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由于文化在当今全球化中的特殊地位和各个国家的复杂作用,由文化利益衍生出的文化安全成为不可回避的现实。对于我国而言,既面临外来的“文化霸权”,又面临自身的文化更新,在复杂的形势下,能否认清内外的不同作用,不断完善发展中国文化,实现文明自立成为当务之急。本文从“文化霸权”的角度审视全球化,并从内外两方面分析了我国文化的现状及成因,就维护文化安全提出基本对策,以期保持我国文化的先进性和创新力,在竞争合作中完善与发展中国文化。

[关键词] 经济全球化 文化霸权 文化安全

全球化既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过程,也是人类文化激荡交融的历史进程,而作为“支撑人之生存和社会运行,为我们的行为提供合法性依据,提供标准的文化底座” [1]是一国自立于世界并谋求发展的根基和依据。而在全球化背景下,遵循“正反馈”竞争逻辑的文化博弈,是不同文化的对比、选择、吸收、排斥抑或较量的过程,在这一迅猛发展过程中,必将进一步加深世界不同国家原本存在的差距,也在客观上重新给世界带来更广大的机会。源于西方的经济全球化被西方发达国家期望为西方化,仅在文化领域的渗透与扩张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发展中国家的文化安全也同时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

一 、经济全球化与“文化霸权”

经济全球化是指资源在全球范围内的自由流动和配置,但它的意义远非如此,它凭借经济的全球运行,使全球的政治、文化、生活各个领域都发生了巨大的影响。

全球的扩张伴随着文化的扩张,这是长治久安的根本。其实早在约瑟夫•奈明确提出“软权利”概念之前,美国一直是把文化、意识形态、社会制度等发展因素放在与军事和经济等同样重要的地位的。他们也坦言,不是靠原子弹而是靠意识形态、价值观、文化意识摧垮俄罗斯这个社会主义庞然大物的。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物顾问布热津斯基在《大失控与大混乱》一书中说:“增强美国文化作为世界各国‘榜样’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力量,是美国维持其霸权地位所必须实施的战略”。在这里就衍生出文化霸权这一概念,文化霸权是指文化“软实力”的运用, 表现在通过对外援助、利用文化交流和借助大众传媒等方式强行推行其价值观和民主、人权标准,以此来影响广大发展中国家,企图实现一统天下。它是美国传统的霸权心态的当代体现。

正如亨廷顿所言“对于人来说归根结底最重要的,不是政治意识形态或者经济利益。人们认同之所在,人们为之而战、而牺牲的,是信仰和家庭,血统和理念”[2] ,可见文化的重要作用,它的存在总是以内在的、不知不觉的潜移默化的方式制约和规范每一个体行为,赋予其根据和意义,在当今知识与信息时代发展中谁能领文化之先便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对此,美国也是非常重视的,“在美国的全球安全战略中,已赫然将维护和推动其文化价值观的全球性统治作为国家安全战略的三大支柱之一” [3]因为“这种无形的力量没有导弹驱逐舰护卫下的货轮那样气势汹汹,但是,它却能够散步在全球性的广阔空间,影响千百万人的思想感情,从而能最终改变导弹和货轮的归属” [4]。正如奈所指出的:“软权力是我们通过吸引力而不是强制力获得我们所想要的东西的能力。当其他国家也希望产生我们所希望的结果时,我们就可以用比使用强制力少得多的代价得到它”。[5] 美国凭借“大国威胁论”和“文明冲突论”作为理论依据,通过大众传媒,直接对外输出美国的价值观念、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利用国际文化交流,进行渗透和扩张。

二、我国文化安全面临的挑战及成因分析

文化狭义在这里指文化心理、民族精神、价值观念、意识形态等层面的个性文化。文化安全就是指国家文化利益是否受到损害,国家文化主权是否受到侵犯,个性文化是否健康发展,是否在国际文化交流中具有现实的平等地位。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文化纬度发展的一体化趋势增强,使人类生存和社会运行的合法性不得不受到冲击。“巨大的规模、复杂性和极快的速度是当代全球化区别于过去全球化的重大标志”[6]。当国门洞开、信息横流,人们的交往与联系更加快捷迅速之时,人们也开始在切实的比较中,对外来文化和传统文化更多一些思考,发现我们曾经赖以生存的文化模式受到威胁,曾经自信的文化传统受到质疑,文化自卑和惶恐便不由人们不对以往的认知多一些深层的思索。

