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谦为基 以厚为城

——端正与改进自己的学风

西圣苏格拉底有云,不加检点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吾国圣人孔夫子亦云,吾每日三省吾身。时近年末,回顾今年尤其是"9·11"事件以来自己的各种表现,虽皆出自胸臆,问心无愧,其实还是有很多值得深思与改进的地方。

"9·11"事件以来,急就章的文章是写了不少,观点也有新颖之处,几处预言也变成了现实。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学术性不够,文风也不够严谨,书生谈兵,书生议政,一贯是六经注我,疏可走马。自己遭受了他人的批评之后,马上就是奋起反击,不留情面。尤其是黄章晋(即魔鬼教官)先生撰文批评了我那篇《丧钟为谁而鸣--评美国的惊天大爆炸事件》以后,我也没好气,随后也撰文狠狠地挖苦了他一番。

公正地说来,黄章晋先生的文风固然不是无可非议,但是自己恐怕也是如出一辙了。只看到别人是凶神恶煞,没看到自己也是金刚怒目,而且后来更是怒发冲冠了。虽然黄章晋先生的观点我并不赞成,但是仔细想想,自己早两年前也就是这种态度与观点。而且当时的偏激程度与之相比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自己应该能够理解与容忍这种文章。

激动气愤的情绪过后,扪心自问,从严格的学术标准来衡量,自己的文章还是不够严谨精炼与全面公正,远远不是字不得减,乃知其密,而是句有可删,可见其疏。古人有"一字师"之说,意即别人在一个字指点了你,在这个字的意义上,他就是你的老师。黄章晋先生的文风或者态度也许我不能接受,但是洋洋千言,肯定还是有几处可取的地方,那就不只是"一字师"了。

既然知道自己的局限性,就要对别人的局限性加以同情与理解,才不至于在道德上诛求无已,盛气凌人。看他人的文章,尤其是看他人批评自己的文章,不能够只汲汲于发现他人的错误,而对其中可取之处视而不见。对自己的文章就只看到了可取的地方,而对其中的缺点错误视而不见。这样是最不明智的,因为他人的错误总是难免,自己的优点总是显而易见,看来看去,最终将一无所得。

同样的道理,不能因为自己将美国视为了中国的敌人,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偏好任意加重它的罪名,这在学术上也是不公正的,至少就违反了有理、有利、有节的外交斗争的原则。大学者胡适先生说过,有九分证据,决不说十分话。自己恐怕是只有五分证据,就说了十分话,剩下的五分,就是在根据人性、利害关系、权力结构与历史经验在揣度。虽然自己的看法并不是毫无道理与根据,但是以严格的学术标准来衡量,并不是无可非议的。

如果任意降低标准,也许就会觉得,这点错误情有可原,那点纰漏无伤大雅,总而言之,每句话甚至每个字都是别有风味,匠心独运,这样是不可能有真正的进步的。自己既然还有这么多的不足,读者们指出来,对此进行批评,我应该都视为对我的关心,是在促使我进行提高自身的水平,使我能够得到真正的进步。因此,在此我对所有批评我的网友表示深切的感谢。

另外,自己在与学界前辈陶世龙老先生在外交问题上进行商榷时,虽然以师长之礼敬之,但是当时心里也在嘀咕,认为陶老先生不懂得外交斗争的本质,至少是不如我懂得多。事隔多日后,再仔细一想,觉得自己也未必真正掌握了外交斗争的本质以及熟悉了相关的历史,完全可以说是知之不多,知之甚少。

对于我来说,抗日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中国的历次内战和政治运动,这些事件统统都是从书本上了解的,最多是我的一种知识性的历史背景,但是对于陶老先生来说,这些都是他的亲身经历过或者感受到的事件。这些相关事件影响到了他的家庭、生活以及生命中的一切。对此,陶老先生当然无法持一种超脱的情绪,有一点理解上的偏差与成见,我应该加以体谅与同情。何况自己也是对"银河号事件"、"炸馆事件"与"撞机事件"也是耿耿于怀,念念不忘,那么就应该允许别人也持有同样的情绪。

