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文化英雄

——评杨世膺《别有用心》

  当我们在谈论后现代艺术的时候,常常以新、奇、险、怪为其基本表征,常以众多的个人性为其基本的表述理由。从个人性的意义上说,大致是不错的:其所依托的主要理论依据是“怎样都行”。“怎样都行”搁在西方的后现代语境里面,大致也是不错的:因为他们缘于“我思”的主体过度膨胀而终于导致了非中心化,由语言和知识建构的主体终于解体,而导致了非理性化、零散化,同时又因时间的破碎而导致了空间化,等等。可搁在我们的语境里面,就显得比较滑稽。恰恰是我们具体的一个个个人的问题大了:除了传统唯精神的人文主体建构,更为严重的是无可救药的自我主义盛行,除了八仙过海就基本不懂得尊重别人,更不可能懂得尊重别人的利益……由此种种,“怎样都行”的直接后果是恶性泛滥,彼此拼命地争夺着种种话语权,而一旦获得话语权便唯我独尊,全然不顾别的个体表达的权利,最终导致我们自身的无论新旧的人文精神丧失殆尽。于是,在毫无规则的种种个人“运作”当中,后现代艺术在中国多少有点处于毫无章法的“狂欢”状态。

  契机与转机在于国际化浪潮,我们的艺术和艺术家越来越多地走出国门,对后现代艺术的认识和演练进入新的世纪时确实获得了全面的提高和全新的突破。在我看来,这完全是艺术的国际化真正展开了我们的后现代视野,是文化的冲突和交流与对话,让我们中国的后现代艺术获得了勃勃生机。

  这显然是一种完全矛盾的描述。但这可能是事实,仅仅是事实而已。这也许可以暂时转移一下我们的视线。杨世膺先生的《别有用心——蔡国强大写意》一书,也许便可以是这种视线转移的最好注脚。我们知道,蔡国强如果不算最早也是属于较早走出国门的中国艺术家,让人意味深长的是:他用的是东方的人文“炸毁”西方的理性,或者干脆是与西方非理性主义思潮殊途同归于解构主义洪流。此其一。其二,蔡国强的东方人文性解构西方的科学主义的技术性,似乎给西方人的“已经完全为技术所肢解”的日常现实带来了某种共鸣谐振,但,毕竟循序的也是从观念、行为到装置到过程的过程,也就是说无论是火药、中药还是泉州船骨乃至黄河渡口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原始羊皮袋,他都明显地参与了观念,仍然沿袭“点子主义”以及“偶发”“过程”一路的范畴,并始终强调了现场体验。那么,对蔡国强的人文性“点子”解读显然就形成了杨世膺特别着力处。杨世膺采用的是易理之学解释蔡国强的艺术行为,不管这种解释是否有效或者是否有理论上的说服力,但他的解释不是从外部而是从艺术行为的内部,渐次展开了蔡国强艺术的对世界的一种认知模式,我以为是颇具独到眼光和独运的匠心的。尤其是国内艺术界盛传蔡国强的“艺术是可以乱搞的”的说法并颇有微词的情形下,杨世膺的《别用用心》显然也有着某种以正视听的作用和效果。杨世膺甚至不厌其烦地描述了蔡国强是如何地“见招拆招”,如何用东方的“中庸”有效地进入西方的后现代语境,他甚至拿杜尚的“小便池”的“冷形态”来对应于蔡国强的“热形态”,并声称“中国龙”逆当年八国联军的路线,“日本-美国-西欧”地如入无人之境。在我看来,艺术的调门似乎太高了点:艺术并没有这么大的力量。与其说蔡国强有着所谓的文化“西征”意义,我倒不如把蔡国强看成一个“文化英雄”,无论是《龙来了!狼来了!成吉思汗的方舟》《有蘑菇云的世纪》《文化大混浴》《地球也有黑洞》《草船借箭》还是《威尼斯收租院》等等,均在西方的后现代文化语境里面引起文化的交汇、共鸣乃至轰动,然后在西方的艺术传统与特有的文化传统当中走红。因此,杨世膺对“文化英雄”的解构就并非是为了建构出什么新的知识主体,而是对蔡国强的艺术进行分解并在分解的基础上进行归类,然后更好地把握它。尤其是蔡国强的作品在不同语境里面所可能引发的共鸣与思考,通过杨世膺的描述,我们很容易就会发现蔡国强的艺术肯定不是“可以乱搞”的,顶多只是“随心所欲不逾规”罢了。蔡国强的随心所欲,用杨士膺的说法是不同于杜尚的“物质现成物”而是“文化现成物”,这样:蔡国强的文化养成、文化记忆、民族记忆、民族情感以及民族心理等等,就被杨世膺刻意地凸现了出来。比如对《龙来了!狼来了!成吉思汗的方舟》的创作过程的描述和理解(羊皮筏与丰田汽车发动机组合起来的成吉思汗形象,狼的隐语,“方舟”的猜想等等),对《草船借箭》的“象外之意”的阐释(“蔡国强作为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仍处于边缘地位的中国艺术家,当他只身闯入西方世界的时候,尖锐而深刻地感受到了一种文化在另一种文化里受到冲击的痛楚”,往极端里说是否有万箭穿心的感觉呢?),对“引爆台湾省立美术馆”整个艺术事件过程的客观展示所隐含的对意识形态话语实践的解构,对《威尼斯收租院》的艺术创造与表演的全方位介绍与描写以及对过程性艺术魅力的种种揭示(若收藏它却因为艺术过程已结束,若不收藏获双年展大奖的含金量甚高的作品就被“成功”消灭了未免太可惜,或者自生自灭也成了过程之中了,等等)……无不一一体现出蔡国强的处处无所不在的“别有用心”。若一定要说蔡国强的艺术是“乱搞”,也乱搞得颇有章法,而且旗帜鲜明,而且东方个体立场彰显,而且感情复杂:“象外”的内心冲突无处不在,第三世界话语的纠缠撕扯于自身文化身份的真切确认和西方文化语境中的本能对抗,除了《威尼斯收租院》带有重塑红色经典色彩而在书写意义上的模糊性,在意识形态话语层面上给人留下了多种解释的可能性,蔡国强艺术话语大多传达的还是一个东方艺术家所遭遇的历史境遇,以及个体感受上的当下真实性。

