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的失落

  中国近代的知识分子,自严又陵、康有为、梁启超以 降,在推动中国现代化运动上和 历史性的变动上,无论是直 接或间接,多多少少有所贡献。到了五四运动,这一发展到 达 一个新的高峰。从清末到1949年为止,就我们所知,中国 知识分子对新知识的灌输,新思 想的介绍,新观念的启迪, 新制度的推行,风俗习惯的改革,都表现了罕有的热诚和高 度 的锐气。中国近代和现代知识分子在近代和现代中国历史 的舞台上,曾扮演着新时代催生 者的重要角色。然而,曾几 何时,面目全非,斯人憔伸1于今,一部分知识分子飘零海 角 天涯,一部分知识分子被穿上紧身夹克,一部分知识分子 过着赛蹙淡漠的岁月。这是一幅 秋末的景象。凉风起天末, .草枯木黄,无边落叶纷纷下。只有三几片傲霜叶,高挂枝 头,在寒风里颤抖,任慢步怀古的诗人悲吟!

  中国知识分子是失落了!

  何以失落?

  这一大变迁不是偶然的,也不是简单的因素形成的。这 —大变迁是与时代的变迁息息 相关而为时代的变迁之一环。 从知识分子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举几种重要的 原 因:第一,与传承脱节。第二,与社会及家庭脱节。第 二,与经济来源脱节。第四,与现 实统治建构及行动人物脱 节。有这么多的脱节,于是知识分子纷纷变成脱节人。关于 第 一、第二和第三这三种原因,从我在前面第三章、第四章 和第五章里所说的可以推论出 来,我无须在这里进一步作琐 细的分述。我现在所要说的是第四种原因。

  中国近几十年的巨大变动带有浓厚的群众运动之色 彩。群众性的运动之发展趋向,通 常经由三个阶段。第一个 阶段是宣传。第二个阶段是是组织。第三个阶段是新的权力形 态 可能出现。在头两个阶段,有两种人物居于主导地位:一 种人物是狂热分子;另一种人物 是观念之士[3]。当然,有时 一个人既可以是狂热分子又可以是观念之士。我之所以把二 者分开,有两种理由。第一,在有些情形之下,有的人是狂 热分子而不是观念之士,有的 人是观念之土而不是狂热分 子。第二,据我的经验所及,如果一个人的某些观念太清楚 了,常狂热不起来。在第二个阶段里,即在组织阶段,常有 —i种潜在的行动人物 (potentialman of actlon)。 这种人物常常隐身在组织中,职卑位低,不为人所注意。 到 了第三个阶段,如果有新的权力形态出现,那末这种潜在的行 动人物可能脱颖而出,成 为实际的形动人物(actualman of action)。所谓实际的行动人物,意指行政官、司法 官、计划家,以及作最后决定的人等等。

  在群众性的运动之初期,除了狂热分子以外,是观念之 士的黄金时代。所谓“观念之 士”即是“搞观念的人”。例 如,好谈主义学说的人,爱演说的人,擅长写文章著书立说 的人。这一类的人物我们送他们一块招牌,叫做“观念人物”。 群众性的运动之初期所需 要的是宣传、扇动、激励这一类 的汽油。因此,这一期间所需要的是新的观念启发,贬抑 既 存制度,对人众提供理想社会的蓝图,作海阔天空式的诺 言,开列伟大的空头支票,种 种等等。这些工作观念人物具 优为之,而实际的行动人物不太高明。所以,在群众性的运 动之初期。观念人物得以长才大展,头角峥露。至少在表面 上,这类人物此时居于主导地 位。因此他们的人生得到最大 的满足。

