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梅花党的故事?

  当年关于梅花党的故事几乎全国人人听说过

  如今,这个神秘的传说终于真相大白于天下在"文化大革命"中,关于"梅花党"的谣传,铺天盖地。现在年龄在三十岁以上的人可能都听说过这样的"梅花党故事",有办法的人还可能看到过手抄本。

  这个流传极广的谣传大意是说,在中国的党和国家上层人士中,有个以梅花型胸针做标志进行联络的组织美国特务组织"梅花党"。

  在"文化大革命"中,关于"梅花党"的谣传,铺天盖地。现在年龄在三十岁以上的人可能都听说过这样的"梅花党故事",有办法的人还可能看到过手抄本。这个流传极广的谣传大意是说,在中国的党和国家上层人士中,有个以梅花型胸针做标志进行联络的组织美国特务组织"梅花党"。

  谣传污蔑刘少奇主席的夫人王光美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长期潜伏的高级战略特务",她与"美国特务组织的负责人郭德洁"联络,赋有特殊使命。

  谣传编造的情节耸人听闻,登载谣传的造反派的小报像雪片似地飞向全中国。

  郭德洁是原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的夫人,1965年7月20日,随李宗仁从定居了16年的美国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梅花党"的谣传何以将郭德洁视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组织的负责人",并将她同王光美联系在一起呢?

  郭德洁是位木匠的女儿。《李宗仁回忆录》的作者唐德刚记叙说,郭"虽是一位小家碧玉,然天生丽质,心性聪明,年未满二十,便着长靴、骑骏马,率领'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广西妇女工作队',随军北伐了。......北伐途中,一般同志都把她比作甘露寺里的孙夫人和黄天荡中的梁红玉。所到之处,万人空巷,军民争睹风采,也真出尽风头。"

  1949年,郭德洁和李宗仁一起到美国定居。就在李宗仁的归国大局已定,将要踏上归国旅程的时候,医生发现了她患上了乳腺癌。1965年2月,她不得不做手术治疗。但手术后,医生说她的右臂有个硬块,说明乳癌已经扩散。
就在这一时刻,李宗仁回国的行程决定了下来,郭德洁决定抱病和李宗仁一起回国。她放弃了在美国的较好的医治条件,毅然回国,应该视为是深明大义的爱国行为。

  1965年7月20日,李宗仁伉俪来到北京。31日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副主席董必武和夫人何莲芝、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接见并宴请回到祖国的李宗仁、郭德洁夫妇。
正是在这次的宴会上,郭德洁再次见到了王光美。

  说起来,她俩早就相识了--

  抗战胜利,李宗仁就任北平行营主任。行前,有一次,李宗仁到重庆谒见蒋介石,并和各方联系工作。期间,他的一位姓胡的朋友请吃饭,有胡太太和女婿王光琦作陪。餐桌上,胡向李介绍了王光琦,说他是燕大毕业生,曾在美国留学,家住北平。并提出请李在赴北平上任时,随机将王光琦带到北平去,并相机予以照顾的要求。李宗仁一口应允,让王光琦搭他的飞机一同到了北平。

  随机同行的还有李宗仁才六岁的幼子志圣和保姆。当时,郭德洁尚在桂林,李宗仁来到北平,来不及设立公馆,住在中南海勤政殿。于是便将志圣和保姆临时寄养在西单旧刑部街王光琦家。王家里比较宽敞,李宗仁时常到王家去看孩子,因此,认识了王光琦的妹妹王光美等一些人。

  不久,郭德洁来到北平,也因为看望孩子认识了王光美。后来,李宗仁建公馆于北长街路东八十一号,他们便将孩子和保姆接回。因为王光琦帮李宗仁和郭德洁经手一点经济事业,所以他们依然有来往。

  再说李宗仁接到刘少奇主席的请柬,格外感到亲切。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王光琦的妹妹王光美已经是刘少奇的夫人了,时隔多年,旧地重逢,怎能不说是很惬意的事呢?但是,富有政治经验的李宗仁还是嘱咐郭德洁说,"明天刘少奇主席请吃饭,和他夫人王光美见面时,如果他不说从前和我们认识,也不谈过去的事,我们就认为不认识,千万不可谈从前的话。"

  当晚,当李宗仁夫妇进入东大厅时,刘少奇主席满面笑容地走上前来,热烈地握着李宗仁夫妇的双手,说:"你们回来了,很好。我们大家十分高兴,热烈欢迎!"

