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财务数据上的弄虚作假可以说在美国企业界已具有相当普遍性。要解释美国企业假账丑闻浪潮,必须从那些能说明道德水平变化的因素出发。从深刻层面上去分析,可以认为很多因素都与美国经济体制有关。美国经济体制在1990年代后半期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新经济”后,逐渐出现了一些问题。美国经济体制需要一次大检修。虽然美国经济在1990年代后半期取得了快速增长发展,技术创新和生产率都得到大发展,但它在经济体制上仍存在着一些需要进行重大调整的问题。美国也应当与别的国家一样,需要高度重视这些问题。

  从去年开始,一些美国公司做假账的事件陆续曝光。国际媒体现在将这些事件称之为“美国公司假账丑闻浪潮”。这个浪潮始于去年10月的安然公司丑闻。安然公司(Enron)在它达到登峰造极的2001年,被《财富》杂志排为全球500大企业的第16位,名列能源产业世界各国大企业首位。但不久就暴露出安然公司事实上在过去多年中一直暗中对自己的财务数据大做手脚,通过种种手段虚夸收入和利润,掩盖亏损。安然公司最终资不抵债,不得不请求破产。为安然公司提供审计报告的安达信会计事务所(Arthur Anderson)也卷进了这一丑闻,安达信已被判定帮助了安然公司做假账。今年3月,与安然十分相似的全球通讯公司(Global Crossing)事件暴露。全球通讯公司的审计人也是安达信会计事务所。更有甚者,今年6月接连曝光了数起假账丑闻事件,一是世界通讯公司(WorldCom),二是施乐公司(Xerox)。这两家公司在过去几年中所虚报的收入数字分别高达数十亿美元之巨。世界通讯公司是一家在美国几乎家喻户晓的企业,而施乐公司则是一个因其特有的复印机技术具有高度国际声誉的企业(该公司几年前兼并了它的日本竞争对手)。

  除了这些声名赫赫的大公司外,还有一些不那么被读者所注意的较小公司也暴露出假账问题。例如,高度多样化企业泰科,今年4月暴露假账问题,遭到投资者的起诉。这家企业在过去3年中收购兼并了多达700家公司,平均在每一个工作日收购一家公司。一家名为Adelphia Communications的通讯公司今年6月被揭露出虚报客户数量(该公司实际客户数比所报数字少50万)。还有一家名为 ImClone Systems的农业高科技公司谎称自己的科技产品已通过权威部门认证,以此误导投资者。今年1月,该公司的部分股票持有者提出起诉。

  现在已经可以断定上述这些假账事件不是孤立的事件。并不是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或若干公司的个别领导人才有意捏造账目为自己牟取不正当利益。可能有相当多的美国公司在过去几年中都做过类似的事情。美国商业界的业内人士中有人认为,今后一段时间还会曝光出若干类似丑闻。不管有多大的曝光规模,所曝光的也可能只是实际上已发生的一部分,甚至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财务数据上的弄虚作假可以说在美国企业界已具有相当普遍性。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已经有人指出,这是美国企业精英们道德沦陷的一个反映。做假账是一个对投资者,对社会和公众利益不负责任的行为,当事人一定存在着道德问题。但从另一个方面,人们也许可能问,为什么在1990年代前半期没有那么多的道德沦陷问题,为什么美国企业精英们的道德沦陷集中地出现在1990年代的后半期。显然,要解释美国企业假账丑闻浪潮,还必须从那些能说明道德水平变化的因素出发。从深刻层面上去分析,可以认为很多因素都与美国经济体制有关。美国经济体制在1990年代后半期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新经济”后,逐渐出现了一些问题。美国经济体制需要一次大检修。

  美国经济体制所存在的问题表现在好几个方面:

