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政治类电子书下载

本书作者是十九世纪德国无产阶级杰出的思想家之一。他十分憎恶资本主义制度,主张进行彻底的社会革命。他的思想带有相当多的乌托邦主义的成份。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指出:魏特林的共产主义思想“还是颇为粗糙的,尚欠修琢的,纯粹出于本能的一种共产主义”。本书为作者的主要著作,马克思恩格斯对此书有极高的评价。卷首所载编者导言对原著作了评价。

上一篇:沉思录

下一篇:社会契约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1 周培成那边也有突破 - 来自《国家公诉》

更没想到的是,几乎是与此同时,周培成那边也取得了重大突破。   周培成被捕后,周培成的老婆汤美丽三天两头跑检察院,跑公安局,见了谁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像祥林嫂似的,翻来覆去说着几句话:“我家周培成没到大富豪放过火,我家周培成胆小不会放火,我可以替周培成做个证明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犯罪嫌疑人的老婆替犯罪嫌疑人做证明,而且又没有任何可供查证的证据线索。因此,不论是公安局还是检察院,都没把汤美丽的反应当回事。汤美丽便越闹越凶,上星期二拦了公安局办案人员的车,争吵起来后失去理智,辱骂撕扯办案人员。公安局以妨碍公……去看看

廿二、排除异己 - 来自《走出迷惘》

后来研究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成因的境外学者们,大体持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权力争斗;另一种是意识形态的冲突。在我国的现实生活中很难把两者彻底分开。我们几十年的经历和见闻证明,历次上层的斗争无不以学说、主义、思想、理论、路线、政策等作为其外壳,而参与斗争的双方则无不宣称自己是正确理念的真正或正统的代表。他们的最终口号只有一个,就是要“把权力掌握在真正的马列主义者手里”。上层如此,基层也加以效法。文化大革命只不过是把这个争斗的公式发展和推进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罢了。就当时而言,全国如此,清水沟如……去看看

第三章 君子之交——张伯驹夫妇与我父母交往之叠影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自打反右运动一起头儿,父亲(即章伯钧)就开始琢磨着反右的结局和自己的下场,甚至在毛泽东还没想好怎么处理他的时候,他就在家里把自己处理了一回——让警卫秘书王锁柱把家中所有的工作人员召集到东客厅,请他们围着平时吃饭的圆型大餐桌,一一坐下。   父亲客气又郑重地对他们说:“你们大概已经从报纸上知道了,我现在犯了政治错误。所以,请你们不要再叫我章部长了,可称我先生,也可直呼我的姓名。”   坐于一侧的王秘书赶紧声明:“在我们没有接到正式通知以前,大家都必须继续称呼您为章部长。”   此后,父亲不止一次地对家人说:“我……去看看

附录三 - 来自《官僚主义的起源和元模式》

一个负责的思考者常大林  对孙老师最好的纪念就在于确立和保持人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精神,以度人度己不二的人生态度去做应做之事。  一  读着《孙越生文集》,我是又欣喜、又盼望、又担忧。欣喜、盼望什么,不必多言,担忧的是:万一又不能出版……就我所知,占文集一半篇幅的专著——《官僚主义的起源和元模式》已经尘封十年。  我与孙老师相识于1988年。其时,我正在思考有关中国民主的问题。偶然看到王亚南先生的《中国官僚政治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出版),颇受启发。此书初版于1948年,仅印3500本。它所批判的……去看看

第四章 初办团练 4、鲍超卖妻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原来,这周国虞乃浏阳宝塔山下一方大户,其先祖是南明弘光朝大学士、兵部尚书史可法的贴身侍卫周天赐。明亡后,周天赐隐居湖南浏阳,以反清复明为职志。由于清朝统治严密,周天赐的宏愿不得实现,但后代子孙恪遵祖训,代代不忘反清复明大业。周国虞及其弟国材、国贤从小读书习武,广交四方友朋,图谋大事。一次偶然机会,周国虞结识了天地会首领罗大纲,罗大纲带着周氏兄弟拜见了天地会大头领洪大全。于是周氏兄弟参加了天地会,并在浏阳县办起了征义堂,明里布仁施义,广结良缘,背地里发展会众,鼓吹反清复明,会众很快发展到数千人,声势浩大。后来江忠……去看看

第六章 语言和种类 - 来自《人类学》

语言的掌握与丧失——祖先的语言——语族——雅利安语族——闪米特语族,柏柏尔语族,等等——鞑靼语族或图兰语族——东南亚语族——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达罗毗荼语族——非洲语族,班图语族,霍屯督语族——美洲语族——早期语言和种族  下面的问题是:能够从语言中了解到说这种语言的民族和从属于这些民族的种族什么历史呢?  在前几章中,在按照头颅的形式、按照肤色和其他肉体特征把人类分成种或种族的时候,我们没有把语言算作种族的特征。实际上,人所用来说话的语言不是人之出身的完全而可靠的证据。甚至有这样的情况:语……去看看

序言 - 来自《人类学》

在教育科目日渐增多的时代,在研究者负荷很重的双肩上再放上一种新学科,乍一看像是增加他的困难。但事实说明,人类学只会快捷地促使研究负担的减轻,而不会加重。在山区可以见到,挑夫搬运重物时,除了这些重物之外,还甘愿增加一条挑这些重物的扁担,因为他们发现,扁担的重量可以用扁担挑运的极大方便作为更大的报偿,它既能担承货物,又能使挑物平衡。关于人和文明的科学,也是这样的一种科学,它把日常教育的零散科目合为一个便于掌握的整体。研究和学习时最大的困难在于,研究者不能十分清楚地了解每一门科学或艺术因何而存在,它们在一系列生……去看看

