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精品要靠新的制度来催生

  20余年来,我国在人文社科领域的学科建设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但无庸讳言,“垃圾成果”充诉于学术期刊及书肆,严重干扰了学术的健康发展。我国拥有高级职称的人数及博士学位获得者与学术精品的数量不成比例,学术与非学术、学者与官员甚至商界大腕的界限模糊不清,亦官亦学、亦商亦学的现象还有蔓延之势。此种现象不仅玷污了我国学界在国内及国际上的声誉,且使国家的人事制度及分配政策受到扭曲,并挫伤了为学者的积极性,使传世之作越来越罕见。窃以为,欲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可借鉴他国的经验,立足于治本,从制度改革入手,非下猛药,无以收效。

  一、关于量化的考核制度

  随着高校岗位津贴的发放,加之校际间的竞争加剧,各校及科研院所均建立了一套严格的考核制度。为了使考核制度具有可操作性,对科研成果的量化几乎成了不二的选择,成果的数量直接与职称、岗位津贴及随之而来的住房、收入挂钩,多数院校还与研究生能否拿到学位挂钩,使得指标主义大行其道。此种做法看似赏罚分明,公平合理,但催生出的是重数量轻质量和学风的败坏,同时也使过去那种“十年磨一剑”者难以晋升甚至遭遇下岗的尴尬。若照此做法,不要说民国时期的那些名教授要么被埋没,要么被踢出高校,西方名校的教授恐怕亦无例外。

  这种量化考核制度是违背科研自身的规律的。科研是一项艰苦而长期的工作。所谓科研成果或论文应当是研究学界未知或尚未真正解决的问题,只有创新才有学术,惟其如此才有研究之价值和发表的意义。对人文社科界的学者来说,要做到这一点,从时间来看,长则数月,多则数年。当下流行的量化指标若按严格的学术标准来考核,不要说硕士1篇、博士3篇的任务不可能完成,对绝大多数教授、博导来说同样很难做到。但因时下指标主义一统天下,各校只能降低对成果“质”的界定,只要是在“学术期刊”发表的就可以计入统计之列。舍其“质”而计其“量”,整个学界水准的下降也就在所难免,所谓传世之作也只有等到退休以后去完成。

  其实,科研活动需要的是敬业和献身精神,靠的是持之以恒的毅力,凭藉的是良知和从容的心境,对学者来说除了他律之外,更需要自律。浮躁、急功近利、追赶数量,永远产生不了真正的精品之作。考核应遵循科研的基本规律,建议延长考核的周期(国外通常是4—5年),重在成果的质量。那么,如何判定成果的质量呢?

  二、关于成果质量的判定

  学术成果的社会评价是衡量其学术含量的重要方面。在指标主义的支配下,管理部门通常将成果分为两类:一是只要发表在学术期刊上的文章即可计入“指标”,二是被转载的或有书评推介的(即有社会反响)就算是优秀成果,并在考核或进行物质奖励时加以区分。

  然而,对于人文社会科学成果的界定是不可能朝发夕定,它必须有一个检验的周期,即看数年后的社会评价如何。一篇论文若长期无任何反响,其成果的价值就值得怀疑。什么样的反响才算是社会评价?我国目前对科研成果的社会评价一是看论文的转载率,二是书评。就转载率而言,目前高校普遍的做法是看论文是否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等刊物转载或摘登。暂且不论以此作为社会评价的标准是否科学,就论文是否被这些刊物转载或摘登而言,关键在于相关学科的编辑。一篇论文或成果的价值就取决于编辑的常识与水平,这对科研工作者和编辑来说都是不公平的。科研工作者的研究成果价值如何,命运掌握在相关刊物的编辑手里;要求一名编辑全面掌握某个学科研究动向,百里挑一,找出精品,也实在是勉为其难(在西方编辑与学者有严格的职业分工,编辑无权对成果的发表或出版做出取舍)。即便由少数专家来取舍,也不应视为社会评价的优劣,因为学有专攻,每个学科都是很庞杂的,一个专家不可能对一个学科内的所有成果做出客观的评价。诚然,被转载的论文或许是好文章,但大量未被转载的成果未必都不如那些被转载的文章。将是否被转载视为高质量的学术论文是非常片面的,转载应与社会评价脱钩。另一个评价标准是书评,这在西方国家也是如此。但是我国刊物发表的书评多为师友或师生之作,其基调多为颂扬吹捧之词,此种书评已失去了对成果作学术评价的意义。

  社会评价的标准应该是专业对口的学者对有关成果的引用率或认同程度。一个研究中国古代史的专家,对现代史或世界史方面的成果很难做出有权威的评价。如果一篇论文或学术专著长期不为同行专家所引用,不能进入学术界的流通领域,就不能说是一项有学术价值的成果,也就不应计入“指标”。

