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宏观经济实现“软着陆”之后,中央政府在继续实行适度从紧宏观政策的同时,把结构调整做 为1997年经济工作的重点。结构调整是一项长期任务,同时又需要逐年推进,平缓了通货膨胀压力之后, 1997年的中国经济出现了市场约束硬化、银行惜贷和企业审借现象,这使整个供给结构面临挑战;东南 亚金融危机的发生,又使中国经济面临着与历年裁然不同的外部环境;这些因素发生在中国经济逐步走 向市场化、城市化和国际化的背景之下,交织在一起,使1997年的结构调整具有与改革以来任何年份都 不同的特点。本文拟从四个方面概述1997年的结构变动和调整:1、产业结构变化的总体趋势。2、基础 设施的发展。3、制造业的调整。4、新的挑战。

一、产业结构变化的总体趋势

1.1 统计资料表明:1997年的中国产业结构继续向现代结构的方向发展,初级产业就业人员比重(第一产业) 由1996年的50.5%下降为49.9%,第二产业就业人员由23.5%上升为23.7%,服务业从业人员比重则由 26.0%上升为26.4%。比较90年代以来的历史数据,1997年是农业劳动力从初级产业部门流出速度比较 慢的一年。总的比重比上一年下降0.6%个百分点,比其它年份的平均值低0.4个百分点,产业这种现象 的主要原因在于服务业扩张的速度相对缓慢。从总体上看,中国制造业吸纳农村劳动力的速度一值在下 降,这一方面由于制造业资本密集程度不断提高水平,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国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中相对 份额已经达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国内市场对制造业产品的接纳水平已接近饱合。因此,中国产业结构 的现代化和农业劳动力的逐步减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服务业的吸纳能力。1996年中国第三产业劳动 力比重上升了1.2%个百分点,而1997年则只上升了0.4个百分点。现有的数据还不是以详细解释第三产 业发展缓慢的原因,可能的原因是受到国内总需求的约束。统计数表明,1997年的国内最终消费率由 1996年的60.5%下降到59.9%,这可能是服务业就业变得缓慢起来的主要原因。当然,除此之外,还有 其它一系列的重要原因。 1.2 与劳动力结构变动相适应的是GDP的结构变化,初级产业GDP比重由1996年的20.4%下降为19097年的18.7%, 下降1.7个百分点;制造业比重由49.2%,下降了0.3个百分点,其中工业由42.8%下降为42.5%,净减 少0.3个百分点,而建筑业的比重保持不变。变化较大的是服务业,其占GDP的份额上升了2个百分点,由 1996年的30.1%上升为1997年的32.1%,上升的产业主要分布在邮电、通讯、交通、商业批发等行业, 这显然预示着中国产业结构变化的新趋势。 1.3 耐人寻味的是,劳动力就业结构与产值结构的变化速度的不对称性,可以看到,制造业的就业比重有所 上升,但以当年价格表示的产质比重却在相对下降;服务业就业比重仅上升了0.4个百分点,而产值比重 却上升了两个百分点之多。这表明,在1997年中国产业结构变化过程中,一、二、三级产业之间的比较 收益格局在继续发生较大的变化。人们不得不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制造业的收益相对下降,而劳动力 仍然继续进入?为什么服务业相对收益不断上升,而劳动力进入的速度却相对慢下来? 1.4 虽然存在多年可能性,但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宏观方面的原因,另一个是体制方面的原因。宏观 方面主要表现在总物价水平的结构性变化上,制造业的价格指数的增速明显放慢甚至于出现负增长。与 1996年相比,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仅为99.7%,生产资料指数中,采掘业仍然继续在105.5的水平上,原 料工业则与上年持平,而加工工业的价格指数则跌为99.6%;在生活资料指数中,日用品和耐用消费品 的价格指数也全面下跌到100以下。