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管理类电子书下载

布坎南最重要的学术贡献就算提出了公共选择理论,将经济学中的理性人假设带入了政治学分析之中,从而掀起了政治学的方法论革命。在这一理论中,官僚以及其他政府的工作人员与市场中的经济人一样也是自私、理性的,他们在进行政治决策时常常是根据自己的利益来作出判断和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也会“失败”,因此需要限制政府行为的范围,使其停留在提供法律保护、维持市场秩序的限度内,而能够提供这种限制的唯一有效保障就是宪法。可以看出,公共选择理论是带有浓厚新保守主义思想的理论,它主张限制政府作用、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将个人价值放在首位。

上一篇:财富第五波

下一篇:弗里德曼文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初露锋芒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日俄两霸恃远东,华夏领土霸权争;     日本海上“Z”旗飘,山本最初露峥嵘。   高野五十六毕业后立即参加了日俄战争。作为一名少尉候补生,能在被奉为“圣将” 的东乡平八郎的指挥下参加战争,他格外兴奋、卖力,并渴望能为天皇扩展疆土建功立业。结果,在其开始军事生涯的第一仗中,就失去了两个手指,但他也因此而崭露头角。   日俄战争是日俄两国间矛盾发展的结果,同时也是以两国为前哨的帝国主义列强两个营垒为争夺远东霸权而进行争斗的结果。争斗的一方是结成同盟的日英和支持它们的美国;另一方是同样结成同盟的俄法和支持……去看看

第一章 “善与恶”、“好与坏” - 来自《论道德的谱系》

1887   一   我们应当归功于这些英国心理学家的还有初探道德发生史的尝试,可惜他们并没有就此提出任何疑点。我承认,他们本身就是个疑点,他们甚至在写书之前就把一些基本观点提出来了——他们本身就很有意思!这些英国心理学家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人们发现他们总是在有意或无意地做着同一件事:就是把我们内心世界中的龌龊部分暴露出来,从中寻找积极的、先进的、于人类发展有决定作用的因素,而这是些人类智慧的尊严最不愿意看到的部位,他们就是在这些习惯势力中,在健忘中,在盲目和偶然的思想网络和思想机制中,在任何一种纯粹被动的……去看看

43 “你真准备和我一起下地狱吗?” - 来自《国家公诉》

叶子菁走到前车门旁,马上透过半开着的车窗看到了一幅在电影电视里才见过的画面:苏阿福腰间束着一圈矿用炸药和电雷管,握着一支土制仿六四式手枪瞄着车窗外的她。苏阿福此刻显然处于高度紧张中,一头一脸的汗水,半个上身趴在方向盘上,把握方向盘的那只手在索索发抖。目光和她相撞的一瞬间,苏阿福本能地把枪口抬高了,叶子菁真担心枪会走火,如果走火,这粒子弹将击中她的脑门。   叶子菁镇定地和苏阿福商量:“苏老板,你看这车是你开还是我开啊?”   苏阿福有些意外,怔了一下,问:“你开?叶检,你也会开车吗?”   叶子菁笑了笑,“当然会开……去看看

第八章 社会主义的计算(二) - 来自《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

1935年争论的真相  一   尽管社会主义者们会本能地贬低对社会主义的批评的重要性,但是这种批评已仍然对他们的思想产生了意味深长的影响。当然,绝大多数的“计划论者”依然未受触动,群众运动的大批奉承者们总是对已改变了方向的知识界的思潮毫无察觉。同时,声称已计划化的俄国体制的存在,使得许多对它的发展过程一无所知的人,猜想其主要问题已经解决了。事实上,我们将会看到,俄国的经验提供了大量的已令人怀疑的证据。社会主义思想的领袖人物不仅越来越认识到中心问题的性质,而且日益承认反对社会主义典型(它过去常常被认为……去看看

把小团体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上 - 来自《孙文辛亥革命后十年的迷误》

政治家和政治组织的内外政策是交相为用的。与其对内政策紧密联系,孙文的对外政策上也留下一长串平常人难于理解的记录。从民初开始,这些记录在国内外的出版物中就不断有所披露,在研究近代中国的史家中对有关事实毫不知情的,大约十分罕见。不过,在中国大陆 ,人们没有把这些史料系统排列出来,加上标准教科书讳莫如深,一般读者知道真实情况的似乎也不多。请读者允许我做一回文抄公,主要根据中国大陆近20年的出版物,将有关事实抄录如下:第一,“在华南境内给法国以大面积的租界”。“约摸在1900年6月初,孙博士(按:早已有人指出,孙文一生从……去看看

第一篇 第一章 什么是战争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一 引言   我们想首先研究战争的各个要素,其次研究它的各个部分或环节,最后就其内在联系研究整体,也就是先研究简单的再研究复杂的。但是研究这个问题时,比研究其他问题更有必要先对整体的性质有一个概括的了解,因为在这个问题上,研究部分时更必须经常考虑到整体。 二 定义   在这里,我们不打算一开始就给战争下一个冗长的政论式的定义,只打算谈谈战争的要素一一搏斗。战争无非是扩大了的搏斗。如果我们想要把构成战争的无数个搏斗作为一个统一体来考虑,那么最荒想象一下两个人搏斗的情况二每一方都力图用体力迫使……去看看

