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查丹玛斯说:行星排成十字行列时,人类就会毁灭。这话,理性的人们从不信。
  
  但是,假如我们把行星排列想象成互联网的生成,想象成全球经济网包括能源网、资金网、物资网、信息网等的形成,又当如何?
  
  让我来告诉你,那是一件隐含着极大危险的事情。
  
  混沌理论告诉我们,一只蝴蝶振动翅膀可以在另外一个遥远的地方引发一场巨大的风暴。耸人听闻是不是?非也。原理其实很简单。全球气候是一家,彼此间的影响会相互震荡、放大。
  
  全球性金融、经济危机亦同理,通常就是因为全球经济气候的相互震荡、相互影响。
  
  克鲁格曼,国际著名经济学家,被认为对亚洲金融危机未卜先知。可是读过他的《萧条经济学》的人想必记忆犹新,克鲁格曼自己根本不认为他预见到了什么亚洲金融危机,也决不认为任何人可以真的预测到亚洲金融危机。
  
  克鲁格曼对亚洲金融危机的解释听起来令人有点奇怪,同时令人不寒而栗。他是这么解释的,全球就好比是一个大厅,全球化则好比是将大厅的所有墙壁都拆除了,而互联网以及高精尖的现代金融工具则好比是放上了一个顶级麦克风。这时,试想有一个尖叫声出现会怎样?它一定会反射到墙上去,然后又从墙上反射到麦克风,然后再次反射到墙,再次反射到麦克风……那么,最后出来的是什么呢?就是那种最让人讨厌的刺耳无比的经济躁音――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
  
  如果这个解释成立,那么我们对于一切尖叫声现,都要慎之又慎。
  
  相信全人类都听到了美东时间11日晚间8点30从纽约传来的尖叫声,它是那样的一声巨响,凄厉无比、揪人心魄。谁知道这一夜世界增添了多少不眠人(本文化正是在北京的秋夜中完成)?谁知道世界会不会因此引发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乃至社会、政治与军事危机?
  
  按照混沌理论和克鲁格曼对危机的解释,纽约的尖叫声完全具备了巅覆全球经济的力量,而且这种影响会是那样的巨大,以至于完全有可能会深刻地影响到人类未来的前程。
  
  让我们试着去勾划一下突袭可能带来对全球经济近期与长期的一系列影响。
  
  突袭首先将带来股市的强大冲击波。股市是人类经济肉休中最敏感,最脆弱的神经中枢部分,可以想象,纽约受到袭击的消息传到世界任何一个真的股市(中国的除外),都象是瘟神大驾光临,寒冷的蓝灯就会顷刻间高高挂起。而要想防止蓝灯高挂、股市崩盘吗,最好关门大吉。
  
  这一预言现已证实。据中新网北京9月11日消息,由于美国受到大面积的恐怖袭击,纽约华尔街股市紧急疏散并暂停交易,纳斯达克交易市场已经关闭。受其影响,欧洲股市出现大幅下跌。截至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0:44,法兰克福DAX 30指数一度曾下跌9%,其后跌幅缩减至4%。目前该指数下跌7.5%,至4309点。另外,巴黎股市方面,CAC 40指数下跌5.6%,至4137点;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下跌3.9%,至4835.1点。在本文写作之际,据香港朋友转告:香港股市也已经停市。
  
  股市冲击波还将具有“持续效应”,因此其长期影响不可低估。也就是说,,在相当一段时期股市人气都将消散,昔日繁荣的景象短期内难觅踪影。
  
  突袭有可能产生强大的金融冲击波。人群的恐慌会导致对货币的安全性需求和灵活偏好需求,银行提现随之增加,银行挤兑在某些地方开始出现,某些的银行将感到难以应付。
  
  然后是对于资本流动的冲击波。突袭不过是美国的厄运的开始,而突袭所导致的资本加速流出美国,可令下滑中的美国经济雪上加霜,正是美国人最为担心的事情。
  
  突袭最难预测的是,它将造成对人们信心和预期的强烈冲击。随之而来的当然就是消费、投资的收缩(休克)。过去,有人也曾预言“需求休克”,但迹象并不明显,而在未曾预料的大袭击来临时却有可能真的变成现实。这使得美国经济在恐慌中衰退的可能性骤然上升至最大……
  
