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思痛录》

  “四人帮”垮台之后,许多人痛定思痛,忍不住提起笔来,写自己遭冤的历史。也有写痛史的,也有写可笑的荒唐史的,也有以严肃姿态客观写历史的;有的从1957 年反右开始写,也有的从胡风案开始写。

  要知道这些,是这一代及下一代读者求知的需要;要想一想这些,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人民)今后生存下去的需要。我们党自成立以来,已经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历程,为了更好地总结经验,有必要回溯走过的道路。我们只有从成功与失败的比较中,才能做出正确的思考与认识。我们现在的认识水平,显然已经超过了建国以来的任何一个时期。从长远的观点看,错误与挫折只是一时现象,我们的事业因之更有前途,我们的党因之更加成熟。

  所以我想这是应当写的,只是所写的时间跨度稍长一点。

  我写这本书是讲我自己的事。

  首先得说明:我是个忠诚的老共产党员。

  为什么当共产党的?开始,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共产主义。我不是为了家中穷苦,反对豪富,而是为了中国要反对日本帝国主义。

  从读中学起,学校就教给我们大量的日本侵略中国史。告诉我们日本怎样马上就要打进中国来了,报上也天天登。我早就觉得,我们和日本不共戴天。

  中国人都要反对日本,但是没有反对日本的路。一切失地、一切公然侵略,都以蒋介石与日本人和谈结束。报纸上公然只许说敦睦邦交,不许说抗日。

  有什么路走?唯一的抗日之路是左倾的路,尤其是左倾的文学的路。鲁迅、茅盾、郭沫若、丁玲、巴金……这些名字差不多统领了中国文坛。连不属左派的文人也是只见往左倒,不往右倾。毛泽东说中国有文化新军,确实不假。我就因中学的一个老师介绍,读了这些左翼作品,方知道真抗日的只有左派。

  成立“冀察政委会”这种事情,连右派也震动了。还和日本和谈退让吗?最简单的一点爱国心使我对国民党政府产生了反感。

  接着是“一二·九”运动,我们在街上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报纸上对于爱国运动却只字不许提。我们回到学校,愤怒充满胸膛。政府不支持爱国,只有共产党才说必须抗日,左派刊物高呼无保留地支持学生的抗日运动。愚蠢的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政府,共同把我这样的青年推到了共产党的旗帜之下。

  共产党本身的影响,当时实在并不大,我们只知道有一支红军在四川一带与国民党部队打仗。国民党报纸天天登着“朱毛残匪已就歼”。后来忽然又看到这支共产党军队跑到陕西去了,从陕西又到山西,山西又回陕西,我们实在也没见他们对抗日实际局势做出任何扭转。真正震动全国人心的是北平、上海的学联活动,七君子的被捕,连宋庆龄都出面支持,自愿坐牢。最后来了个“西安事变”,这才使共产党的影响真的扩大到了全国。

  我明白了,我要爱国,必须从此全身心跟着共产党。我觉得共产党这么不顾一切苦干,看来是真的能够为人民、为祖国而牺牲一切,这是值得我一生永远跟随的。人能够如此,这才是真正的光荣,是人的价值的实现。

  入党后我从不怀疑党的光荣伟大。为这一点,一切都可以牺牲。多少同学找机会奔往美国学习,我的父母愿出资送我留美,而我放弃了这一机会。我在学校本来是很不错的学生,在中学屡次得奖,入大学读哲学,也觉得金岳霖的逻辑、冯友兰的哲学史什么的很有味道,实在。而休漠的人性论,使人深思,得一种思辨的快乐。但在决心入党之后,我把读书所得的一切都放弃了。我情愿做一个学识肤浅的战斗者,坚信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说的一切,因为那是我所宣布崇拜的主义。我并没有放弃一向信仰的民主思想,仍想走自由的道路。但是共产主义信仰使我认为,世界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包含在共产主义里面了,包括自由与民主。我由此成了共产主义真理的信徒。

  我想起了抗日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八路军只有三万五千人。蒋介石有雄兵数百万,却丢尽了华北、华中城市。而毛主席谋略出奇制胜,领导我们这一点人深入华北乡村打游击战,逐渐壮大起来。终于紧紧包围了平津,蒋军坐飞机来也赶不上了。也想起当年在延安,没有吃、没有穿,穷陕北的老百姓养不起我们。毛主席定的方针,搞大生产,自己动手。吃尽一切辛苦,不管是谁。人人自己挥锄种地,自己用木纺车纺织。到1945年,有吃有穿,困难渡过去了,局面扭转了,解放区站住了。毛主席领导我们得到了胜利,我们全心全意拥护他,他是我们真正的领袖。

