下,南边忠王殿下的人马还没有出江西省,我们必须在黄州府渡口过江,才能由南岸强攻武昌。”  陈玉成说:“……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09 - 来自《悲剧的诞生》

凡是属于希腊悲剧中梦神成份的对话部,在表面上总是简单的、明晰的、美丽的。在这一意义上,这种对话是希腊民族性的反映,希腊人的天性在舞蹈方面也显露出来。因为,虽则在舞蹈时他们的最大能力还是潜伏未发,但是在变化万千丰富多采的动作中已泄漏了消息。例如,索福克勒斯的悲剧英雄的对话就以梦境艺术的精确性和明晰性使我们惊叹,所以我们立刻以为业已洞见了他们的生存的秘奥,不免诧异那通向秘奥的道路是这么短。然而,我们暂且不谈那露于表面显而易见的英雄性格——它到底不过是像投在暗墙上的光影,也就是说,完完全全是现象而已。反……去看看 

第二章 总督两江 9、李鸿章一个小点子,把恩师从困境中解脱出来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半个月来,曾国藩处于极度焦虑紧张之中,靠着顽强的意志勉力支撑住,现在骤然得知危险已过,大喜过望,犹如一根拉紧的弦猛地松弛,一时不能控制,倒了下来,过了一会,他恢复了常态。鲍超眉飞色舞地演说战斗的经过,说生平没有打过这样顺利的仗,不到一个时辰便大获全胜,打死了长毛头领罗大纲,只可惜让野人山的匪首逃跑了。曾国藩记起“徽纆”的爻辞,心里想:这怕是天数。众人正在说说笑笑,互相庆贺死里逃生的胜利时,南面官马大道上远远地奔来一匹快马。一眨眼功夫,那马已跑到众人面前,两只炸开的鼻孔里喷出灼人的热气,江西巡抚衙门的袁巡捕……去看看 

7-3 愿望达成 - 来自《梦的解析》

本章开头所引述的燃烧童尸的梦,使我们有个好机会来考虑梦是愿望达成这理论所面对的困难。当然,如果有人说梦单单只是愿望达成,那我们每个人都会感到惊奇的——这不单单因为和焦虑的梦相反。当前面的分析显露梦的背后还隐匿着意义与精神价值时,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些意义是如此统一的(单元化的)。根据亚里斯多德那个正确但简短的定义: “梦是一种持续到睡眠状态中的理想。”既然我们白天的思想程序能产生那么多的精神活动,诸如判断、推论、否定、期待、意念等等,为什么在晚间就把自己单单限制在愿望的产生呢?相反的,不是有许多梦显……去看看 

第三篇 第十六章 军事行动中的间歇 - 来自《战争论》

如果把战争看作是相互消灭的行为,那么,就必然认为,双方一般说来都是在前进的。但是也同样必然认为,就某一时刻来说,只有一方在前进,而另一方一定在等待。因为双方的情况决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或者不可能是永远相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可能变化,因而当前这个时刻对这一方就会比对另一方有利。假定双方统帅都完全了解这一点,那么,一方前进的根据同时也成为另一方等待的根据。因此,在同一个时刻双方不会都感到前进有利,也不会都感到等待有利。在这里,双方不可能同时抱有同样目的的原因不是一般的两极性(因此同第二篇第五章的论点并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