  跟着,董副主席和邓总书记也前来同他们亲切握手。

  谈话之后,要入座就餐时,王光美才出来和李宗仁夫妇见面,刘少奇予以介绍,王光美伸出手来和李宗仁、郭德洁一边握手一边说:"熟人,熟人。"

  李、郭向她很恭谨地报之会意的一笑,事情就这样简单地过去了。

  郭德洁是1966年3月下旬去世的。当年陪同李宗仁夫妇赴两广参观访问的宋姓领导人(后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向笔者介绍说--1965年年底,李宗仁到两广参观访问。郭德洁不顾医院要她休养治疗的意见,固执地要陪同李先生。一来到广州,她的病情便开始恶化,经常咳嗽,并伴有低烧,后又出现恶心呕吐。1966年过了春节,李宗仁到广西参观时,郭德洁支撑不往了,只好住进南宁的医院抢救。但没几天她便出现病危,肝部肿大,腹水、黄疸。便血、皮下出血,癌肿瘤已经广泛转移到了骨骼和肝脏等重要部位,她整个人从眼珠到皮肤全部是黄色的,陷入肝昏迷的状态。

  我当时一看她不行了,就请示平副部长,请中央调专机来,接她回北京。李先生也就因此中断了两广之行......

  再说飞机到了北京,北京医院的救护车就在飞机旁边等着呢,直接把郭德洁送到了医院。没有两天,延至21日零时30分,她就病逝了,享年61岁......

  周恩来总理,彭真副委员长和夫人张洁清,全国政协李四光副主席以及李宗仁和郭德洁的生前友好等,纷纷前往医院向郭德洁的遗体告别,并向李宗仁先生表示慰问。

  李宗仁先生对郭德洁丧事的办理,表示满意。他多次向人说:国家对郭德洁的病很关怀,她在病危后,竟然有专机送她回北京治疗,真是使人感激涕零!特别是对周总理、彭真等领导人亲自参加郭德洁的遗体告别仪式,李先生很受感动。他说,白崇禧的老婆在台湾死了,根本没人管。对比之下,他认为国家为郭德洁举行了这样隆重的仪式,而且发了消息,这对郭德洁来说,是很大的幸福和哀荣!

  谈到郭德洁的所谓"梅花党"问题,宋说:这纯属谣言!捏造这些谣言的人,其政治企图就是给周总理抹黑、栽赃。我们在"文化大革命"当中,一听这个情况就觉得莫名其妙。从郭德洁随李先生回来的过程和回来一年多的情况看,哪有什么"梅花党"的事?!郭德洁的去世就是因为乳腺癌全面扩散,"梅花党"完全是子虚乌有,这个事情不值得一提!

上一篇:文革文学:究竟有几种红卫兵?

下一篇:郭路生在杏花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一部宪法和一个国家

一 “打出来的”和“谈出来的”  美国这个国家很有些奇怪。她不是“打出来的”,而是“谈出来的”。  和世界上许多民族一样,美国人的建国也经历了一场战争,这就是著名的“独立战争”。但与众不同的是,胜利后的美国人并没有立即建立起他们的联邦政府,那些手握兵权功勋卓著的将帅们也没有趁机登上王位。也就是说,他们打下了江山,却没有去坐江山,而是和自己的士兵一样一哄而散,解甲归田。战争胜利4年后,即1787年,美国各州的代表才被迫重新坐到一起,讨论起草一个宪法。又过了两……去看看

中国国有商业银行治理结构变革论

载《战略与管理》2003年第1期  一、引语  国有商业银行治理结构变革对基本制度环境的要求必须加入到改革的整体分析与进程设计中来,忽视基本制度环境的约束来进行国有商业银行的治理结构变革,很容易在改革实践中陷入迷茫,改革难以取得成功中国国有商业银行治理结构的变革,从理论准备到实践设计来看,变革的基本原则是“效率”,即通过治理结构的变革,实现中国国有商业银行向国有控股的现代先进商业银行的转变,从银行的资本结构、经营战略、组织机构体系、评价考核方法、激励约束机制、员工职业价值等银行内部治理的方方面面,……去看看

