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典章类电子书下载

以擅长经济管理和务实作风著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朱镕基,由国家主席江泽民提名,经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五位总理。

上一篇:蒋介石传

下一篇:张学良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05 “把‘四人帮’抓起来”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把‘四人帮’抓起来”是“元老派”长期准备的结果  关于“把‘四人帮’抓起来”的具体情况,正式公布的各种材料中极少透露。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只说:“在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同志起了重要作用”。其实,这三个人的作用,都属于“前台”的,而真正在“后台”策划、导演的是邓小平。  《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也只说了一句话:当时的形势“使老一辈革命家们深感忧虑。他们大多处境困难,但是仍通过各种渠道,互通信息,并酝酿解决‘四人帮’的办法。”  根据有关记载……去看看

食物与文学 - 来自《当代眉批》

一位被杨绛先生忘记了姓名的英国作家说过:“文艺女神带着酒味”,“茶只能产生散文。”既然一部《人间喜剧》曾经得到六万杯咖啡(换一种说法则是二十吨水)的浇灌,则巴尔扎克在小说与咖啡的相互关系上,不可能无所洞察。   除了可以饮用和可能醉人这两个共同点,在两种不同的酒之间━━比如在五粮液和人头马或黄酒与威士忌之间━━我们并不能生出相同的味觉感受,其区别甚至可能是天差地迥的。茶也是一个庞大的家族,风味上的高下悬殊,品味上的怡红快绿,在在都显示出茶博士的渊博。“莫嗔焙茶烟暗”,个中异香别具。至于咖啡,根据坊间一……去看看

魔术师的礼帽 - 来自《苏菲的世界》

   2010/06/16
只有一个条件:要有好奇心……  苏菲很肯定那位写匿名信的人会再度来信。她决定暂时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如今,在学校上课时,她变得很难专心听课。他们所说的仿佛都是一些芝麻绿豆的事。他们为何不能谈一些诸如:“人是什么?”或“世界是什么,又何以会存在?”这类的事呢?她生平第一次开始觉得无论在学校或其他地方,人们关心的都只是一些芝麻琐事罢了。世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有待解答,这些事比学校所上的任何科目都更重要。  世上有人可以解答这些问题吗?无论如何,苏菲觉得思索这些问题要比……去看看

第七章 博学之士丧失了垄断地位 - 来自《美国人:开拓历程》

   2009/10/01
“这是一个没有人类三害一一牧师、律师和医师一一的地方……人民还太贫苦,养不起这类博学的绅士们。”——威廉·伯德三十一、行业的流动性   正如上文所阐述的,美洲殖民地各自为政的时代,并非一个人材辈出的时代,而是一个解放的时代。这个时代留给人间的并不是一个个伟大的思想家,而是一种崭新的群体思想。旧的一套动摇了,在新的形势下,旧的知识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实际运用。  殖民时期的美国并不是第一个冲破旧模式的时代或地方。欧洲的新教徒进行了宗教改革,他们反对神职人员同世俗人士地位不同,反对那些掌握通向天堂钥匙……去看看

13、关于制度变迁的经济学理论:诱致性变迁与强制性变迁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林毅夫   导言   本文借鉴西方经济学近年来在信息、产权、交易费用、诱致性创新、家庭生产、公共选择以及国家理论等领域内所取得的进展来分析社会制度的功能,以及制度选择和制度变迁的机制。这样做的用意在于表明:制度能提供有用的服务,制度选择及制度变迁可以用“需求-供给”这—经典的理论构架来进行分析。文中对经济制度变迁中国家的作用给予特别的注意。   对制度及其演进过程的研究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重点之一。与此相反,传统的新古典经济学却把现代西方经济的制度视若当然。在建立经济模型时,明确界定的产权……去看看

中篇 第17章 人口 - 来自《幸福之路》

婚姻的主要目的在于补充世界上的人口,有些婚姻的制度没有充分地做到这个工作,有些又做得太过份了。就是因为这个观点,我想在本章内研究性道德。   在天然的条件中,比较大的哺乳类动物,每一个都需要相当的面积,方才足以养活自己,因此,任何种类的大的野生哺乳动物,其总数都很少。牛羊的总数虽然可观,但那是由于人力的关系。人类的总数与任何别的大哺乳动物相比,是不能成比例的。这当然是由于人类的技能的原故。弓箭的发明,鸟兽的豢养、农业的创始,以及工业的革命,所有这一切都使每平方英里上能够生存的人数增加。我们从统计可以知道,……去看看

第三章 我曾相信“反胡风运动” - 来自《思痛录》

“反胡风运动”,是从作家协会开始的。那时我正在作家协会,而且参加党组。周扬对于胡风确实不满意,这是我听得出来的。说他是个小宗派,说他想办同人刊物,不愿被领导。对于他的那个“万言书”,更是极为生气,说要把它印出来随《文艺报》附送,让文艺界大家评评理。但是,要把胡风连同下面的青年都打成反革命分子,则实在没有听到周扬说过。   我看过胡风一派的一些作品,例如《洼地上的战役》,还比较喜欢,但是对于他们特别喜欢描写人的疯狂性,就不大看得惯了。就像邵荃麟说的:“他们专爱写精神奴役创伤”那种味儿。但是,谁喜欢什么味儿,绝对……去看看