  然而,好景不常!等到新的权力形态出现,就是该换主 角演员的时候了。到了这一阶 段,就是实际的行动人物登台的 时候了。可是,从初期阶段到权力形态出现的阶段,中间 并 没有明显的形迹可分,同时观念人物满脑袋还是幻想。在事 实上。从权力的巩固着眼, 群众性的运动确有收场的必要。 因为,群众性的运动是象洪水一般的盲力。这股盲力既可 被 “革命”工程师导来冲垮旧的统治建构,也未尝不可导来冲 垮新的统治建构。在这一转 形的过程中,从事巩固权力的实 际行动人物首先要设计“收拾”的就是带头的狂热分子, 其 次就是鼓动性的观念人物。所以,紧接着旧的统治建构瓦解 而新的统治建构成立时,往 往发生内部的“权力斗争77或 “整肃事件”。实际的行动人物富于对付人的经验,头脑冷 静,精于计算,且行动不为自己口里所标尚的主义所拘限。 狂热分子则沉醉于狂热之中。 观念人物则执着于自己的观 念,从观念的展望孔里延伸出对将来世界的美丽图象。这两 种 人因用心之不同,在“权力斗争”中常非行动人物的敌 手。

  中国近几十年来,实际的行动人物和观念人物之间的悲 欢离合有发人深省之处。在中 国的历史和社会文化里,依前 所述,根本就没有培养西方意义的“为知识而知识”的纯知 识分子。小而言之个人的名位利禄,大而言之对国家、社会、 伦教的责任感,在在都难使 中国知识分子与观实政治绝缘。 于这一关联上,中国知识分子享有比较特殊的社会地位, 也 往往遭受比较特殊的挫败。这类陷入的情形,自清末以来似 乎更深。因为,如前所说, 社会文化的动乱逼着他们纷纷走 出书房。为脱节的他们自己寻觅新的安排。在这一情态之 中,他们很难完全摆脱前人走过的旧路。在背后的这一因素推 动之下,恰好又要拼命去追 求如前所说国族诸大问题的解 决。陈伯庄说:“最为中国社会独具的,而在一部中国历史 上占了重要角色的便是士大夫。自从封建消灭而入于大统一 的中国,无统治阶级统治部族 的特殊拥护,而孤立于上的皇 室,君临版图极大而社会结构以宗法农村为主体的中国,士 大夫阶级一直是中国的准统治阶级。他们从政问政的性格最 发达,不是想做‘大臣’,即 想做‘权臣’。经过近代意识的转 变,‘大臣’即是救国志士,‘权臣’便是政党领 袖。……④” 近代“打天下”需要“一套理想”。谈“理想”是中国近代 许多知识分子的 乐事和特长。所以,在变革运动的初期他们 得到实际的行动人物借重,因而这两种人物⑤ 大致可以相处 得不错。可是,等到新的统治结构出现以后,实际的问题逐 渐来临,理想的 问题逐渐退色,权力的一元化问题成为转变 的枢纽。随着这一转变,行动人物和观念人物 无法不起分 化。在观念人物之中,比较坚持原有理想而自认为目的已达的 人又变为辅治阶 层。比较坚持原有理想而又天真的人慢慢滋 生一种被诱拐(being betrayed)的感觉。当有 别的机 会时,这类的人可能投奔别的公司行号。第—流而又有独自 思想的人,不是别立门 户,就是遗世独立。

  行动人物和观念人物的这种分化实在是动理(dynaml— sm)上不易避免的结果。因为, 行动人物和观念人物不仅在 基本的想法上不同,而且在性格形成方面也不同。他们是一个 运动中的两种异质要素(heterogeneous elements)。

