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展示近六年来的部分社科类图书的社科图书第二阅览室,发现二十多套现代大陆地区中国人编撰、印制精美的历史书籍,在东汉末年直至三国时期结束这一部分,以《三国演义》为蓝本撰写史书,占同类书籍的大部分。主要有「中国史学会编,戴逸、龚书铎主编,郑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通史》系列书籍(《中国通史:彩图版》、《中国通史:少年彩图版》、《中国通史:国民读本》、《彩图版中国通史》等)和《上下五千年:彩图版》,也有其他的《中国通史》,还有一些《中华上下五千年》。选择一些在下面,展示给读者一阅。

  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少年彩图版》和《中国通史:国民读本》有《桃园结义》:

  刘备字玄德,……

  张飞,字翼德,是刘备的同乡……

  关羽,字云长……刘备看他们二人武艺高强、才智出众,就和他们结拜为兄弟。……在桃花盛开的园中,他们三人对天盟誓,结拜为异姓兄弟,愿同心协力,共图霸业。1

  作为历史书,这一段话有两个错误:一、历史上没有刘备、关羽、张飞在桃园中结义这件事;二、张飞,字「益德」,而不是字「翼德」。

  桃园结义的故事,来自《三国演义》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2。

  在真正的权威史书《三国志》中,《卷三十二•先主传》只是说先主「好交结豪侠,年少争附之」,根本没有刘备、关羽、张飞结义兄弟的事;在《卷三十六•关张马黄赵传》中提到「先主于乡里合徒众,而羽与飞为之御侮。先主为平原相,以羽、飞为别部司马,分统部曲。先主与二人寝则同床,恩若兄弟。」「张飞,字益德,涿郡人也,少与关羽俱事先主。羽年长数岁,飞兄事之。」也没有刘备、关羽、张飞结义兄弟的事3。

  《三国志•关张马黄赵传》很明白写的是「张飞,字益德」,在《资治通鉴》和《通鉴纪事本末》之中,刘备在襄阳南边被曹操追击的时候,写道:{张飞将二十骑拒后,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身是张益德也,可来共决死!」操兵无敢近者。}4也是写的「益德」。如果以小说《三国演义》为准,那只能是「翼德」而不可能是「益德」。

  赵机、其宗选编的《中华上下五千年》、吴兆基编《中华上下五千年》也有《桃园结义》,同样犯有上述两个错误5。

  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彩图版》、《彩图版中国通史》、《中国通史:少年彩图版》、《中国通史:国民读本》、《上下五千年:彩图版》中,还有《诸葛亮吊孝》:   

东吴大都督周瑜,精通兵法,才智超群,只是肚量狭小,不能容人。他和诸葛亮共商破曹大计,可又想加害诸葛亮。周瑜攻打南郡时,曾身中毒箭。当诸葛亮趁乱用计先取南郡、荆州、襄阳后,周瑜一气之下箭伤复发。病中的周瑜仍想智取荆州,均被诸葛亮识破。周瑜一气再气,在「既生瑜,何生亮」的怨恨声中死去。诸葛亮得知周瑜的死讯,决定前去吊唁。刘备怕诸葛亮被害,派赵云带五百军士保护。在周瑜柩前,诸葛亮亲自奠酒,跪在地上读祭文,泪如泉涌,悲痛不已,众将均被感动。鲁肃见诸葛亮如此悲痛,自言自语地说:「周瑜肚量狭小,自取灭亡。」6

   这一节离历史事实就更远了,我实在懒得证其伪。但是,如果我不证其伪,又好象有点取巧的意味,那么我还是应该不怕麻烦,证明一下。由于这段历史牵涉到好几个人、有一段时间,用《三国志》进行证明比较啰嗦,下面就用《资治通鉴卷第六十六•汉纪五十八》的几段历史资料证明它一下。

  建安十四年(己丑,公元209年) 周瑜攻曹仁岁余,所杀伤甚众,仁委城走。权以瑜领南郡太守,屯据江陵;程普领江夏太守,治沙羡;吕范领彭泽太守;吕蒙领寻阳令。刘备表权行车骑将军,领徐州牧。会刘琦卒,权以备领荆州牧,周瑜分南岸地以给备。备立营于油口,改名公安。权以妹妻备。妹才捷刚猛,有诸兄风,侍婢百余人,皆执刀侍立,备每入,心常凛凛。

