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典章类电子书下载

亨利·梅因(1822-1888)是英国古代法制史学家,《古代法》是他的一部主要著作。梅因提出了法律发展的一般图式,其基础是《古代法》不只一次提到的人类社会的幼稚与成熟期。对理解《古代法》有帮助的是,梅因作为法学家的同时,还是一个作为“文化进化论”者的人类学家。“进化论”的历史方法蕴藏的风险不仅是理论上的偏见和独断,它和历史决定论的关系也显而易见。现代已经有一些哲学家对进化论的理论基础作出了反思,结论是意识形态统治的历史悲剧并不仅仅来源于东方专制传统,而是内在于决定论本身。

上一篇:法律的经济分析

下一篇:国际法(英文版)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七章 税收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2009/10/01
17.1税收和效率   税收有时是用以改变资源配置(回想一下我们讨论的污染税)或财富分配的,但它主要是用以支付公用事业费用的。一种有效的财政税收应该要求公用事业使用人交付其使用的机会成本的税收。但这就将公用事业仅仅看作私人物品了。而它之所以是公用事业,恰恰是由其销售的不可行性和不可计量性所决定的。在有些像国防这样的公用事业中,搭便车问题影响了人们使用市场机制来提供最佳服务量:拒绝购买我们核威慑中他那一份成本的个人照样会像其他为之付款的人们一样受到保护。在像教育这样的公用事业中,由政府来提供这种……去看看

第02章 求学期间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成年割礼的历险、惊喜和激动:“我成年了!”   ·克拉克伯里寄宿学校:曼德拉的第一次个人宴会   ·希尔特敦学院的反差——英国的威灵顿公爵后裔与非洲的科萨族著名诗人   ·“我要为你做一套西服”   ·黑尔堡大学:学习与交友、天真与成熟   ·勒令退学   ·“现在是该你成家的时候了”   ·逃往约翰内斯堡   曼德拉到了姆克凯芝万尼以后,在大酋长家里开始了新的生活。荣欣塔巴的儿子贾斯提斯比曼德拉大四岁,他个头很高,英俊潇洒,歌喉诱人,往往吸引了一大群“女崇拜者”。他当时已在离家60英里的克拉克伯里寄……去看看

人啊,你要注意听! - 来自《尼采诗选》

人啊,你要注意听!     深深的午夜在说甚?     “我睡过,我睡过——,     我从深深的梦中觉醒:     世界很深,     比白昼想象的更深。     世界的痛苦很深——,     快乐——比心中的忧伤更深:     痛苦说:消逝吧!     可是一切快乐要求永恒——     ——要求深深的、深深的永恒!”     钱春绮 译……去看看

1-3 中国古代选举制度的发展 - 来自《选举社会及其终结》

走向制度化的选举  前面我们已经从思想和价值资源上,说明了春秋战国时代取代“血而优则仕”的“学而优则仕”主张的兴起,这一主张自春秋末年起就已开始成为现实,许多庶民通过学术而得仕进,甚至达到很高的职位,例如孔门弟子多出自贫寒,在战国时的卿相中,庶人出身的也占一个相当的比例。1 世风的变迁可见以下记载∶  子张,鲁之鄙家也,颜涿聚,梁父之大盗也,学于孔子;段干木,晋国之大驵也,学于子夏;高何、县子石,齐国之暴者也,指于乡曲,学于子墨子;索虏参,东方之巨狡也,学于禽滑黎。此六人者,刑戮死辱之人也。今非徒免于刑戮死辱也,由此为天下……去看看

按劳分配和按要素分配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在分配的宏观格局既定之后,进入微观层次,即对个人如何分配,20多年来发生了根本变化。过去只承认按劳分配,与公有制、计划经济一起,列为社会主义的三大特征。理由是劳动,只有劳动,并且主要是体力劳动才创造价值;所以,分配也只能以劳动的质量和数量为惟一尺度。别的分配方式都是直接或间接的“剥削”,皆在摈弃之列。  关于阐述分配理论的专著,已有多种。这里以一本张道根:《中国收入分配制度变迁》,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年9月。为据,对按劳分配的演变和评价略加摘介。按劳分配,包括农村和城镇。前者在生产队,实行工分制;后者在企业主要是……去看看

第23章 全线反击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转守为攻   1951年4月初,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番入朝部队第十九兵团和第二兵团共6个军先后到达朝鲜战场,加上原在朝鲜作战的9个军,共有15个军约100万兵力(含后勤部队)。  4月6日,彭德怀主持召开志愿军第五次党委扩大会,讨论和部署第五次战役。参加会议的除先期入朝的9个军的领导人外,增加了新入朝的第三兵团和第十九兵团各军领导人,同时邀请朝鲜人民军前线指挥员金雄、金一等列席会议。会场设在上甘岭一个大矿洞里,由十几个炮弹箱垒成的会议桌摆在矿洞的中央。会议开始,彭德怀环视坐在两旁那些熟悉的和不熟悉的面孔,面带……去看看

第四章 - 来自《骗官》

毛得富回到宾馆里,把毛得干叫开,关上房门,又说了另一番鬼话。 男人的花言巧语还真是管用,那边小梅听他编了一通之后,也就任由他摆布了。毛得富道:“下次啊,你可别这么不给我面子,你要是对我好啊,将来我们就结婚,要是弄得我下不了场,我就早早地把你辞退回家。你说是不是?” 边小梅听他说得也是有道理,道:“下次我不这样了,不过,我实在是因为太爱你,不忍心别人把你抢走才这么做的,你就原谅我吧。今后,你可一定要疼我,不能把我抛弃啊?” 毛得富亲了她一下,道:“怎么会呢,傻丫头!” 至于那个刘梦姑娘,后来就再也没机会见过面。等到刘梦到省城去找他时……去看看