  行动人物的基本兴趣是成功。至于怎样成功的。使用什 么手段成功的,是否由于因缘 时会,是否由于巧取豪夺,对 于这些问题他们认为是些空洞的问题。他们对于空洞的问题 向来不感兴趣。行动人物在必要时也标榜一些主张。他们之所 以如此,主要的作用是把主 张当做结纳精干并吸引人众的工 具。至于标榜的主张是否实行,那要看对他们同他们的团 体 是否有利。他们口里似乎也强调理想,但是他们更重视现实 的人身崇拜。当着理想可以 用作人身的装饰时,他们拉拢理 想。当着理想妨害人身崇拜时,他们可以翻修理想,不然 就 束之高阁。所谓意底牢结,他们弄成一种制度化的心理。 所谓制度化的心理,就是一个 团体或组织以内的每个分子必 须共同承认的成文的甚或不成文的那些前题。既然如此,他 们不太注意到这些前题的本身是否为真,而只注意到是否为 团体所要求而且大众是否承 认。即今这些前题是假的,但 是,既然团体是这么要求而且大众又这么承认,所以也就是 真的。既然这些前题是真的,于是在势力圈内的任何个人也 得承认他们是真的。这种“真 理观“的作用是为了抒发团体 的意志,维持建制的尊严,并且延续组织的存在。在这一关 联中,所谓的“真理”与权威是不分的。行动人物的这种真 理观与科学上的真理观很不相 同。科学上的真理观是:一个 语句如果合于某一事实,那末它便是真的。最低限度,这种 真 理观不受情感的播动和意志的支配。行动人物的真理观是: 因为我们需要它是真的所以 它一定得是真的,至于是否合于 事实那是次要的问题。就事论事,这只能算是一种团体应 迫 (group imperative)。

  正如霍弗尔(Eric Hoffer)所说的⑧,真正的行动 人物并非要改造世界,他只要占有 世界。他的内在行动是要 掌握和控制,并令既得权力能够行使。在这类要求之下,他 要以 制度来规范人众的行为。人众的任何重要的自发活动都 在可疑因而当禁之列。在对付人众 时,他们好诉诸镇制力和 官司制度。因为,使用这类工具最可靠。为了保持权力,他 们可 以用自己创造的方法,可以用外来的方法,可以用古旧 的方法,甚至也可以用敌人的方 法。这么一来,彼等于不知 不觉之间,变成了为权力而权力。

  观念人物在一个动荡时代常削弱流行的信仰,批评既存 制度的权威,为新的信仰之普 及而开路。真正的观念人物视 追求真理为一重要的事。照他们看来,上述行动人物的真理 观简直荒谬到不能忍受。他们常视理想为第一。人身常置于 理想之下。一切为理想。一切 努力向理想集中。有些观念人 物好争辩,乐于看到不同的思想之冲突。正如霍弗尔所说 ⑦, 他们提出一个主张时,用意在炫耀才华,或希图惊世骇俗。 “语不惊人死不休”。一 般而论,观念人物渴望受到尊重。 中国的观念人物,受传统影响,渴望出人头地。当他们 得不 到这些满足时,不是离异了自己,便是远避了实现。

  从上面的陈列看来,真正的观念人物和行动人物有内在 心性上的不调和。当势利抬头 时,真理一定远避。就一特定 的情况而言,真正的观念人物是对付不了行动人物的。由于 前面所提到的中国知识分子与传承脱节,与社会及家庭脱 节,与经济来源脱节,再加上因 与行动人物脱节而与权位脱 节,于是变成脱节人。脱节人最易陷于脱序(Anomie)的 空虚之 中。

  柏逊斯(Talcott Par80ns)认为脱序乃“伦范秩序 之全部崩解。[8]”他说建构化有程 度的差别,脱序也有程度的 差别。麦尔顿(Robert K.Merton)把脱序视为“不稳 定”且 与正式的“反道德化”,即“反制度化”,有关。[9]

  墨克斐(R.M. Maclver)很注意脱序问题。在 他的一本名著中,他用两章来讨论这个 问题⑩。从心理的次 元着想,脱序是一种反社会的程序。脱序的人退缩到他的自 我之中, 他对社会的—切轨范都不信任。腮序并不止于无法 律而已。脱序的心理状态是由一个人的 道德连根拔起造成 的。脱序的人不再有任何标准,他只受一些不相联属的驱力 所驱使。他 不复有联续感、义务感及对群体的责任感。 “他嘲笑别人的价值。他唯一的信持乃否定的 哲学(the philosophy of denial)。他生活在既无将来又无过去的 一条窄线上。”“他 们在年青时代被他们的环境,他们的经 历,他们的梦幻,他们的希望,所撕碎。他们必得 面对吃力 而又冗长讨厌的工作,……”这是墨克斐对脱序者的描写。[11]