第10章 - 来自《我主沉浮》

马达还是有私心的,那天在医院见过于华北后,感情的天平便失衡了,调查办案的积极 性很高,甚至提出就劳力士表的问题来一次公事公办,和赵安邦直接接触,请赵安邦再帮着 回忆一下。纪委的同志为此吓了一跳,当场表示反对,还向于华北专门做了个汇报。于华北 听了汇报后,明确制止。马达又盯上了周凤生,拍着胸脯向于华北保证说:“于书记,我还 就不信这个邪,一定在三天内拿下周凤生!”  周凤生却也不好拿,狗东西本身就是个腐败分子,现在又不明不白地发了大财,对腐败 倡廉的意义哪会有正确的理解?说来说去还是材料上的那些话。马达很有智慧,见正面……去看看

第三章 权力的偏差(上) - 来自《溶解权力》

◎第三章 权力的偏差——权力意志与社会意志相脱离   有人会认为权力与社会主体相分离的二元结构是一种必然,只要人类需要权力进行管理,就只能是这种二元的结构,别无选择。尽管权力私有肯定不是公平的,但只要权力实施的结果良好,它到底以什么形式存在就不重要,二元也好,私有也好,没必要费心去追究。   不错,但实际情况却是权力对社会发展的破坏贯穿了整个人类历史,权力对社会的压迫亦是绵延不绝,甚至权力履行自身职能也常是困境重重、问题百出,这样的事实足以说明,此种二元结构不应该成为公理。   不过,我们首先需要弄清评价……去看看

补论 - 来自《致命的自负》

补论A“自然的”和“人为的”  现行的科学和哲学用语受亚里士多德传统影响甚深,因此,现有的二分法和比对词,通常不但不能正确表达为第一章讨论的问题提供了基础的那些过程,实际上它们还妨碍了对这些问题和难点本身的理解。在这一部分,我将对这种划分上的一些困难加以评论,希望多少熟悉了这些理解的障碍之后,会在事实上促进理解。  我们可以从“natural”(自然的)一词入手,它是许多争论和许多误解的起源。“natural”这个词的拉丁语词根和它在希腊语中的同义词“physical”的词根,其原义都是来自描述各种成长现象的动词(分别是n……去看看

回忆苏格拉底 第二卷 - 来自《回忆苏格拉底》

第一章  苏格拉底有点感觉到贪图逸乐的阿里斯提普斯正在想在政府里谋得一席位置,就劝告他说,自制是做一个政治家的必备的资格,第1—7节。但由于阿里斯提普斯说他只想度一种悠闲恬静的享乐生活,苏格拉底就提出一个问题,是治理人的人的生活更快乐呢,还是那些被治理的人的生活更快乐?第8—10节。阿里斯提普斯表示,他既不愿治理人,也不愿被人治理,只想享受自由。苏格拉底告诉他,他所想得到的这种自由是和人类社会性质相矛盾的,第11—13节。阿里斯提普斯仍然坚持己见,并说他的志愿并不是想长久留住在任何一个国家里,而是……去看看

朱里奥·杜黑小传 - 来自《制空权》

意大利将军朱里奥·杜黑,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颇有影响的一位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在世界空军学术思想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最先系统地阐述了建设空军和使用空军的思想,创立了制空权理论,因此,被称为“战略空军之父”。  1869年5月30日,杜黑出生于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以北23公里处一个名叫卡塞塔的小镇。他出身于军人世家,家中几代都为萨伏依王室服务。由于受家庭熏陶,杜黑自幼立志继承父业,从军习武。他先是进入都灵军事工程学校学习,由于学习刻苦,成绩优异,1888年毕业时,被直接授予炮兵中尉军衔,时年19岁。后……去看看

第二章 - 来自《制空权》

前一章我们简要考察了世界大战的陆战情况,它的突出特点,以及由于错误估价一种技术因素带来的后果。本章将考察战争的海洋方面,我们将看到海洋所特有的另一个技术因素受到错误估价,这个错误带来了近乎完全相似的后果。  海军上将圣文森特勋爵一次在上院攻击首相皮特,因为皮特赞成对鱼雷和潜艇试验加以鼓励。他告诉首相:“我想你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你竟然支持一种我们控制海洋根本不需要的战争工具,而这种战争工具一旦成功,将会夺走我们的控制权。”  不过,伟大的英国首相肯定不是傻瓜,而圣文森特勋爵的预言也没有错……去看看

一、月曜日之梦 - 来自《通天塔》

1  在疯狂之外。在栅栏之外。在空间之外。在时间之外。在世界之外。在宇宙之外。在之外之外。我目光冰冷地审视一切。  宇宙是疯狂的。世界是疯狂的。时间是疯狂的。空间是疯狂的。栅栏是疯狂的。疯狂是疯狂的。热病毁灭了一切。一切都毁灭不了热病。  于是我的微笑冷了。我的牙齿冷了。我的头发冷了。我的指甲冷了。连我的生殖器。也冷得像一根孤独而坚硬的南极冰凌。                  2  我的眼前出现一张冰雕般完美无瑕的脸,我疑心我已到了天国。但雕像冷若冰霜地微笑着,而且正在说话: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