第十四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是如何解决你们同江青的矛盾?   “江青跟你们发脾气,你们要看在我的面子上,能谅解就尽量谅解她。”   这是毛泽东经常跟我们说的一句话。   但是,具体解决起来并不那么简单。毛泽东这时像个处理家务事的家长,他也不容易。   我跟江青小矛盾不断,大矛盾只闹过两次。说出来不怕你笑话,都是从打扑克闹起来 的。   50年代和60年代初,江青没什么事干。毛泽东不许她插手政治,她闲得慌,每天就是 打扑克。她在玩的方面也不同于毛泽东。毛泽东输得起,她输不起。   毛泽东极少打牌,下棋也不多。偶尔同康一民下盘围棋,也是输……去看看

第廿五章 法律与各国宗教的建立和各国对外政策的关系 - 来自《论法的精神(中文版)》

第一节 对宗教的感情虔诚的教徒和无神论者总是要谈论宗教。一个说他是如何热爱宗教;另一个谈论他如何惧怕宗教。第二节 信奉各种宗教的动机世界上人们信奉各种宗教的动机是不同的。这主要取决于宗教能否与人类的思维和感觉方式相一致。我们十分崇拜偶像,然而我们不能过分地被崇拜偶像的宗教所左右。我们根本不赞同“精神观念”,然而我们却十分看重那些令我们十分崇敬的“精神存在”的宗教。我们十分明智地选择了一种宗教,它把神从被其他宗教羞辱的境地中解救出来。我们为此感到满足并由此多少产生了一些幸福感。我们把崇拜……去看看

第39章 - 来自《梅次故事》

郑维明的老婆郭月仍是四处告状,已告到北京去了。北京通知荆都,荆都通知梅次,梅次便派人去北京,将郭月接了回来说接回来,是客气的说法,其实差不多是押回来的。北京是首善之区,岂容郭月这样的人去哭哭闹闹?况且你男人不管是怎么死的,总是个腐败分子吧。可郭月只在家里休整几天,又会哭哭啼啼上北京去。梅次只好又派人去接。谁也不能将郭月怎么处置,再怎么不喜欢老百姓告状,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了。不知何时是个了断李远佑又开始了新一轮告状。法院判赔了他三万块钱,作为医药费用、伤残补偿和误工补贴。可他还揪着不放,要求依法严惩殴打他的……去看看

人口原理概观 - 来自《人口原理》

   2009/10/01
在观察生物界时,我们不能不对动植物的巨大繁殖力产生深刻印象。由于大自然的产物变化无穷,它们要达到的目的又各不相同,它们在这方面的能力的确几乎是变化莫测。但是,无论它们缓慢增长还是迅速增长,只要它们以种子或以世代增长,它们的自然趋势必定是按几何级数增长,即以倍增的方式增长;在任何一个时期,无论它们按什么比率增加,要是没有其它障碍妨碍它们。必定以几何级数增长。小麦在其生长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丧失大量种子。如果实行点播而不是以通常的方法播种,两配克麦种就能有高达两蒲式耳的收获量,因此,收获的小麦是播到地里的麦……去看看

第30章 - 来自《机关滋味》

那天,黄三木母亲在表姐那里吃了中饭,顺便把黄三木的终身大事托付给了表姐,要她帮三木找个对象。表姐就爽快地答应了。过了几天,她就给三木打了电话,要他去吃饭。自从邹涟离开后,黄三木就很少去姨妈家。以前,邹涟经常跟他去那里,在那里吃饭,在附近玩耍。现在,他就很怕去那里,怕触景生情。有次他去了,想着想着,就想一头撞到墙上去。这种苦处,是没有人能够体会得到的。姨妈一见到黄三木,就批评他了,说他现在怎么不来了,让她好挂念。等黄三木坐下后,她就又问起了邹涟,问她为什么不和他好了。黄三木见姨妈年纪大,说不清楚,也就没说什么。姨妈说:她……去看看

民主直通独裁的心理机制(中译者序) - 来自《乌合之众》

   2009/12/27
闻有吏虽乱而有独善之民,不闻有乱民而有独治之吏。——《韩非子·外储说右下》  人似乎热爱自由,其实只是痛恨主子。——《托克维尔帕制度与大革命》  英雄豪杰与民众在历史上的作用孰轻孰重,历来是史家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当然也是个非常不易说清楚的问题。常言道,一个好汉三个帮,这句明白易懂的话让人觉得平实而中肯,可以省去我们做历史辩证法深思的不少麻烦。然而,这些历史中的好汉(或英雄)与帮手的学术地位,却是非常不平衡的。研究英雄的著作,或是给英雄出谋划策的各类宝鉴,千百年来不绝如缕,而就……去看看

第二章 总督两江 4、定下西面进攻的制胜之策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上谕真的到了宿松:“曾国藩着先行赏加兵部尚书衔,迅速驰往江苏,署理两江总督。”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开了,驻扎在宿松的湘勇将官们纷纷前来祝贺,宿松、太湖、望江等县的县令们,一个个亲自坐轿来,连远驻徽州的左副都御史张芾也打发人飞骑奔来道喜。凡前来恭贺的人,曾国藩一律不见。他在大营墙上张贴一纸告示:“本署督荷蒙皇恩,任重道远,无暇应酬,贺喜者到此止步,即刻返回,莫懈职守,本署督已祗受矣。”  因为事先早已知道,曾国藩对这道上谕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欣喜,反而深感临危受命的重大责任。局面是严峻的:整个苏南,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