理解他人的特殊经历,对他人的情感加以尊重,这是做人的起码的原则。只有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才能够学习到他人的智慧,汲取他人的经验,最后才能够使自己的思想与经验更加丰富。依我看,这才是理解与交流的本质与目的。如果交流之后,自己的见识一点也没有增长,反而因为情绪化的反应丧失了原有的温和中庸的作风,走向了极端化,那样就太不值得了。

最后我认为,在思想交流与争辩中,不管事情的来龙去脉如何,自己的最恰当的态度就是,把自己经历过的每一件事都当作学习的机会,从与自己打交道的每一个人的身上学习到自己所不足的东西。这样自己的学习与交流的经历才不至于是一个不断损失的过程,而是一个不断增长自己的智慧与道德的过程。言论自由与公共交流的本质不必去提些高深莫测的学术名词,我看就体现为这方面的简单的修养。转换自己的立场,站在他人的立场上看问题,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种有益的尝试。这样才能发现自己的不足,才能对自己,对真理有更全面的了解。

一个探求真理,希望为国为民服务的知识分子,要反对行动上的独断与专制倾向,更要反对思想和语言上的独断与专制倾向。对于一个思想者来说,坚持真理与修正错误是并行不悖的,正确的思想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碰撞与交锋中逐渐完善与成熟的,希望自己永远也不要忘记这一点。

在当今中国对外关系的问题上,著名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朱学勤先生说过,"一个自由主义者在今天完全可以在坚持既定的价值同时,理智气壮地与西方政府的外交决策拉开距离。"这一点我深为赞同,同时也由此获得了巨大的勇气。同时我也认为,在区分处理国家的自由与国民的自由这一对矛盾上,还是我极为尊敬的王小东先生说得好,外争国权与内争人权是高度一致的。一个国家内部的人权问题没有解决好,就会导致国内的人民对政府的外交行动进行牵制,将外部的干涉势力看作福音,对本国的国家利益置若罔闻,对某个善于蛊惑的国家痴心妄想。验诸古今中外的历史,此言不虚。

不过,借鉴古今中外的历史,却也发现一个国家在对外政策上有两种声音其实也不是坏事,至少可以在情况发生变化的时候,决策层可以对此进行取舍。因此在外交领域内的激烈争执,非但无损与国家利益,而且将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对于我国的外交政策来说,只要保持行动与意志的一致,保持多种对立的声音,这也是完全必要与正常的。在我们国家中,有一些人致力于促进中美友好,又有另外一些人对美国保持警惕,在关键时刻,决策者就可以不露痕迹地做出选择,以调整政策,这样就能够更好的维护我国的利益。

在目前对外关系领域的争论中,不管争论者抱有什么样的心态,他们所声称的都是为了维护心目中的国家利益。实际上,这种争论也恰恰是维护了国家利益,因此参与争论的每一个人都应该为此感到自豪。所谓的"爱国贼"与"卖国贼"之间的互相诅咒与攻击可以休矣!在我们国家中,有一些人专门研究怎么增进公民的各种权益,另外有一些人专门研究怎么改善我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处境,互相尊重,互不干扰与仇视,这样我们的国家就可以获得整体上的最大的利益。

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外交斗争固然可以看作是学术之争,其实已经接近于完全意义上的政治斗争了。只是一方是自己的国家,另一方是别的国家,与国内的政治斗争有一点区别。因此它具有两面性,既是准学术,又是准政治。虽然可以名正言顺地研究如何增进本国的国家利益,这比专门研究内讧的厚黑学好多了,但是归根结底还是政治,处境极为尴尬微妙。因此在这方面进行争论时,所有的人都应该抱有一种宽容理解和与人为善的心态。

