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政治类电子书下载

《精神现象学》是19世纪德国古典哲学家 G.W.F.黑格尔阐述自己哲学观点和方法论原则的第一部纲领性巨著。他指出,《精神现象学》是关于意识到达“绝对知识”或“科学”(即哲学)的道路的科学,它为个体提供了一把攀登绝对知识的“梯子”;逻辑学、自然哲学、精神哲学是绝对知识的内容,是关于“绝对”自身的科学。

上一篇:爱弥儿

下一篇:宗教的本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21 关于美国的议会辩才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在贵族制国家,人人互相牵连和彼此依靠,有一种等级制度可使人人各得其所和使每个等级各安其份。类似的情况也见于这种国家的政治团体的内部。贵族制国家的政党,自然要有一些首脑来领导,而党员对首脑的服从,则出于一种习惯成自然的本性。他们把大社会里的习惯做法也搬到这个小社会里。在民主国家,表面上看来是大多数公民朝着同一目标前进,但每个公民却是自行前进,或至少自认为是自行前进。由于他们习惯于按照自己的意志去采取行动,所以他们在行动时不愿意接受外来的指导。对这种自主习惯的爱好,也被带进全国的会议里去。一个人即使……去看看

传统资源、制度演进与IAPP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讨论》

□毛寿龙   很高兴看到你更多的思考。托克维尔有关上帝恩典的看法,有若干解释:我有三个理解,一是托克维尔是一个基督徒,在很多地方实际上都运用了宗教思考的方法。在西方,宗教既是一种信仰,也是一种认识和思考世界,尤其是人类秩序的一种研究方法,而且它与科学方法并不冲突。有关上帝恩典的看法,体现了这种思考方法。但上帝的恩典,也是需要通过人的努力才可以的。二是托克维尔的思想方法有关,他不是决定论的,人类的生存往往与自然条件、人的努力和运气有关。上帝的恩典可能与运气是相关的。三是这只是一种表达方法,如果他还活着,面对……去看看

第三章 道德理想国的发生逻辑:自由之沉没 - 来自《道德理想国的覆灭》

我们每个人都以其自身及其全部的力量置于公意的最高指导之下,并且我们在共同体中接纳每一个成员作为全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① ——卢梭   法国大革命开始之后的第一个月,一个法国人已经敏感到法国式自由理想的悖论:“我们已经迅速地从奴役走向自由,我们正在更迅速地从自由走向奴役!”②事实上,这一悖论早在法国大革命的实践历程之前,已经在卢梭的政治设计中开始了。 一、“公共意志”——道德理想国的入口   我们从“公共意志”这一概念,进入卢梭失足的层面。 “公共意志”,就其语义发生形态而言,初次使用者并不是卢梭,而是……去看看

第三章 虚有其责的特例 - 来自《彼德原理》

当形势转坏时,嫌疑犯会竭力编造   脱罪的理由,并使法官感到为难。   一一丁·德莱顿   很多人不愿意接受我的“彼德原理”。他们处心积虑地挑毛病,有时白以为能从我的层级组织学中找到缺大,针对这一点我要提出警告:请不要被虚有其表的特例愚弄了。 特例之一:冲击式晋升   “沃特·布拉基的晋升是怎么问事?他是那么不胜任、那么碍事,所以经理人员干脆用晋升的方式把他一脚踢开。”   找经常听到这类问题,且让我们来探讨这种我称之为“冲击式晋升”(Percussive Sublimation)的现象。布拉基由不胜任职位晋升到能胜任职位……去看看

4-2、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 - 来自《红卫兵档案》

“十二月黑风”   自1966年5月29日清华附中第一支红卫兵组织秘密组建以后,各种红卫兵组织如雨后春笋般诞生了。随着红卫兵组织的增多,在北京出现了“多数派”和“少数派”。如果细加分析、考察,这里面的情形相当复杂,而且经常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但一般来说, “多数派”侧重于造“牛鬼蛇神”的反,对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持保守观望态度;而 “少数派”则侧重于造各级党委和领导干部的反。   “多数派”以“联动”最为著名;“少数派”以“三司”和中学里的“四·三派” 为代表。   到了1966年12月,在“多数派”中,出现了炮打……去看看

Footnotes 4 - 来自《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英)》

Part II, Chapter IV. 34. See above, chapter III, pp. 76-80 [II.III.39-50—Ed.], for the assumptions under which we are working. 35. See note above, p. 86 n. [nn31—Ed.], on indifference as to the presence and use of money. 36. Competitive relations between similar establishments are much complicated in real life by the fact that practically every business enjoys a certain degree of partial monopoly. It does not turn out exactly the same product (bundle of utilities) as its co……去看看

致谢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首先我感谢我的对外事务代理人马文·约瑟夫森,是他对我循循善诱,使我决定写这部书。如果没有马文早期的鼓励和耐心解释写哪些内容,这部回忆录恐怕到现在仍不过是时隐时现的想法而已。在写这部书的过程中,马文经常给我鼓励,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对此我将永志不忘。   一旦下定写这部书的决心,我就必须找一位合作者。开始时这一工作不太顺利。后来,在我退休的前一天,约瑟夫·珀西科大步走进我的办公室。他身材高大,满头银发,比我年长几岁,夹着一个旧式公文包,眼镜挂在套着脖子的一根细绳上,像位穿着随便的教授。他在办公室扫视了房间中……去看看