价格总水平的下降,无疑意味着一个基本事实;制造业做为一个整体 的相对比较优势在下降。人们可能发问,即然总体收益下降,为什么劳动力进入的速度仍然在上升。这 显然需要进行详细说明,甚至分产业进行具体分析,由于受到题目要求的限制,在这里只能做出三点简 明的判断:第一、价格指数的下降是自1995年以来逐步推进的动态过程,微观上经济活动主体对中国经 济的周期性判断可能过于乐观,市场的收缩之快超出了人们的预料;第二,供给体系一直存在盲目建设 的现象,这导致了制造业生产能力的相对过剩,当总需求受到严格控制时,总供给体系的结构性矛盾被 加以激化;第三,大部分地区对经济发展优先领域的选择存在偏见,认为只有工业才能致富,才能奠定 自己的经济基础,这种看法在封闭的地区经济格局中可能有道理,但在国内市场逐步统一及中国经济走 向国际化的今天,这种政策显然是十分危险的。 1.5 服务业份额上升相对缓慢的主要原因在于体制的制约。1992年以来,随中央政府大力鼓励鼓励发展 第三产业政策的公布,传统型的服务业和商业已经有了长足发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供给已趋向相 对饱合,这可以从这些产业或服务的价格指数变动情况中反映出来,与1996年相比,劳动力进入较少, 价格上升较快,且又是社会总需求量增长最快的恰是教育、医疗、电讯、出版、新闻等行业,这些行业 目前普遍存在的现象是:技术进入壁垒正逐步减少,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可能在这个领域为社会提供较好 的服务,但行政垄断却严重阻碍这些产业的正常发展。

二、充实基础设施建设 2.1 基础设施的充实对中国经济发展和增长具有战略性意义,首先,它是经济得以持续增长最重要的物理环 境,没有基础设施条件的改善,很难保证直接经济行为具有必要的效率和竞争力;其次,它又是最为重 要的投资场所。在中国这样一个以投资拉动为主的经济中,每年几千亿美元的基础投资需求,是经济增 长的主要动力。事实上,自“八五”以来,基础设施投资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一直在18%以上。正是 因为这两个基本原因,中国的国家产业政策一直把加快基础调入建设放在重要的地位上。 2.2 虽然各个产业存在各自的具体特点,但从整体上看,中国基础设施的发展一直面临五个相互关联的课题。 一是合理规划和布局,使基础设施的发展做到技术起点高,规模效益好,与国情国力相适应,二是建立 比较好的投资和融资渠道,使国内储蓄和国际资本比较正常地流入这个领域,三是比较好的发挥市场和 价格机制的作用,使这个领域可以实现产业化的正常循环,四是建立比较好的内部结构和组织形式,实 现微观机制的合理化,五是处理好发展基础设施与实现宏观经济稳定的关系,使两者相互促进。虽然五 个命题渗透到发展基础设施的各个领域,并构成基础设施调整和发展的大部分内容,但是在不同的年份, 处于不同的经济周期阶段,各自的重点会有所差异。 2.3 就1997年而言,宏观经济的紧缩及物价下降,使基础设施面临着一个与历年都不同的外部环境。这样, 有两个具体问题构成了当年发展的基调:一是处理好宏观紧缩与长期发展的关系,保持中国经济增长的 持续后劲,这也就是基础设施的加快建设问题,二是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和需求体系的结构性变动,加 快基础设施的内部结构调整。 2.4 中国经济在目前的发展格局下是投资拉动增长型的经济,而对基础产业的投资又是总投资的重要组成部 分。国家在实施适度从紧的宏观政策的同时,把控制投资规模、调整投资结构做为一项重要的经济政策, 大力支持基础设施建设,限制一般加工工业项目的投资,使基础设施的供给能力得到进一步加强,从统 计数据看,能源产业的投资为3574.7亿元,比1996年增长21.7%,比重由24%上升为26.6%(占基本建 设投资比重),运输邮电通讯的投资为3288亿元,比上年增长14.8%,比重也上升为21.5%,上升0.6个 百分点。 2.5 分行业看,水利建设的重点是大江大洋的的治理,在建工程建设加快,一批重点水利工程陆续进入施工 高峰期。长江三峡、黄河小浪底和新疆乌鲁瓦提水利枢纽工程顺利实现截流;国务院确定的淮河治理18 项工程中13项,太湖治理10项工程中的7项已全面开展;黄河中下流治理、长江重点堤防段建设、三江 平原治理等工程进一步加大了治理力度;湖南江垭水库,河北桃府口水库,西藏洪拉水利枢纽工程按合 理工期组织施工;此外,一批水土流失治理、洪区安全、重点水库除险加固、灌区续建和节水示范项目 建设的进度加快。