  恐谎借助于互联网等现代信息平台,股市、期货等现代金融(资本)平台,将痛苦的尖叫声调放至最大,并迅速向全球深度漫延,全球经济日益被美国所拖累,欧洲、日本、东南亚以及世界各地其他经济体叫苦不迭。
  
  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突袭导致的一大反作用就是:牛脾性的小布什吞不下这口气,怒不可遏地发出向恐怖分子开战的命令,加大军费支出,加大反恐怖支出,刺激起“反恐”景气,却远远无法抵消需求休克带来的经济衰退,美国经济仍然走向麦城,并引领全球经济下滑……
  
  在汇率方面,强势美元无疑将遭到90年代以来最大的冲击,如同以前疯狂存储美元,现在人们迫不急待地纷纷抛售美元,强势美元地位受到挑战,与此同时,欧元、日元也因自身经济不振而衰疲无力,这使得“牙卖加体系”陷入空前困境。
  
  在混乱的状态中,人们募然回首,突然发现黄金才是危险状态下保值和升值的最佳选择,于是掀起了一个全球性黄金抢购狂潮,黄金等稀缺性贵金属价格全线上升,期货市场一片翻腾,多方大胜空方。
  
  在国际能源市场上,石油借机涨价,冲破25元/桶价位,高摸30美元/桶。石油和其他贵金属、能源价格的上升推动全球物价上升(注:就在本文杀青之际,海外朋友告:英国布伦特原油价格每桶已应声上涨二美元。可见《突袭带来的心理层面的影响已初步显现,如果伊拉克之类的国家再借机搞点小动作,则油价大涨指日可待。
  
  在全球经济放缓、物价反上升的情况下,世界经济总算摆脱了IT降价所带来的通货紧缩的阴影,但却面临80年代来滞胀幽灵的威胁。
  
  几家欢乐几家愁。突袭的产业影响是不均衡的,在一段时期内人们将不敢乘坐飞机特别是去美国的飞机,航空业一落千丈,飞机牧业也将受到极大影响,相反,军事工业却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大涨一翻。
  
  突袭还带来全球经济的洗牌。自然,美国是突袭的最大受害国,在未来几个月中,估计美国还将继续受到零星恐怖活动的侵拢,因此在很长一段时期内,美国都会人心惶惶,导致经济徘徊不前,整体上陷于90年代以来的最大的困境。但对于象中国这样远离漩涡中心、政治社会稳定、经济增长予人印象深刻的国家,则有望成为全球新的资本流入天堂(安全岛)。资本流入、经济增长将推动人民币升值。然后的情况――就象日元升值后的日本一样,中国人或许会利用人民币升值之机疯狂购入全球先进生产设备、并跑到全球去观光消费。中国经济增长进入一个新的光辉时期,但巨大的泡沫亦同步产生……
  
  从理论上看,突袭会带来经济哲学和理论的反思。人们将重新思考战争、恐怖主义活动对经济建设的影响。高层建筑热潮、标志性建筑热潮消退,并导致轻微的房地产震荡。包括中国三峡大坝在内的易受攻击的鸿篇巨制受到质疑,搁浅乃至被搁置。
  
  人们亦将重新思考地球村的经济、政治、社会、生态发展的平衡,重新思考在一个地球的前提下如何确保全球的可持续发展问题。通过突袭,人们将明白:当仇恨胜过吃饭,所谓经济建设从何谈起?在这种心态的支配下,新的引入恐怖冲击的经济增长理论研究兴起并影响到经济增长政策的制定和实施……
  
  如果某日核弹在你我头上爆炸,不要觉得那是天方夜谭,其实很多人想做到这一点,只是暂时还没有人做到而已。如果某日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真的爆发,不要觉得那是空穴来风,其实本次突袭已经具备了足够的能量,只是看人类有没有足够闪开的好运而已。
  