  建安十五年 刘表故吏士多归刘备,备以周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容其众,乃自诣京见孙权,求都督荆州。瑜上疏于权曰:「刘备以枭雄之姿,而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为人用者。愚谓大计宜徙备置吴,盛为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娱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挟与攻战,大事可定也。今猥割土地以资业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场,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吕范亦劝留之。权以曹操在北,方当广揽英雄,不从。备还公安,久乃闻之,叹曰:「天下智谋之士,所见略同。时孔明谏孤莫行,其意亦虑此也。孤方危急,不得不往,此诚险途,殆不免周瑜之手!」

  ……周瑜还江陵为行装,于道病困,……卒于巴丘。

  权以鲁肃为奋武校尉,代瑜领兵,令程普领南郡太守。鲁肃劝权以荆州借刘备,与共拒曹操,权从之。乃分豫章为番阳郡,分长沙为汉昌郡;复以程普领江夏太守,鲁肃为汉昌太守,屯陆口。7

  上面这段真正的史书中的历史资料,根本就没有诸葛亮取了南郡、荆州、襄阳的影子,倒是对周瑜生前分南岸地给刘备,和刘备嫌周瑜所给地少而冒著被挟持的危险拜见孙权求都督荆州,以及周瑜死后孙权同意鲁肃的建议借荆州给刘备,有非常明确的记载。据此完全可以肯定,没有诸葛亮在周瑜与曹仁发生战争的时候用计谋取了南郡、荆州、襄阳这件事,更没有周瑜因为智取不了荆州而被诸葛亮气得吐血这件事。至于周瑜死后诸葛亮到周瑜灵柩前吊孝,那也是小说《三国演义》的产物,纯粹属于罗贯中杜撰的情节。在《三国志•卷五十四•周瑜鲁肃吕蒙传》中写道:「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于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权素服举哀,感恸左右。」「肃年四十六,建安二十二年卒。权为举哀,又临其葬。诸葛亮亦为发哀。」8在《周瑜传》和《诸葛亮传》中根本没有诸葛亮给周瑜发哀或者吊孝的内容。诸葛亮为鲁肃发哀倒是在《鲁肃传》中有明确的记载。

  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彩图版》、《彩图版中国通史》和《上下五千年:彩图版》中,还有《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

关羽攻打樊城时,被毒箭射中右臂。将士们取出箭头一看,毒已渗入骨头,劝关羽回荆州治疗。关羽决心攻下樊城,不肯退。……关羽问华佗怎样治法?华佗说:「我怕你害怕,立一柱子,柱子上吊一环,把你的胳膊套入环中,用绳子捆紧,再盖住你的眼睛,给你开刀治疗。」关羽笑著说:「不用捆。」……华佗切开肉皮,用刀刮骨。……华佗说:「我行医以来,从没见过像你这样了不起的人,将军乃神人也。9

  从《三国志》看,关羽确有刮骨疗毒之事,但没写医生是谁。《卷三十六•关张马黄赵传》的《关羽传》中没写医者的名字,《卷二十九•方技传》的《华佗传》中,写了华佗的很多治疗事例,上至丞相曹操,下至平民百姓,就是没有提到关羽。10如果华佗给关羽做过刮骨疗毒,陈寿没有道理在《关羽传》中不写华佗的名字。

  在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彩图版》中,在《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的同一页纸上,有《曹操杀华佗》:「华佗,精通医学……于建安八年(203)被处死。」这两篇相隔几寸的短文一对照,谬误立见。因为关羽攻打樊城发生在建安二十四年(219)。也就是说关羽攻打樊城的时候,华佗已经去世十六年了。如果华佗给人做手术,用「麻沸散」麻醉即可进行「开腹术」,区区刮骨小手术,何须那么麻烦立柱子、吊铁环、盖眼睛?如果套用小说《三国演义》,给关羽刮骨疗毒的毫无疑问是名医华佗。

  纪江红主编的《中国通史》,患了跟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彩图版》一样的毛病,在同一页书纸上,既有《刮骨疗毒》:「关羽攻打樊城时,被毒箭射中右臂……华佗说:『我行医以来,从没见过像你这样了不起的人,将军乃神人也。』」也有《华佗之死》:「华佗,精通医学……曹操大怒,……于建安八年(203)将其处死」11两文对照即现谬误。   

