瞽者技业

 《当代眉批》

  算命,似乎是一项关乎时间的特异功能,拥有此功能者每每像一个洗牌高手,可以把我们的前生后世倏然间展示成一副同花顺子般清晰明了的牌面,让我们啧啧称奇。这份能耐距离我们的日常经验自是遥不可及。同时,由于试图了解自己身世之谜乃是每个人的潜在欲望和切身冲动,这也使得算命一行虽饱受几千年的怀疑和垢病,依旧在人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中国人对星命天象的热衷显然算得一项民族特征,从最早的《周易》、《河图洛书》、《焦氏易林》、《推背图》到晚近的《烧饼歌》、《麻衣相法》,我们民族在命相学上的持续爱好和不懈追求,构成一笔巨大而又让人很难评价其功过的文化财富。个中尤使我感到蹊跷的是:为什么民间从事此项行当的,多为两眼一抹黑的瞽者?域外似无此等规矩,如卡门或叶赛尼娅之类吉卜赛女郎不仅与瞎子无关,而且事实上由于她们的生计主要依赖一只水晶球或一副纸牌,故而一双敏锐的眼睛断断不可失明,失明之日即魔法丧失之时。传闻中的法国中世纪星相大师诺查丹玛斯,据说也是每晚透过一只水缸观测来世的。如中国算命先生那样以一双茫无所见的眼睛为你一板一眼地掐算未来,即使非我国特有,至少也算不得预测行的国际通例。

  大考古学家海因里希·谢里曼之所以能够找到传说中的特洛伊城,因为他断定,荷马史诗中的细节描写极为逼真,非亲眼实见者莫办。然而,不都说荷马是盲人吗?倘如是,他对阿伽门农盾牌图案的精确描述,是否也取决于那种只有瞽者才可能具备的超凡视觉?因为,认为盲人荷马边上有位忠诚的“桑丘”,时刻向主人汇报所见所闻,似也离题太远。一方面因为荷马据说也只是一介奴隶,另一方面则因为,在荷马开始吟哦的时候,海伦与他的帕利斯长眠地下已有四五百年。

  我固知一种官能的欠缺会使它种官能得到强化(莱蒙托夫换了味的说法则是: “我发现人的外貌和他心灵之间,向来都有一种奇怪的关系:似乎人体的任何部分一旦丧失,心灵就会失去某种感情”),如瞎子大抵具有出色的听觉;女人如果在逻辑推理能力上比男人稍逊,她们的直觉力则为男子无法企及。我没有做过统计,但现实生活中从事算命行当的,虽然也有男子,又总以女子为多,其原因或许也着落在那份为寻常男性望尘莫及的直觉力上。而一个兼有女性直觉和盲人敏锐的算命老太,如果一定要从事算命一行,一般说来也更可胜任。官方的评价总是不利于这些主要由盲老太组成的算命行会,但在下层民间,她们又总能得到百姓的肯定和传扬。在这个君王已被普遍剥夺了神性的时代,这些风烛残年中的苦命老太,以自己奇特而不乏凄苦意味的方式,向我们依稀传述着远古呓语。虽然我对她们的法术素存疑窦,但内心仍免不了充满敬意。我曾去过几位算命老人的家,唉,这些掌握他人祸福休咎的江湖异人,其屋宇竟是清一色的破败艰窘。莫非上帝在赋予她们超凡能力的同时,作为某种嫉妒或平衡的需要,遂决意在世俗生活上给她们沉重打击?或者,作为一种仪轨,是否洞悉生命的秘密,其前提便是对世俗生活乐趣的放弃?我纳闷的是:她们的失明是在获得预言能力之后还是之前?作为一种谋生策略的算命术,也许就像任何旨在养家糊口的小本经营一样不值挂齿,然而为什么中国从事这一行当的多为贫苦无依的孤寡老太?为什么从未见一篇笔记或小说曾真实可信地谈起过她们?不管她们喋喋不休的占词是真是假,最终她们好像都是在无人知晓的境遇下默默离开人世的,那么,她们苦命的高龄又归谁执掌?或者,会否因为她们窥破了天机,因而遭到了来自上帝的惩罚,就像上帝在《圣经·创世纪》中对那条聪明的蛇做的那样?

  那天在上海陕西南路淮海路口,仅两百米左右的距离,一连听到两个瞎子在操琴。自从无锡出了位瞎子阿炳,自从这位神秘的音乐家又谱写了一曲《二泉映月》,或许又自从算命一行被宣判为封建迷信之后,中国的瞽者不约而同地找到了另一条谋生之路:手操二胡,咿咿呀呀地演奏《二泉映月》。阿炳的音乐当然对谁都是百听不厌的,但在间隔仅两百米的范围内接连听到两人同操此曲,多少有点讨厌。何况两位演奏家的演奏水准都属不敢恭维之列,却又听任两段旋律彼此交错,互相干扰,较之“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局面更见混乱,自然也更令人不快。因而想到:虽然算命行多为盲老太,女性瞽者拉二胡却极为罕见,这是否又是瞽者行中的一项规矩?