  他发现脱序人物有三种:

  第一种脱序人几乎完全丧失价值系统。他的生活因此 变得没有目的,失去前途的南 针。他把他自己委弃于现在的 一刹那,毫无意义的一刹那。他被一种疑虑多端的凉薄之感 所侵袭,并借此来宽解他的失落。当前的快感,唯觉主义, 享受主义,成了支配他的主 宰。

  他要在麻醉和忙乱中忘记自己.

  第二种脱序人失去伦理目标,不复怀抱任何内在价值和 社会价值。他所努力追求的是 外在价值,追求手段而失却目 标,尤其爱好权力。他借崇拜别人以壮大他自己;注重他所 崇 拜的权威之功利性的神话。脱序人成了无缰的野马。除了 “必要如此”或“现实的需 要”以外,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限 制得了他。除了因利乘便以外,别无所谓良心。

  这种人物以能摆脱残余的道德伦范而达到目标为得策。 他对真、善、美和高尚的情操 一概报之以轻蔑的冷笑。他忘记 了自己的脱序,而把人间一切善意都看作是坑害他的陷 井, 凄凉,热闹中无限的凄凉!

  第三种脱序人在基本上内心有一种悲剧式的不安全感。 这种不安全感比焦虑和恐怖等 困扰别人的因素还要深入他的 内心。由这种不安全感衍生无望的失却方向。他失去他过去 的价值之根据。有时,他失去从前的社会关联,从前的社会 地位,以及从前的经济支持。 就最深的意义来说,他是“失 所的人”。他惟恐被人迫害。他极其因着未受人尊重,被人 排弃,被人给予不公平的待遇,内心燃起怒恨之火,但有时 又作不安的内省。

  脱序是伦范互相冲突造成的一种社会情况。在这种情况 里,个人同时要适应两种互不 相容的伦范。例如,“为公”是一 种伦范,“为家”也是一种伦范。在有的情形之下,这 两种 伦范要实行起来会互相冲突。这种冲突到了某种程度,会使 身当其冲者不知如何是 好。这类冲突多了,就发生脱序的结 果。在外来文化价值和主位文化价值冲突时,在社会 文化激 变时,在相当长期的混乱时,最易产生脱序的现象。脱序的人 在权威面前丧失了自 己,又常为极廉价的自我拍卖者。在 学校里教的是一套,进入社会行的是另一套,乃脱序 之一 源。在学校里教的是重理想,进步,正义,要规规矩矩, 是就是,非就非。进入社会 行的,必得是重现实,要懂得怎 样“混”,要圆圆滑滑,势势利利,要明白是就是非,非 就 是是,要能对许多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两种价值系统 背道而驰,使刚出学校的青 年不易适应,甚至终于锐气梢 磨。积累所及,会使整个社会缺乏活力。所谓“阳奉阴违” ‘也是脱序的一个报告目录。权威方面所说的话,所作的要求 是一套。这一套不能实行, 或不合执行者的利益;但是,又 不能正面公开批评或反对。因为,根据过去的实际经验, 批 评或反对都是灾殃。这两个价值系统冲突。于是,分别办 理:“表面敷衍”的是一套; 骨子里实行的是另一套。在一 个权威主义的气氛浓厚而许多倡导又极不切合实际的社会文 化里,一定会出现这类脱序现象。而且,由权威所发动的极 不切合实际的倡导愈多,则脱 序的现象也众多。于是,’许许 多多本应可以用来作有益贡献的时间和精力悉浪费在应付 权 威倡导之中。这也就是说,于这样的社会文化里,在一方面 权威的倡导势在必行,可是 在另一方面代办又不能不巧为应 付。这样一来,社会文化中许许多多分子的许多多努力都 在这两个不相容的价值系统的冲突里抵消了。社会文化中重 要的价值系统因互相冲突而彼 此抵消,结果之一就是脱序。 脱序的结果就是许多人内心失去“平衡”及“稳靠感”。因 而心身的马达总不能象俾斯麦(Bismark时代的德国那 样开得足。在脱序过甚的社会文化 里,比较敏感的知识分子 在心灵上常有一种说不出的茫然之感。人不能仅靠面包活 着。人 是必须活在表里如;的气氛中的。

