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寄托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本章总计 4319

  愿望、或者说是目标有了,能否实现,当前还是一个悬念。

  我们应当有信心,并有决心。因为这不仅是设想,而是已在行动。上一个世纪实现了总体小康后,本世纪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与这个目标一致的。2003年10月,北京现代化进程研究课题组的一项报告指出:提升GDP不等于迈进现代化。大家对小康的通俗理解,也不满足于和停留于人均GDP达到几千美元,而是指小康水平、小康社会并落实到小康生活,在温饱基础上再迈前一大步。全面小康比总体小康的进展,不仅是从低水平的小康提到高水平的小康,还有从不平衡、不全面的小康扩大和调整到相对平衡、相对全面的小康。因此,在不同部门、地区设计的小康指标体系里,也不仅有城乡居民的人均收入,还有基尼系数。据几个争取“率先”到达全面小康的省市检测,人均GDP已不在话下,最难点是人均收入;其实,更难点在如何保证多数居民真正在人均上下,防止平均数上升了,多数人未上升,弱势群体的水平不变、规模依旧。学者们指出,小康是一项社会工程,要处理好社会矛盾,弥补社会断裂,达到社会整合,形成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才能体现名副其实的现代化水平。也因此,当前正在着手编制第十一个五年规划,必须把社会问题纳入视野,作为一个支架。

  在此时刻,重温邓小平的现代化理论,感到深刻和亲切。正如在纪念他老人家百岁寿辰时,许多人认为,“防止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是这位世纪伟人晚年特别关心的一个未了心愿,应当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给以兑现。

  我们也高兴地看到,新一届的领导集体在实践邓小平理论。提出科学发展观,其主旋律是统筹和协调。无论是城乡关系、区域关系、经济社会关系,都贯穿着这个要求,不回避二元结构的存在,不回避区域差距的扩大,不回避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落实科学发展观,必将在相当程度上缩小差距、缓解矛盾,有利于对弱势群体的救助。当前的宏观调控,也是科学发展观的推进,扭转部分过热,防止通货膨胀,调整积累与消费的关系,制止乱占耕地,都将取得相应的积极效应。

  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提出“坚持最广泛最充分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不断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能力”。这是马克思主义史上首次揭示的新概念,使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体布局,在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先进文化之后增加新亮点,有其不可低估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和谐社会,如《决定》所说,是指“形成全体人民各尽其能、各得其所而又和谐相处的社会,是巩固党执政的社会基础、实现党执政的历史任务的必然要求”。该节的文字,提到促进社会公平和正义,提到尊重劳动、知识、人才和创造,提到妥善协调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和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提到正确反映和兼顾不同方面群众的利益,提到健全社会保险、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相衔接的社会保障体系等等,都会使人联想起弱势群体问题,并看到了美好前景。

  面对新世纪,2004年第37期《望东方周刊》有文提出:中国下一种形象是什么?其中之一是:“贫穷悬殊”还是“均贫富”?“均贫富”的提法不准,但对“贫富悬殊”,肯定是要大力扭转的。我们相信,执政者有能力在全体人民的响应、支持和共同奋斗下,构建和谐社会,实现全面小康,造福于最广大人民,弱势群体更得其惠!

  世界上有杞人,其作用是保持忧患意识,居安还要思危。于是也不免存疑:万一到2020年,弱势群体的人数不能有大量减少,其境遇不能有显著改善,那会是一番什么景象呢?答案只能是:不堪设想,不敢设想,不愿设想!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