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这两个领域发生问题,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将会非常地大。因为我们的实际情况比日本差得多,日本是世界第二大制造工厂,但由于金融体系发生了危机,11年过去了,经济复苏还看不到亮光,我们更应该有危机感。不良资产数量很大是隐患

  金融体系到底脆弱在什么地方?银行体系首先就是大量的不良资产。对于四大专业银行积累的不良资产,已经成立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把不良资产转到这些公司,其作用有两个,第一是尽量地收回可能收回的贷款,第二是债转股。收回的情况,原来估计可以收回一半左右,现在做不到。最后由谁来承担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

  再就是隐性的不良资产,主要是银行贷款违规入市的资金。中央银行在2000年秋天发现了这个问题,要求进行清理。违规部分到底有多少呢?最高的估计有6000亿元~7000亿元,低的估计有2000亿元~3000亿元。有一位经济学家分析,货币供应的增长率连续好几年都超过了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率,钱到哪里去了呢?他的回答就是大量货币进入了股市。研究经济不要只看到物价指数,还要看到资产价格的膨胀,比如股票和期货。由此看来不良资产数量很大。这是一个隐患。改革银行体系的微观基础 银行体系的微观基础非常不牢固。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四大专业银行不是企业,这个问题直接导出的结果是,银行成为行政机构的附属物,它的内部管理存在问题,效率不高是当然的,最重要的是它不能发挥中介的功能。它按照行政的要求来发挥作用。当领导要求支持增长的时候,它就乱贷;当领导强调防止风险、强调经济责任的时候,它就不贷。它不能在风险和回报之间建立起一个相互制约的关系,不是通过降低风险和成本来增加盈利,它不是一个企业。所以银行体系要改革。现在比较好的苗头是股份制银行,让银行上市,把银行的治理结构建立起来。争议比较大的问题是应不应该让私人办银行,我个人认为这不该成为问题。WTO有承诺,5年内开放,我们对外国已经开放的和将要开放的首先应该对国内开放。应该允许中国的国民开展各种形式的融资机构。有些人对民间银行出现问题、出现不良资产的可能性估计得偏高。实际情形不是这样。深入研究发现,真正的企业产生的不良资产比重是十分低的。比如浙江的一些企业名为信用社,实际上是私人银行,他们的不良资产的比重是相当低的。另外,既得利益者惧怕利益冲突,也是阻碍民营金融发展的一个原因。原来国有金融体制下的从业人员,面对新兴的强有力的民营金融竞争者,感觉到一种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