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历史类电子书下载

《人口原理》是一本历史上最富争议话题的经济学巨作,达尔文、马克思与李嘉图等学术巨擎皆曾深受影响。其基本论题是人口增长有超过食物供应增长趋势的思想。它以“土地报酬递减规律”为基础,认为由于“土地报酬递减规律”的作用,食物生产只能以算术级数增加,赶不上以几何级数增加的人口需要,并认为这是“永恒的人口自然规律”。

上一篇:现代化的陷阱:当代中国的经济社会问题

下一篇:世袭社会及其解体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编 交换 第24章 论可兑换纸币的调节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关于银行发行纸币所产生的影响,有两种相反的理论  过去50年间频繁发生一系列令人苦恼的所谓商业危机现象,使经济学家和实际政治家都把很大的注意力放在如何防止或至少是缓和这种危机的弊害上。在英格兰银行限制兑现时期,人们逐渐养成了一种习惯,即,将物价的涨落都归因于各银行发行额〔的多少〕,这又使一切研究者把缓和物价涨落的希望寄托在调节钞票的各种计划上。有一项这样的计划,获得了权威人士的支持并且非常深入人心,于是在1844年英格兰银行更换营业执照的时候,在人们普遍认可下变成了法律;这项法令现在依然有效,不……去看看

3-4 积极的心理暗示 - 来自《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处理好人际关系须遵循多方面的规则,卡耐基已为我们提出了许多。但是,就自我而言,心理上的积极暗示也是非常重要的,它能帮助自己走出困境。   卡耐基认为他所学到的最重要一课是:思想的重要性。只要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就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因为每个人的特性,都是由思想造成的。我们的命运,完全决定于我们的心理状态。爱默生说:“一个人就是他整天所想的那些”。   你我所必须面对的最大问题——事实上也是我们需要应付的唯一问题——就是如何选择正确的思想。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曾经统治罗马帝国的……去看看

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原则(上) - 来自《自由主义(霍布豪斯)》

本书用相当篇幅描述自由主义发展的历史。如果说从这种描述中可以得出某些结论的话,那么最显而易见的结论应该是,自由主义不是一套固定的、一成不变的学理,而是多样化的、不断发展的许多学说之总汇。在我们所展示的诸多自由主义思想家中,各自的出发点不同,试图解决的问题不同,解决的方法不同,强调的重点也不同。没有两个自由主义思想家有完全同一的思想。  然则,自由主义学说的多样性并不完全否认自由主义理论的内在一致性。有一些基本原则是所有自由主义者共享的,或者至少说是典型的自由主义者一般会主张的。这些原则构成自由……去看看

第五章 攻击性 - 来自《论人的天性》

人类是否具有天生的攻击性?这是大学研讨会、鸡尾酒会的热门话题,它使各种各样的政治理论家们大动感情,答案是肯定的!纵观历史,从狩猎-采集部落到工业化国家,各种社会都使用过战争这一最有组织的攻击形式,欧洲大多数国家在过去300年间大约有一半的时间在打仗,几乎每个世纪都发生过战争,实际上,所有国家在制定十分复杂的指导调节日常商业贸易活动的各种法令条规,以最大限度地减少那些微妙却又不可避免的冲突形式之时,也针对强奸、掠夺和谋杀等犯罪制定了一系列较为细致的法令加以制裁,不过,更重要的是人的攻击行为形式有其自身的特点:尽……去看看

序 - 来自《制空权》

《19XX年的战争》一书在1930年3月杜黑将军逝世后几天,发表于《航空技术杂志》上。这是他最后的著作,在这篇著作中,他以下面的话作为序言:  我必须承认,《航空技术杂志》编辑给我的邀请令我十分愉快,我立刻接受了这一邀请,但当我开始考虑我所要做的这一工作时,我认识到也许我在接受这一任务时是缺少思考的。  这个题目描述在不久的将来,大国之间假想的冲突。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困难的课题,当我考虑到这不是一个胡思乱想或异想天开的问题,尤感到如此。确切地说,我必须严格遵守逻辑和合乎情理,因为我是为一家著名的军事杂志撰写一……去看看

爱弥儿 2-8 第八节 - 来自《爱弥儿》

就拿撬动一块庞大的物体来说,如果他用的棍子太长,他使出的气力就太多;如果他用的棍子太短,他使出的气力就不够;经验将教训他如何选择适合他的需要的棍子。这种聪明,象他那样年龄的孩子,并不是没有的。再拿搬运重物来说,如果他能搬多重就想搬多重,同时你又不叫他试一试是否搬得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他岂不是只好用眼睛去估计重量了吗?要是他想知道怎样比较质量相同而大小不同的东西,怎样在大小相同而质量不同的东西之间进行选择,他就必须学会比较它们的比重。我曾经看见过一个受过很好教育的青年人,他说他必须做过实验之后,他才相信同一个……去看看

瞽者技业 - 来自《当代眉批》

算命,似乎是一项关乎时间的特异功能,拥有此功能者每每像一个洗牌高手,可以把我们的前生后世倏然间展示成一副同花顺子般清晰明了的牌面,让我们啧啧称奇。这份能耐距离我们的日常经验自是遥不可及。同时,由于试图了解自己身世之谜乃是每个人的潜在欲望和切身冲动,这也使得算命一行虽饱受几千年的怀疑和垢病,依旧在人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中国人对星命天象的热衷显然算得一项民族特征,从最早的《周易》、《河图洛书》、《焦氏易林》、《推背图》到晚近的《烧饼歌》、《麻衣相法》,我们民族在命相学上的持续爱好和不懈追求,构成一笔……去看看