  现在,许多知识分子蔑视过去的价值系统,并因而对一 切价值系统存愤疾的态度。他 们自以为步入一个价值的真空 地带,不受一切系统的羁绊。他们似乎如释重负。其实,根 本没有这回事的!人实在是一种最奇怪的动物。当着他们不 能勉力向道德境界升进时,就 常会下降到受生物逻辑的作 弄。当人的内心什么必须信持的原现原则也没有时,就有一 种 空茫无寄之感。自信力也就丧失了。他除了胃在蠕动,鼻 子在呼吸,脉搏在跳动以外,好 象什么也没有了。这时,他 就成为街头的流浪者。信步走去,莫知所之。于是,任何人 只 要摆出一点肯定的态度,他就可以跟着他一起走,盲目地 走。他完全流离失所了。所谓流 离失所,并非一定没有房子 住,也许他住的是高楼大厦,甚至出入汽牟。然而,尽瞥他 的 身体在教室里,在办事室里,可是他的心田早巳没有生物 需要以上的原则,早已没有任何 主张,早已无一点信持了。 他放弃了自我,听任某甲今天装进什么贷色就装什么贷色, 某 乙明天装进什么货色就装什么货色。一切都“满不在 乎”。多少知识分子,一忽儿被叫恭 维某张,就恭维某张。一 忽儿被叫詈骂某张,就詈骂某张。一切都“无所谓”。一切 不和 谐的动作都引不起剧痛。人,早已工兵化了(instru mentalized)。他已经不是他的他了! 这是最彻底的“失 所(dislocation)”。虽然内心空虚,可是只要活着一 天生物逻辑却一 天不空虚。生物逻辑一天不空虚即一天要宰 制他[12]。内部的价值没有了,就追求外部的 价值。孔雀要展 屏。生物文化驱策着知识分子追求虚荣和面子,不择手段地 制造空虚的声 威,轻易地把自己的生命和时光换油条吃。规 格没有了,风范随着秋风以俱去,体统只有 在记忆里去追 寻。剩下来的是借挫折他人以弥补自己的挫折,借锥痛他人 来医治自己的创 伤。”多奇异的时代啊!罗素说,人是一种残 暴的动物。被生物文化层愚弄而脱序的人可 能更残暴。戈矛 时代盛行身体残暴。知识分子则擅能进行“观念残暴”。冷 漠的眼光一 扫,就借虐待以取快。虐待异类不够意思,虐待 同类才够味。于是,我们看见今日若干中 国知识分子的一幅 悲剧图。

  脱序,导引人们走向非洲的原野!

  有许多人轰轰烈烈地活着,有许多人悲壮地死去。在一些 角落里,也有许多人无精打 彩地挨日子。生命对于他们似乎 是多余的,但是扔掉可舍不得。扔掉生命,需要比混着活 有 更大的勇气。一些人感到人生味同嚼蜡。然而,嚼蜡毕竟占 有时间,也填充了空虚。所 以,嚼蜡虽然没有实际的营养, 但有画饼充饥的功效,它给人以象征的满尽。于是,嚼蜡 成 了一种时髦。隔夜的馊饭,阴沟的积水,垃圾箱里的渣滓, 都捧出来作经典。在无何有 中,一切廉价的代用品出现。低 级的刺激比没有刺激有助于驱走心田的疲惫,换来临时的 快 感。脱序者的生命在灰色中打发过去。

注释:

[3]Eric Hoffer,The True Believer,1958,15,Men of Words.