  杨世膺的《别有用心》最为精到的概括并不在于蔡国强艺术的义理分析,而在于有效地描述了蔡国强是如何在彼时彼地又是如何步步为营地进入它的艺术天地和创造之境中去的。蔡国强并不提供给人们对这个世界究竟有什么新发现,而是提供了一种认识观察这个世界的方法,一个东方艺术家感受着当下西方的文化冲突与心理冲突的方法。然后在具体描述蔡国强作品在构思、策划、运作、效应的种种过程当中,渐渐地去丰富了蔡国强的艺术话语构成:通过中国的“文化现成物”——龙的造像,中国风土、风水,火药、中药,中国塔、中国土窑砖,太湖石,泉州船骨、古刺桐港小帆船等等,在西方各地的不同文化语境之中所引起超出“象外”的种种文化解释,以及在心理上的精神参与上的现场感受上的乃至历史上民族上意识形态上的不同交汇与对话,从而在意识层面上共同构成多元共处并存背景之下解构西方中心论的个性强音和众音喧哗的新潮流。然而,出于杨世膺较为深厚的文化功底以及对中华文化的过于自信,在字里行间不免又时时存在有意欲挟古老之中华文化“拯救”西方没落的现代之文明的嫌疑。我们知道,而今国际语境之所以能够形成当下新格局,跟西方马克思主义、解构主义、女权主义以及第三世界话语各自形成的斗争力量紧密相关,而中华一系的东方话语仅仅只能是其中的一支弱小的脉流而已,几乎很少可能形成一股强有力的解构力量,蔡国强作为一个艺术家充其量发出来的也只是微弱而顽强的声音而已。

  在我们面对他者的时候,我们常常不服气,就说要学习对方然后还要赶超对方,或者有时候干脆就只看到对方的致命之处,以体现出自身的文化优越感。殊不知,在面对他者时,除了我们自己能够更加确切地确认自身的文化身份外(这一点,常年侨居海外的蔡国强想必比我们这些在国内的人有着更加痛切的感受),我们更加应该意识到我们自身的致命之处,更加彻底地认识到我们自身的种种无可救药,然后才有真正的疗救可能。因此个体真实性以及我们自身身体性当下感觉的确切性,就理应提到应有的议事日程上来。而不是仍然讲求我们传统的禅宗佛意以及古老的模糊哲学,任何一个特立独行精神独立并具有真正创造性的艺术家,不仅要为自己的艺术行为负责:他(她)尽管可以是无道德的反道德的,但决不可以是不道德的——而且,事关我们整个社会的精神价值和人文价值,无论是在国际语境还是在本土语境,我们时时都要警惕种种话语权力的侵袭和孵化,而永远尊重个体话语表达的权利,而不是相反。蔡国强在国际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说明他在复杂无比的国际语境之中有力地发出了自己微弱的声音,那么,在国内的一样无比复杂的语境之中,个体的声音微弱可闻了吗?