  首先是一种在1990年代日益突出的倾向,即企业越大越好。企业规模越大好象表示越强大,越有力量。几乎所有企业,特别是一些大企业,不惜代价通过各种途径进行兼并,在1990年代后半期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并购浪潮。企业并购与经济考虑之间的联系似乎越来越弱了,越来越缺少经济基础了。政治考虑反而上升成为并购决策中的主要因素。美国大企业中流行着这样的观点,“谁是大公司,谁就更有可能接近高级政府官员,就可以花费更多资源去游说国会议员,去影响政府决策,并通过政府的外交渠道得到更多国际商业机会”。在这种观点指导下,许多美国大企业的领导者对企业竞争力的见解实际上已经改变,他们将企业规模与政治影响力紧密联系起来,并将政治影响力视为企业的首要追求目标。这样一来,明明知道并购不一定带来经济效益的时候他们也要进行并购,并为了证明并购的经济效益而对财务数据做手脚。

  第二,现在许多美国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也存在问题,这就是权力过分集中于少数企业经营者之手,即那些CEO。1990年代美国商界形成的一种文化氛围是,CEO是企业精英中的精英,是他们发动并主导了企业创新浪潮。这种看法也许没有错,但如果因此而将企业事务的所有决定权都交给CEO们,弱化企业内部的权力制约和平衡,那么,这就势必增大企业长远利益受到损害的可能性。具体地说,如果CEO不仅负责企业经营决策,而且也绝对地控制着企业信息披露决策,那么,他们在一定条件下出于为自己特殊利益的考虑也可以做出财务信息披露方面不恰当的决定,使财务数据披露为己服务。

  第三,美国会计审计制度存在问题。在这方面可以说存在着相当多的问题,其中一个突出的问题是独立会计公司的经营模式问题。从已经形成多年的情况来看,在美国,独立的会计公司负责定期对企业财务报表进行核查、认证并帮助加以披露。这种制度就其根本点而言是适当的。但是,随着会计公司自身业务的演变,这种制度中的不完善之处开始暴露出来。其中一个重要的不完善之处就是许多审计公司近年来越来越大的一个客户源泉不是审计客户而是管理咨询客户,因为这些审计公司同时也从事管理咨询业务。安达信就是一家以管理咨询而著称于世的审计公司。近年来,安达信公司来自管理咨询业务的收入已经大大超过了来自审计业务的收入。追逐管理咨询业务给坚持会计审计准则带来了利益上的冲突。安达信一类的审计公司知道,它们的审计业务客户和管理咨询业务客户基本是同一些企业。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得到企业客户的管理咨询业务,审计公司便可能屈服于降低审计标准的要求,牺牲会计规范,放弃对投资者和公众负责的公正立场。这种业务利益相互冲突的问题是美国经济体制中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第四,美国资本市场上的“泡沫”行为。1990年代后半期,由于诸多国际因素的影响,大量国际涌入美国,美国国内资金市场上供给空前丰裕。许多国际资金受到美国市场的吸引而持续不断地流入美国,在相当大程度上反映了美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力以及美国投资环境的改善等因素。但是,这种资金供给上的改善客观上也帮助形成了“廉价资金供给”的局面。一方面,不少投资事实上降低了对企业业绩审查的要求,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对资金使用者的制约;另一方面,不少IT企业或高科技企业纷纷将自己与“新经济”挂钩,以这种方式获得资金资源。可以认为假账浪潮与廉价资金供给之间存在着密切关系。

  以上几个方面的情况都表明,虽然美国经济在1990年代后半期取得了快速增长发展,技术创新和生产率都得到大发展,但它在经济体制上仍存在着一些需要进行重大调整的问题。美国也应当与别的国家一样,需要高度重视这些问题。假账丑闻浪潮已经给美国国内的投资者和国际投资者带来了信心重创,“廉价资金供给”的时代可能已经结束。美国许多监管机构和行业协会已经行动起来,正在努力探讨应对和调整措施,可以说他们正从不同方面或不同角度在对美国经济体制进行检修。这种检修涉及相当复杂的头绪,需要时日得以完成。同时,受到伤害的投资者信心也需要时日得以复苏(如果不他们不受到进一步重大打击的话)。美国经济体制现在所经历的是一场自身调整,整个世界都在密切关注着美国如何快速而有效地进行这场经济体制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