在全球的博弈中,最好的选择是双赢,最差的结果是邯郸学步,适应于文化领域更是如此。当今在文化领域中,没有学得外来精华又失去传统的大有人在,对传统文化的忘却速度让人吃惊,而对文化问题的诸多质疑也是时常在心头盘旋却不多让人信服的答案。当经济全球化席卷全球,当怀着极强的目的性或心理暗示的西方文化如潮水般涌入,很多人在鱼龙混杂之中采取的是无判断的全盘接受。享乐主义、个人主义、拜金主义横行,以及充斥色情、暴力等格调低下的图片和文字的传播,扰乱人的思想、意志,控制人的价值观,进而动摇的是民族的政治向心力和民族凝聚力。当下,言必称西方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一种惯性,而对我们自身的文化创新却不多见,“自80年代以来的文艺思潮,被称为创新的部分,几乎全是对西方现代主义及后现代主义种种形式、手法的袭用,从意识流、朦胧诗到范性论表现,叙述主体的介入,无不如此。文艺批评的话题,从存在主义、接受美学、后结构主义、女权主义、后殖民主义,一直到这里说的全球化,全是西方话语,在这方面,中国最好的批评家也只是复述西方的话语而已”[7]。

对于我国而言,文化安全面临挑战已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全球化的环境因素

当今社会全球化、信息化和市场化是主要特点,它们互相交融给社会造成全方位的巨大变革,影响涉及方方面面。而在这一过程中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知识和信息在创造价值中的比重增大,信息传播途径和方式更为先进快捷,人们的理性增加,主体性和自觉性增强,世界一体化的理念更为普遍。在这种环境下,对于个体来说,信息选择的范围相比以前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同文化的冲击和抉择,不由人们对先前所深信的东西多些反思。从历史的发展过程来看,对自身文化先进性和创新力的思索本身就是一个积极主动的过程,是一个民族保持活力的源泉,在此意义上,也是一种历史的进步。

而对于当今的全球化,文化又起到了非同以往的重要作用。“现在的国际竞争和国家较量不是攻城掠地,而在于信息和文化的竞争和争夺”[8](P258)。当今全球化时代的国际竞争实质是综合国力的较量,而文化力处在一个尤为重要的战略地位。因为作为活动主体的人不是抽象的存在而必是一定文化塑造的产物。而当代全球文化领域的特点是“由视觉形象艺术、电视和电影、大众广告的形象和时尚形式所主宰”[9]。这种方式传播的文化相比以前自有它自由、开放、密集等特点,与经济比较发达的美国在信息传播方面有相似之处,也有它的优势,“比起其他国家,美国对于言论自由的承诺为时已久,并且非常明确地把这种承诺法律化了,这就使它能够比别的国家更好的适应互联网的变迁……只要这种情况还继续存在,公开放映的电影就仍然是在海外传播美国流行文化之梦以及贩卖狡诈的颠覆、性和胶底运动鞋的关键力量”[10](P125)。而美国对自己的优势非常明确,采取的手段也很坚决,“在下一个世纪,采取侵略的代价将更加高昂,而经济力量和意识形态的号召力将成为决定性因素”[11]。对于意识形态不同于美国的中国,美国的文化渗透更有明确的目的。在全球化的这种态势下,便突显出中国文化安全的重要性。

我国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内在因素

经济全球化给世界带来的是更多的机会,也是严峻的挑战,它使各个国家在全球的平台中重新为自己定位,也在与外界的竞争合作中全面审视自己。相比落后和保守、封闭和僵化,在开放的环境中,追求文明和先进,正视自己,它从长远来看,为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生活带来的将是新的活力。反思我国文化危机产生的内在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经济不健全衍生的文化危机

我国传统农业社会的小农经济对中国历史文化影响深远,它造就了立于世界最前沿的中国古代文明,但“以传统经济繁荣为起点的发展模式,有可能导致各种结果,而且在相当多的场合下,处在这种发展状态下的国家往往会陷于停滞不前或走向衰落” [12],中国经济的发展恰是如此,这种经济造就了中国长期以来官贵民轻、重谋轻规具有浓厚封建色彩的文化传统。由此进入工业社会,长期执行的计划经济塑造的人是整体的有等级的无权利也无责任意识、依附、保守而封闭的。与市场经济发展所需要的独立、契约、责任、竞争、创造以及开放等文化理念很不相同。在当今全球化背景下,我国的现状是市场经济发展并不健全,与世界上市场经济较为发达的其它国家相比,这种经济衍生的文化存在很大差异,文化危机便会发生。因此,重视发展经济,是社会全面繁荣的根本所在,也应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所在。

