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规兵器工业是军事工业中最早出现和形成的一个行业,是国防高科技产业的基础和支柱产业之一,历来受到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冷战结束后,世界常规兵器工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信息技术为先导的一系列高新技术在兵器工业中的应用使现代兵器工业进一步高技术化,同时兵器工业的科研生产能力进一步集中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在发展兵器工业上遇到了更高的技术门槛和资金困难,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发达国家与其他国家在兵器工业技术水平与生产能力方面的差距进一步拉大。美国军事霸权的科技产业基础不断提高,其他国家在建立独立自主的国防能力方面遇到更大的挑战和困难。

一、 世界常规兵器工业发展现状

现代常规兵器工业是以设计、试制和生产坦克、装甲车辆、火炮、弹药、枪械、反坦克导弹、防化器材、工程破障器材以及侦察、信息处理、指挥装备等常规武器装备为主的工业体系。根据德国《军事技术》杂志2002年第一期发表的“2001~2002世界防务年鉴”统计(见表1),按国家计算,世界上能够生产坦克的国家(地区)有31个;能生产装甲车辆的国家(和地区)有47个;能生产火炮的国家(地区)有52个;能生产轻武器的国家(地区)有64个;能生产弹药的国家(地区)有94个。按各洲计算,世界上能够生产主战坦克、装甲车辆、火炮、轻武器和弹药的国家(地区)以北美洲所占比例为最高(100%),欧洲次之。根据美国《防务周刊》公布的“2000年世界军工公司100强”,有一半以上公司涉及兵器产品,其中,前30家大公司(除日本和以色列各有1家外,其余全为美国和欧洲的公司)有90%涉足兵器产品,前10家大公司(其中7家是美国公司,2家法国公司,1家英国公司)100%生产兵器产品。因而,世界常规兵器科技开发和工业生产能力最强的国家均主要集中于北美和欧洲,更确切地说,主要是集中在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等军事大国。在其他地区,拥有较强常规兵器高科技产业能力的国家虽有,但数量有限,如:亚洲只有日本、以色列、印度、韩国等国相对强一些。

二、世界常规兵器工业的结构与产品

坦克行业 由于坦克装甲车辆装备质量和数量是一个国家陆军实力的重要标志,大国均以有国产主战坦克来显示本国的军事和军事工业实力,如美国的艾布拉姆斯坦克,俄罗斯的T-80 、T-90坦克,德国的豹-2坦克,法国的勒克莱尔坦克,英国的挑战者2坦克,日本的90式坦克,印度的阿琼坦克,以色列的梅卡瓦坦克,韩国的K1A1坦克等,所以,坦克装甲车辆行业是各国兵器工业领域最重要、最庞大的行业。

美国坦克行业主要由国有私营兵工厂构成,通用动力公司地面系统分部经营的莱马坦克总装厂是美国唯一一家坦克总装厂,底特律兵工厂是坦克总装厂的配套企业,生产坦克车体、炮塔、底盘。俄罗斯坦克生产主承包厂商有捷尔任斯基乌拉尔车辆厂、基洛夫股份公司、鄂木斯克运输机械厂等。德国坦克总装企业有克劳斯•玛菲公司-韦格曼公司和克虏伯•马克公司两家;法国主战坦克的研制与生产几乎由国有的地面武器工业集团公司垄断,此外,私营的克勒索-卢瓦尔工业公司有能力进行AMX-13坦克系列的总装;英国坦克行业的总承包商有阿尔维斯-维克斯公司、利兹皇家兵工厂、皇家军械防务公司火炮和车辆分部等;日本唯一的坦克生产厂是日本三菱重工的相模原制造所。

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西方国家坦克发展了三代。一代坦克,如美国的M48、英国的逊邱伦,二代坦克,如美国的M60、德国的豹1、法国的AMX-30、日本的74式和以色列的梅卡瓦等,三代坦克如美国的M1及其改进型、德国的豹2及其改进型、法国的勒克莱尔、英国的挑战者2、日本的90式等。从装备情况看,除美国陆军已全部换装为第三代的M1艾布拉姆斯系列坦克外,包括俄罗斯和德、英、法等军事强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目前仍装备有一定数量的第一代和第二代主战坦克。各国在积极进行第三代主战坦克现代化改造的同时,也在加强对新型地面主战武器的系统概念、总体方案及相关技术的研究,比如,美国在研制未来战斗系统(FCS);英国发展未来快速有效系统进入招标,法国也启动了方案与FCS相似的新项目。