第三篇 第八章 数量上的优势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数量上的优势不论在战术上还是在战略上都是最普遍的致胜因素,因此首先应该就其普遍性加以考察,为此我们作以下的论述。战略规定进行战斗的时间、地点和兵力。它通过这些规定对战斗的开始产生十分重大的影响。只要战术进行了战斗,并获得了结果,不论是胜利还是失败,战略就可以根据战争的目的来运用这种结果。当然,战斗结果同战争目的之间的关系是很间接的,很少是直接的。它们之间还有一系列其他目的作为手段而从属于战争目的。这些目的(它们对较高的目的来说又是手段)实际上是多种多样的,甚至最终目的,即整个战争的目标,也几乎在每……去看看

第二章 总督两江 6、施七爹坏了总督大人的兴头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曾国藩一到祁门,见四周山势陡削,与外界相连的仅一条东通休宁、徽州,西联景德镇的官马大道。除此之外,有一条小路,勾通北面的两个小镇:大赤岭、大洪岭;另有一条小河,名叫大共水。大共水发源于祁门,南下经浮梁、景德镇流入鄱阳湖。河面狭窄,只能浮起坐两三个人的小船,货船不能进来。这里人烟稀少,土地贫瘠,倘若东西方向的官马大道被堵,与外面的联系一断,县城则陷于绝境。曾国藩后悔不该匆匆将驻扎祁门的决定上报朝廷,但事已至此,只得暂时住下。不久,实授江督并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办江南军务的上谕到达,曾国藩更觉要老成持重,决策不能随意更改……去看看

作者自序 - 来自《西藏生死书》

西藏是我的故乡。在我六个月大的时候,就进入我的上师蒋扬·钦哲·秋吉·罗卓(Jamyang Khyentse Chokyi Lodro)位于康省的寺庙。我们西藏人有一个殊胜的传统,就是寻找过世大师的转世灵童。他们的年纪很小,必须接受特殊的训练教育,准备日后成为老师。我被命名为索甲,虽然后来我的上师才认出我是拖顿·索甲(Terton Sogyal)的转世。我的前世是一位名闻遐迩的修行人,他是十三世Guru喇嘛的上师,也是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一位老师。   就西藏人来说,我的上师蒋扬钦哲算是高个儿,站在人群中总是比别人高出一个头。他满头银发,剪得短短的;慈颜善……去看看

第08章 无聊的命题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有些命题并不增加我们底知识——前章中所说的那些公理,对于真正的知识是否有一般人所想象的那种功用,我让人们来考察好了。不过我想,有一点可以确实肯定的是:有无聊的命题一些普遍的命题,虽确乎是真实的,可是它们并不能给理解增加光明,使知识有所增益。属于这一类的,就如:   2 第一,表示同一性的那些命题——第一,一切纯粹表示·同·一·性·的命题都是这样的。这些命题在一看之下,我们就可以知道它们不能给我们以任何指导。因为我们所说的那个名词,不论只是口头的,或包含着任何明白清晰的观念,而在我们肯定它时,它所指示给我们……去看看

大选,阳光下的一滴水 - 来自《总统是靠不住的》

卢兄:你好!   从美国上一次的中期选举到这次大选,经历了两年时间。在这两年中最叹为观止的就是民意的变化了。几乎要使我回想起中国有关“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老话。   两年前,民众对于克林顿白宫的行事作风的不信任达到了最高点,而这种不信任主要还是质疑克林顿的白宫对于宪法的尊重。因为,正是在宪法的契约作用下,人民委托这样一些人,代为管理和处理公共事务。如果一个总统表现出对于权力的轻率,就是对于双方契约的不尊重,这样,就必然导致契约的另一方质疑总统的履约诚意和能力。在美国总统可能遇到的信任危机中,这样的危机……去看看

第十章 农业 - 来自《江村经济》

农业在这个村子经济中的重要性,已经在以上章节中显示出来。这村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农户主要从事农业。一年中有八个月用来种地。农民的食物完全依赖自己田地的产品。因此,要研究生产问题,首先必须研究农业问题。  本章所使用的农业一词,只是从它的狭义说的,指的是使用土地来种植人们想要种的作物。要研究如何使用土地,必须先分析土地本身。土壤的化学成分、地形和气候都是影响农业的条件。我们也需要了解谷物的生物性质。这些分析尽管比较重要,所需要的专门知识却往往是人类学者所不具备的。然而,农业占用的土地不只是自然实体……去看看

第二章 原因 - 来自《第三波》

第一节 波浪式运动探因  民主化的波浪及其回潮是政治中一种更普遍现象的表现。在历史上,在不同的国家或不同的政治体制中间不时地或多或少地发生类似的事件。在1848年,好几个欧洲国家发生了革命。1968年,学生抗议席卷了几大洲的许多国家。在拉丁美洲和非洲,不同国家的军事政变常常集中起来在同一段时间内发生。某十个年头中,民主国家的选举可能向左摆,在下十个年头中又向右摆。十九世纪民主化长波的播散时间很长,足以把它同后来的民主化浪潮和回潮显著地区分开来。不过,每一次回潮都发生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问题是,如何识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