  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彩图版》和纪江红主编的《中国通史》,写到华佗被杀于建安八年(203年),我看未必准确。有的书在一幅画像下写上「华佗(?-公元208年)像」12。我分析华佗没有活过208年应该可以定论。请看《三国志·卷二十九·方技传》中《华佗传》的部分内容:「及后爱子仓舒病困,太祖叹曰:『吾悔杀华佗,令此儿强死也。』」而《三国志·卷二十·武文世王公传》中《曹冲传》这样写道:「邓哀王冲字仓舒。……冲曰:『置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称物以载之,则校可知矣。』太祖大悦……太祖数对群臣称述,有欲传后意。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病,太祖亲为请命。及亡,哀甚。」

  其实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少年彩图版》和《中国通史:国民读本》,就否定了自己主编的《中国通史:彩图版》、《彩图版中国通史》和《上下五千年:彩图版》中华佗在建安八年被处死的论述,而是写为「华佗被曹操于建安十三年(208)判处死刑」13。自相矛盾,是「中国史学会编,顾问:白寿彝,戴逸、龚书铎主编,郑州:海燕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国通史》系列书籍除了资料混乱、引用小说内容之外的一大特点。

  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少年彩图版》和《中国通史:国民读本》,有《诸葛亮治蜀》:「……为了实现国家的统一,蜀建兴六年(228)诸葛亮发动了北伐曹魏的战争,但先后六次北伐战争仍未能消灭曹魏。」14

  这句话给读者的印象是,诸葛亮发动的六次北伐给了曹魏重大打击而仅仅因为没有消灭曹魏留下遗憾而已。

  实际上,诸葛亮的北伐只有五次,严格来讲的话只有四次半,因为发生在建兴七年(229年)的第三次北伐出兵目标不大,规模很小。第三次北伐,诸葛亮先派遣三国史上没有什么名声的陈式(姓名也许是陈戒)15出兵攻打武都(今甘肃成县西北)、阴平(今甘肃文县西)二郡,属于没有任何战略价值的偏僻地方,在魏国雍州刺史郭淮率兵救援的时候,诸葛亮亲自带兵至建威(今甘肃成县西),迫使郭淮退走,诸葛亮得于攻陷二郡返回16。对照诸葛亮的战略大目标「北定中原,兴复汉室」和这次投入很有限的兵力、见好就收而言,这第三次北伐最多可算诸葛亮的半次北伐。而诸葛亮四次半北伐,惟有这半次是有功而返的,其余四次完全无功而返:诸葛亮第一次出兵失败以后杀了马谡,自贬三等,第二次、第四次都是粮尽而退,第五次病死军中。诸葛亮的五次北伐,对蜀国而言,是祸国殃民、伤筋动骨的劳民伤财、将死兵亡,对魏国而言,不过是正常的国防防御活动而已。

  下面干脆把由陈寿(233-297)撰写的最权威的三国史《三国志》中的《卷三十五•诸葛亮传》抄录几段,方便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五年,率诸军北驻汉中。……

  六年春,扬声由斜谷道取郿,使赵云、邓芝为疑军,据箕谷,魏大将军曹真举众拒之。亮身率诸军攻祁山,戎阵整齐,赏罚肃而号令明,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叛魏应亮,关中响震。魏明帝西镇长安,命张合拒亮,亮使马谡督诸军在前,与合战于街亭。谡违亮节度,举动失宜,大为合所破,亮拔西县千余家,还于汉中,戮谡以谢众。……

  冬,亮复出散关,围陈仓,曹真拒之,亮粮尽而还。……。七年,亮遣陈式攻武都、阴平。魏雍州刺史郭淮率众欲击式,亮自出至建威,淮退还,遂平二郡。……

  九年,亮复出祁山,以木牛运,粮尽退军,与魏将张合交战,射杀合。十二年春,亮悉大众由斜谷出,以流马运,据武功五丈原,与司马宣王对于渭南。……其年八月,亮疾病,卒于军,时年五十四。17

  吴泽顺编著《中华上下五千年》有《诸葛亮气死周瑜》:

  周瑜大败曹仁,天亮时兴冲冲地来到南郡城下。只见城头上插满了旌旗,城门紧闭。周瑜正在纳闷,突然城楼上闪出一员大将,大声喊道:「都督来迟了,赵云奉军师之命,已经在此多时了。」原来,诸葛亮趁周瑜和曹仁在城外交战时,派赵云带领一支人马,抢先占领了南郡城。周瑜一听,不由怒火中烧,就下令部队攻城……东吴士兵无法接近城门。周瑜无可奈何,只得收兵回营,另派甘宁、凌统各带人马去抢攻荆州、襄阳。