  一根稻草可以压死一头骆驼——美国遭突袭可能产生的经济影响分析之二
  
  美国经济正处于近年来最困难的时期,二季度经济增长只有0.2%,处于将衰退而未衰退的边缘。而现在,恐怖自天而降,对于国际贸易大厦的致命一击很有可能也是对美国经济的致命一击。假如三季度美国经济本来应该也是0、2%的增长的话,这一击足以使其转为负增长,而美国经济整体性衰退的可能性可以说达到最大。
  
  还记得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的危机吗?当时,LTCM出事,其牵涉到的资金高达数千亿美元,如果强制清盘的话,美国经济就会崩溃。所以,克鲁格曼在《萧条经济学》中感慨万分地说,幸亏美联储采取了有效的举措,否则1998年的秋天美国经济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美国人的日子早就不好过了。
  
  但是,当时美国经济的实质面尚好,互联网泡沫正处于向上翻腾,无法阻挡之际。而现在美国经济日趋脆弱――如果说尚不是最脆弱的话。
  
  阿拉伯谚语曰:“一根稻草可以压死一头骆驼”。说的是在临界点,在某个均衡点,任何一个方向的一顶点儿力量都有可能把事情引向无法收拾的地步。而美国,它现在看起来是多么象陷于阿拉伯沙坑中的那头可怜的骆驼!
  
  那么,谁会是今日的LTCM呢?一种可能性,是不可一世的大摩――摩根斯坦利。要想知道这个庞然大物在世界上有多大的影响,只要知道美国的股市中的财富主要集中在5%的手里,而大摩是豪富中的豪富就行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投资银行,它要是出事,一定惊天动地。好比说,LTCM是只凶猛的美洲狮,大摩则是它望尘莫及的恐龙。恐龙一声吼,地球抖三抖!!!
  
  偏偏有消息说,国际贸易中心两栋大厦的资产,高达一半为大摩拥有。过去它是大摩的骄傲,而现在它变成了大摩庞大肉身上阿额硫斯的脚踵。
  
  大摩会在多大程度上随着贸易中心的倒塌而倒塌,现在不得而知。摩根会不会重演LTCM一幕,现在也不得而知。但是,累积性的金融市场、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地震的沉闷的轰隆声现在已经清晰可闻,而它们对于美国经济的冲击将远胜于国际贸易大厦倒塌的损失。
  
  可以断定的是,大摩将很难拿到保险金,因为没有任何保险公司出得出这笔钱。而且大摩必须证明这不是战争险,因为战争险是无法赔偿的。
  
  大摩可能就是那根该死的稻草,而眼下成为稻草的可能还绝不止大摩。
  
  在LTCM中,美联储出手既快又妙,格林斯潘可谓力挽狂澜于既倒。现在是烽烟四起,局势错综复杂,下一枚炸弹会在何处爆炸都不知道。试看牛皮筋的布什总统和美联储这回如何出手!
  
  谁说这不是一场战争?——美国遭突袭可能产生的经济影响分析之三
  
  曼哈顿的爆炸和浓烟滚滚之时,我对一位朋友说,这是一场战争。朋友不同意,说只是一次超级恐怖事件。
  
  恐怖事件,就象某个人被绑架撕了票?而且只是一次性的恐怖事件,保证不会有第二次?我对朋友的看法颇不以为然。再超级的恐怖事件也不过是“事件”而已,而我宁愿相信发生在世人面前就是一场战争,只不过是以我们所不熟悉的形式和方式,以新的内容和层次展示在我们面前而已。
  
  过去只要谈到战争,人们就会想到世界大战,想到两国交兵,想到坦克、大炮齐上阵。但是,战争其实是可以以各种形式和面目出现的。比如现在我们正看到的这一种。克劳塞维兹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目前这一场“恐怖战争”正是常规政治渠道无法解决问题时的特种替代。至于为什么常规渠道无法解决问题,霸权主义的美国不妨扪心自问。
  