能源产业的重点建设有很大进展,煤炭工业重点抓好61处大中型基本建设项目,完成 185亿基本建设投资;新型生产12900万吨,1997年电力共投产大中型发电机组1264.83千瓦,完成投资 1207.43亿元;石油工业实际完成投资820亿元,新增原油探明储量6.6亿吨;天然气生产975亿立方米; 新增原油生产能力1639万吨,新增天然气生产能力23.3亿立方米;交通通讯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取得较好 的成绩。铁路完成新线铺轨759公里,投产896公里,主要是南昆和达成铁路;复线铺轨470公里,投产 551公里,主要是徐连、侯月、襄石包兰复线;电气化完成1409公里,投产1917公里,主要是包兰、南昆 铁路等;收尾销号项目:浙赣、南浔、焦枝、滨州、徐州枢纽、京九、侯月、合九、大奏、集通线等。 公路、水运交通建设取得进展,新增公路里程27000公里,其中一、二级汽车专用路3300公里,高速公路 313公里。建成的高速公路主要有:石家庄-安阳、沈阳-四平、安阳-新乡等;沿海港口建成深水泊位 40个,新增吞吐能力9800万吨,主要有:秦皇岛港煤码头四期、上海港罗泾煤码头、青岛港前湾港区二 期、烟台港西港池二期、张家港16号泊位、湛江港霞海港区一期等;改善内河航道1192公里。1997年是 机场建设投产最多的一年,贵阳、南京、南宁、福州、郑州、银川等迁建机场投产;南昌、海口、兰州、 成都、喀什等机场扩建全面铺开,首都机场航站区扩建工程和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工程进展顺利。邮电通 信新增长途光缆27200皮长公里;新建卫星地球站15个,到1997年末将由37个站组成全国卫星通信网;新 增数字微波干线14376公里,局用电话交换机容量1961万门,总容量突破1亿门,成为世界第二大网,电 话普及率达8、11%(其中城市达26.1%),农村一半以上的行政村通了电话;移动通信突破了1000万户, 并与22个国家和地区实现了漫游,成为世界上覆盖范围最广的移动电话网之一。 2.6 尽管1997年基础设施建设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也存在不足,比较突出的问题有两点。第一,新开工项目 相对不足,我国基本建设项目可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在建项目,一类是新建项目,从经济增长的动源 角度看问题,前者派生出现实的投资需求,后者派生出对来年的投资需求。两者之间又存在此消彼长相 互制约的关系。从1997年的投资情况看,所取得的实绩大都是续建项目,新开工项目过少是一个不可忽 视的问题,可能会对来年的经济增长产生影响;第二、投资结构的调整力度相应较小,因为追加的投资 是以往投资影响的放大。很难对目前的结构进行调整,因为结构调整需要的新投资相对不足。 2.7 与投资建设有明显区别的是基础设施生产结构(或服务结构)的调整,这一调整快于投资结构的调整。 1997年基础设施领域的产业结构调整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现象。第一,能源结构进一步改善,在总的生产 结构中,原煤比重由1995年的75.3%和1996年的75.2%下降为1997年的74.1%,而其它能源生产比重逐 步上升,其中水电比重比1996年上升了0.3%个百分点,原油和天然气上升了0.8个百分点;在总消费结 构中,原煤消费比重进一步下降,由74.6%下降为73.5%,其它能源消费比重都逐步上升,尽管原煤仍 在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中居主导地位,但其比重下降,无疑对于环境保护和可持继具有积极的作用。值 得重视的是石油消费比重的直线上升,1997年石油消费比重已高达18.6%,大大超过了国内源油供给能 力,由此导致了原油进口量的大幅度上升。事实上,1997年进口原油已达5926万吨,比1996年增加近 2100万吨。这表明,我国已成为影响世界石油交易条件的进口大国,其影响意义十分深远。