  部队还没有出发,就有士兵前来报告说,诸葛亮用曹仁的兵符,诈调荆州和襄阳的兵马来救南郡,却派张飞和关羽分别占领了荆州和襄阳。周瑜气得大叫一声,箭疮迸裂,昏死过去。后来周瑜为了将荆州夺回,将刘备骗去娶亲,结果周瑜、孙权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气得周瑜第二次昏死过去。……

  周瑜率5万大军,派甘宁为先锋,吕蒙为后队,浩浩荡荡直奔荆州而来……正在此时,在墙上有人高喊:「周瑜,你跑不了了,我家军师早已看穿了你的计谋!」周瑜大吃一惊,心想,这一下可完了。……周瑜知道中了诸葛亮的计,立即下令撤兵。但已经晚了。诸葛亮布下四路大军,将吴兵团团包围。关羽率5000精兵从江陵杀来,张飞率5000精兵从秭归杀来……几万人马喊声、杀声震耳欲聋,士兵们高喊:「活捉周瑜!」周瑜气得大叫,箭疮一下子就裂开了,鲜血直流。这时有人报告:「刘备、诸葛亮在军营中饮酒。」周瑜气得口吐鲜血,仰天长叹道:「既生瑜,何生亮!」说罢,连吐数口鲜血而死,年仅36岁。18

  吴泽顺的历史书《中华上下五千年》比罗贯中的小说《三国演义》还要震撼人心,因为《三国演义》里周瑜没有当场气死,也没有「连吐数口鲜血而死」,而是「连叫数声而亡」19。从真正的历史书籍中选资料驳斥吴泽顺编著《诸葛亮气死周瑜》之荒唐,请看本文第三节对《诸葛亮吊孝》的批驳即可,在此就省点笔墨、纸张了。在此补充一点辨伪,真正的历史资料表明,没有周瑜用孙权的妹妹为诱饵钓刘备这件事,因为刘备拜见孙权的目的是要求都督荆州,而且时间在刘备与孙权妹妹结婚以后。

  如果论抄《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气周瑜」文字最多,并且有新的发挥,我看是吴业友编著的《中华上下五千年》,从317-323页,整7页书都属于《孔明荆州气周瑜》。

  曹鸿骞主编《中华上下五千年》有《空城计》:

  马谡失了街亭,诸葛亮很是恼火,那魏兵在司马懿的率领下,却穷追不舍,大兵突至城下。诸葛亮毕竟是少有的政治家、军事家。他一方面将马谡抓捕入狱,以严军纪,同时他又冷静地思考对策。他想,以自己的兵力直接迎战司马懿,毫无胜利的希望,如果仓惶逃跑,司马懿肯定继续追杀,可能要当俘虏。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左思右想,诸葛亮迅速作出军事部署:急唤关兴、张苞……命令将城门大开,不要关闭,每一城门用二十军士,脱去军装,打扮成一般平民百姓,手持工具,洒扫街道。其他行人进进出出,没有一点紧张的表现。

  吩咐完毕,诸葛亮自己身披鹤氅,头戴华阳巾,手拿鹅毛扇,引二小童携琴一张,来到城楼上凭栏而坐,然后命人焚香操琴,显得若无其事,安然无恙。……大将军司马懿以为这是谎报,便命令三军原地休息,自己则骑马飞驰而来,要看个究竟。

  果然,诸葛亮坐于城楼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悠闲自在,……司马懿看后,倒吸一口凉气,觉得城内肯定埋有重兵,诸葛亮坐在城头是便于指挥,如若攻伐,说不定就中诸葛亮的计谋了。于是他传令退兵而去。20

  太荒唐了。诸葛亮进攻魏国,前面三次的对手里面都没有司马懿。诸葛亮在231年的第四次进攻魏国,魏军主帅才是司马懿,哪里可能出现马谡街亭失败以后诸葛亮面对司马懿的空城计!!空城倒可能真有,《三国志•诸葛亮传》中的「亮拔西县千余家,还于汉中」可做旁证。西县能有多大?诸葛亮把西县一千多家人驱赶到汉中去,西县能不空城?