中国土地问题解构

   2009/10/01
原载《新华文摘》2004年第5期  有人将近几年来的土地交易称之为中国房地产业的第三次革命,而农村的土地流转则被称为是中国的第三次土地革命(土改使贫苦农民获得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承包又使农民第二次获得了土地的使用权,现在土地流转是第三次革命),但更多的人直称为中国的“圈地运动”。对于在这场正发生于中国大陆繁荣时代的土地革命或者说“圈地运动”,对于土地与中国原始资本积累的盘根错节,实在有太多的值得诉说和反思的地方。  国有土地资产流失  从国有土地资产流失的分类来看,主要有3类:一是土地资产的显性流失与土……去看看

民族主义诱惑与认同危机

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经济进入持续高速增长时期,而这一时期也是中国民族主义思潮崛起之时。在政治与意识形态的高压统治之下,民族主义话语成了知识分子政治思考中较少有风险的领域,且可以同时满足政府的需要、社会自我表达的愿望以及知识分子参与政治生活的渴望。随着《中国可以说不》一书的出版,形成了一股令人印象深刻的中国民族主义浪潮。这股思潮反映了中国在追求现代国家认同的漫漫长路上的一种精神迷失。本文试图分析90年代以来中国民族主义的兴起之原因和特点,并且讨论它与当前中国面临的政治和文化认同危机的关系。一……去看看

谁害怕全球化?

Guglielmo Piombini 著 秋风 译  传统社群的真正敌人是政府而非市场  今天,恐怕只有很少一些政治辩论或经济研究,会不涉及到全球化的主题。然而令我们惊讶的是,对全球化,忧心忡忡的惊慌的评论却远多于乐观的评论。市场的全球化是不受欢迎的,甚至认为那些不可避免的后果,我们必须予以约束或取消。  所有的政党都害怕全球化?左派指责国际市场自由化的经济后果,而右派则主要担心民族文化的消亡,某一种生活方式则扩散到全世界。这种态度甚至在北方联盟的思想库那儿也能看到,Massimo Fini的文章激烈地批判全球化、没有国界的市……去看看

住房改革进程中的公民社会发育

原载《浙江社会科学》2008年第5期  提要:本文首先回顾了住房改革的进程,并以杭州市F 社区为例,揭示了住房改革对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所产生的影响。通过这一个案的描述,力图找到影响居民社区参与的可能原因,并梳理出个案社区居民社区参与过程中所反映出来的公民社会特征。文章认为住房改革使都市新社区初步体现了公民社会的主要属性,体现了社区居民正逐步由过去的被组织化向自组织化方向的过渡。从这一点上看,这应当是在社区自治组织的建设之外的另外一条公民社会发育之路,从而堪称为中国城市公民社会的先声。  关键词:住房改……去看看

斯大林的权力之路

一   如果说开国者的事业是生死搏斗、流血牺牲的事业,那么,争夺王位的斗争则是呕心沥血的事业。在这场严酷的、不动声色的意志与心力的较量中获胜的,往往不是那些最有学问、最有魄力的政治家,而是那些集无耻、阴谋和背信弃义于一身的野心家;当然,这些成功者还首先应该是一位出色的演员——必须能熟练地扮演各种角色:谦虚的、道德高尚的人;有能力、而又能为国家利益鞠躬尽瘁的人;一个宽容的、最无锋芒的人;而最重要的是,他必须特别成功地扮演成一个忠实的继承人。   1924年,列宁病故,由谁来填补列宁留下的权力真空,使年轻的苏维埃……去看看

农民工在中国转型中的经济地位和社会态度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7年第3期p1-17  提要:中国在改革和发展中产生的大量从农业向非农产业转移的农民工,通过推动劳动力市场的形成,为中国的市场化转型和现代化发挥了重要而特有的作用。本文基于对2006年在中国28个省市区进行的大规模问卷调查资料的分析,发现农民工的收入地位更多地是由教育、工作技能等获得性因素决定的,而不是身份歧视因素所决定的;同时还发现收入和经济社会地位相对较低的农民工,却意外地具有比较积极的社会态度。影响农民工态度和行为的因素,更重要的可能不是社会横向利益比较,而是自身的纵向利益比较,因……去看看