从人性、利害关系、权利结构的角度出发以及借鉴历史经验来分析外交政策,我所主张的现实主义的均势外交政策还是站得住脚的,这一点我有充分的自信。即便中国古代的纵横家苏秦与张仪或者近代欧洲的外交大师黎塞留与俾斯麦再起于地下,他们见到目前的国际局势,所持的见解也不会有例外。当然,我应该使我的观点更加严谨,更加系统,更加全面,以求能够经受更为严格的检验与批评,这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最后,我衷心地感谢并且祝福所有关注我的文章的网友们,不管他们对我持批评还是赞同的态度。同时我特别向那些受我的文章影响的网友们进行提醒,希望大家在讨论有关国家安全的问题时保持理智与平和的态度,以建设性与负责的态度来看待一切,以宽容之道待人,以消除自己的偏见,增进自身的智慧与修养。以正确的方式作文与做人,这才是真正的爱护自己。

希望我今后写出更多符合学术标准,有更高的智慧含量,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文章来回报所有关注我的网友们。对所有批评我的意见,我都视为对我的关心与爱护,希望从批评中学习到更多的东西。同时我也希望自己能够不断增进自己的德行与智慧,希望自己今后能有所成就,因为我不愿意自己让那些支持与关心我的师长与朋友们后悔或者失望。

摘录一段古文,与诸位网友共勉:

"今之少年,私相讲习,成一学术。或稚而儿嬉,或老而世法;或好名而争忌,或角慧而夸奇;或狎亵而成顽比,或怨谤而致寇仇,--凡此数端,俱足以消磨岁月,剥削元气。所营在分寸之间,其失有千里之谬。长而能悔,去日已多,骋辔求归,为途已远,坐是灭没十八九也。

"何如出门之初,即持屡错之敬?人必求其胜己,言不畏乎逆心;恒自反其才之所不及,而无讳其力之所不能。以谦为基,以厚为城;宽为之居,坦为之行;无以爱憎败其德,无以智诈汨其灵;惟勉勉以求益,非汲汲于知名。夫是为之造小子而成大人。"

写于2001年12月27日夜

上一篇:答余杰君

下一篇:就“得恩反怨”一词进行再解释兼答诸网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加入WTO以后的政府与企业的关系

首先对本文的研究对象和范围进行若干定义和规范。提及政府与企业的关系,人们往往容易想到传统意义上的政府主管部门与国有企业之间的关系,但在本文中,研究的是政府职能部门同所有经济类型的企业之间的关系,其范围显然比前者要大得多。加入WTO以后,我国的企业和产品固然会受到很大的冲击,但政府受到的冲击可能会更大,需要政府作为主动方对政企关系进行大力的规范和调整。   从世界各国的情况来看,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交警与司机”的关系,政府致力于维护正常的市场秩序,只需要告诉企业什么不可以做……去看看

我国政府卫生支出及其公平性探讨

   2010/08/24
摘要:对医疗卫生的投入是一国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政府卫生支出关系到一国医疗卫生服务的可及性、质量和国民享受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回顾我国政府卫生支出的历史和现实状况,包括支出的水平、结构以及各级政府的负担比例,可以发现我国政府卫生支出的水平、结构以及各级政府的负担比例影响了国民享受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因此,政府需要在未来进一步加大对卫生领域的投入,并使卫生支出向次级卫生机构倾斜、向农村和经济落后的地区倾斜,改革事权的分担机制,进一步提高中国卫生服务的公平性。  关键词:政府卫生支出;卫生公平;财……去看看

苏联消灭富农的真相

1930年七月,斯大林在联共16大的闭幕词中宣布:“现在,我们的政策是消灭作为阶级的富农,过去所有反对富农的非常措施和这个政策相比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闹。”直到将近60年后,这场消灭富农的斗争的真相才被准准许在苏联报刊上披露。这里我们不妨照录一些当事人或受害者多年后的回忆。“早在1928年,佩也夫一家就被作为富农消灭和流放了。伏尔德马·卡洛维奇,一家之长,被流放到乌拉尔,后来死在了那里……三到四家贫农从邻近的村子搬进了佩也夫家的房子,占有了一切财产、家畜和土地。我不知道他们怎麽称呼他们自己:集体农庄还是公社。一个……去看看