其次,意识形态现状的文化省视

从俄国十月革命算起,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确立已有八十多年,作为人类优秀思想文化的综合,马克思主义揭示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为我们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但我们也不得不正视,在全球范围内“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影响力有所下降”[13](P12)、而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共同体空前扩大的事实。我们深信历史的规律,但在实践中也应拿出更可信服的解释。主观上,由于现在我国的意识形态与政权的紧密结合“使得意识形态创新极富脆性”,且集中在与执政者政策相关的领域,可发挥的余地并不广大。而在传播模式上,在当今的全球化形势下由于“影响思想观念变化的因素增加,信息来源与信息传播途径纷繁复杂,所谓主流也不完全由传播者决定,更多情况下实际上决定于‘受重’的选择……然而当前传媒的领导者对这种传播模式的弊端和效果尚缺乏清醒的认识,导致传播的内容日益形式化、八股化,空头政治和形式主义在电视荧屏、报纸版面和大学课堂中比比皆是”。在创新的成果中,“除了意识形态领域的邓小平理论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外,不得不承认我们确实少有称得上创新并引起世界关注的思想理论成果和艺术作品。在当今世界对重大现实问题的人文关切与思考中几乎没有‘中国学派’的声音,我们的学术前沿就是学习和传播西方的学术话语”[13](P13)。这种现状下,面对西方的文化扩张与渗透,我国的意识形态领域的现状不容乐观,意识形态领域需要不断创新。

西方文化扩张的深层因素

西方在文化领域的扩张由来已久,文化霸权心态是明显的事实。而且,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这方面也确实取得了很大成就。当今“美国公司出产的影片产量只占全球影片产量的6.7%,却占领了全球总放映时间的50%以上。”而好莱坞、可口可乐、迪斯尼、摇滚乐以及纽约洛杉矶场景和反主流文化等等代表美国文化价值观念的东西早为世界人民所熟悉和接受,“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古老的部落熟悉了迈克尔.杰克的摇滚乐,而忘却了古老的民谣”。[8](P246)在这一传播过程中,美国通俗文化所立主塑造的美国形象是:“公民富有吸引力、自信、成功、衣着整齐、有趣、善辩、有想象力,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思想,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美国被刻画成一个种族多元、令人兴奋、快节奏、喧嚣、充满迷人的田园风光和都市场景,以及一个经济、政治和军事强大的国家……言论自由、娱乐以及企业家精神是美国在大众传媒内取得全球优势的动力。”[10](P110)“整个20世纪里,在外国人看来,美国是始终一个令人兴奋、奇异、富有、强大、领导潮流的国家,是现代化和创新的前沿。”[14] 美国不遗余力的宣传给美国文化镀上迷人的光环,成为人们向往的对象。而在21世纪里,美国的硬权力与软权力都处于一种相对的优势,“尤其是在军事领域,美国处于无与伦比的地步,不存在任何严重的挑战。美国每年在国防上花费2700亿美元,相比之下,俄国和中国每年各自的军费开支还不到350亿美元……有史以来第一次在硬权力和软权力两个方面都缺少有效制衡,因而也就成为其他国家和集团不安的永恒来源”[10](127-128)美国的强势文化在全球的传播,不断影响着其它国家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和民族文化。

但是,西方对中国的文化传播的动机,并非象我们想象的那样文明、礼貌而向上。“在这种情形下,软权力不幸将会被不受控制的硬权力所支配,它也不会被看作无害的娱乐和消费主义,也不会被看作是对普通国际消费者的温和劝说,而是披着羊皮的强权” [10](P128)。对此,仅从美中央情报局对华《十条诫令》的部分内容就可见一斑。该《诫令》提出美国要“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蔑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怕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的精神……一定要尽一切可能,作好传播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新式的宗教传播。只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是成功的一半……一定要把他们青年的注意力,从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15]。在这里,由于其背后强烈的政治经济利益,文化几乎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文化成了一种舞台,上面有多种多样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势力彼此交锋。文化决非什么心平气和、彬彬有礼、息事宁人的所在;毋宁把文化看作战场,里面有多种力量崭露头角、针锋相对”[16]。对于这种霸权和侵略的心态我们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三、维护文化安全的战略对策