  瞽者技业是单调的,尽管强求盲人在有限的生存空间里获得过多的生存本领,本身也是苛求。在人类各种官能缺陷中,失明无疑是最残忍因而也最见不出上苍好生之德的缺陷,然而正因为此,这些天生的霉运承受者反而以独具个性的方式宣示了自己的存在。这么说当然还因为,我们并没有听说有哪一种行业专为聋哑人所包办,比如尽管现在上海街头现场制作甘蔗汁者多为聋哑人,但那更像是有组织的慈善行为,与历史形成的瞽者技业判然有别。奇怪的是,盲人从事乞讨的虽然也非绝无仅有,但较之患有别种缺陷者,却明显少得多,这里是否可看出瞽者特有的自尊?

  我非常想了解这个由瞎眼老太组成的秘密行会,但为了她们艰难的生存,同时也为了使这个一切都很明了的世界不要斩杀最后一点神秘,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为好。何况我还担心,对这一行会的侵入也许就像对埃及法老美梦的惊动一样,只会带来诅咒和意外的打击。显然,我不想煞风景地怀疑一位手操二胡的演奏家同时也可能是我个人命运的洞悉者,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1994年5月

上一篇:在谨重与放荡之间

下一篇:水乡,我梦中的客栈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五、人权 - 来自《万民法》

1如我们已描述过的,人权有以下特征。首先,这些权利并不基于任何特殊的完备性道德学说或关于人类本性的哲学观念,诸如,人是道德的人且具有同等价值,或说人具有确定特殊的道德和思想力量,由此赋予他们这些权利。要阐明这些就需要一种相当深刻的哲学理论,否则,许多——尽管不是大多数——等级社会就将抵制以某种方式带有西方政治传统色彩并对其它文化有偏见的自由或民主。  所以,我们采取一个不同的路径。我们认为,由于所有民族作为有良好声誉的成员,都属于一个正当的万民政治社会,基本人权表达了一个秩序良好的政治制度的起码标……去看看 

崇尚速度、追求变化——康柏电脑公司总裁艾克哈得·普菲福尔 - 来自《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60年代初担任美国德州仪器慕尼黑分部业务主管,后投靠TI公司负责欧洲分部市场营销。1983年进康柏公司主管欧洲分部的生产运作。1991年出任康柏首席制造主管,年底就任总裁。   主要业绩    ●1991年接任康柏总裁后,三年内把康柏的利润翻了5倍:从33亿美元跃升到148亿美元,领全球PC风骚。   ●从1991~1996年把康柏逐渐变成采用标准部件生产PC电脑的最大厂商。   ●1995年成功实现与微软和英特尔公司合作,生产IBM兼容机。   ●1995年8月,康柏公司成为个人电脑销量最多的公司。   ●1996年与Ciso建立良好的伙伴关系,获……去看看 

第09章 计划与市场如何混合 - 来自《自由主义入门》

计划经济在全球的失败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早在三、四十年代,当国家干预和苏联计划经济模式大行其道、当中国的知识分子沉浸在对苏联社会主义建设伟大成就的向往之际,米瑟斯、哈耶克等人大胆地作出了本世纪最伟大的预言:计划经济注定是要失败的,人们终将回到自由市场体制,由此拉开古典自由主义复兴的大幕。人类在付出很大代价后,才接受了这一残酷的事实。  中国二十年前开始的改革开放,正是对这一事实的确认,可以说,与西方放弃对凯恩斯的迷信、大规模地放松政府管制差不了多长时间,不过,由于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的约束,由于体制的……去看看 

第三编 必须打赌 - 来自《思想录》

365—27(184)313—414  能引人寻求上帝的一封信。  然后,引人在那些使得寻求他们的人感到不安的哲学家、怀疑主义者和教条主义者那里去寻求上帝。  9—357(185)316—374  上帝的行动是以慈祥在处置一切事物的,它以理智把宗教置于精神之中,又以神恩把宗教置于内心之中。然而,想要以强力和威胁来把它置于精神和内心之中,那就不是把宗教而是把恐怖置于其中了,terrorempotuisquamreligionem。〔那就是恐怖而不是宗教。〕冉森派以为基督教的原则在于以仁爱来代替犹太教的恐怖。  9—140(186)329—376  Nesiterrerenturetnon……去看看 

中篇 第17章 人口 - 来自《幸福之路》

婚姻的主要目的在于补充世界上的人口,有些婚姻的制度没有充分地做到这个工作,有些又做得太过份了。就是因为这个观点,我想在本章内研究性道德。   在天然的条件中,比较大的哺乳类动物,每一个都需要相当的面积,方才足以养活自己,因此,任何种类的大的野生哺乳动物,其总数都很少。牛羊的总数虽然可观,但那是由于人力的关系。人类的总数与任何别的大哺乳动物相比,是不能成比例的。这当然是由于人类的技能的原故。弓箭的发明,鸟兽的豢养、农业的创始,以及工业的革命,所有这一切都使每平方英里上能够生存的人数增加。我们从统计可以知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