  不宣而战,战争已然爆发,战神却深藏在云霄之中,这并不意味着它就不是一场战争。当年希特勒也曾不宣而战,古代中国的战国七雄们也曾不断地背信弃义、不宣而战……
  
  不同之处,在于本次战争是在美国的“腹地”乃至开花,而不是象二战时罗斯福演讲提到的:日本轰炸了珍珠港,敌人已经从海上、陆上、空中,从这里或那里向美利坚发起全面进攻。但这分明是一场战争,肆无忌惮的侵略者已经向美国发起了全面攻击。侵略者在暗处,但计划之周密、指挥之完善、攻击之大胆、破坏之巨大,显示出它的指挥者既是一个恶魔、又是一个天才,而且其组织已经完全作好了向美国――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决一死战的全部计划。就算是狮子与蚊子的战争吧,谁说狮子一定能够轻易击败蚊子?
  
  谁说这不是一场战争?谁说战争不可能是这样一种形式和方式?谁说恐怖分子将就此善罢甘休,从此不再兴风作浪?也许,就在世人惊谔万分、议论纷纷之际,在美国人被动地收拾残局中,恐怖分子正策划其第二轮攻击(也许是更大力度的攻击)。
  
  而美国政府也将不遗余力地实施反击。这样,战争的双方都将全力以赴,你死我活的搏斗又何止在珍珠港、在敦刻尔克?
  
  现在需要研究的是,这样一种恐怖气氛极浓、方式极其特殊的战争状态会持续多久,其对世界经济周期的影响如何。很显然,战争是消耗,是双输博弈,除了坐收渔利者,总体上根本不存在什么战争景气。
  
  前段时期,笔者曾撰文分析世界经济可能进入全球性需求不足、增长下滑的“经典经济时期”,并提到在“经典经济时期”,战争有时候会成为某些国家解决经济问题的一种出路,但却断然否认了战争真正爆发有太大的可能性。现在看来,笔者的估计过于乐观、也过于主观。“树欲静而风不止”,世界并不太平,上帝也没有许诺人类以永恒的和平。经济发展之路自然也不会平坦。眼前这一场胜负未卜、前景未卜的“恐怖战争”不仅可能对于全球经济投下一道浓重的阴影,更有可能成为“经典经济”的绝笔。
  
  美国受袭影响中国经济几何?——美国遭突袭可能产生的经济影响分析之四
  
  恐怖自天而降,美国饱受损失。美国所受的损失几何相信现在还难以完全从量上进行判断。但是,这场“恐怖战争”的损失必然是以万亿美元计的。只要想一下,恐怖分子选择的攻击的对象是国贸中心、是曼哈顿、是华尔街金融中心,恐怖分子为何而来,便昭然若揭,美国不是号称为世界金融中心吗,美国不是号称拥有军事强权、科技优势和金融强势等三大优势吗?我给你动个外科手术,让你的政治中心、让你的金融中心、让你的军事中心先行瘫痪。让你美国陷于全国性混乱,让你的经济一败涂地,一句话,让你的损失最大。
  
  美国经济遭此重创,全球经济必然连带受损。不要忘记,全球30万亿美元的GDP,美国独占8万亿,有多少国家是靠美国市场来赚钱的,有多少国家的经济靠的是美国的拉动?!全球至少现在暂时还离不开美国的火车头作用。因此,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在全球化的今天,战争包括我们眼前看到的这场尚在演变中的战争中的胜家其实不容易找到,而输家则必定到处都是。
  
  当然各个不同的经济体输赢的大小不会相同。对于太洋此岸的中国来说,彼岸的一击可以 用中国的一句老话,就是“祸兮福兮”。
  
  最有利于中国的显然莫过于外资的流入。在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够帮助和危害中国的国家并不多,而美国是最重要的一个。前些年,美国一直是世界吸引外资的老大,而中国屈居老二。现在美国出事了,这些资金到那里再去寻找投资天堂,寻找“安全岛”?社会稳定、政治走向进步、经济持续增长的中国将成为更加重要的选择。资金的流入不是重要的,重要是它意味着更加先进的设备和更加高新尖的技术的流入,意味着中国走向世界制造业中心的步伐进一步加快,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的效率更高。
  