余杰的“五四情结”

1.余杰叹息“五四”   五四运动整整八十年了!   八十岁的“五四”,至今仍是不能盖棺定论。   前三十年,五四作为反帝反封建的旗帜,得到执政党的默许和在野党的力赞;后三十年,五四又作为在野党成为执政党的合法性的基石,被高度垄断诠释权而正面歌颂;到最后这二十年,改革开放的思想解放运动与新启蒙大潮,又将五四作为本世纪中国激进主义的始作俑者予以反思。在20世纪的最后几年里,竟出现了主流意识形态也无真心提倡五四,而新启蒙派或公共思想界也对五四予以五五开的评价。这种趋势,使得五四运动发源地北京大学的学子们,而今最风光……去看看

戊戌年从变法到政变

以往对戊戌变法的叙述中,多以康有为、梁启超两位当事人的叙述为正版,多少有些歪曲和夸大的地方。  戊戌年春夏之间清廷内部的权力斗争渐趋激化,派系之争与政见异同交织在一起,使政局呈现出纷繁复杂的表象。百日维新开始不久,军机大臣翁同騄被开缺,成为这场政治角逐的第一个牺牲品。虽然翁同騄的罢官与变法不无关系(也有一种说法认为是恭亲王奕言斤临终时留下遗言,将翁罢官),但主要原因并不在此。慈禧将常常在帝后之间左右摇摆的翁同騄赶走,选择了完全听命于自己的刚毅主管军机处,主要是为了加强对皇帝的监督和控制,这一安排可谓用……去看看

国际金融组织对华贷款的宏观经济评估(1981-2001年)

原载《开放导报》2005年第3期  「作者简介」胡鞍钢,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国情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100000)  「内容提要」自1981年以来,IFC (国际金融组织)为中国输入的资金累计达273.51亿美元,占外资总流入的5.34%。其中,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是向中国提供最多贷款的两个多边发展机构。到底IFC 贷款对中国经济增长和吸引国内外私人投资是否产生影响?如何从定量角度对此作一个宏观评价?本文应用援助性贷款理论的最新进展和定量方法上的创新,首次试图利用宏观经济计量模型对IFC 对华贷款项……去看看

西部宗教的行为及其社会样态

内容摘要:本文是2003年国家社科基金课题“西部民族地区宗教心理与社会情绪调查”的归纳报告。具有强烈宗教色彩的西部民族地区社会生活中,宗教行为的表现方式与信仰及其地理环境、心理结构、社会结构之间存在着密切的互动关系。民族宗教的多元文化与现代发展仍然是一种彼此渗透,相互刺激,同时也存在着此消彼长的协变过程。  关键词:西部民族宗教/信仰行为/社会发展  西部宗教的信仰背景和表现方式如何?西部民族的社会生活与宗教有何种关系?本课题正是带着这些问题从宗教社会学角度来设计、申报并完成的。  一、“多因互……去看看

安全阀:四清运动的潜功能

原载《开放时代》2005年第1期  「内容提要」四清运动是介于大跃进与文化大革命之间的一场政治运动,其起因与大跃进时期基层干部的恶劣行为有关。在这场运动中,大批农村基层干部受到冲击,同时也让饱受疾苦的农民出了怨气,因此降低了文化大革命中农民对基层干部的批判强度,客观上稳定了农村社会。四清运动中重新划分成份的做法,在扩大打击面的同时,也消除了一些潜在的反对力量。  改革开放前中国的社会控制是非常有效的,在经历了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两场巨大的社会动荡之后,依然能够迅速恢复稳定,这是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本文……去看看