  三、关于评奖制度

  当下对学术成果评奖被视为鼓励多出精品的重要举措,但收效甚微。我国现行的评奖制度带有很浓的行政色彩,有所谓国家级、省部级、地市级的奖项,还有全国性及地方性的学会颁发奖项。奖项之多、之滥、之频,恐怕也是举世之最。多则滥,少则精。

  评奖应严格控制在学术圈内,这对党政官员及党政机关来说绝对是禁区。学者和现任官员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角色。在现行的体制下,我国国家公务人员连双休日都很难得到休息,他们怎么能长期在图书馆俯首爬梳,充分研读前人的成果,进而有所突破,推出精品之作呢?

  要完善评奖制度,当务之急是尽快结束由行政部门主导评奖的做法,杜绝行政官员与学者一道申报奖项并担任评委的怪现象(有些地方的省级主要领导发表的文章居然也参加社科成果评奖,这无异是对学术的亵渎)。严格做到官学二分,将评奖的职权限制在非政府组织的范围之内,学界的成就只能由学界的专家鉴定,由非政府全国性的专业学会各自组成学术委员会,定时组织专家匿名评审,其结论当视为终审的结果,不应再由各学科的权威或行政领导再去进行平衡或更改。既然主导评奖的是非行政性机构,奖项是非行政性机构授予的,也就应该取消所谓国家级、省部级奖的名目。

  鉴于现行的奖种之多,建议压缩评奖的层级与频率,评奖的数量应少而精,程序应严而密,评奖的标准主要看社会评价,即成果的引用率。

  四、关于科研项目的评审

  为了多出精品,各级行政部门加大了科研投入的力度,尤其是应用性学科,但现在的项目评审难免受到非学术因素及行政因素的干扰,名人、名人的弟子与朋友、学界及机关的官员易于获得经费的资助,多数学者 (其中不乏有较强科研能力者)很难获得相应的科研项目。有的人项目来不及做,有的人则多年得不到资助。有关部门不妨总结一下,若干结项的项目有多少是学术精品。

  要健全项目评审制度,首先应当使政学二分。非应用性的学科自不待言,应用性的学科也应由行政部门主管在听取专家意见的基础上,将所要研究的项目公开向社会招标,进而由专业对口的专家组成项目评审委员会,对应标者提出明确的要求,结项时由其他的专家组成委员会对其成果做出权威的鉴定,使得在项目评审和项目鉴定两个环节上形成必要的制衡。还可以考虑对项目承担人建立信用记录制度,项目承担人如无正当的理由,不能按时、按质完成所承担的项目,应予以警示或在一段时间内取缔其申报项目的资格。

  现行的项目管理制度也有诸多需要改革之处,如项目经费的支出手续烦琐,在有的单位项目负责人为报销一笔支出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找人签字盖章;项目实施过程中的检查太多,项目负责人穷于应付各种检查、填写各种报表;有些基础性研究项目周期太短等。

  科研项目的实施与管理同样应遵循科研规律,行政部门应尽可能从中退出,由非政府的学术机构组织项目的实施、管理与监督。

  五、关于职称评审

  现行的职称评审制度同样不利于多出学术精品。师资管理部门往往忽视精神产品的特殊性,机械地靠量化指标衡量科研人员的水平,进而确定职称的升迁。为了达到应有数量,科研人员不得不从眼前利益出发,拼命“制造”论文,并通过各种手段发表出来。由于我国现行审稿制度存在的问题(编审合一),大量低水平、重复甚至抄袭之作得以发表。更有甚者,目前还存在党政官员主导或参与职称评审的现象,不恰当地放大职称评审的外延,导致教授满天飞,损害了学者在公众中的形象。

  职称评审同样应重质量、轻数量。衡量一个学者的水平并不在于他发表了多少数量的成果,而是看其研究成果的前沿性和创新之处,看其成果的社会评价。职称评审应由招聘单位根据岗位的要求,组织校内外的同行专家对应聘者的学术水准进行评审鉴定,由本单位的教授及相关人员组成教学委员会对其教学质量与工作态度进行鉴定。这两种鉴定意见也应视为终审意见,不必再组织所谓跨学科的高评委去进行终审。很难想象,一个经济学家的成果交由历史学家甚至化学家(还有一些并无专长的党政领导)去评议。

  中国学界要多出传世之作,当务之急是要通过制度创新,使种种非学术的因素从学术圈子中退出,进而才有可能逐步净化学术土壤,纯洁学术队伍,为学者营造一个出产学术精品的环境和氛围。