  随着中国经济持续繁荣,国家间经济将出现新的的消涨,人民币有可能面临升值压力,人民币币值的稳定会使得中国人更多地购买全世界的产品,就象当年的日本,一方面经济进入火热的时期,另一方面泡沫迅速膨胀……这里边利大还是弊大,只有上帝知道。
  
  但是,中国经济将首先面临“恐怖战争”所带来的种种不利的影响。首先是外贸出口形势更加严峻,要知道美国是中国最主要出口国家,对美出口占我全部出口总量20%以上,要是按美国的统计,包括转口贸易部分,还要多,可达到30%。本来,美国经济下滑对我国的高技术出口已经造成明显的负面影响,导致我国今年以来出口不断下滑。所幸我国出口的一般用品恰恰是美国老百姓在收入下降时所偏好的。现在这本来较稳定的一块,其不确定性也增强了。
  
  出口不利,进口也有忧虑。可以预料,我国的进口将承受战争带来的交易成本上升的额外费用。特别是在某些重大产品的进口如原油上,可能要吃亏。油价应声已上涨至30美元/桶,而中国去年净进口原油接受7000万吨,看来今年油价的上涨又将大大推动中国进口成本的上升。
  
  出口不易、进口成本上升,到美国去融资的困难也徒然加大。国企以及其他企业到美国上市、融资的计划,估计是没戏了,与此同时其他许多雄心勃勃的上市计划也将受挫,进而导致部分国有上市企业出现重大股价异动,并影响到国企改革和整体战略性调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银行的重组近期正处于紧锣密鼓之时,而其他国有商业银行也都在积极准备,并视美国为上市首选之地。现在美梦恐怕一时难圆了。
  
  中国加入WTO也将受到影响。可以想象,如果中国备战WTO的计划不能如期完成,那么WTO对于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国金融业的冲击就会加大,这无疑加大了入世的风险。而加入WTO后,本来看好的我国纺织产品对美的出口现在突然失去市场,又是多么令人扫兴的一件事!
  
  不过,中国加入WTO的进程表料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曾经有人评论,中美WTO协议签署完毕之日,中国一只脚已经跨进WTO门槛了。因此,到目前这一地步,一切只是程序而已,即使自天而来的袭击谅也不至于打断巨龙入海的计划。
  
  如同亚洲金融危机,人家摔跤,我们学乖一样,美国所遭受到突袭必定会促使我们对已有的计划进行反思。象三峡大坝,遭到那么多人的反对,其中之一是安全问题。但在此前,人们很难想象“安全”究竟意味着什么。现在看到了美国的教训,应该更加理性地去处理这一工程才是。又比如,各地不惜血本,争相建设标志性工程、互相攀比楼房的高度,这种盲目的攀比现在可以休矣。
  
  也许,中国人尚需思考的就是,恐怖分子的炸弹固然可以落在曼哈顿,为什么就一定不会落在中国的某个地区。事实上,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全人类共有一个小小的家园。恐怖分子不仅是美国,也是中国等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的大敌。如何将社会经济的发展建立在全球化安全、可持续的基础上,而不是各个国家各自为政,或者只顾自己单纯地发展经济,而不管全球安危,是未来中国经济成长路上必须面对的问题。
  
  两根稻草的决战:从联储降息与美股跳水谈起——美国遭突袭可能产生的经济影响分析之五
  
  本周一美国股市的复盘为全球所关注。此前,人们普遍估计,纽约股市将跌5-10%。果不其然,美国股市复盘后大幅下跌,道指狂泄近700点,并一举跌破9000点大关,收于8920.70点,跌幅为7.13%;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115.82点,收于1579.55点,跌幅为6.83%;标准普尔500指数损失53.81点,收于1038.73点,跌幅为4.93%。
  