教育是产业与事业的辩证统一

去年至今,教育改革,尤其是高等教育产业化问题愈来愈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对此,众说不一。如何认识教育产业化问题,教育产业化如何进行?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晓西。   “教育产业”如何定位   记者:关于教育产业化的问题,各方人士有不同说法。您如何看待教育产业化?   李晓西:“教育产业化”提法引起了大家思考和争论。有些学者认为,教育不搞产业化道路,教育发展就没有物质基础;认为教育是一个供不应求的大市场,教育产业化有助于扩大内需;认为国外教育实质上是产业化运作方式等等。持……去看看

渡江战役前后党的地下斗争

今年4 月21 日,是渡江战役胜利五十周年。五十年前这一天,百万雄师胜利地渡过长江,所向披靡,不可阻挡。大江南北一片欢腾。在这轰轰烈烈武装斗争的同时,隐蔽战线上也进行着十分激烈的斗争。这方面,我们进行的鲜为人知的卓有成效的斗争,对于渡江战役的胜利,南京的解放,以至新政权的巩固,都起了重要作用。     一个开展隐蔽斗争的司令部     当时,苏北有一个领导隐蔽斗争的组织机构。因斗争形势需要,名称和隶属关系几经改变,但一直是以原新四军敌工干部为骨干的那套班子。1946 年叫盐阜地委( 五地委) 社会部。从延安社会部来……去看看

毛泽东,赫鲁晓夫与中苏关系的恶化

内容提要:1956年到1959年是中苏关系走向破裂的决定性阶段。在这四年中,导致中苏关系恶化的因素很多,其中双方最高领导人之间的矛盾是十分关键的一个。正是这四年中毛泽东和赫鲁晓夫的矛盾从对斯大林的不同评价开始发展到对双方政策路线的根本分歧。由于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和两人的特殊地位使两位领导人之间的矛盾激化和扩大了中苏两国间的分歧和矛盾,造成了中苏关系裂痕的加深。本文试就毛泽东和赫鲁晓夫关系恶化对中苏关系的影响进行分析。关键词:赫鲁晓夫 毛泽东 中苏关系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建立以后迅速和苏联建立紧……去看看

民族主义

观念史宏富多端,无确切的领域,更看重确切性的各学科专家难免对之狐疑,不过,观念史有其惊喜与报偿,比如,当发现我们文化中某些常见价值远比想象的更为晚出之时。在中古时代,正直、诚挚就不是受到敬重的品性——事实上,根本就无人提起过;那时重视的是理论上的客观真理,追求的是在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都正确的东西。今人认为多样性是可欲的,一致性则是单调、沉闷、乏味的,于人类之精神自由是桎梏,如歌德形容霍尔巴赫《自然体系论》为“永恒的黑暗,如同死尸”[1];这跟传统观念恰好相反,直到17世纪末,这观念还很少遭受质疑:真理只有一个,余……去看看

朝鲜战争爆发的历史真相

二十一世纪二○○○年二月号    在对冷战和朝鲜战争的研究中,关于朝鲜战争爆发的历史真相,一直是历史学家争论不休、众说纷纭的课题。在90年代以前,国际学界存在着新旧传统学派和修正学派之分。随着朝鲜战争的俄国解密档案陆续公布以后,这些派别之间的界限模糊了,大多数学者认为金日成发动了这场战争,斯大林为北朝鲜开放了绿灯,而毛泽东对此则表示同意和支持。总体来说,这种分析是接近于历史真实的,但是如果只是笼统地坚持这种说法,似乎证实了以往「共谋派」的理论。所以,笔者以为仍然有必要对某些细节进行更为深入的探讨,特别……去看看

我的思想之路

秋风译    二战前的牛津哲学   我对哲学问题的兴趣始于我于19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在牛津上本科时,因为哲学是当时牛津很多学生热衷于选修的课程。我对这一领域的兴趣持续不减,最终在1932年获得一份教授哲学的职位,而那时我的观点受牛津同事们讨论的那些问题影响很深。哲学领域问题多多,而我和同事们凑巧关注的主题是回归经验主义所取得的成就,这种经验主义的回归主要是受了两位著名的剑桥哲学家G. E. Moore和伯特兰·罗素的影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开始主宰英国哲学界的。   Verficationism   1930年代中后期我们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