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代的纵欲

 《当代眉批》

  一首名叫《简单生活》(A single life )的乡村歌曲正在美国绝望地传唱,因为无论歌手还是听众,都过着太过复杂的生活。列宁曾将人类生活概括为三个基本方面:物质生活、精神生活和性生活,现在看来还得加上一项:信息生活。在信息时代,“老婆孩子热炕头”既在我们身边,又无限遥远。

  据说,今天一份《纽约时报》的信息量,相当于十七世纪一个欧洲人一生获得的信息。虽然不清楚该统计的生成依据,就像我一直不明白科学家是如何测出歌德智商的,但我仍倾向于相信这个说法。事实上在信息面前的贪婪、迷惘和不知所措,已经成为我们很难摆脱的生理现象。一位友人曾建议将知识分子改名为“信息分子”,我一愣之下却想不出反对的理由,因为我危险地发现,作为一个小知识分子,我正经历着向“信息分子”的转化。转化虽是逐渐进行的,其过程却具有不可逆性。我不知道本人作为“信息分子”的段位几何,但为谋求你的共鸣,我可以将每天都愿意关心的信息向你汇报一下。除掉世界上发生的重大新闻━━如戴安娜车祸、克隆生命、南联盟科索沃危机、中东局势、印尼排华、卢布汇率动荡━━及与自己工作相关的各类信息,我还可能对这样一些事情予以杂七杂八的关注:为了适应“数字化生存”的未来,凡是与电脑有关的各路信息,我都不愿错过:下载免费软件,通过Netshow 欣赏网上节目,或一头撞开某个聊天室听人嚼舌根。因为手头有几文芝麻钱,因为家里的基本建设还远远跟不上时代车轮,我也会留意报纸、电视或信箱里的各类降价消息,以便闻风而动,从商家的季节性降价和恶性竞争中分得一杯羹;总觉得我们时代整个就像一部侦探小说,为了追踪它的过程,揣想它的结局,当然也不想早早死去,所以对养生之道不敢掉以轻心,虽然信箱广告里充斥着的大多为让人发情的夺命丸子;在确保生命无虞之后,当然也难免放胆发扬国际主义精神,顺便瞎操心一下我们星球的生态问题,大而言之如厄尔尼诺、南极冰帽、宇宙黑洞、热力学定律及史蒂芬·霍金的学问(当然只能贴着门缝瞧个热闹),小而言之包括汽车尾气,买不买具有造污功能的助动车等;因为网球世界突然多出个龙的传人,所以不免会对ATP 排名稍加关注,尽管打不死的张德培一次也没能排上头名;不用说还有国家队老败和万达不败,还有方方面面有头有脸的人不时闹出的婚变,最新海外大片的幕后新闻,玩深沉的某主持人又出了哪个文化洋相,奔驰车与宝马车的区别,本市哪家保龄球场最优惠,哪家海鲜馆的保安又动手打人了,关于98年长江洪水的各种幕后新闻,等等。

  “等等”吗?不,再等等,事实上我关心、操心、耽心的事远不止这些,而我试图加大关心力度,扩大操心范围、深化耽心主题的领域,无疑更多,即使时间可以像电脑硬盘一样被扩容(如将24小时扩大为120 小时),仍然会应接不暇。如果你想买一台上点档次的组合音响,不用说你先得成为这方面的行家:大量英语缩略语,正等着你琢磨;那些已经过上高尚(意即阔绰)生活的成功人士,学习也同样不可放松,比如他不仅要知道什么叫“一个鸟杆”,还须时刻追踪泰格·伍兹的最新杆数。准备上网冲浪的朋友,也应先了解若干有用信息,如何处可申请免费帐号,用何种方式打国际长途最经济,哪个网站在哪个时段最不易堵车,等等。

  作为信息分子,除了必须保持兔子般的警觉,尽可能捕捉最为即时(现在流行说“实时”)的信息外,最好还能兼具制造信息的能力。路是人走出来的,信息当然也不妨由人发现并制造出来,比如一则这样的网上消息:哪位“大虾”能告诉我如何打通局数为11982 的“空档接龙”(Windows 下的一种游戏)?虽然觉得无聊,但我初见之下仍会打开该游戏程序,试试手气如何。

  问题是,在泛滥无边的信息海洋里,我们根本就摸不到岸。陪妻子外出买衣服的经验也可以验证这一点:在商品过于琳琅满目的大商场里,她往往会因“这山望着那山高”的心理现象和“山外青山楼外楼”的物理现象而丧失判断力,十回中倒有九回空手而归,倒是陈列不多的小店更有可能撩得眼睛一亮,从而完成消费行为。可见,如果信息当真具有海洋的规模,继续这个比喻则正好抵达这样一个荒伧小站,在那里我们除了狼狈、无能和目瞪口呆之外,往往什么也得不到:你试着想象自己被空投在太平洋上吧。在海洋般壮阔浩淼的信息世界,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判断哪些信息有价值,哪些虚假,哪些属商业炒作,哪些本质上就是混帐。手头一张两年前用来临时包扎物品的旧报纸颇能说明问题:为了替当时一种486 型号的电脑张目,广告公司以比弥留者的眼神还要诚恳的语气,劝说中国望子成龙的父母当机立断,立刻将这台“下世纪都不会过时”的电脑抱回家。是的,在《信息法》诞生之前(我认为需要这样的法律,以管管信箱里那些三天两头认为我“肾亏”的下作广告),我们一方面前所未有地享受着过量信息,另一方面也同样前所未有地为获得每一份有价值的信息而战斗。在女人频繁地在电视屏幕上洗澡的今天,每一个信息似乎都直接作用于人的欲望,以致我们简直无暇顾及自己是否还有别种需要。此外,比方说,当小报记者以强迫症的劲头始终坚持告诉你明星们现在“在哪里”,总有一天你会认为这些屁大的事,真地值得关注一下。