  曹鸿骞主编《中华上下五千年》,好几个显眼地方印著「五千年文明必读经典」,口气真不小,作为历史书籍,里面居然有纯粹出于小说《三国演义》的内容,太不象话了。

  张华腾、张先昌主编《中华上下五千年》,也有《空城计》,还有诸葛亮抚琴的插图,内容更多,占了三页纸的位置,《三国演义》中司马懿与儿子司马昭的对话都抄了上去21。孙兴盛编《中华上下五千年》,在《诸葛亮挥泪斩马谡》标题下,也把《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诸葛亮挥泪斩马谡 武侯弹琴退仲达》里面诸葛亮面对司马懿的空城计基本上抄了上去22。要论抄《三国演义》「空城计」最彻底的,可能还得数以汀编著《中华上下五千年》,在《空城计》标题下,占了四页纸的分量。23安晓峰编著《中国上下五千年》和方圆主编《中华五千年》,虽然没写空城计这一段,但是把马谡在街亭的敌手写成司马懿24,无疑也是中了《三国演义》毒的结果。

  要论将《三国演义》抄上史书最多的,当属王德富主编的《新编中华上下五千年》,足足一百页的内容来自《三国演义》,从《奸雄并济的曹操》中写曹操刺杀董卓未遂(第378页)、误杀朋友吕伯奢一家,放出「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狠心话,到《五丈原的悲风》中写「诸葛亮生前已料到他死之后,魏延会起事端,早就以锦囊授计于杨仪,并派马岱潜到魏延身边,最后魏延被马岱杀死」(第481页)。中间的内容,我只要抄几个目录,读者就可能已经知道内容来自小说《三国演义》而不是史书《三国志》了,比如:《「的卢」救主》、《群英会蒋干中计》、《关云长放曹》、《赔了夫人又折兵》、《孔明三气周瑜》25。

  比王德富抄《三国演义》数量稍逊一筹的是曹鸿骞,他在另一套《中华上下五千年》中,抄了不到一百页的《三国演义》26,在《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里面是诸葛亮舌战群儒、说动孙权,在《诸葛亮给周瑜「打气」》里面是诸葛亮对周瑜说曹操下江南的目的是为了两个美女大乔、小乔,并且背诵自制的《铜雀台赋》「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刺激周瑜,周瑜怒骂:曹操老贼欺我太甚。历史上根本不可能发生诸葛亮用《铜雀台赋》给周瑜「打气」这件事,因为赤壁之战发生于建兴十三年,曹操修建铜雀台在建兴十五年冬27。

  我估计主编《中国通史》的戴逸、龚书铎,没有认真读过最著名、最权威的有关三国时期的史书、由西晋陈寿撰写的《三国志》,也没有认真读过非常著名的史书、由北宋司马光编撰的《资治通鉴》和由南宋的袁枢根据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编撰的史书《通鉴纪事本末》(四库全书总目曰:读史者,不可不读袁枢之书),倒是把明朝罗贯中撰写的小说《三国演义》读得很熟。在不严肃的治学观念影响下,就把小说《三国演义》当成了三国历史了。

  一个人自己没有多少正确的历史知识本来无所谓,但是不能拿小说内容编写历史书籍应该是起码的为人道德、治学道德吧,否则就是欺世盗名和欺骗牟利啊。如果编写小说史或者演义史,那是另一码事。

  主编《中华上下五千年》的赵机、其宗、吴兆基、吴泽顺、曹鸿骞、张华腾、张先昌、以汀、王德富,编著《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安晓峰,主编《中华五千年》的方圆,主编《中国通史》的纪江红,全都犯了跟戴逸、龚书铎一样的毛病,把《三国演义》当历史书了。

  如果比较上面提到的书籍,最离谱的是曹鸿骞主编、自称「五千年文明必读经典」的《中华上下五千年》,里面不但有小说《空城计》,还有《鞠躬尽瘁》使劲吹捧诸葛亮:

   事载《三国志•诸葛亮传》。……

  街亭失守,责在马谡,诸葛亮引咎自责,自降为右将军,执行丞相责任。诸葛亮先后进军散关、阵(应该是「陈」字──钟波注)仓、武都、阴平、夺关斩将,战绩显著,刘禅诏令恢复丞相职务。

  公元227年(应该是「228年」──钟波注),诸葛亮率领大军攻打祁山。诸葛亮发明创造木牛流马,用于战事。魏帅司马宣王督战,他畏蜀如虎,不敢交战。他病后,诸将如张合、费曜、郭淮等纷纷出战。诸葛亮派魏延、高翔迎敌,结果大败魏兵,杀死魏兵3000多人,还使大将张合毙命。六出祁山,取得胜利。28

  「事载《三国志•诸葛亮传》。……六出祁山,取得胜利」,这种吹捧诸葛亮达到连撰写小说的罗贯中也写不出的文字,却堂皇地出现在历史学家曹鸿骞主编、自称「五千年文明必读经典」的《中华上下五千年》书中,您说离谱不离谱?

