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政治类电子书下载

《惊人的假说》是为那些对于意识问题有科学兴趣却没有专业知识的一般读者而写的。这意味着我必须用相对简单的术语去解释关于意识的方方面面。即便如此,某些读者仍会发现《惊人的假说》的某些部分难于理解。

上一篇:全部知识学的基础

下一篇:科学革命的结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31章 - 来自《十面埋伏》

代英下午4点20左右,跟另外4个公安人员悄悄越入了王国炎妻子耿莉丽的家。   4个公安人员中,特勤科两名,技术科两名。他们不仅个个武功了得,而且都是专家,在痕迹,鉴别,取证,指纹,搜查等等方面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能力。   秘密手段是公安系统极少运用的一种侦查手段,它有严格的审批手续和相关规定,如果没有极具说服力的理由或不是在极为特别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随意运用的。这一次如果没有当事人张大宽自己的举报,也一样是根本没有可能的。   在代英十几年的公安生涯里,包括当领导期间,使用秘密手段进行突击搜查的案例,总共也就是那……去看看

第五章 权力的困境 - 来自《溶解权力》

——二元结构社会的沟通障碍   前面一直谈的都是由于权力与社会分离,社会难以对权力一元进行沟通。那只是问题的一面,权力与社会的分离还造成问题的另一面,即不仅使社会意志难以体现,同样也阻碍权力意志的体现。   在一般人眼里,权力看上去似乎是万能的,只要大权在握,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其实那常常只是置身于权力圈外人的想象,权力一样有很多苦衷和难处。二元结构的缺陷造成权力对社会实施沟通不可能不遇到障碍,而权力结构内部的沟通同样障碍重重。   这一章就从权力的角度来看二元社会结构的困境。   ◎第一节 沟通结……去看看

第二章 - 来自《胡长清的“忘年交”》

周雪华给陈××安排完送东西事宜,打电话告诉胡长清说,他准备给他家捎字画的时候给他家送点钱,让他告诉妻子一下。   于是胡长清打电话给妻子,告诉她说:“周雪华会到北京给家里送字画,也给你送点钱让你用。”   6月20日,陈××乘飞机到北京后,给胡长清妻子孙××打电话说:“我是南昌来的,胡省助让我捎了点东西,你家怎么走?”   孙××就在电话里和陈××约好在胡长清家附近的物美商场门口会面,双方由于不认识,还说了各自的特征。见面后,孙××把陈××领进了自己家,陈××把装有20万元人民币和字画的塑料袋放下后,坐了一会就走了。孙……去看看

67 省委书记上门 - 来自《国家公诉》

唐朝阳笑着推理说:“于是,你老书记就兴奋了,就向王长恭发起了攻势?”   陈汉杰摇了摇头,苦笑道:“朝阳,这你想错了!我当时一点也兴奋不起来,心情很沉重,连着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啊!我翻来覆去一直在想,长山怎么搞到了今天这一步了?怎么会酿成这么大的一场火灾?我这个前任市委书记该负什么历史责任呢?越想越不能原谅自己!王长恭是从长山上去的,和他搭班子时,他很多毛病已经暴露了,某些做法是党纪国法所不容的。说是他这个市长和市政府要做实事,做大事,政绩工程一个接一个上。什么农民别墅啊,什么飞机场啊,还在大会小会上暗示大家先造假,后创……去看看

2-5 美国的民主政府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上卷)》

我知道我在讨论中将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这一章的每句话,都要在某些方面刺痛使我国分裂的各个政党。尽管如此,我还要说出我的全部想法。在欧洲,我们很难判断民主的真理性和不变性,因为欧洲有两个互相对立的主义在斗争,我们无法准确地判断哪些争论是来自主义本身,而哪些争论又是来自争论所引起的激情。这与美国的情形完全不同。在那里,人民毫无阻碍地统治着国家,他们既没有什么危险需要担心,又没有什么损害需要报复。因此,在美国,民主是任其所好而行事的。它的表现合乎自然,它的一切活动不受限制。只有在美国,才能对民主做出正确的判……去看看

第26章 - 来自《至高利益》

幸亏他李东方不糊涂,自始至终坚守着原则底线,才没使良知的阵地在峡江市 失守。   经过曲折努力,陈仲成终于被省委立案审查,一个重要障碍彻底清除了。 这既给了李东方一个鼓舞,也让李东方大大松了口气。   陈仲成被立案审查次日,省检察院决定将要犯田壮达由市公安局拘留所转押到 省检察院看守所,主要办案人员也大都换成了省检察院的同志,贺家国也就退出了 案外。   李东方再次预感到田案后面黑幕重重,可能会涉及到相当一批赵启功提拔任用 的干部,觉得由王培松和省纪委出面牵头,重拳出击,对顺利进行这场反腐斗争和 峡江政治局……去看看

第七章 各种解答 - 来自《健全的社会》

   2009/12/28
在19世纪,目光深远的人就看到了,在繁华、富裕以及政治权力的后面,西方社会经历着一个衰败及人性堕落的过程。其中一部分人顺应需要而转向了野蛮,另一些人表示还有另外的出路可选择。不过,不管他们采取什么立场,他们的批评都是以宗教和人本主义关于人和历史的概念为基础的。他们不是相对论者——相对论者认为,只要社会正常运转,这个社会就是好的、健全的社会;只要个人适应了他所在的社会,他就是精神健康的人。就伯克哈特、蒲鲁东、托尔斯泰、波德莱尔、马克思或克鲁鲍特金而论,他们关于人的概念从本质上讲,是一种宗教的以及……去看看