第二是运输 结构的变化,铁路货运比重由1990年的15.5%下降为13.3%,而水运比重则由8.3%上升为8.9%,公路 运输比数也有上升,由74.6%上升为76.5%;尽管空运比重仍然微不足道,但其比重上升的速度却高达 11.8%;运输结构的变化受到了两个因素的强烈影响,一是能源消费方式的影响,大量进口初级产品特 别是石油,使水运比重逐步上升;二是综合效率的考虑、时间、方便程度都做为用户比较价格的重要参 照系,这样,即便铁路价格相对较低,但仍然无法与公路及空运形式全面竞争。 2.8 基础设施结构的调整的另一个引人注目的方面是投融资机制的变化,90年代以来,国家开始大胆启动市 场机制,欢迎社会各界到这个领域投资,用产业政策引导外资流入。这项政策已经取得很大成效。1997 年的改革重点,是继续大力推广BOT和项目融资等新的投资方式,引导国外长期资本进入基础设施领域, 这使得当年外商在华投资的50%,利用国外政府贷款的60%以上的资金得以进入长期的发展项目。其结果 不但促进了发展,而且避免了由于短期资本流动过多而引得的各类金融风险。

三、制造业的产业重组

1997年产业结构变化最突出的特征是制造业的结构调整,其力度之大、涉及面之广是改革以来绝无仅有 的。本部分试图对这一现象进行概要的描述。 3.1 结构调整的推进是在1995年基础之上逐年展开的,引起这次调整的原因除了国有企业改革加快等体制性 因素之外,还有三个比较直接的原因:一是总需求约束的硬化,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率由前一年 的14.8%下降为10.1%,除国有经济投资增长率略有升迁,集体经济投资增长由11.3%下降为5.8%,个体经 济由25.4%下降为6.7%,包括外资在内的其他经济则由23.7%下降为13.2%;居民最终消费增长率也在下降, 由1996年的19.2%下降为1997年的8.8%;与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增幅滑落相对应的是出口需求的上升,由 1996年的14.78%上升为1997年的20.99%。事实上,出口增长率是国内需求的反函数,它从另外一个角度 表明了内需约束的硬化。二是总消费结构的变动,近年来,总消费结构变动的趋势一直持续,80年代后 期以来,对食品支出比重连年下降,1993年以来,开始出现对服装、家庭耐用消费品支出比重的持续下 降,与此同时,对通讯、交通、文化娱乐、医疗保健和住宅支出的比重则不断上升(见表一)。   居民消费支出结构的变化 (表一)   1993年1996年1997年 1食品50.048.546.4 2服装14.213.512.4 3消费品8.77.617.5 4医疗保健2.73.64.2 5交通3.85.05.5 6文化娱乐9.29.510.7 7住宅6.67.68.8

  与1993年相比,恩格尔系数下降3.4个百分点,食品、服装和耐用消费品占居民支出的总比重则共下降 了6.6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对制造业中相关行业市场需求的长期紧缩效应。三是产业政策对竞争的鼓 励。卖方市场全面出现以后,中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鼓励竞争和兼并的政策,加大了对国有企业改革的 力度,支持企业通过资本市场实现优化组合,这成为1997年最为重要的产业组织政策,会无疑对中国制 造企业的调整产生深远影响。 3.2 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下,从三个方面可以勾画中国制造业结构变化的特点。第一,生产结构的变化趋势。 到目前为止的统计资料还不足支持以对这个问题的细详分析,但利用对60种典型产品产量历年变化的连 续数据,可进行总增长格局的趋势性判断。可以把这些产品分成五组:以发电设备和金属切剥机床为代 表的设备制造业;以钢材、水泥和平扳璃玻为代表的原材料工业;以电力、石油为代表的基础产业;以 汽车、程控交换机、彩电、空调器等为代表的新耐用消费品工业;以纺织品、自行车等为代表的传统消 费品工业。事实上,这五组产品变化,并不只代表当年的情况,它反映着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制造业 结构变动的轨迹。设备制造业的产出水平连年下跌,发电设备的总产量仅为上年的71%,金属切剥机床的 产出水平则为上年的83%。