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话及简介

 《新乡土中国》

  作者的话

  近年从事农村调查,闲时写些随笔,希望记录下一些未来得及细究的想法或偶尔一点灵感(如果算的话)。写作时没有主题,编辑起来却不能没有主线,无奈之下,勉强将这几十篇文字强分为五个部分,加了五个标题,成为目录上的样子。

  这些随笔取名《新乡土中国》,自然是想沾费老的光。我个人认为费老用随笔写作的《乡土中国》是对传统中国乡村的最好理解。我因为是在当下中国做的调查,也是试图理解当前处于转型期的中国乡村,就取名为了《新乡土中国》。只不过费老是在更抽象层面理解的乡土中国,而我是在具体农村调查中形成的一些随感。这些随笔又是我与仝志辉、吴毅、董磊明等位朋友近年来做的所谓“转型期乡村社会性质研究”的副产品,有些想法还是在与他们的讨论中形成的。他们也写有诸多可以取名《新乡土中国》的随笔。我的先印出来,作为上卷,再等他们的下卷罢。

  这些年的农村调查与研究,与我毕业和现在工作的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关系甚多。不是客套话,没有中心和中心主任徐勇教授对我的期待,我不可能写出这样一个即使不成样子的东西。

  印出来的是征求意见稿,希望诸位师友忍着不满意而多提宝贵意见。

  我会再写一些以替下那些诸位师友不满意的文字。然后找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

  贺 雪 峰

  2002年8月28日晚于华中师范大学东区家中

  =====================================

  作者简介

  贺雪峰,湖北荆门人,1968年生,法学硕士,1996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社会发展研究所,现为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教授,兼荆门职业技术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主要从事乡村基层民主和乡村建设理论研究。近年致力于全国范围的农村调查和转型期乡村社会性质研究。代表作有“论村庄社会关联”、“村庄权力结构的三层分析”、“论半熟人社会”、“民主化村级治理的村庄基础”等。曾在《中国社会科学》、《政治学研究》、《社会学研究》等四十多种报刊发表近百篇学术论文,所发表论文被中国人民报刊复印资料、《中国社会科学文摘》、《新华文摘》转载、摘要30余篇。出版《村级组织制度安排与创新》、《遭遇选举的乡村社会》等专著。

  通讯地址:武汉·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

  邮 编:430079

  联系电话:027—87340352(家) 13871165130

  E-mail:[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第一篇 乡土本色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中国现行政体的弊病 - 来自《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

权力趋向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败。(英文原文为:Power tends to corrupt,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英国]十九世纪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 中国现行政体已实行了半个多世纪,虽然还没有前苏联存续的时间长,但历时也不短了。与它先后建立的同类政体大多已作古了,剩下的屈指可数。个中原由,实在值得深思!如果说它在诞生的初期曾经生气勃勃,那么到了今天已尽呈衰败腐化之态。无论是它的党政体制,还是立法体制和司法体制,都是弊病丛生。尤其是它的司法体制,更是问题多多,民怨沸腾。若不从根本上改革,并建立起宪政民主……去看看 

第八章 西方和非西方:文明间的问题 - 来自《文明的冲突》

西方的普世主义  在正在显现的世界中,属于不同文明的国家和集团之间的关系不仅不会是紧密的,反而常常会是对抗性的。但是,某些文明之间的关系比其他文明更具有产生冲突的倾向。在微观层面上,最强烈的断层线是在伊斯兰国家与其东正教、印度、非洲和西方基督教邻国之间。在宏观层面上,最主要的分裂是在西方和非西方之间,在以穆斯林和亚洲社会为一方,以西方为另一方之间,存在着最为严重的冲突。未来的危险冲突可能会在西方的傲慢、伊斯兰国家的不宽容和中国的武断的相互作用下发生。  在所有的文明之中,唯独西方文明对其他文明……去看看 

第廿三章 “全世界都将屏息”(1940.11.12—1941.6.22) - 来自《希特勒传》

(1)   对与日本和意大利签订的“三国条约”,希特勒只勉强予以支持。虽然如此,他仍接受了三国条约的创始人里宾特洛甫的建议,邀请苏联参加,将它变成四国条约。于是,苏联外交委员莫洛托夫便于1940年11月12日抵达柏林,举行关于联合的谈判。会谈是在旧总统府内里宾特洛甫的新办公室里举行的。希特勒没有出席。主人笑容满面,竭力让苏联代表团不必拘礼。施密特回忆说:“莫洛托夫久久才在他那聪明得像巫师一样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笑,作为报答。”里宾特洛甫高声保证,三国条约决非针对苏联。莫洛托夫不动声色地听着。里宾特洛甫说,事实上,日本……去看看 

我们这个时代 - 来自《苏菲的世界》

……人是注定要受自由之苦的……  闹钟显示时间已经是二十三点五十五分了。席德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试着做一些自由联想。  每次她想完了一串事情之后,就问自己为什么会想这些?她可不可能正试图压抑什么事情?她要是能够解除所有的管制就好了,这样也许她就会在醒着时做梦。不过这种想法还真有点吓人,她想。  她愈放松,让自己胡思乱想,就愈觉得自己好像在林间小湖边的小木屋中。  艾伯特的计划会是什么呢?当然,艾伯特拟定计划这件事也是爸爸计划的。他是否已经知道艾伯特会用什么方式反击?也许他也……去看看 

6-11 分配总论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前八章摘要,其中寻求一条连续线横于第五篇第十四章中的那条连续线,并在决定各种不同生产要素和生   产工具(物质的和人的)的正常价值的原因上达到统一。   前十章的论点,现在可加以总结。它远不能完全解决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因为其中涉及对外贸易、信用与就业的变动、及其多种多样的集体作用和共同行动的影响。但是,以上所论,确实接触到支配分配和交换的那些最根本而经常存在的因素的广泛作用。在第五篇末尾的结论中,我们曾发现了一条连续不断的线,它使供求均衡的一般理论连续适用于各种不同时期,从这样短的时期,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