[4]陈伯庄,<卅年存稿>,香港,1959年,《二张论》。

[5]我在这儿把“观念人物”和“行动人物’’分开,是把二者当作两种造 型来处理,这样 的处理有许多方便,虽然同时也有许多不方便。在无法两全的 情形之下,我取前者而含后 者。在实际上,这里也有四种排列组台.以甘地为 例,他固然是观念人物,但也有行动, 所以也算得是行动人物。

[6]同③,17.ThG Pyactical Men of Action.

⑦同②,15,Men of Words.

⑧TalcOtt Parsons,The Socia1 System,Illinois,1951,p.39.

[9]Robert K.Merton,Social Theory and Social Structure,I11inois,1959,p. 136.

⑩R.M.MaCIVEr,The Ramparts We Guard,New York 1952,4,X.

[11]同⑩,p.84—85.

@我们看尤国新所说的:

“抗战戡乱对于国家最大的戕害,在于中产阶级之没落,中产阶级是社会的 中坚。这些人 过去都有退路,是以有所不为——大不了‘回家吃老米’,所以 能够辨是非,全气节,抗 战以后,情形不变,在政治方面本来是玩票的,现在 一一下海了;等到避地来台,这情形 越发严重,简直象海洋中的溺者,手中扳 持的那块木板,将与生命一同存在,永不肯放手 的了。在此情况下,一切一切 、 只是为了生存,所谓气节,尊严,都变成次要的了。” (《春秋》,1965年, 第三卷,第一期,标点符号稍有改动。)

这一段话说出了大部分知识分子的真相。我看了有空谷足音之感。我父执 那一辈的读书人 是坐在家里,要出外作事的话必须等着有人来请。若他是一个 “名土”,那更须有人来三 顾茅庐.现在,当一名大学教授,多半还得托人说 项,并且还要“审查资格”,台湾外县 的中学老师被校长先生视同“属员”。 他的一张聘书掌握着老师一家人的生命线,这是怎 样的一种社会变化!又是多 么可叹!

(选自《中国文化的展望》第十四章)

上一篇:学者、思者与贩者

下一篇:民主与自由不是一件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美国制宪时期的共和观探微

来源:《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0年第1期  从美国宪法创制开始,关于宪法性质的争论就一直延续不断。反对宪法的人认为,麦迪逊共和说对纯粹共和与反联邦党人共和观的否定就是对大众参政、多数统治等民主核心理念的抛弃。他们依据麦迪逊(James Madison)在《联邦党人文集》(《文集》)第10篇的著名论述而断言,制宪者打算创造一个共和政体,而不是民主政体。[1](P143)与此相对,《文集》的经典阐释者&mdash;&mdash;马丁?戴蒙德(Martin Diamond)认为,《文集》&ldquo;拥护一个民主的共和国&rdquo;,但由于种种原因,&ldquo;《文集》以及它所倡导……去看看

和谈前夕我接触到的几件事

一1949年3月22日,我和白崇禧同机由汉口飞到南京。大约是在24日上午8时,参谋总长顾祝同约我到他的公馆去,我刚跨进他的会客室,关麟征也跟着到来了。顾祝同对我们两人说:“你们到溪口去见见总裁,我已打电话给空军周总司令(周至柔),要他派飞机送你们去。”(究竟当时是蒋介石有电话给顾祝同叫我们去,还是顾祝同自己的意思要我们去见,我一直没有弄明白。)我和关麟政于是日正午搭乘一架空军运输机到了杭州笕桥空军军官学校,这个学校这时已经大部分搬空了,满地都是遗落的器材书报等。我们费了不少功夫才找到了学校的教育长胡伟克,这个一向性情……去看看