虽然这种情况与总要求的变化有关,但事实上,这组产品产量的下降是从1994 年以后就连续出现的,这表明,我国在这个关键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仍需大力强化。原材料工业保持缓慢 增长的态势,比如:钢材产量增长1.6,水泥产量增长0.2%,硫酸产量增长3.3%。这种增长的动因令人怀 疑,毫无疑问,中国工业化的加快及巨大的国内市场总为原材料产业的掘起创造首别国无法比较的优越 条件,但1997年实际是经济周期呈下降趋势的一年,边际产出的变化与市场产品过利背道而驰,这不能 不令人看到市场机制在这个领域的不充分性;基础工业的增长过程中有升,这是中国变化的内在要求, 但这组产品增长并不快,需求因素和资源约束从两个方面对其增长产生影响;令人兴奋的是新型耐用消 费品的强劲增长,程控交换机虽然不能视为消费品,但它与计算机、电话网络等产品密切相关,而统计 资料又无法提供后者的数据,只好用它做为替代产品用于分析。这一产品的产量增长达到16.3%,汽车 达到10%,洗衣机产量则几年实现20%的增长率。有三个线索可以用以理解这种现象,一是进口替代的推 进,这当然要具体分析贸易的数字;二是外资的引进和新技术的消化、吸收和扩散;三是长期的消费格 局变化。在1997年的现实经济生活中,三条线索交织在一起,暗示着中国制造业的未来增长点。最后一 组产品是传统的轻工业和纺织产品,几乎从90年代开始,这类产品就出现了生产能力严重过剩和市场需 求缺乏弹性的特点,如白染布的生产能力利用率仅为22.1%,肥皂的生产能力利用率仅为42.2%,白酒的 生产能力也仅为64.4%。生产的低水平,建设的大量重复和劳动成本的上升,使这一群化的产品面临着严 重的困境,纺织业五年全面亏损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3.3 第二是与生产结构变化相关的贸易结构变化和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历史证明,衡量一过经济的发达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产业增长格局和由贸易 结构所反映的竞争力格局变化,与1990年相比,中国初级产品的竞争力系数(总出口/总进口)已由 1.61下降为0.83。其中非食品性原材料和矿产品的竞争力有较大程度的下降。矿产品已从大量出口转为 大量进口。值得重视的是工业制成品竞争力的全面上升,由1990年1.06上升为1997年的1.4。这表明,我 国的制造业已经具备了中等发达国家的若干特征,开始从出口初级原料、进口加工品逐步转向进口重要 原料、出口加工品,从而获得高附加值的增长格局。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机电设备贸易格局的变化,这一 内容通常被视为区别国家经济实力和技术水平的基本标志。可以看到:1990年这类产品的竞争力系数仅 为0.24,而1997年则升为0.83,比1996年0.6的数值升高0.2。产生这种现象有两个原因,第一,国内市 场的紧缩,一方面减少了对机电产品的进口需求,同时又加大了机电产品出口扩大的压力;第二,外资 投入这个行业的数量上升,贸易行为取代投资行为。纺织、轻工等产品仍有国际竞争力,但系数却逐年 下降,由90年1.4下降为95年的1.12和97年的1.06。这即反映了中国劳动成本上升的影响,也为工业结 构调整提出了极为迫切的要求。 80年代末期,中国制造业关联方式曾一度是,消费升级超前于工业结构变化,两者之间的断裂由贸易桥 梁所连接,这种状况在1997年已经有了根本改善,除了少数高技术值的消费品外,中国已可以提供绝大 部分消费内容的工业产品,并从进口国转为出口国。 3.4 虽然竞争力系数的变化令人乐观,但结合前面进行的生产结构分析,有两点现象仍然需要引高度重视: 第一,机电产品虽然出口上升,但关键设备的出口现象并没有发生,现实的情况是,这类设备的大量进 口形势毫无变化;第二,出口主要产业处于交替阶段,纺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下降,而机电产品又未达到 真正具有竞争力的程度,这可能是今后相当长时期内,我国制造业结构调整的真正挑战所在。   表二. 