  我们知道,给孩子买太多的玩具,其结果往往并不是教会他正确的娱乐方式,而是使他成为可怕的破坏狂。在信息面前的放纵,同样可能使我们成为信息时代的难民。

  按照美国NBA 的信息生成方式,也作为对信息海洋的涓滴之献,笔者且试着对这篇拙文臭美如下:这是作者一年来第5 次写出以数字化为主题的文章;这是“纵欲”一词在最近20周里第4 次出现在作者的电脑硬盘里;作者篇幅在2000-2500字之间而段落数恰好为8 的文章,至本篇刚好达到30;这是作者近10年来第232 次没有在文章里提到曹雪芹,第236 次没有提到莎士比亚;作者已经连续3 次在文章里使用“屁”这一有伤风化的字眼;最新消息:经电脑反复查证,“肾亏”二字属作者首次使用……

  1998年7月

上一篇:昨日不再来

下一篇:鬼宅书房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19 从外太空来的生物正在帮助你们 - 来自《与神对话》

我很少看你这么生气的。神是不会生气的。这证明你不是神。神是一切,神什么都会。没有任何事情是不是神的,而神对它自己所体验的一切,都是在你们之内、以你们之身,并藉由你们而体验的。你所感受到的愤怒,是你的愤怒。没错。因为你说的话我句句同意。要知道,我传给你的每一个意念,你都是透过自己的经验,自己的真情实况,自己的领会和自己的决定、选择与宣示来接受的——以表明你是谁,你选择成为谁。你没有别的途径来接受。也无须有其他途径。好哇,我们又碰到同样的问题了。你是说,这些观念与感想都不是你的,整本书都可能是错的?你是在告……去看看 

二十世纪中国诗歌选引言:神往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1   这本小册子是为那些对现代汉语诗歌感兴趣,但又苦于无法理解它的品质、技艺和经验的读者而准备的。与其他各种选本不同,本书试图完全摒除任何意识形态、作者名气、流派歧见和市场趣味因素的干扰,而将目光专注于诗歌本身的完美和难度。因此本书选录了一些无名者的无名作品,略过了许多名气很大的诗人和诗作(不客气地说,“著名诗人”经常是一些利用自己的名气糟蹋汉语、败坏诗歌声誉、培植浅薄胃口的家伙)。这样选取的原因很简单:我们应当更多地从诗歌的美学新意,从它的思想深度和技艺的严谨程度上谈论和理解诗歌,而不是从一首……去看看 

第四章 文化:最易做灵活解释的断层线 - 来自《信息时代的世界地图》

冷战结束之后,原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之间的断层线大部分消失了当然并未完全消失)。于是,人们马上又开始寻找新的主导21世纪的世界格局的断层线。结果,最先被“找到”并鼓噪得最响的竟是“文化”或“文明”的断层线。   什么是“文化”或“文明”呢?这些词汇是极为常用的,人们对它们都有大致的感觉,如东西方文化是不同的,谁都能感觉到确实有些不同。但要给“文化”或“文明”下个确切的定义却是极为困难的。学究们据说搞出了几百种,我们没有必要去一一探索。有一个非常不准确的定义我认为恰恰是比较合适的:“文化”  ……去看看 

第二篇 分配 第05章 论奴隶制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从奴隶状况来看奴隶制  在我曾经谈到的在私有财产制度的影响下采取的各种社会形态中,有两种社会形态尽管在其他方面很不相同,但有一点是非常相似的,这就是土地、劳动和资本都由同一人所有。二者之一为奴隶制社会,另一为自耕农制社会。前者是地主兼有劳动,后者是劳动者兼有土地。我们先讲前者。  在奴隶制度下,所有的产品都归地主所有。他所有的劳动者吃的粮食和其他生活必需品,都是他的支出的一部分。劳动者除持有地主认为应当给予他们的东西以外,别无所有,而且这些东西地主也随时可以收回来;他要他们怎样干他们就得……去看看 

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原则(中) - 来自《自由主义(霍布豪斯)》

第三节 平等的悖论  晚近以来,平等原则似乎不被自由主义思想家所刻意强调。自托克维尔以降,自由主义思想家们津津乐道的是平等的危害,平等与自由的矛盾。以至于在学术界有一种通行的说法:自由主义是关于自由的学说,社会主义是关于平等的学说。  这是对自由主义的极大误解。事实上,自由主义对平等的态度是颇为复杂的。一方面,自由主义自始至终强调权利的平等,形式的平等;另一方面,许多自由主义者不接受实质平等的主张。美国学者萨皮罗(J.Salwyn Schapiro)关于自由主义与平等原则关系的概括颇得自由主义之真谛:  平等是自由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