高盛时代的来临

2010年5月5日,希腊民间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国性大罢工,并引发严重骚乱。此前,希腊的债务高达3000亿欧元,相当于GDP的113%。深陷债务危机泥潭的希腊政府为了削减赤字,争取援助,采取了紧缩政策,削减工资,增加赋税,降低福利,而这也正是引发本次罢工的直接原因。  随着希腊危机向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等欧盟国家蔓延,欧盟27国财长5月10日凌晨决定,设立一项总金额高达7500亿欧元的救助机制,帮助可能陷入债务危机的欧元区成员国。2009年,希腊经济总量约为3422亿美元,只占欧元区经济总量的2%左右,而这小小的2%竟然将欧元区的98%拉下了……去看看

被放逐的边缘话语

规范期刊运作、管理,是构建社会文化秩序的一个重要方面。新中国成立后,一种新的文化生产机制逐步形成,它根据时代的需要,造就了一系列无形的规范,对期刊乃至整个出版事业实施引导,以形成有利于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社会文化语境。   建国初期,新的文学、文化格局处于形成之中,对文艺刊物的整顿、调整、改进在大刀阔斧地施行,刊物运作渐渐被纳入高度「一体化」的组织方式。然而,处于强势地位的主流话语也在不同程度上遭到了来自文艺界的质疑,胡风等一些理论家、作家发出了「异端」的声音,显示出来自边缘的对话仍然是存在的。本文试……去看看

论世纪之交陈独秀的思想来源与文化选择

陈独秀是一位个性鲜明、特立独行且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在20世纪之交,他的思想观念及行为方式与同时代的青年人相比,每每处在时代的潮头(如在取得秀才后却绝意于功名、18岁时竟写出"使人感到惊异"1的《扬子江形势论略》等),他本可以走"举人、进士、状元郎"的老路,却踏上一条"康党、乱党、共产党"的新途。然而,任何一个人的思想与行动的转变都自有其内在的合理性,问题是如何才能求得对"合理性"的合理解读。本文将着重试探陈独秀在世纪之交的思想来源及其对文化观念的选择。  一、 青少年陈独秀所处的时间与空间  "非常之世,必……去看看

中国禁毒立法三十年

(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陕西西安710063)  [按语]本文发表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科版)2008年第4期,与《我国禁毒立法的历史演进(1949-1998)》(载《江苏警官学院学报》2008年第2期)为姐妹篇,本文侧重1998年以后至今十年及《禁毒法》的研究,后者侧重前二十年立法的研究。  作者简介:褚宸舸(1977—),男,山西汾阳人,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讲师,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博士研究生,西南政法大学毒品犯罪与对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人员,双法学硕士。研究方向为犯罪学和宪法学、法理学。email :[email protected]  基金项目:梅传强教授主持……去看看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与村庄治理转型

原载《政治学研究》2009年第6期  内容提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改革开放以来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农村社会治理体制以此为基础。土地作为农民的生存保障,承包经营权的流转涉及到农村社会利益的分配和调整。在政府、市场等多种力量推动下,一些地方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开始形成。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使农户家庭收入、劳动力流动、农村社会结构、社区公共需求等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对村庄治理的内容、方向、目标乃至模式形成了一定的冲击。  关键词: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村庄治理;转型  基金项目:2009年教育部……去看看

平等、简洁与力量

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几遍给学生讲解《祝福》了,五遍?六遍?我也说不清。我只记得每一次给学生上课之前,我都会仔仔细细的将原文阅读一遍。记忆告诉我,每次阅读时,我都感觉我所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文本,此前似乎从没有接触过——实际上,小说的基本情节甚至一些句子早已烂熟于心,可我却总是能从这熟悉的情节与语句中感受到此前从没有感受过的东西,我的内心充满了新鲜的阅读期待-----这是不是伟大作品的特征,她总能使自己在读者的心目中全部陌生化,以唤起迥然不同的阅读感受?——其结果便是,我每次给学生的讲解切入角度均不相同,如果是同一群……去看看