中国产业竞争力系数的变化 1993年 1996年 1997年 初级产品 1.61 1.59 0.83 工业制成品 1.06 1.18 1.40 其中:化工产品 0.56 0.52 0.53 轻纺产品 1.40 1.12 1.06 机电产品 0.29 0.6 0.83 其它产品 6.0 6.40 8.28   3.5 前两项分析的是长期宏观格局,从微观方面看,97年制造业调整的另一个特点是组织结构的调整和生产 的集中,这一进程与国有企业的改革密切结合在一起,构成了1997年制造业的调整基调。 97年国内市场竞争的加剧,使产业重组和兼并的频率加快,到97年111个试点城市国有企业破产终结675, 资产达244亿元,被兼并企业1022户,资产总额899亿元。由各个地区和部门确定的2500试点企业中,改 为公司制的1989户,其中1080户改为多元持股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资产的流动和重组,促 进了产品的集中度,在家电行业,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器的前十名企业的产量分别,是国内总产量的 90.9%、84.3%和83.8%;出现了像海尔、科龙等一批跨行业、地区、和所有制乃至跨国联合的企业集团; 电子工业中百强企业的销售额已占行业总额的67.6%;原材料工业中,南京扬子、仪征金陵、南化、江苏 省石油集团公司实行了强强联合,成立中国东联石化集团。齐鲁石化兼并淄博化纤和石化厂,深圳石化、 渤海石化联合,邯钢兼并舞钢,武钢与冶钢、鄂钢联合等;汽车行业的调整也在加快,生产厂家有所减 少,17家大中企业的生产集中度第一次达到了91%。生产集中是制造业中具有规模经济性质的产品发展的 必然趋势。从1997年的实际情况看,一批大宗产品的生产集中仅是一个开始,但反应了一个好的趋向。 集中的手段或是通过资本市场收购,或是通过公平的协议。当然也不排除政府主动的引导色彩。在生产 要素集中的同时,企业竞争已从价格竞争起步,并逐渐朝质量竞争,售后服务竞争和知识人材的竞争方 向深化。 3.6 随企业兼并加剧和生产集中趋向的出现,所有制结构的变化也在加快,国有工业的产出比重进一步下降, 由95年的34%下降为97年的26.5%,集体、个体和其它混合经济成分的产出比重则进一步上升,这显然与 国有企业改革的推进有直接关系。需要看到,1997年推进的制造业产业重组,也伴随着两个不容乎视的 现象,一是下岗人员的增加,在国家111个试点改革城市中,兼并破产和减员增效分流人员达到113万人, 而全国的下岗企业人员则达720万人。二是企业经济效益的下滑,亏损企业增加,相互拖欠严重,产品 库存全面增加,当年欠资金净值比1996年增长18.59%,而库存产品价值则增加了9.08%,占当年产值比 重高达23%。虽然微观机制的不合理是造成上述现象的根本原因,但宏观政策的变动方向也是一个值得 研究的动因。

四、97年结构调整提出的主要挑战

需要强调,使用某一年份的数据进行长期的结构分析,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在统计数据严重不足的情 况下更是如此。但即便是这样,也不阻碍我们进行一些基本的判断。 1、1997年中国产业结构的变化和实际表现,给我们下一步进行结构调整提出了一个难题:怎样实现充 分就业?制造业在减员增效,农业劳动力不断流出,服务业就业增长缓慢,上千万剩余劳动力应何去何 从?在以往的结构调整中,我们的政策目标都放在优先产业的选择上,可能从1997年开始,人的就业成 为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出发和归宿点。 2、与上一条相应,如何选择中国的比较优势产业?劳动密集国家的希望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比较优势, 但面对这一产业竞争力系数的下降,而对国际分工格局的新变化,中国长期产业政策显然需要调整,令 人特别遗憾的是,我国目前的统计资料几乎无法反映新经济(知识经济)的变化,如果把这一新的经济 现象也纳入视野,比较优势产业的选择就更具有难度。 3、基本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这虽然是改革方面的政策内容,但它与结构调整的关系越来越大,并对 结构调整的成败起着主导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