  应该说,美股跌幅完全在预料之中,甚至还低于本人早先的预料(跌800点)。但是,考虑到上述战绩是在另一条超级托市消息出台后才取得的,则仍有可忧之处。
  
  这另外一条超级托市消息当然就是美联储重手减息50个基点。
  
  众所周知,象美国这样成熟的股市,其涨跌实为经济的睛雨表,反映出长期内宏观经济的波动。而当前美国股市的波动亦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美国投资和消费预期的波动,预示着美国经济必将雪上加霜,呈现出进一步的下滑。
  
  究竟如何看待当前美国股市乃至整个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多空搏击?在笔者看来,或许可以形象地归结为“两根稻草的决战”――致命的稻草与救命的稻草之间的较量。
  
  阿拉伯有谚语“一根稻草可以压死一头骆驼”。显然,这种不同寻常的情况在正反作用力相持不下的临界点是会发生的。试想,就在你疲累不堪、气息奄奄的时候,有人突然对你施以老拳……
  
  当前的美国经济正是如此,它正处于衰退未衰退的生死关头。继一季度大幅回落,二季度美国的GDP又进一步下滑――全靠美联储连番降息,刺激起房地产等传统产业的景气,才勉强维持住微不足道的0.2%的正增长,但已经离负增长不远了。
  
  现在,“恐怖大王”自天而降,致命的稻草压在了骆驼的身上,美国经济这超级骆驼会下沉吗?
  
  情况显然不容乐观。事实上,自恐怖打击的当天,美国经济即处于瘫痪半瘫痪之中,迄今喘息不止:股市连停四日,闻所未闻,美国经济的神经中枢备受推残,并引发全球范围的金融和股市动荡;航空公司停飞,物流、商流受到影响,正常的经济交易活动难以照常进行;裁员加剧,消费信心指数应声下降(美国上周公布的密歇根消费信心指数下降至83.6,是1993年以来最低);投资悲观观望色彩浓厚,资金存在着流出美国市场的可能,令美国经济前景更加不看好。有报道说,目前在美国,无论迪士尼的游乐场、星巴克咖啡店以至成衣商Gap均宣布全国性停业,许多活动如全国职业棒球赛亦告取消。可以想象其中直接与间接的经济损失定是天文数字。
  
  中国98年闹洪水时,有有提出“破窗经济”的奇谈怪论,说的是灾后重建会拉动经济回升。其实,除非灾后重建用的是外星人的钱,否则“破窗经济”根本无从谈起。从美国经济这些天的情况看,“破窗经济”非但未有应验,灾后重建的第一件事――政府对恐怖分子的防范和打击业已显示出了负面的效应。譬如,美加边境加强安全检查,就已经对汽车生产和经营构成不利影响。因为安全检查使得汽车零件无法按时运送,通用、福特、本田、丰田等车厂上周五为此纷纷宣布暂停北美车厂的生产业务。至于未来的“破窗负经济”尚有几何,且拭目以待。
  
  综上所述,整体情况显示,恐怖分子的这根稻草绝对是精心策划的:选择了最佳的时间和地点――在美国经济最脆弱的时候,向美国经济的心脏部分发动突袭。恐怖分子的目的,不仅要毁灭美国人(其实不仅美国人,国贸大厦驻有世界各地经济机构)的生命、造成空前的人类恐怖、更要蓄意造成美国金融的系统性崩溃、股市的系统性崩溃进而美国经济整体性的崩溃。至于这样做会造成何样的全球性影响,则不在恐怖分子考虑之中。
  
  无法指控但也无法否认恐怖分子是否已在金融市场作空,从而趁火打劫、大赚一笔。据闻,目前美国金融和证券管理当局正在调查此事。无论情况是否事实,全球金融市场必定会更加动荡,并持续遭受不利影响,而所谓非货币冲击则完全等同于货币冲击。
  