  钱浩主编的《学生版中国通史》,对诸葛亮长期进攻魏国的评价可谓言简意赅:「诸葛亮连年北伐曹魏,都收效不大,最终积劳成疾,病死在五丈原。」29这样写就比较客观。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系列书籍,主编上面一行写上「顾问:白寿彝」或「顾问:」,下面一行写上:「中国史学会编」,我不知道2000年3月21日逝世时已经九十一岁高龄的著名史学家白寿彝老先生,生前看过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系列书的书稿没有。白寿彝挂这么个顾问头衔,不知能得到多少收益。有了「白寿彝」和「中国史学会」这么两个名头,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系列书籍就戴上了非常权威的大帽子。

  我偶然翻阅「张锋主编,档案出版社1991年6月版」《当代中国百科大辞典》,在第1003页「戴逸(1926- )」词条下才发现戴逸是中国史学会会长、北京历史学会会长,那么这些系列性《中国通史》应该是中国史学会会长大人带领中国史学会的一帮弟兄编写出来的,名义上来讲那真是权威得顶天了;龚书铎肯定也不是无名小卒,否则不可能跟会长大人并列名利双收的主编位置,只怪我这个学工科出身而且多年从事工商业的史学界的门外汉孤陋寡闻,不清楚他是何方神圣,仅仅是在郑大华所著《梁漱溟传》的后记里知道有一个龚书铎是郑大华博士生时期的导师,也不知道是同一个人还是两个同名之人。有了「中国史学会编」、「中国史学会会长戴逸主编」、「顾问:白寿彝」或「顾问:」这么几重权威的帽子,怪不得国家图书馆多加采购这些有严重错误的《中国通史》了。

  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系列书籍和《上下五千年》,居然是中国史学会编写而且以「中国史学会编」的名义出版,看来中国大陆地区官方的中国史学会也就那么回事,干脆让他们再挂一个「中国演义学会」的大名算了,一套班子,两副招牌,以史学会之名,行演义学会研究演义之实,然后将演义的内容用史学会的名义以历史书籍的形式出版。有糊涂到拿演义当历史的中国史学会,如果中国大陆地区官方的历史研究不走入迷途就真是瞎猫撞到死耗子了。呜呼哀哉!

  追根溯源,中国史学会的表现,以及前述历史学家们的表现,是毛泽东时代肆意篡改历史的后遗症表现而已。在毛泽东时代,远离人们的古代史被肆意篡改自不必说,亲身经历的现代史也肆意篡改。比如,文化大革命大动乱起来后,所谓毛泽东的亲密战友林彪红透神州大地,展示四十年前的井冈山朱毛会师中的朱德像,被改换成朱德部下、比朱德不知低多少级的林彪像;纪实性经典名画《开国大典》上的高岗、刘少奇,随著他们政治上的倒霉,从名画上逐步消失;1959年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被早有预谋的毛泽东打倒后,无论是博物馆展示的图片、文字资料,还是由人参与的抗美援朝纪念活动,打败美国著名将帅麦克阿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消失了;彭德怀从反围剿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消失了。肆意篡改历史,在毛泽东时代有非常疯狂的表现,想不到毛泽东死了二十年多年后,也是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后,其后遗症表现仍然如此强烈。

  再挑点毛病,除了我有点熟悉的东汉末年,以及三国时期历史,被胡编乱造,这些书籍还有其他问题。比如,资料混乱,书中出现空间、时间都对不上号的插图。比如,戴逸、龚书铎主编的《中国通史:国民读本》,第二册在东晋十六国这一部分,有一幅插图写的是「拜占廷网纹玻璃杯」30。

  拜占廷帝国离中国万里之遥,是在地中海附近的罗马帝国的后续帝国,就象明朝是元朝的后续帝国差不多。在2003年出版的北京市中学生的历史书后面的《世界历史大事年表》上可以看到:395年,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个帝国;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1453年,拜占廷帝国灭亡31。在该书看不到拜占廷帝国开始的时间。《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一书中写道:「罗马帝国的结束,并不以公元476年罗慕路斯·奥古斯图卢斯皇帝被废黜为界,因为那时以后,帝国统一的传统又持续了几个世纪。即使意大利、高卢、不列颠、西班牙和北非全部丢给了蛮族,东罗马帝国的皇帝们仍认为他们是凯撒的继承人。……。8世纪时出现的拜占廷帝国,比查士丁尼的短暂的帝国小得多,但它的民族更加同一。」32从这里可以看出,拜占廷帝国在8世纪出现。