第一章 智商:最具信息时代特点的断层线 - 来自《信息时代的世界地图》

第一部分 21世纪的断层线     如我们想对21世纪的世界地图作一番描绘,我们首先要作的一件事就是要画出21世纪的世界地图上的“国界”。这几乎是一句废话,地图上没有国界还叫什么地图呢?对于大多数人的眼睛来说,地图上的国界远比江河湖海、山岭平原的自然轮廊线还要醒目得多。国界,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政治、社会的断层线。在国界两边的人们,他们之间的政治、经济、社会的往来都会受到一定的阻隔,不如在国界内部那么畅通;他们的政治制度、经济水平、文化生活等生存形态也往往呈现或多或少的断裂。即使是加拿大和美国这样在政……去看看

十九 当今的反托拉斯与法院 - 来自《产业组织》

   2009/10/01
反托拉斯法的制定及其实施,是为了保持企业行为和市场的竞争性。在本章中,我们将考察美国当前反托拉斯法的目的、方向及其实践。本章材料的组织是按照以前的法律分类进行的,以便学生对现在的反托拉斯活动和法院判决有一个全面的观察。在提供这种全面观察时,我们突出经济观点在各种法律争辩中的重要性。事实上,本章把前面章节中的材料应用于当前的反托拉斯法,是对学生理解那些材料的程度所作的一种很好的检验。要考虑这些法律的所有细节是不可能的。我们仅考察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实施的法规。的确,很多反托拉斯与贸易调节法……去看看

后记 不要原谅汪中求 - 来自《细节决定成败》

(代后记)七月份出的那本《营销人的自我营销》3个月竟连续加印3次,而此时新华书店的主渠道才刚刚把货发到各省会城市,我想应该是这本书“宁讲错话,不讲假话”的态度得到了读者的认同;回过头反思一下,这本书问题还真不少,除了校对还是有一些疏漏之外,全书结构并不严谨,有些章节前后逻辑联系不紧密,特别是议题过于分散,以至于许多具体观点都没有谈透。   在直接或间接与我进行沟通的读者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希望我在以后的著作或文章中,能把书中的一些观点一个个地做透。比较集中的要求是先好好讨论一下“把小事做细”。的确,早在泰豪科……去看看

第二十章 堡垒以及君主们每日做的其他许多事情是有益的还是无益的 - 来自《君主论》

   2009/12/25
某些君主为着牢靠地统治国家,就解除了他们的属民的武装;另一些君主将所属的各个城市分裂;又一些君主则树敌反对他们自己;又一些君主则努力把他们开始统治时怀疑过的人们争取过来;又一些君主则兴建堡垒,而有些君主则破坏并摧毁堡垒。虽然,对于这一切事情要做出确定性的判断,除非掌握了某些采取过某种类似决定的国家的具体情况,否则是办不到的,但是我想在这个问题本身所允许的范围内一般地谈一谈。  从来没有一个新君主解除了他的属民的武装;与此相反,当他察觉他的属民没有武装的时候,他总是把他们武装起来;因为如果把他们武装起来,那……去看看

Of Oaths.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There is a palpable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laws and the natural sentiments of mankind in the case of oaths, which are administered to a criminal to make him speak the truth, when the contrary is his greatest interest; as if a man could think himself obliged to contribute to his own destruction, and as if, when interest speaks, religion was not generally silent, religion, which in all ages hath, of all other things, been most commonly abused: and indeed, upon what motive sh……去看看

第四章 名毁津门 6、给儿子留下了遗嘱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保定城总督衙门口,今上午忽然变得热闹起来。大公子曾纪泽正在忙忙碌碌地张罗着,一根丈把高的竹杆上悬挂着一挂长长的鞭炮,鞭炮下面站着一排吹鼓手。过一会儿,二公子曾纪鸿也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队府里的听差。四周的百姓感到奇怪:看这架式,总督衙门今天像是有喜事,但又不见张灯结彩、披红挂绿;若是办丧事哩,又不见戴白系麻的,门前也没有招魂幡。只见老家人荆七从前面大路上小跑过来,对纪泽说:“大公子,马车就要到了!”说完后,又走到吹鼓手队跟前,吩咐作好准备。  正说话间,一辆三匹马拉着的大马车停在门前大坪中,纪泽忙拉着纪……去看看

忏悔录 第十章 - 来自《忏悔录(卢梭)》

一时的愤激给了我非常的精力,使我离开了退隐庐;我一迁出退隐庐,这种精力就不知到哪里去了。我在新居里刚勉强住定,我的尿闭症就复发了,频繁的剧痛又加上一个疝气病的新麻烦,这个病已经叫我苦了若干时候了,我还不知道是一种病呢。不久我就落到了极其难堪的阵痛的境地。我的老朋友蒂埃里医生来诊视我,给我说明了病情。探条呀、捻子呀、绷带呀,老年病痛所需要的全部器械都聚集在我的周围,严酷的事实使我感觉到,人不年轻了,而有一颗年轻的心,是不会不吃苦头的。明媚的春光一点也没有把我的精力恢复过来,整个一七五八年,我都是在有气无力中……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