装甲车辆行业 装甲车辆同坦克行业一样,参与分系统和零部件生产的企业众多。美国装甲车辆行业的总装企业有4家,即联合防务公司、卡特皮勒公司、AM通用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装甲车辆行业的配套企业约有20多家。俄罗斯的主要承包商有鄂木斯克运输机械制造厂、鲁布佐夫斯克机械制造厂、库尔干机械制造厂、阿尔察马斯机械制造厂、图拉装甲厂等;德国装甲车辆的主合同商有波尔舍公司、克虏伯•马克公司、蒂森•亨舍尔公司和戴姆勒-奔驰公司;英国装甲车辆的总承包商有皇家军械防务公司、沃斯珀•桑尼克罗夫公司、阿尔维斯-维克斯公司等;在法国,地面武器工业集团公司是履带式装甲车辆的主导企业,克勒索-卢瓦尔工业公司与雷诺防务公司是VAB装甲车系列及AMX-13装甲人员输送车的总承包商。

目前,世界各国列装的步兵战车均采用履带式,典型产品主要有:美国的M2A3布雷德利、俄罗斯的BMP-3、英国的武士2000、德国的黄鼠狼、瑞典的CV9040、意大利的标枪等,这些步兵战车在火力、防护力以及指挥与控制能力方面有明显提高。进入21世纪,为提高部队的快速部署和机动的能力,不少国家研制并装备了新型轮式装甲车。美国陆军选定以轮式的LAV-Ⅲ轻型装甲车为基础发展过渡性部队主装备——斯特赖克过渡型装甲车;德国确定用新型SPz-3步兵战车取代黄鼠狼-1步兵战车;法国的新型步兵战车VBCI 8×8初步成形。

火炮行业 美国火炮行业约有50家总装企业和配套企业,其中较重要的是沃特弗利特和岩岛兵工厂2家国有国营火炮总装厂。这两家陆军火炮总装厂都拥有雄厚的科研生产力量,从而保证其在火炮生产领域始终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此外,私有私营的联合防务公司、哈斯科公司的BMY战斗系统分公司、环境计算机集团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也是火炮行业的重要企业。俄罗斯的主要企业有巴里卡迪国营生产联合体、电子机械联合厂、摩托维里哈厂联合体、国家合金科学工业公司、叶卡捷琳堡火炮厂、沃特金斯克厂等。其他军事大国中,火炮研制、生产能力较强的国家及公司企业有:德国莱茵金属公司和毛瑟公司,英国的维克斯公司、皇家军械防务公司的诺丁汉皇家军械厂、维克斯造船与工程公司的军械分部等,法国的地面武器工业集团公司,日本制钢所以及瑞典的博福斯公司、南非的军械公司等。

现装备各类火炮口径多,品种也多,以美国为例,现装备有十多种口径、型号或系列的各类身管火炮、两种多管火箭炮。多管火箭炮,典型产品有俄罗斯装备的飓风和旋风火箭炮,以及美、英、法、德、意等装备的M270式多管火箭系统。现装备的高炮代表产品有德国猎豹双管自行高炮系统、瑞士空中盾牌35mm高炮系统等。弹炮一体防空系统综合了高炮和导弹的优点,许多国家都利用成熟的小口径高炮,配装先进的防空导弹,组成性能良好的弹炮一体防空武器系统。

轻武器行业 世界上能生产高质量轻武器的国家很多,能生产轻武器的企业更多。美国轻武器行业约有20多家企业,40%是国有国营公司。主要企业有8家,即联合研究公司、萨科防务公司、FNMI公司、史密斯•韦森公司、美国连珠武器公司、匹卡丁尼兵工厂、斯图姆•鲁格公司和柯尔特武器制造公司。俄罗斯的主要企业有杰格佳廖夫厂、依热夫斯克军械厂、科夫罗夫机械厂、维亚茨克•波利亚内机械制造厂等;德国生产轻武器的企业很多,最重要的有毛瑟公司等。