  美国以年GDP8万亿之金刚之身,以全球至尊地位,想来应该能够抵抗得住这根稻草的向下冲击力。但也未必,现在看来,第一阶段,恐怖分子已经得逞,美国已经遭受珍珠港战役以来最大的失败。美国经预测家们现在普遍估计:仅过去聊聊数日经济活动的中断,即足以使美国经济今年少增长1个百分点,而其后续影响足以导致美国经济陷于衰退,预期美国第三季度将出现零增长,并在第四季度陷入衰退。部分原先较乐观的经济学家现在也已改口,转而支持第四季度经济衰退的判断。前克林顿政府经济学家艾伦(Yellen)就公开表示:因为消费者缺乏逛街购物的欲望,美国的经济放缓将演变为一场衰退。
  
  面对如此危局?美国政府当然不会束手待毙。这时候,凡是手中能够运用的手段都会被用作救命的稻草。君不见,为保复盘后的股市“复活”,除超级降息外,交易所“领导”讲话、大厅内全体默哀二分钟、明星穿着消防队员的衣服领唱“上帝保佑美国”等几乎所有能够想到的招数全部都用上了。当然,就目前而言,美国人棒出的最大稻草,不是美国的军事打击,不是爱国商人的联合救市,不是同仇敌同仇敌忾之国民的团结精神,而仍然是格老手中的法宝:降息。
  
  谁说降息无效肯定是无知,但降息能有多大作用的确值得怀疑。虽然降息这一传统宏观经济政策中的救命稻草在过去的确也曾起到作用,它何以能抵抗得住恐怖分子的当头一击呢?
  
  格林斯潘曾就畅谈其经济哲学。作为美联储货币政策主席,他对于货币政策的效用其实并不迷信,相反他最为清楚货币政策的局限性了。在他看来,货币政策只能对经济起到一些微调的作用,但不是万能的,它并不足以抵抗实质经济的衰退。如果格老是对的,那么美国经济就算没有恐怖分子施以恶魔的稻草,本来也无法避免实质经济痛苦的调整,更可况现在非货币性恐怖打击自天而降。
  
  说到非货币性危机,有人认为,因为这次危机是非货币性危机,它不会象货币冲击那样导致全球经济危机。其实,此论并不成立。因为所谓非货币性危机,不过是危机的直接原因不是来自于货币性冲击(如同我们在亚洲金融危机中看到的那样)而已,但任何冲击最终必定都会转化成货币性冲击,并导致和货币性冲击如出一辙的后果的,在这种情况下金融与经济危机同样难以避免。过去几天内我们已经十分清楚地看到美国股市和金融市场陷于瘫痪半瘫痪状态,而周一美国道指和纳指的双双大幅下滑,更让我们看到了危机的持续性可能,看到了即使是货币政策的强硬使用也无济于事。
  
  总结美国过去遭遇的10余次冲击(货币与非货币性),最大跌幅为“黑色星期一”,期间曾暴跌34.2%,但包括这次危机在内,一般半年后均能成功恢复,显示出美国经济的抵抗风险的强大力量。例如,“黑色星期一”半年之后,美国股市即告上升15%。唯一的例外是日本偷袭珍珠港,那一次美国股市下跌了6.5%,半年后仍处于下滑之中,下滑幅度达9.6%(参见下表)。现在人们均视911事件为日本偷袭珍珠港,那么悲剧是否会重演呢?由于货币政策失去法力,减税以及美国式积极的财政政策或许会相继出台,以壮大救命稻草。这样,两根稻草的决战需要在未来几个月中才能最终见分晓。在此之前,世人将目睹美国股市持续、剧烈的波动。
  