  我跟着党,受苦受穷,吃糠咽菜,心甘情愿。真正使我感到痛苦的,是一生中所经历的历次运动给我们的党、国家造成的难以挽回的灾难。同时在左的思想的影响下,我既是受害者,也成了害人者。这是我尤其追悔莫及的。

  历史是不能被忘却的。十多年来,我一直在痛苦地回忆、反思,思索我们这一整代人所做出的一切,所牺牲和所得所失的一切。思索本身是一步步的,写下又非一日,其中深浅自知,自亦不同。现在均仍其旧。更多的理性分析还是留给后人去做吧!至于我本人,至今还不可能完全说透,我的思维方法也缺少讨论这些问题的理论根据和条理性。我只是说事实,只把事情一件件摆出来。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让我们党永远记住历史的教训,不再重复走过去的弯路。让我们的国家永远在正确的轨道上,兴旺发达。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第一章 “抢救失足者”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002年重版后记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这本书从酝酿到写作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八十年代,我产生了写这本书的念头,但促使我对延安整风这一历史事件萌发兴趣则是在更久远的年代。我是在1961年的南京读小学的,那是一个政治意识畸形发展的年代。从1963年初开始,我对母亲订阅的《参考消息》发生了兴趣,经常躲看她偷偷阅读。我也从那时起,养成了每天读江苏省党报《新华日报》的习惯。可是我对那时的社会状况并不清楚——应该说,除了雷锋、革命先烈、越南、红军长征的故事,那时我的头脑中并没有任何其它东西,但是到了1963年下半年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我愈来愈注意《参考消息》……去看看 

第21章 科学底分类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三个种类——凡可归入人类理解范围以内的东西,可以分为三种。·第·一就是事物本身底本性,以及其各种关系和作用底途征。·第·二就是一个人(有理性而能自动的主体),在追求一种目的时(尤其是幸福)所应做的事情。·第·三就是达到和传递这两种知识的途征。我想科学正可以分为这三种,就是:   2 第一,为物理学Physica——第一种知识就是指事物本身底特有的存在、组织、性质和作用而言的。我这里所说的各种事物不但指物质和物体而言,而且亦指精神而言,因为精神亦如物体一样,亦有其特有的本性、组织和作用。这种物理学,若给以广义的……去看看 

第三章 第二课:为什么要教授财务知识 - 来自《富爸爸·穷爸爸》

1990年,我最好的朋友迈克接管了他爸爸的商业王国,而且做得比他爸爸还好。我们每年在高尔夫球场上见一两次面。他和他夫人的财产多得让你难以想像,富爸爸的王国被管理得很好,而迈克已开始训练他的儿子接替他的位置了,正如当年富爸爸训练我们那样。   1994年,我47岁时退休了,当时我妻子37岁。退休并不意味着无事可干。对于我和我妻子来说,除非发生意想不到的大事,否则我们完全可以选择工作也可以选择不工作,并且我们的财富能避开通货膨胀而且在不断地增加着。我想这就是财务上的自由。资产已经多到可以自我增值,就像种下了一棵树,……去看看 

法文版序言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致莫里斯·拉沙特尔公民   亲爱的公民:   您想定期分册出版《资本论》的译本,我很赞同。这本书这 样出版,更容易到达工人阶级的手里,在我看来,这种考虑是最 为重要的。   这是您的想法好的一面,但也有坏的一面:我所使用的分析 方法至今还没有人在经济问题上运用过,这就使前几章读起来相 当困难。法国人总是急于追求结论,渴望知道一般原则同他们直 接关心的问题的联系,因此我很担心,他们会因为一开始就不能 继续读下去而气馁。   这是一种不利,对此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事先向追求真理 的读者指出这一点,并提醒他们。在科学上……去看看 

第六部:新政大夫 - 来自《罗斯福传》

1932年7月2日,即罗斯福在芝加哥发表接受总统候选人提名演说的翌日,著名漫 画家罗林.柯尔比在报纸上发表了一幅漫画:一个疲惫的农民倚锄仰望天空掠过的一架机翼 标有"新政"字样的罗斯福座机,那迷惘的表情中透着些许希望,自此,"新政"一词就作为罗 斯福施政纲领的鲜明标志不胫而走。   罗斯福在1932年7月2日发表演说时,其关于"新政”的学理性概念以及明晰细致 的蓝图并未形成,只是具备了一个大体的轮廓和意向性的原则目标。罗斯福很善于感受公众 的情绪,他后来的那些没有先例的大胆行动的表层之下往往闪烁着直觉的智慧火花。他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