目前,国外单兵作战武器已向综合作战武器系统发展。美国从20世纪80年代末实施单兵综合防护系统(SIPE)计划、90年代初提出“21世纪地面勇士”计划以来,已形成了包括作战武器、头盔、单兵计算机、防护服和微气候空调/能源分配多个子系统的单兵作战系统;德国、英国、法国、俄罗斯、意大利、澳大利亚都在实施了未来士兵综合作战系统计划。美国最近提出的“目标部队勇士”计划是现有“地面勇士”计划的延续,将进一步减轻下车作战步兵的负担。

弹药行业 美国弹药行业约有9家弹药厂和十几家火炸药与推进剂的生产企业及配套企业,9家弹药企业中,3家是国有国营,6家是国有私营。弹药行业的主要企业主要有陆军湖城弹药厂、衣阿华陆军弹药厂、阿克辛制造公司、普利迈克斯技术公司、阿连特技术系统公司、萨科军品公司、CIC国际公司、派恩布拉夫兵工厂、隆斯塔陆军弹药厂、密西西比弹药厂、米兰陆军弹药厂等;俄罗斯弹药行业的主要企业有图拉弹药厂、三角旗国家生产联合体等;在欧洲军事大国中,德国共有弹药企业20多家,最主要的是迪尔公司、莱茵金属公司和布克化学技术公司;火炸药企业约16家,主要公司有诺贝尔火炸药公司、瓦萨克化学公司等;英国弹药的主承包商有BAE系统公司皇家军械防务公司、亨廷工程公司等;在法国,弹药的研制和生产基本由GIAT和SNPE两家公司垄断,若干生产枪炮弹药的私营企业都已被GIAT收购。在其他国家中,以色列拉斐尔公司、瑞典博福斯公司等也都有较强的研制、生产能力。

近些年弹药发展的特点是:将功能单一的炮弹改用多功能战斗部,使其能攻击多种多样的目标;采用底部排气技术、火箭增程、复合增程技术等来提高大口径炮弹射程;大力发展子母弹技术;研制攻击坚固目标和深埋地下目标的战斗部;将制导技术引入常规弹药提高炮弹、火箭弹的打击精度。所以,就弹药产品结构来看,所表现出的特点是:弹种数量迅速增加;具有精确打击能力的弹种越来越多;远程、增程弹种不断涌现;功能各异的特种弹(炮射侦察弹、毁伤评估弹、巡飞弹)层出不穷。大口径火炮弹药,无论从装备还是从研制看,均呈多弹种齐头并进的局面,各发挥各的功能,互为补充。炮弹、火箭弹、航空炸弹和地雷都有子母弹弹种。为实现远程打击,火箭增程弹已成为美国榴弹炮用远程弹药的主要弹种,许多国家正在研制能够打得更远、更准的弹种。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电子技术的进步和制导技术的成熟,很多国家研制并装备了制导炸弹,电视制导、激光制导、红外制导、雷达制导和GPS制导的航空炸弹相继出现,并在近期的一些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激光制导炸弹已发展了三代产品,现装备与生产的是第二代和第三代产品,主要有:美国的宝石路II和宝石路III、法国的玛特拉系列、俄罗斯的KAB-500L和KAB-1500L等。航空火箭弹主要装备在强击机、歼击轰炸机和武装直升机上,是对地攻击的重要武器。迄今,已有美、俄、英、法、意等10多个国家的空军装备有20多种航空火箭弹。

军用光电、电子行业 军用光电、电子装备产品范围广泛。美国的主承包商有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雷声公司、利顿工业公司等等;俄罗斯军用电子行业的主要企业有扎尔戈斯克光学机械厂、罗斯托夫光学机械厂、新西伯利亚仪器制造厂、科夫罗夫电子机械厂、喀山光学机械厂、依热夫斯克圆顶电子机械厂等;德国生产兵器光电装备的企业主要有卡尔•蔡斯公司、埃尔特罗公司、不莱梅电器专用公司;英国的主承包商有BAE系统公司、通用电气-马可尼雷达与防务系统公司、曾格莱琪防务系统公司、普莱西公司等;法国军用光电电子行业主要企业包括泰利斯公司、激光工业公司、测试仪器制造公司、GDI模拟公司、塞尔日-达索电子公司、萨吉姆公司等。