第四辑 折断的日子(二)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困惑组诗(与欲凝合作)   足音  我感觉到地的颤抖了  我感觉到悬浮在刺目的空中很久了  我已经开始倦怠  就如同那颗陨落的星星  我向某一个模糊的去处坠落  我感觉到了  你沉重的足履过我的天空  而我脚下的空间在无情地陷落  为了盲目的逃避  脚下被蚀空的危机依然存在  周围是碰撞的呼啸和尖利的嚎叫  我敏锐地感觉到了  你的手中有唯一的承诺  我不能再说什么  你的脚步跨过这荒原  所有的一切都丢失了自己的影子  他们与我一样寻找那永恒的黑暗  我感觉到了  这里有完全被……去看看

1-2-2.1.2.3 纯粹理性之理想(上) - 来自《纯粹理性批判》

   2009/10/01
第一节 泛论理想   吾人在以上论述中已见及离感性条件则无对象能由纯粹悟性概念所表现。盖斯时缺乏概念之“客观的实在之条件”,其中除思维之纯然方式以外,绝不见有任何事物。顾若以纯粹悟性概念应用于现象,则能具体的展示此等纯粹悟性概念,盖因在现象中,纯粹悟性概念获得经验概念所专有之质料——经验概念不过具体之悟性概念而已。但理念之离客观的实在则较之范畴更远,盖以不能见有“理念在其中能具体的表现”之现象。理念含有一种完全性,无一可能之经验的知识曾到达之者。在理念中,理性之目的仅在系统的统一,而欲使经验的可……去看看

4-2、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 - 来自《红卫兵档案》

“十二月黑风”   自1966年5月29日清华附中第一支红卫兵组织秘密组建以后,各种红卫兵组织如雨后春笋般诞生了。随着红卫兵组织的增多,在北京出现了“多数派”和“少数派”。如果细加分析、考察,这里面的情形相当复杂,而且经常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但一般来说, “多数派”侧重于造“牛鬼蛇神”的反,对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持保守观望态度;而 “少数派”则侧重于造各级党委和领导干部的反。   “多数派”以“联动”最为著名;“少数派”以“三司”和中学里的“四·三派” 为代表。   到了1966年12月,在“多数派”中,出现了炮打……去看看

第22章 拉韦利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Ⅰ   除了季德(当然还有瓦尔拉斯)之外,1870年后的一代讲法语的经济学家中,只有埃米尔·路易斯·维克多·德·拉韦利表现出利用边际效用思想的能力和愿望。拉韦利是列日的一位教授,他在1881年的《当代社会主义》一书中用类似于边际效用的思想反驳马克思,又在1882年的《政治经济学原理》中重申了这一思想。不过他在这两本书中提出的思想只是大致近似于边际效用观点。   拉韦利的《当代社会主义》多次再版,拥有广泛的读者,该书在国外也获得了成功。拉韦利把效用作为摆脱马克思剩余价值论证的工具。他在总结对马克思论证的评论……去看看

十一 辽沈大战 - 来自《林彪的这一生》

为与蒋军争夺东北,毛泽东出险招,用美机运送我军将领,在一架飞机里塞进了日后共和国的三位元帅和十五位中将。  避战锦州,撤离四平,陈云称之为“军事妙手”。林彪的口号是“撤退,撤退,再撤退”,“被动,被动,再被动”。  从熊式辉、杜聿明到陈诚、卫立煌,林罗联手打败了蒋介石麾下的所有名将。白山黑水,成为国民党军事家的滑铁卢。  毛泽东巨目如烛,判断东北战局的关键在锦州,数十份电报重复一个意思:南下,南下。  彰武车站,林彪犹豫难决:“我们准备了一桌菜,却来了两桌客,怎么吃?”罗荣桓、刘亚楼犯颜直谏。  蒋介石亲赴葫芦岛,指挥……去看看

第四章 初办团练 5、拿长沙协副将清德开刀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骆中丞,这曾国藩做事,也未免太过分了吧!”不久前才从衡永郴桂道任上提拔起来的陶恩培,拿着曾国藩写给他的信,来到骆秉章的签押房。  “什么事?”骆秉章问。  “一个兵痞子,自愿卖老婆,与人讲好了,还盖了手模。第二天翻脸不认帐,还打得人家半死。状子告到我这里,情况属实,我把兵痞锁拿到衙门来审问。半路之中,曾国藩把他截走了,说是一个人才,他要留用。骆中丞,你看这办事还有个规矩吗?杀了那么多人,还弄些个什么站笼,惨无人道。杀人抢人,自行其是,全没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这样下去,湖南一省,只要他曾国藩就……去看看

第四章 关于客观精神的理论(下) - 来自《客观知识》

10.问题的价值  人们可能反对我,说我对问题——“我们怎样能理解一个科学理论或增进我们对这个理论的理解?”——所提出的答案仅仅是转换问题,因为我的答案不过是代之以有关的问题:“我们怎样能理解一个科学问题或增进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这种反对是有根据的。但是通常说来,问题转换将是一个进步的转换(用拉卡托斯教授的说法)。通常说来,第二个问题即理解问题的元问题,比第一个问题更难更有趣。无论如何,我认为它是两个问题中更基本的问题,因为我认为科学从问题开始(而不是从观察甚或理论开始,虽然问题的“背景”无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