在现实的发展中要掌握文化上的领导权,实现文明自立,还需要我们在重视发展经济的根本上,建设性地思考和应对我国的文化安全问题。

首先,要坚持传统文化

在全球化的竞争中,没有什么比文化认同的失去更加可怕,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而言,拥有自己的文化是其安身立命的根本。因为“民族文化及其认同则是国家认同的基础以及维系民族和国家的重要纽带,也是民族国家的‘合法性’来源和国民凝聚力之所在”[17]。每一种文化必须要保持自己的传统和特色,才不至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迷失方向。“一个民族正向的身份感,能产生强大的心理力量,给个体带来安全感、自豪感、独立意识和自我尊重。” [18]而相反,没有国族自尊,谁还会有‘国族’观念?没有文化自尊,谁还能抵抗西方文化价值观潮水般的入侵?!”[19]。

因此,坚持传统文化是我们的立足点和根本所在。而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中国文化,诸如讲究人的修养,对人的关系研究的深度,刻苦耐劳坚忍等民族精神,传统的善和美等都曾经征服了世界,在当今仍足以使我们引以为豪。中国人文精神中的“义利”之辩,社会伦理中的“人和”精神,人与自然关系的“天人合一”,政治智慧中的“为民”观念,经济道德中的“均产”精神……所有这些观念,完全可以让我们自信自尊,毫无愧色地面对西方重商重利、个人主义、对其它文化进行“霸道”、对自然环境进行无度扩张地文化精神[19](P100)。所有这些优秀传统是我们实现文明自立的根本,是我们应该坚持的原则所在。

其次,要创新民族文化

“中国的高速发展究竟能维持多久?如果可能的话,必包括大的创新在里面”。如经济学家刘伟所说,中国作为一个12亿多人口的大国只能依靠自己,没有重大的制度创新和重大的历史性机遇,要想从贫困的陷阱里跳出来是非常困难的。我们说对传统文化的坚持并非固守和僵化,对于其中落后保守的东西需要抛弃和创新。只是在这一过程中,需要我们更审慎地对待自己,抛弃封闭和落后保守,更为理性、主动和开放,学会吸取外来文化的精华。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尤其需要创新的是:

知识理念,如哈耶克所说,无知是人类的普遍状态,社会需要的是人类对未来知识的不断探索,对已有知识的再认识,重视学习掌握和尊重知识,只有这样,才能在当今的知识化浪潮中激流勇进,不断进步;自由理念,自由是为了自我的充分发展,它也是社会利益实现的需要,在当今的我们更需要的是个体的充分发展与自我权利保护,这是整个社会发展与活跃的源泉。卢梭曾经说过“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他从完全的规范性意义上使用了合法性一词,说明自由并不是无限制的,在我国的现实中也是如此,这种自由也是有一定规范的;平等理念,今天我们首先需要的是一种机会平等,使每个个体能在公平竞争中运用知识、创造财富、追求利益的平等。唯其平等,才能保持社会公正,维护社会的动态平衡;组织理念,我们需要为这种平等自由提供最大限度的空间,使之有序平衡发展,这需要的是高度的组织性、协调性;再者就是制度理念,市场经济需要的是法律、契约、谈判、监督和管理等等,这都需要制度的保障,这在整个社会中也是最小化成本的方法。只有在我们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不断创新,从根本上完善和发展我们的知识、自由、平等、组织和制度理念,使之融入我们的文化之中,才能在全球化的博弈中处于优势并使我国的文化保持活力。

第三,要防范霸权文化

随着我国加入WTO,与世界的联系将更加紧密,而西方的强势文化的渗透也会增强。由于文化背后的政治经济利益,对于霸权文化也必须针锋相对,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在众多外来文化之中,我们决不能盲目无选择的接受,对于霸权文化应有足够的防范和警惕。

首先我们应对文化霸权现象引起足够的重视和注意,认清形势和方向,提高自己的判断力,能够区分先进文化和霸权文化,能够快速学习外来先进并自觉认清、揭露并抵制腐朽文化,以主动开放的姿态、积极的心态对待外来文化。西方国家的文化由于其历史和现实特点,作为强势文化必有它的卓越之处,比如他们倡导的求真、探索、怀疑、平等自由等等思想,以及已经创造的独具风格的文明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而对于意在颠覆、破坏、侵略、扰乱我国文化发展的外来文化,无论它以何种动人的形式出现,我们却必须给以抵制和反击。以此来增强国家观念、国民意识和文化自信。这是维护我国文化安全的必要举措。