  历次重大突发事件中道琼斯指数表现情况
  
  事件          时间    事发期间 事后一个月 事后半年
  
  法国沦陷      1940.5.9-6.22  -17.1   -0.5   7.0
  日本偷袭珍珠港 1941.12.06-12.10  -6.5    3.8   -9.6
  朝鲜战争     1950.6.23-7.13   -12    9.1   12.1
  古巴导弹危机    1962.8.23-10.23  -9.4    15.1  28.7
  肯尼迪总统遇刺  1963.11.21-11.22  -2.9    7.2   15.1
  阿拉伯石油禁运   1973.10.18-12.5  -17.9   9.3   7.2
  尼克松总统辞职  1974.8.9-8.29   -15.5    -7.9  12.5
  苏联入侵阿富汗 1979-12.24-1980.1.3  -2.2   6.7  6.8
  “黑色星期一”  1987.10.2-10.19   -34.2   11.5  15.0
  海湾战争    1990.12.24-1991.1.16  -4.3    17.0  18.7
  苏联瓦解   1991.8.16-8.19     -2.4    4.4    11.3
  亚洲金融危机   1997.10.7-10.27   -12.4   8.8   25.0
  (资料来源:道-琼斯新闻社)
  
  
  股市和经济的波动程度如何,还要看变化中产生的更多的影响经济和股市的变数。其中的关键,则是看美国如何采取报复行动。如果说此前人们的经济分析更多的着重于恐怖分子袭击对于美国和世界经济影响的话,现在和今后显然应更多地关注美国可能采取的报复行动。
  
  最好的一种前景是:美国速战速决,既惩罚了元凶,又避免了事态的扩大和持续,还借机巩固了自己在全球的霸主地位。在这样一种太势下,美国经济的景气回升反而比原先加快,美国股市也会象打了兴奋剂一样,从低谷咸鱼翻身,扶摇直上。
  
  但相反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而且其概率有可能更大。那就是美国的任何报复都导致更多的报复,仇恨不能消除仇恨,反而招致更大的仇恨,最终是对于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持续、频繁扰动。在这一持续的动中,目前人们对于美国的普遍性同情开始分化和变味,比如油价的稳定机制被破坏,美国股市和经济可悲地进入阴雨绵绵的季节,并感染全球经济同患感冒。
  
  美国人将所“9.11”袭击称之为战争。如果我们承认其说法,那么这次战争与过去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以往的战争对手分明、战场分明、游戏规则分明(当然是相对的)。而现在则不同,对手是谁,身在何处不分明(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迄今没有人站出来负责);战场也不分明,任何一个地方,飞机、港口、银行、交易所、使馆、河流、铁路、高速公路、地铁等等,越是有利于经济繁荣的地方,越是可以想到得到的战场,某一天甚至密西西比河也会成为恐怖分子进攻的对象;游戏规则也不分明,在以往的战争中,士兵战死虽然是正常之事,但虐待俘虏则会受到人们的谴责,至于不以平民为目标更是不言而喻的战争规则,然而在目前的这样一场所谓战争中,所有这些文明时代的战争规则均被打破,人类正进入一个空前恐怖的“野蛮战争”时代,其对手无法无天、不择手段。
  
  这样的一场战争如同冷战时期的核战一样,足以消蚀和毁灭全球,而传统上正义和非正义战争的区分亦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威胁人类生存的战争,不管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事实上都是非理性的。
  
  可以想象,恐怖分子在物理上毁灭全球之前,全球经济将首先被毁灭。
  
  综上所述,以眼下的美国经济之脆弱时期,结合对战争的前景预测,最大的可能就是,美国进行报复,而全球金融、股市和经济震荡进入一个长期化、复杂化阶段,已经出现的全球性经济衰退由可能性成为现实。
  
  显然,如果继续推崇“强势”原则,“丛林原则”以及“以暴易暴”的资本主义以来的全球文明准则,必然是以全球为赌注,以危及全人类的生命安全为代价,这在相当一段时期全球经济就无法得到一个最起码的安全环境。所以笔者认为,9.11事件是全球文明的一次危机――现有的文明规则不足以保证股市和全球经济的繁荣,降息的救命稻草亦根本不足以对抗恶魔的致命稻草。人类正处于空前的文明冲突与危机之中,在重建可以确保人类文明延续的规则之前,全球经济济的可持续性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