上一篇:亵渎神圣

下一篇:余秋雨批判:没落的人文精神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比较出真知

原载《比较》Comparative Studies (第十辑)  在20世纪50年代,即使在普通中国人的心目中,“苏联老大哥”的形象都是十分鲜明的。  加加林、集体农庄、《列宁在一九一八》等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而《喀秋莎》、《红梅花儿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歌曲一直传唱至今,也是当年中苏文化交流深入之明证。后来两国关系一度紧张,相互间的交流也大幅减少。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和两国边贸的火爆,曾经一度激起过国人对这个北方邻国的兴趣。但自从苏联解体,俄罗斯开始进入他们的“十年转型”之后,我们对俄罗……去看看

风物长宜放眼量:中印经济发展的长时段对比

去年印度经济提速,增长率超过8%,这立即在中印两国乃至世界上激起讨论。“印度将超过中国”、“21世纪是印度世纪”等言论和认为印度经济积重难返不可能赶上中国的言论形成了一次小论战。今年印度大选,执政以来取得经济高增长的人民党政府却“意外地”败选下台,两国与世界又是一阵议论。   然而以中印这样两个历史悠久的大国,展望前景岂能以一日论短长?漫道印度不能仅以一两年的时段、IT软件等一两个产业而乐观,就是中国已持续20年的高增长也只是历史之一瞬。比较这样两个大国,不能不“风物长宜放眼量”。  一、中印农业:百年……去看看

关于道德主义批评的几个问题

一、引言   如果按照批评标准的审美、思想二分法,道德批评属于思想批评的范畴,思想批评分为政治思想批评、伦理思想批评、社会思想批评、哲学思想批评、宗教思想批评等若干方面,其中政治思想批评是最重要的方面,但是伦理思想批评也占极为重要的地位,道德批评也即伦理思想批评,它是对文学作品渗透出来的伦理立场的研究和批判,看它体现了进步的伦理意识还是落后的伦理意识,这个伦理意识是有利于人类的自由解放还是阻碍了人类的自由解放。如果按照批评标准的真、善、美三分法,道德批评猎属于“善”的范畴,是对作品的道德观念的评……去看看

中国的生育革命

原载《人口研究》2009年第1期  内容摘要:文章从生育革命的动力机制角度提出了一个关于生育革命动力结构的理论模型,并根据主导动力机制的不同类型把生育革命划为三个阶段:死亡率转变驱动阶段、生育意愿转变驱动阶段、生育成本约束驱动阶段。20世纪70年代以来发生在中国的生育革命虽然有政府计划生育政策的强力推进,但是社会经济发展仍是这场革命的深层动因。特别是1992年以来的生育率下降更是体现了生育革命的本质。文章认为,中国的生育率转变已经完成,开始进入以成本约束驱动为主导的低生育率阶段。  关键词:生育革命;生……去看看

长三角城市群:形成、竞争与合作

原载《南京社会科学》2005年第5期  「作者简介」徐康宁,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博导;  赵波,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  王绮,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硕士生。(南京210096)  「内容提要」长三角目前是我国经济发展最快、市场最为繁荣的地区之一,长三角城市群的形成与发展是长三角地区经济社会特征的一个重要方面。构成长三角城市群形成的因素有其经济和历史方面的背景,是区域经济社会内生交互发展的产物。城市群的本质内涵是多城市化、都市化和一体化,城市群的演变是推动长三角地区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也……去看看

民主制度下的自由实践

死亡属于自然事情,每个人都会面临死亡,即使是天灾人祸、战争、法律的惩罚等等所导致的非正常死亡,由于其频繁性,人们也已经习惯上看作是正常的死亡,如果是天灾人祸,人们会归咎于命运的不济,如果是法律的处死,人们会看作是咎由自取。然而苏格拉底之死之所以溢出这些日常死亡事件,成为人们反复思考的主题,就是因为这样的死亡集中体现了人类所面临的尖锐矛盾和困境,从而具有了更为普遍和一般的意义:为什么在一个民主和自由的国度里,竟然不能容忍一个智者的自由思想和自由言论?正是出于对思想自由这一根本性问题的关心,毕生致力于推进思想……去看看

论与行政职权相关的行为

行政主体依行政职权实施行政行为是否合法是现代行政法关注的核心问题,并对违法的行政行为设置了多种行政监控的法律制度。但是,在现代行政管理中行政主体还实施许多与行政职权相关的,对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有影响,但不属于行政行为范畴的行为。对这些行为如何加以规范已成为现代行政法发展的一个重要内容。本文拟结合现代行政法的原理,就行政指导、行政合同和行政事实这三种典型的行为发表如下观点,与行政法学界同仁商榷。一、 行政指导行为(一)行政指导行为界说行政指导行为是行政主体基于国家的法律、政策的规定而作出的,旨……去看看