再者对于我们自身,也应不断壮大发展完善自身文化,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在漫长的历程中创造了灿烂的文明,我们应不断挖掘民族文化的精华,并赋予其现代和现实意义。我们说要代表最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而先进文化就是符合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体现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反映时代发展潮流的文化,这应是我们繁荣文化的方向所在。如果我们能代表最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并重视从经济到政治各个方面的完善和发展为文化提供良好发展空间,不断加强思想教育工作,重视传播教育方式的变革,在民主自由平等中扬长避短,就一定能够坚持党的领导,提高我们自身文化的吸引力和创造力。

第四,要建立世界文化

中华文化历来具有海纳百川的气魄,随着我国与世界联系的紧密,学习外来文明,建立开放交融的世界文化的趋势也会不断增强。如一美国学者所说“各种文化无所谓好坏;他们是多样的,他们的多样性是至关重要的。一种文化被另一种文化所摧毁,正如一个现存物种的消失一样,是令人不快的”[20]。因为每种文化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我们应尊重这种多样性,并学会在“和而不同”中谋求共同发展,寻求文化的世界性与民族性的平衡和统一。江泽民也指出,各种文明应该“彼此尊重,在竞争比较中取长补短,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21],其核心理念是追求一种平等、互助、和谐。而经济全球化的到来又为不同文化的交融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历史机遇,这既需要我们自身文化的强大、先进和吸引力又要求我们在开放、交流、发展中坚持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与世界同步,在合作竞争中追求双赢。学习世界的先进文化也让世界了解和接受先进的中国文化,在量性循环中不断发展,建立既有民族特色又有时代精神的新文化。

按照肯尼思.华尔兹的说法,变化越多,不变的东西也越多。“国内外的挑战考验着国家的勇气。一些国家失败了,一些国家则漂亮地通过了考验。在近代,总有足够多的国家可以保证国际体系照常运转。挑战不同,国家长存。” [22]在全球化这一复杂的过程中,变化的是社会的方方面面,不变的是一个民族理性向上追求完美的文化精神,而归根结底不断的完善与发展自身才是关键。具体到中国,由于经历了曲折的历程,在文化发展中则注定要经受一个洗礼的过程。但长期发展中我们民族文化的韧性和实力,将会在迎接挑战与完善自我中更加强大,终会生成完美的中国文化。

[注释]

[1] 衣俊卿 二十世纪:文化焦虑的时代  中国社会科学文摘 2003-5 p7

[2] 王辑思 文明冲突论的理论基础与现实意义 文明与国际政治---中国学者评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5 P186-187

[3] 梅孜编译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汇编 时代出版社 1996

[4] 约瑟夫•奈  美国定能独霸世界吗? 军事译文出版社 1992

[5] Joseph S Nye Jr., Bound to Lea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 (Basic Books, 1990), pp.31-33; 190-95

[6] Held and others, Global Transformations P235

[7] 中国文艺理论回顾与展望 光明日报 1999-07-22

[8] 花建 软权利之争----全球化视野中的文化潮流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1

[9] Stuart Hall, “The Local and the Global: Globalization and Ethnicities,” in A.D.King, ed., culture, Globalization and the world system (London: Macmillan, 1991), pp.19-31

[10] 奈,唐纳胡主编;王勇等译 全球化世界的治理 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3.9

[11] 尼可松 《1999:不战而胜》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1988 P54

[12] 白吉尔 《中国资产阶级的黄金时代》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P20

[13] 韩源 略论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双重性质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3.7

[14] Pells  Not Like Us  pp.163-68

[15] 美国中情局对华的十条诫令 党政论坛 2001.9 第一条 第二条 第三条

[16] 萨义德  文化与帝国主义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1999.4

[17] 厄内斯特.盖尔纳  民族与民族主义  中央编译出版社  2002 P183

[18] 徐迅  民族、民族国家和民族主义.知识分子立场----民族、主义与转型中国的命运  时代文艺出版社 2000

[19] 河清  全球化与国家意识的衰微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 P30

[20] 欧文•拉兹洛  戴侃 辛未译 多种文化的星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专家小组的报告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1 P9

[21] 中共中央宣传部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纲要  学习出版社 2003

[22] Kenneth N.Waltz,”Globalization and Governance,”PS, Political Science & Politics (December 1999), p.697

感谢作者授权独家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