第27章 - 来自《机关滋味》

黄三木在打字室里没完没了地打字,不再有什么希望了。要想调一个单位,也是不可能的。他这才知道,自己确确实实是这里的奴才了,确确实实是这里的太监了,而且是被买来的奴才,被买来的太监,连自己的人身自由也没有了。他以为现在是改革开放时代,是人才流动时代,没想到,当官的权力竟这么大,他一句话就可以把你捆在这里,把你吊在这颗树上,让你不得不放弃任何希望。想到这里,他开始可怜起自己,几滴泪水,就湿湿地淌了下来。曾几何时,他那么狂傲,那么自信,以为自己是个不会流泪的男子汉。自从邹涟离开以后,他却变得这么伤感,这么容易落泪。人,是多么脆……去看看

63 写有密码的纸条 - 来自《国家公诉》

叶子菁注意地观察着周秀丽的反应,继续说:“苏阿福三十万块你主动要,四十万你会退?怎么回事?幡然醒悟了?想做廉政模范了?是不是太讽刺了啊?”   周秀丽又开了口:“一点不讽刺,我是城管委主任,能批准苏阿福盖门面房,那三十万就敢要。解放路6号地得市里批,我办不了,当然不能收!”   叶子菁试探着问:“哦?你说话王长恭同志也不听吗?他会不帮你办?”   周秀丽看了叶子菁一眼,“叶子菁,请你不要再诱供了!我明白地告诉你,长恭同志原则性比你还强,这事我只提了个头,就被长恭同志顶了回去!”   叶子菁又问:“那么,王长恭怎么又把这块地批给……去看看

C.尺度(Das Maβ) - 来自《小逻辑》

§107     尺度是有质的定量,尺度最初作为一个直接性的东西,就是定量,是具有特定存在或质的定量。     附释:尺度既是质与量的统一,因而也同时是完成了的存在。当我们最初说到存在时,它显得是完全抽象而无规定性的东西;但存在本质上即在于规定其自己本身,它是在尺度中达到其完成的规定性的。尺度,正如其他各阶段的存在,也可被认作对于“绝对”的一个定义。因此有人便说,上帝是万物之尺度。这种直观也是构成许多古代希伯来颂诗的基调,这些颂诗大体上认为上帝的光荣即在于他能赋予一切事物以尺度——赋予海洋与大陆、河流与……去看看

十三、身-心问题的一个说明 - 来自《猜想与反驳》

我十分感谢威尔弗里德·塞拉斯教授,由于他的评论,①[f2] 我的论文《语言和身一心问题》②[f3] 引起了哲学家的注意,更感激他好意把我这篇论文描述为“挑战性的”和“如果说是变化多端的,那也是有力的”。没有人比我更知道它的变化多端了。我认为,我对它的敏感甚于安徒生的公主之对豌豆。尽管我倾向于认为这六页文章是我的小小胜利之一,但我不能躺在它们上面,即使我曾经想这样做。但是,使我心神不宁、夜不成寐的这些又小又硬的豌豆似乎隐藏得很好,在一个远离塞拉斯教授的两大堆铺垫的地方,而我认为这两大堆铺垫是不难搬除的。I ……去看看

三 缺乏外部选择压,中国不高兴的症结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王小东  耳光能把我们掴醒吗  2008年中国的几件事情使我们形成了对世界形势的展望,有两件事给我印象特别深刻。这两件事,一个是中国三鹿奶粉问题,另一个就是美国金融危机。这两件事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并不是危言耸听,都很具有象征意义和代表性。三鹿奶粉无论如何都可以说是一个代表性的事件,体现了中国这个社会或者是文明现在所遭遇的巨大问题。不仅仅是三鹿奶粉,几乎所有的奶粉都出现了问题;不仅仅是奶粉,而是几乎所有的食品都出了问题。到了21世纪,我们有这么庞大的政府机构,而且人家都说我们是一个威权主义国家,是……去看看

第35章 - 来自《至高利益》

计夫顺有些急了:“那……那就不要民主与法制了?这……这可是你一直强调 的。”   贺家国火气更大:“还民主与法制?老计,你别给我绕了,你什么时候搞过民 主与法制?啥事不是糊弄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吧,我现在认了,只要实际效果了!”   通过电话后,恰好在场的沈小阳小心提醒说:“贺市长,我姐夫他们的土办法 可狠着哩,镇上郝老二那几个地痞现在还被押着修路,都快两个月了,一个个被晒 得像鬼似的!”   贺家国挥挥手说:“这事我知道,不这么干怎么办?就看着郝老二他们今天抓 人家的兔子,明天扒国家的公路?四处横行霸道?!”他苦笑了一下,自嘲道,“ 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