中共八大与“以苏为鉴”

原载《中共党史研究》2006年第5期p11-15,22  〔摘要〕中共八大迈出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第一步,当年起步的探索,包含着"以苏为鉴"的内容——既吸取了苏共二十大揭露斯大林错误所提供的教训,也借鉴了苏共二十大提出的克服原有体制弊端的有益经验;同时,也有中共领导人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自主思考与贡献。  〔关键词〕中共八大;以苏为鉴;苏共二十大;八大的自主思考和贡献  对于1956年举行的中共八大,人们的共识是,它迈出了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第一步。至于中共八大与同年2月举行的苏共二十大之间有什么联系,人们……去看看

特别权力关系之理论

第一节 特别权力关系之理论   特别权力关系(Das besondere Gewaltverhaltnis)又称做特别服从关系(Das sondere Subjektionsverhaltnis),为行政法学上之专有名词。此系指基于特别之法律上原因(法律之规定或本人之同意等),为达成公法上之特定目的,于必要之范围内,一方取得支配他方之权能,他方法之负有服从之关系,以此为之关系。传统特别权力关系理论认为在此特别权力关系内,排除依法行政原则尤其法律保留原则之适用,作为特别权力主体之行政机关,即使欠缺个别具体之法律根据,亦得对于处特别权力关系内部之人发动公权力,加以命令强制之并……去看看

法律锲入:政治冲突的秩序和地方自治的缺失

民间法和国家法的分野和冲突是法学界关注农村治理的重要视角(苏力,2000;田成有,2002)。在村治研究当中,考察国家法和民间法的冲突、效力、整合是建立在现代国家政权建设和现代化话语之上的。显然,由于这样的特殊背景,使得这些研究带有强烈的政治言说倾向:即政权建设和政治力量是实证法学研究的不可忽视的维度。但是由于学科和分析话语的选择关系,这些研究又偏偏放弃了对于政权建设和政治力量的正面解剖,使得案例描述滞宥于特定的法律关系。本文考虑将法律关系上产生的政治影响和道德影响放在政治制度设计──特别是立宪选择的角度……去看看

行动力与制度限制:都市运动中的中产阶层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6年第4期     提要:本研究以社会运动理论为基本视角,通过对目前中国城市中普遍出现的中产阶层市民组织化维权运动的现状及问题的描述和分析,探讨市民组织化、行动化的主要影响因素,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对国家-社会关系的演变路径作出说明。作者认为城市中产阶层在房产物业纠纷的维权运动中表现出了相应的权利意识和行动力,而对市民自主组织的政治/法律限制已构成市民组织化表达行动和社会发育的制度瓶颈。  关键词:城市中产阶层;都市运动;行动力;制度限制  一、问题说明  本研究旨在通过对城市中产……去看看

关系化还是类别化:中国人“我们”概念形成的社会心理机制探讨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2008年第4期p148-159  摘要:中国社会心理学在面对急速的社会变迁中,需要以变迁与文化的视角来选择研究问题。而中国社会文化中群己关系的社会心理机制,即"我们"概念的形成机制及其转换的可能与条件,正是一个体现着双重视角的基本问题。对这一问题的探讨不仅有助于解释社会凝聚力、群体行动的逻辑,讨论国家与个人、社会与个人、类别与个人的关系;也有助于培植社会转型时期的社会心理资源和社会心理支持系统,从而促进社会合作。与以往单一机制的分析框架不同,通过对两个个案的讨论,研究提出了一个新的分析……去看看

扩大内需关键在增加消费

只有增加消费才能扩大对投资的需求   1998年以来,为了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我们认真贯彻中央关于扩大内需的决策,通过增发长期建设国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有效地拉动了经济增长。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需求不足的矛盾仍然没有缓解。1999年4月份开始,随着上年国债投资陆续完成,固定资产投资(除集体和个体投资以外)的增长速度出现下降;到8月份,基本建设和技术改造投资出现了负增长。直到11月份,随着当年新增国债投资开始到位,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才缓慢回升。全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预计比上年增长5.2%,考虑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6%。投资增……去看看

发掘宪政转型的古典资源

   2009/10/01
对话者:   陈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范亚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刘海波: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师   秋风:历史学硕士,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   时间:2003年12月27日下午   地点:人民大学资料楼8层会议室   秋风:今天我们对话的主题是宪政转型的传统思想资源。这里讲的传统,主要是讲儒家的传统。今天请来了当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陈明先生,范亚峰、刘海波和我,则既是哈耶克式的自由主义者,而同时又都对中国传统抱有一种同情的理解。   范亚峰:今天的讨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