贸易自由化对边疆民族自治县的影响值得重视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世界银行(WB)组织的“贸易自由化、乡村贫困与环境”项目,于2004年启动,为期三年,选择在中国、越南、印度、墨西哥、智利、马达加斯加和南非七个国家同时开展案例调研。项目旨在揭示全球经济一体化对各国各地区贫困地域的作用及其响应,改善贸易自由化对环境保护和脱贫的促进作用并减少负面影响。通过案例研究,评价与贸易自由化相关的乡村贫困和环境的变化,明确紧迫性的、关键性的主要变化,提出能在当地、国家、全球层面上应用并能改善世界自然基金会和世界银行工作等的切实可行的建议。   中国案例调研点选……去看看

如何让回忆同时成为思考

我已经读过两次伊利亚·爱伦堡的《人·岁月·生活》了,也写过两篇相关的文章,如《爱伦堡眼中的一段历史》(《中华读书报》1999年12月22日),讨论过《用什么担保回忆的真实》(《文论报》1999年3月4日)的问题,因为这是爱伦堡在他的回忆录一开始就提出的问题。我还记得晓芒在读完这篇文章后的兴奋;我之所以记得他的兴奋,是因为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我早就想把我生平遇到过的一些人、我所参与或目睹的一些事写出来;但我一次又一次地把这个工作搁置下来:或为情势所迫,或因心中犹豫———我能否成功地再现那些因年深日久而逐渐暗淡了的……去看看

从财富分配到风险分配:中国社会结构重组的一种新路径

上海大学上海社会转型与社会组织研究中心教授;上海高校E2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原载《社会》2008年第6期  摘要:在开放社会背景下,推动社会结构重组的力量是多样的,不同力量对社会结构的影响各不相同,它们的相互重叠和冲突,使社会结构变得异常复杂。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有关我国社会结构的社会学研究主要是基于财富分配逻辑而进行的阶级阶层分析,在研究方法上以民族国家为基础并侧重于从经济关系看问题。本文认为,到21世纪初,风险社会作为对中国社会结构产生关键性影响的另一种力量开始崛起。一方面,风险的弥散性和普遍性使得跨越……去看看

建国初期西北地区群众的生活状况

[摘要]建国初期(1949-1965年),西北地区群众的生活水平较低,非农业人口在粮油定量供应制度下,勉强维持生活;农村群众则在完成国家粮食上交任务和留够种子之后,只能分到极有限的口粮,长期处于饥饿线上。然而,在营养普遍缺乏的情况下,西北地区的群众常年超负荷地工作,参与了国家的种种生产活动和社会运动。他们的文化生活,带着浓厚的“国家主导”的特色,与国家的宣传与引导密不可分。  [关键词]定量供应;城乡二元体制;非农业人口;农村人口;生活状况  建国初期(1949-1965年),新中国为发展生产,建设国家,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做了一系列……去看看

墓都西安

文化与命化   有人说西安是中华民族和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早在一百多万年之前,我们的先民蓝田人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西安作为一座城市,也已经存在了几千年。西周时期,文王武王以沣河两岸的沣镐两地作为都城,这可以看作是西安的诞生。俗话说,要了解中国100年的历史文化,必须去上海,要了解中国1000年的历史文化,必须去北京,要了解中国6000年的历史文化,必须去西安。此说虽然不是完全没有疏漏之处(比如忽略了夏商时期的中原文化),可是大致准确。   但是西安进入我的视野,是在九十年代之初。那一年我在长江南岸的一个小镇上,通过……去看看

一九五七年中国民间知识分子的言论活动

一  1996年“文革”三十周年的时候,我和朋友丁东曾写过一篇文章《中国“文革”民间思想概观》。1当时我们的想法是想从主流思想之外,寻找民间思想的脉落,在那篇文章中,我们已经注意到了在主流思想以外,肯定有民间思想存在这一判断。多年来我们还在以不同方式搜寻这方面的材料。后来我们读到宋永毅、孙大进《文化大革命和它的异端思潮》,2非常激动,虽然我们对民间思想的理解稍有不同,但我们共同的思路是要充分注意和评价,在专制时代所有不同声音的价值和意义以及这些不同声音的传达方式和社会反映。  当时我们虽然主要做的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