  东晋十六国的开始时间是317年,结束年代是420年,属于5世纪早期。那么拜占廷网纹玻璃杯出生的时间比东晋十六国时期起码晚三个世纪,甚至晚十个世纪以上。万里之外、三百年之后才出现的拜占廷网纹玻璃杯图片,出现在中国历史书东晋十六国时期的内容上,是非常非常荒唐的。如果有人在历史书明朝的内容上插上一张写明美国汽车的图片,您不觉得荒唐透顶吗?

 总 结

  上面谈到的《中国通史》、《中华上下五千年》、《上下五千年》,是以小说为蓝本篡改历史的假史书,叫不明白历史的后人读了这种假史书怎么能够正确地了解历史、理解历史、认识历史呢?怎么能「以史为鉴知兴替」呢?这些书堂皇地摆放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简直是中国文化的耻辱,实际上就是对中国文化的祸害。如果是作为错误书籍摆在那里供人研究、批判,还差不多。任何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也许是生前,也许是死后。

  我希望读者相信佛法所言:万有因果律,万法因缘生。换言之:因果律无处不在,内外因产生结果。因果律中无第一因,亦无最后果。因前复有因,推之无始;果后复有果,引之无终。罗贯中杜撰写在小说《三国演义》里的「桃园结义」、「张飞字翼德」、「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诸葛亮舌战群儒」、「诸葛亮草船借箭」、「群英会蒋干中计」、「周瑜赔了夫人又折兵」、「诸葛亮气死周瑜」、「诸葛亮吊孝」、「关云长华容道放曹」、「华佗给关云长刮骨疗毒」、「邓芝出使东吴面对滚烫油锅」、「诸葛亮空城计」、「诸葛亮锦囊除魏延」等等,居然进入了多部现代中国大陆地区人编写的正式史书。我只能说,这些现代中国大陆地区编写历史书籍的所谓历史学家,他们太缺乏历史知识、太缺乏理智、太没有道德了。