  作者: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源:《中国高等教育》2003年第19期

上一篇:在合理性与现实性之间:读《黑格尔政治著作选》

下一篇:田野研究与本土学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潘玉良遗作遗物返还案”始末

“潘玉良遗作遗物返还案”自始至今已有十年了,经过了一、二审的审判,似乎已经尘埃落定,在此期间媒体也表示了极大的关注,但是由于法庭应安徽省博物馆方面“此案影响较大,要求不公开审理。”的要求,没有公开审理;而且又违反了 “一律公开宣告判决”的法律规定:没有公开宣告判决。因此媒体对于此案的全过程的了解和报道是雾里看花——也许在美学上可以称之谓“朦胧美”,但失去了新闻报道的第一要素:真实、准确。——当然,责任不在媒体。   本案全然没有法律规定的“可以不公开审理”的条件,不过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和“为尊……去看看

随罗卓英血战淞沪纪略

七七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烽火四起,1937年8月,罗卓英由广州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办公厅厅长,调任陆军第十五集团军副总司令兼陆军第十六军团长,11月升任陆军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随陈诚参加淞沪抗战。我当时担任十八 军六十七师二○一旅副旅长兼四○二团团长,归陈诚、罗卓英指挥。我十五集团军加入沪战8月23日至29日,日军在浦东登陆失败后,调集约58艘运输舰只,运载第三师团、第十一师团主力及吴港、横须贺海军陆战队一部为先遣队,在日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指挥下,集结于引翔港镇、殷行镇、张华浜、吴淞镇、宝山、狮子林、川沙镇……去看看

体制转轨时期的地方保护主义研究

摘要:地方保护主义产生有其理论上的必然性,但是也有其体制、制度、历史等方面的原因,经济转轨时期尤其如此。因此,要治理地方保护主义,必须强化整体利益,改革国家行政管理体制,规范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关系,改革税收体制,加强法制建设,加大国有企业改革的力度,改革干部考核选拔机制。   关键词:体制 转轨 保护主义 研究   On The regional protectionism studing during economic reformatio   Abstract: The regional protectionism is inevitable in theory,but there are other causation such as systems,history,ect.it is……去看看

中西文化中龙的意义比较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西方的龙(dragon)的意义的剖析,揭示出当代西方对龙的意义理解的一个误区——龙性为恶是基督教统治后才在人们思维中形成的固有模式,并进而通过与中国的龙进行意义比较,得出龙的形象源自于祖先们的共同记忆的结论。  [关键词]:龙 神兽 求雨 文化内涵 提丰 派松 卡德摩斯 基督教 撒旦 圣乔治 贝奥武甫 埃达 认知因子 集体无意识 原始记忆  中国人是“龙的传人”,龙文化十分发达,对龙也有多种解释。《说文》曰:“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小能大,能长能短,春分而登天,秋分而入川。” 《广雅》云:“有鳞曰蛟龙,有翼……去看看

中改院“转型时期非政府组织的发展”专题座谈会综述

2004年4月17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在北京以“转型时期非政府组织的发展”为主题召开了专题座谈会。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副会长、中国集团公司促进会副会长顾家麒,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迟福林,以及葛延风、魏加宁、张丽娜、唐元、杨团、赵黎青、王名、陈金罗、汪玉凯、黄浩明、商玉生等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务院研究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清华大学、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NPO信息咨询中心等机构和社会组织的近20位领导和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会议……去看看

稳定汇率、通货紧缩和出口增长

一、关于中国通货紧缩(注1)成因的另一解释   关于中国通货紧缩成因,林毅夫认为是90年代生产能力急剧扩张,总供给增长太快的结果。易纲强调经济结构的问题,在生产能力过剩时不能有效地淘汰落后过剩的企业。在某种意义上说,易纲也解释了中国通货紧缩为什么持续的原因。我基本同意他们的分析。但是,我认为,亚洲金融危机以后中国采取的汇率政策与宏观经济政策也是中国这一次通货紧缩形成和持续的重要原因之一。   首先我们来看汇率政策。在亚洲金融危机中,我国坚持了人民币不贬值的政策。这一政策毫无疑问地对稳定中国、亚洲……去看看

对“利用资本主义”提法的质疑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教研部)  在当代世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无论在国际舞台的经济运作还是政治运作上,都处于极大的优势地位,而且这种优势地位在可预见的将来,还将会继续保持下去。从历史长河的角度说,和以前的各种制度相比较,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所创造的物质财富,要远远超过在它之前所有社会形态下所创造财富的总和。而这种情况的发生,并不是在资本主义发展到它的成熟期才开始的。我们知道,早在十九世纪中期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已经这样写到:"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去看看