第廿五首 - 来自《神曲》

瓦尼·福齐的侮辱行为和但丁对皮斯托亚的诅咒这个盗贼言罢此语,便抬起双手,用手指做出淫秽的嘲弄手势,喊道:“接过去吧,上帝,让我用它来教训你!”从这时起,有几条蛇对我可算友好,因为其中一条此刻把他的脖颈缠绕,仿佛在说:“我不要你再唠叨”;另一条蛇缠在他的双臂上,重新把他捆紧,同时把字身牢固地系在他的前身,这使他的双臂丝毫不能活动。啊,皮斯托亚,皮斯托亚!为何你不能决心使自己化为灰烬?这样你就不致继续长存,既然你为非作歹,胜过你的祖宗!我经过暗无天日的各层地狱,不曾见过有鬼魂竟敢对上帝如此傲慢狂妄,即……去看看

第十六章 探究的预设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在某一有限的环境里成长和生活的人,一而再地碰到具有完全恒久的大小和形状、颜色、味道、重量等等的物体。在他的环境和联想能力的影响下,他变得习惯于发现在一个地点和时刻结合在一起的相同的感觉。通过习惯和本能,他预设这种对他的生物学的福利来说变成重要条件的恒久的结合。这种恒久的结合聚集到一个地点和时间,以致必定作为绝对的恒久性或实物的观念的基础起作用,但它们并非是唯一的恒久结合。一个被强使的物体开始运动,它强使另一个物体并使之开始运动;倾斜的容器中的容纳物从中流出;松开的石头下落;盐溶解于……去看看

1-1 平等与现代性 - 来自《选举社会及其终结》

中国历史上的“现代”因素问题  1995年7月,金耀基为《中国文化》杂志写了一段“学人寄语”,以下一些话看来反映了目前萦绕在这位研究中国现代化问题有年的学者心中的重要问题∶  “在跨世纪之前夕,中国人最应深省的是中国文化与‘现代性’课题∶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中国文化是一被变项,也是一自变项,现代化之路是多元的,‘现代性’也可以是多元的。但有没有可能出现‘中国’的现代性?主要视乎中国文化能不能及如何回应现代的普遍性问题。”1  这里指出了“现代”或“现代化”、“现代性”有它的普遍性,2 或毋宁说,当谈到“……去看看

1-20 论民主时代历史学家的某些特有倾向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贵族时代的历史学家,通常都把一切史实同某些个人的独特意志和性格联系起来,喜欢将重大的革命归因于一些并不重要的偶然事件。他们能以卓越的见识找出一些最小的原因,但往往忽略一些比较重大的原因。而民主时代的历史学家,则与他们完全相反。他们大部分人认为,个人对人类的命运几乎不发生影响,而少数公民也不能影响全民的命运。但是,他们却用一些普遍的重大原因去解释所有的特殊的微小事实。这种对立的倾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当贵族时代的历史学家纵观世界舞台时,他们首先看到的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正在舞台上表演的主要演员。这几……去看看

第二章 坦克战专家 - 来自《朱可夫元帅》

   2009/10/01
T·K·朱可夫为提高自己的军事技术和领导艺术所作的努力,对于他在武装部队中的迅速晋升,起了很大作用。苏联传记作家H·斯维特利申记述朱可夫的成长过程时指出:“T·R·朱可夫的杰出的指挥才能、他为提高自己的文化程度坚持不懈地、刻苦地学习,以及他对他的部队的战斗准备和政治准备的关注,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1928年,朱可夫指挥萨马骑兵第1师第39团,担任师长的是有才干的n·Q·塞尔基奇①。塞尔基奇师长在给朱可夫做的鉴定报告中写道:“一名精力充沛的、果断的指挥员。由于他在部队的教育和战斗训练方面的工作,使全团在……去看看

第五章 幕府才盛 5、含雄奇于淡远之中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安庆幕府聚集着众多全国一时俊杰,使一向爱才惜才的曾国藩颇为以此自豪。他素来重视对子弟的教育。长子纪泽今年二十四岁了。前次乡试未中,作父亲的不以为然,儿子的情绪却受到影响,来信中有些抑郁之词,父亲觉得对儿子有亏欠。咸丰二年,纪泽十四岁,正是求学的黄金年代,不幸离开了京师。这些年,他带兵打仗,已置身家于不顾,更谈不上对儿子的教育了。儿子天资聪颖,也知上进,只是家乡无良师。倘若因此而不能成才,不仅害了儿子,作父亲的也会后悔不已。现在这里名师如林,嘉朋如云,更兼父子可以朝夕相处,时常加以点拨,真正是课子的好环境。为此,他要……去看看

作者原序 - 来自《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

尽管本书中的各篇文章初看时显得涉及许多问题,但我希望读者能很快察觉,其中大多数文章讨论的问题是密切相关的。这些文章从道德哲学论及社会科学的方法,从经济政策问题谈到纯经济理论;上述诸问题是被当作同一中心议题的不同方面来加以探讨的。这种组合在本书的前六章中可以很容易地看出。后面的三章谈到“社会主义的计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作者的同一思想在分析特殊问题时的运用,尽管我撰写这些文章时并未完全意识到这一点。   由于不久前我已出版了一本讨论本书某些议题的更通俗的著作,因此有理由提醒读者,本书并不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