注释

  1 戴逸、龚书铎主编:《中国通史:少年彩图版》,2000年12月版、01年1月版、02年10月版,第三册第70页;《中国通史:国民读本》,2001年3月版精装本,01年5月版、02年9月版、03年5月版,第二册第60页。上述书籍全由「郑州:海燕出版社」出版发行。
  2 罗贯中:《三国演义》,朱正标点,长沙:岳麓书社1986年6月版,第3页。 
  3 陈寿:《三国志》,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版,第389页、第419~420页。 
  4 [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五•汉纪五十七》,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年3月版,第585页;[南宋]袁枢撰、杨寄林主编:《文白对照通鉴纪事本末•卷第九•刘备据蜀》,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1994年8月版,第818页。
  5 赵机、其宗选编:《中华上下五千年》(上),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1年8月版,第229-230页。吴兆基编《中华上下五千年》,北京:京华出版社2001年2月版,第260-261页;2002年2月版,第345-346页。
  6 中国史学会编,顾问白寿彝,戴逸、龚书铎主编:(1)《中国通史:彩图版》(ISBN7-5350-1954-4), 2001年10月版,第235页;(2)《彩图版中国通史》(ISBN 7-5350-2267-7),2003年3月版,第119页;(3)《中国通史:少年彩图版》2000年12月版、01年1月版、02年10月版,第三册第91页;(4)《中国通史:国民读本》2001年3月版精装本,01年5月版、02年9月版、03年5月版,第二册第79页;(5)《上下五千年:彩图版》,2002年3月版,第119页。上述书籍全由「郑州:海燕出版社」出版发行。
  7 [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卷第六十六•汉纪五十八》,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年3月版,第589-591页。 
  8 陈寿:《三国志》,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版,第563、566页。 
  9 中国史学会编,顾问白寿彝,戴逸、龚书铎主编:(1)《中国通史:彩图版》(ISBN7-5350-1954-4), 2001年10月版,第233页;(2)《彩图版中国通史》(ISBN 7-5350-2267-7),2003年3月版,第118页;(3)《上下五千年:彩图版》,2002年3月版,第118页。上述书籍全由「郑州:海燕出版社」出版发行。 
  10 陈寿:《三国志》,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版,第419页,356-357页。 
  11 纪江红:《中国通史》,北京:北京出版社2003年10月版,第91页。 
  12 徐湖平、夏维中、韩品峥主编《图说中华五千年》,南京: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2002年9月版,第87页。 
  13 戴逸、龚书铎:《中国通史:少年彩图版》2000年12月版、01年1月版、02年10月版,第三册,第60页;戴逸、龚书铎:《中国通史:国民读本》2001年3月版精装本,01年5月版、02年9月版、03年5月版,第二册,第50页。上述书籍全由「郑州:海燕出版社」出版发行。 
  14 戴逸、龚书铎主编:《中国通史:少年彩图版》2000年12月版、01年1月版、02年10月版,第三册,第91页。戴逸、龚书铎:《中国通史:国民读本》2001年3月版精装本,01年5月版、02年9月版、03年5月版,第二册,第79页。上述书籍全由「郑州:海燕出版社」出版发行。 
  15 名字疑问: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版、[西晋]陈寿撰写的《三国志•诸葛亮传》第409页写的名字是陈式;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版、白寿彝总主编、何兹全主编的《中国通史》第五卷(上)第166页写的是陈式。但是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年3月版、[北宋]司马光编撰的《资治通鉴•魏纪三》第636页写的却是陈戒;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1994年8月版、[南宋]袁枢编撰、杨寄林主编的《文白对照通鉴纪事本末•诸葛亮出师》第851页、859页写的也是陈戒。天津古籍出版社2000年8月版、丁文主编的《中国通史(简明版)》第二卷第179-180页在《诸葛亮伐魏》这一节虚写这次出兵,只是说「诸葛亮于第一次攻魏之后,至第五次攻魏之前,还进行了三次攻魏作战,其中第四次攻魏作战规模较大,这次战争发生于魏明帝太和五年、蜀汉建兴九年(公元231年)二月,止于当年六月。」,虽然丁文写的「五次攻魏」实际上否定了戴逸写的「六次北伐」,但对于我判断诸葛亮派遣的将领名为「陈戒」还是「陈式」没有任何帮助。我很希望得到权威的帮助,我的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 
  16 白寿彝总主编、何兹全主编:《中国通史》第五卷(上),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版,第166页。 
  17 陈寿:《三国志•卷三十五•诸葛亮传》,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第1版,第409-410页。
  18 吴泽顺编著:《中华上下五千年》,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年11月版,第123-124页。 
  19 罗贯中:《三国演义》,朱正标点,长沙:岳麓书社1986年6月版,第295页。 
  20 曹鸿骞:《中华上下五千年》,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4年7月版,第129-130页。 
  21 张华腾、张先昌:《中华上下五千年》,北京:新华出版社2003年2月版,第303-305页。
  22 孙兴盛:《中华上下五千年》,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01年9月版,第185-187页。 
  23 以汀:《中华上下五千年》,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02年4月版,第331-334页。 
  24 安晓峰:《中国上下五千年》,延吉:延边教育出版社2000年1月版第92页;方圆:《中华五千年》哈尔滨:哈尔滨出版社2001年12月版,中册第42-43页。 
  25 王德富:《新编中华上下五千年》(上),长春: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年1月版,第378-481页。
  26 曹鸿骞:《中华上下五千年》,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1年5月版,第300-360页。
  27 陈寿:《三国志·卷一·武帝纪》,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第1版,第8页。
  28 曹鸿骞主编:《中华上下五千年》,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4年7月版,第130-132页。 
  29 钱浩:《学生版中国通史》,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3年7月版,第318-319页。 
  30 戴逸、龚书铎主编:《中国通史:国民读本》,郑州:海燕出版社出版发行,第二册,第111页。难说版次,因为版本号印在第一册,印数1-3000的版次为2001年5月第1版,印数3001-8000的版次还是2001年5月第1版,印数8001-11000的版次为2002年9月第2版,我没有看到印数11000-14000的第1册,印数14001-66000的版次为2003年5月第2版。而我看见的四本《中国通史:国民读本》第二册,两本有「拜占廷网纹玻璃杯」,两本没有「拜占廷网纹玻璃杯」,插图选用了「前燕·新月形嵌玉金饰」。 
  31 朱汉国主编:《历史(八年级下册)》,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10月版,第135页。 
  32 [美]斯塔夫里阿诺斯(L. S. Stavriannos):《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吴象婴、梁赤民翻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8年11月版,第402至40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