自由民主主义在中国

1830年代英国宪章运动和1860年代美国内战之后,自由主义与大众民主逐渐融合起来,形成了自由民主主义的意识形态与政治运动。到20世纪初,一人一票、三权分立、保障各项基本人权的自由民主制度在美国、英国、法国、北欧国家等陆续建立起来。但是,随着英国工党取代自由党在政坛的地位,德国社会民主党崛起为第一大党,布尔什维克在俄国夺取政权,作为意识形态与政治运动的自由民主主义开始走下坡路,被叱咤20世纪风云的社会民主主义、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民族主义等遮蔽了往日的光彩。一直到1980年代撒切尔夫人和里根的新保守主义革……去看看

略评《读书》2000第8期

暑假结束,照例将假期中拉下的值得看看的报刊过一遍。说过的话——《读书》眼下还是要翻翻的,花了约三小时,作为学术外行,从我这个一般读者的角度发几句议论,不用说,谁都有权这样做。不是批评归批评,“事实”归“事实”吗?那就来个具体落实,个案分析。这工作早该有更适合的朋友做的,我先勉为其难抛块砖。  这回的开篇面貌变了,在美学人冯象来谈腐败,大意是忧患的,但晦涩得很,题目《腐败会不会成为权利?》就不好懂:“权利”(我现在改说“利权”)不是“权力”,腐败既是“权力”的滥用,人们就要用各种利权制约权力,这样说,“腐败会不会成为权利……去看看

我是从什么样的基础开始

我首先想说我是从什么样的基础开始的,在1978年3月1日的日记里,我尝试整理自己的知识,试图问自己:我知道一些什么?下面就是当时的一个总结:   自然科学方面--理论方面有一点简单的进化论知识,自然发展史的序列,生物进化,肤浅的天文知识,不巩固的初等数学知识,初中水平的物理化学知识,对新时代各门科学的互相渗透有一点了解,科学史读过丹皮尔的《科学史》,所读海克尔的《宇宙之谜》是19世纪末的概括,虽然激动人心,但带有上世纪特有的某种独断,还读过一些科学家的传记,有一本贝弗里奇的《科学研究的艺术》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维纳的书也……去看看

领导干部考察失真研究

原载《战略与管理》2004年第3期  领导干部考察,是领导人才资源管理和使用的一个关键环节,直接影响着领导人才资源配置、管理和使用的效能和质量。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十分重视对领导干部的考察工作,并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但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和社会变革过程中各种社会因素的日趋复杂,以及对领导干部素质要求的不断提高,领导干部考察失真的问题不同程度地在一定范围内、一定程度上客观存在,从而一直困扰着干部考察工作,并给领导干部的选拔、任用和管理带来……去看看

国际经济形势与中国对外经济政策

许多人认为到目前为止,由美国次债危机引发的国际经济危机已经过去,中国又将进入一个新的高速增长期,甚至有“新黄金十年”的说法,我认为这样的认识太过乐观,去年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国家之所以能够从萧条的谷底走出来,不约而同的都是用了将危机向后拖延的做法,在美国是暂时冻结有毒资产的处理,在中国则是在过剩的背景下继续加大投资。为了应付危机的突然冲击,各国政府这样做是正确的,是为化解危机争取到时间与空间,但亦可能使矛盾累积得更多,在未来爆发的更严重。所以,用“后危机时代”的说法更妥当,应该讨论……去看看

窥探我国果农的合作之路

摘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果业迅猛发展,但产销体制很不完善,产品本身不等于商品,更不等于有了稳定畅销的渠道和市场份额。分散的个体果农户面对竞争的市场,犹如汪洋大海中的叶叶扁舟,显得无能为力。果农协会组织和引领分散果农走向市场,作为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非盈利组织形式,在国外已经是成功的经验和模式,应成为我们之鉴。为振兴我国果业,合作化是我国个体果农的必由之路。果农协会应当实行完全民主化运作,避免“权力”的介入而使之变为“半官方化”、“机关化”和“官僚化”。政府应在制订政策条例、协助开拓市场、科技服务等……去看看

传统·秩序·自由

[内容提要] 埃德蒙·柏克的政治保守主义思想以大卫·休谟的怀疑论为哲学基础。他批判了启蒙思想家对法国大革命“理性的误用”,认为抽象思辨应远离政治实践。柏克是保守主义者,因为他尊崇传统、倚重秩序以审慎的态度对待理性、传统与自由,柏克又是自由主义者,因为他用毕生的精力热情捍卫高贵的自由。[关 键 词] 柏克 保守主义 传统 秩序 自由[作 者] 郭晓东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2001级政治学博士生[通讯地址] 长春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130012)埃德蒙·柏克(Edmund·Burke)是十八世纪英国著名的政治家和保守主义政治理论家。他的思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