中国土地问题解构

   2009/10/01
原载《新华文摘》2004年第5期  有人将近几年来的土地交易称之为中国房地产业的第三次革命,而农村的土地流转则被称为是中国的第三次土地革命(土改使贫苦农民获得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承包又使农民第二次获得了土地的使用权,现在土地流转是第三次革命),但更多的人直称为中国的“圈地运动”。对于在这场正发生于中国大陆繁荣时代的土地革命或者说“圈地运动”,对于土地与中国原始资本积累的盘根错节,实在有太多的值得诉说和反思的地方。  国有土地资产流失  从国有土地资产流失的分类来看,主要有3类:一是土地资产的显性流失与土……去看看

告别民族主义

不管民族主义给中国过去的一百多年带来的是什么,它一直是中国的一面旗帜。  在这面大旗下,诸如“华夏儿女”、“炎黄子孙”、“中华民族”、“中华儿女”、“海外华侨”这样的提法,被我们广泛使用。这些词语也就成了爱国主义的象征。我们一直以为这样做,能够增强我们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可这里头会不会有不合时宜的因素呢?我们还没有这样认真公开探讨过,甚至思考过。  为了未来,为了国家的统一和人民的团结,我们必须认真地反思和检讨。  当然,触及这些敏感的东西是有风险的,实话实说也很难为人们所理解,尽管如此,我还是相……去看看

莫理循眼中的袁世凯

莫里循为何许人也?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上半叶,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现在北京著名的王府井大街在1949年前就叫做“莫理循大街”(Morrison Street)。一条街道能用一个人的名字来命名,可见这个人的影响力在当时是多么的巨大啊!可如今,大家对莫理循这个名字已经陌生了,“莫理循大街”也渐渐被人们遗忘了。莫理循,澳大利亚人,1897年,莫理循以伦敦《泰晤士报》记者的身份来到北京,在中国度过了二十多年,直到1919年才离开中国。 一   1908年11月,光绪皇帝、慈禧太后相继去世,溥仪继承皇位,其父被指定为摄政王。摄政王对……去看看

2005年中国农村土地使用权调查研究

作者:叶剑平,蒋妍,罗伊·普罗斯特曼,朱可亮,丰雷,李平  原载《管理世界》2006年第7期p77~84  「作者简介」叶剑平,蒋妍,丰雷,中国人民大学;罗伊·普罗斯特曼,朱可亮,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  「内容提要」基于中国人民大学和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RDI )2005年组织的17省农村土地调查数据,对中国农地使用权的现状和特点进行了描述,具体分析了农户30年土地使用权不变政策的落实情况,重点阐述了土地承包合同和证书的发放对农户行为的影响,并提出以下建议:向所有农民发放符合规定的合同和证书;提高征地补偿标准并给予农民更多谈判权;缩小征地中……去看看

十年以来匈牙利经济法律体系的变化

最近十年是匈牙利法律界最活跃的时期。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全面改变,使原来的法律体系难以适应新的国家制度、经济体制和规范各方面关系。从1990年开始,匈牙利每年修改或推出几十甚至上百部法律,这些法律涉及社会政治经济的各个方面,仅1997年一年就修改和推出法律150部,可谓速度惊人。在这些法律中,经济法居重要地位。匈牙利人骄傲地宣称,在前社会主义国家中,匈牙利的经济立法是走在最前面的,比其它国家至少超前5年。  匈牙利加快经济立法速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加速经济立法是对所有制进行彻底改造的需要。社会制度……去看看

农村医疗保障制度的昨天·今天·明天

Past、Present and Future of a System about Peasantry Health Protection Anhui University Zhang-Deyuan 摘要: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全国绝大多数农村地区已经崩溃,医疗保障制度缺失已成为农村不稳定因素之一。政府应承担建立和完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制度的责任,目前宜采用改变农业税使用方向和发行彩票的办法为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筹集资金,待时机成熟后,再相机开征社会保障税,以作长久之计。 关键词:农村,合作医疗,医疗保障制度,合作医疗保险,社会保障 2002年10月29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