军用光电、电子器材包括用在现代武器平台和武器系统的光电、电子器材,以及外在的、网络状无缝连接的更庞大的系统,如美国陆军作战指挥系统、C4ISR系统等,仅用在武器平台和武器系统上的就有军用光学装置(望远镜、瞄准镜、潜望镜等)、微光夜视装置、红外热像仪、激光装置、导航定位装置、雷达、火控系统、通信装备、车辆综合电子系统、单兵综合作战系统等,它们对于提高每一个平台和武器系统的信息能力、在网络环境下作战的能力越来越重要。这些器材和系统品种繁多,不胜枚举。

三、世界常规兵器工业的发展趋势

世界常规兵器工业将会继续进行结构调整。由于世界军火市场竞争激烈,军火公司通过合资经营或收购、兼并进行重组具有实现优势互补、节约经营成本、提高竞争力、搞活企业等好处,因而越来越多的企业会通过合(兼)并开拓军贸市场,促进军品销售。在军工企业内部,结构调整的主要动向是集中核心业务。军工企业集中核心业务,把大量辅助任务转包出去,可以缩短生产周期,提高产品质量,降低成本,节省工时,增强市场竞争力。例如,法国GIAT采用这一策略,只承担大型武器系统的研制和总装,将零部件、子系统等业务交给转包商完成;英国BAE系统公司的皇家军械防务公司向核心业务集中,扩大火箭发动机的研究和生产,逐步放弃非核心业务(如放弃轻武器和火药生产)。但世界级的大公司都具有多种经营、军民结合的特点,这在未来的结构调整中将不会改变。随着各国兵器的研制,尤其是坦克装甲车辆等的研制,已经注重并采取车族化、通用化、模块化发展战略,必将继续促进各国对兵器行业的规模和生产能力做出合理的调整。

常规兵器制造技术和加工手段将日益精良。常规兵器制造技术的特点是生产的产品品种多,批量大小不一,加工难度大,加工精度要求高,工艺复杂,既包括大量的通用制造技术,也包括许多专用技术。由于先进制造技术对提高兵器性能与质量、缩短生产周期、降低生产成本具有重要的作用,各国都十分注意适时利用新工艺、新设备、新技术,有计划地对兵器制造技术进行现代化改造。随着机械制造业的发展,各国兵器工业企业将会拥有更多的生产兵器产品所需要的各种通用和专用机械设备,实现生产的机械化、自动化;在火炸药、弹药等危险性高的生产领域,将会进一步实现自动化、连续化、遥控化;满足高新兵器产品高质量、小批量、多品种生产特点的计算机辅助设计与制造(CAD/CAM)、柔性制造系统(FMS)、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CIMS)将会得到更广泛应用。

常规兵器科研和生产领域的国际合作将不断加强。由于现代新兵器装备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研究、开发和生产的成本也愈来愈高,有些技术的攻关不是一国、一时可以解决的,因此,为了缩短研制周期、降低研制成本,各国及其国防工业企业都在积极寻求开展国际合作。如,美国与许多国家有合作关系,美、英、法、德、意在生产多管火箭炮系统和研制制导型多管火箭炮上的合作;美、英、法、德在研制大口径火炮模块化发射装药系统的合作;美、英在研制轻型155mm火炮、研制通用导弹上的合作;美、法在火炸药柔性制造技术研究上的合作等。在欧洲,为了能与美国抗衡,欧盟范围内的国际军事合作是有目共睹的。俄罗斯也改变了以前封闭式的做法,不仅允许国防科研和生产部门开展国际合作,而且授权一些竞争能力强的兵工企业独立开展国际军贸业务。

各国军品出口政策将更加灵活,世界军火市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未来世界各国军工界将更会加重视国际军火贸易,把武器出口视为搞活经营、促进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战略。目前全世界出口常规武器的国家和地区有六十多个,进口国家和地区有近150个。近几年,世界局势的不稳定因素,带动世界军火市场日趋红火。全球军贸总额不断呈上升趋势。除了美、俄、法、英、德等武器出口大国外,以色列、瑞典、南非、巴西、印度、韩国等在国际军火市场也日益活跃起来。为满足部队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应付地区冲突、加强国内治安与反恐等需要,未来世界各国的国防开支预算会呈回升的势头,许多国家将会增加武器装备的采购费和武器进口。

世界常规兵器工业发展将更加高技术化,新式武器将不断涌现。为了适应未来战争的需要,一些国家已对未来武器装备提出了高杀伤力、高机动性和高生存力的要求。未来武器系统将会进一步处理在武器系统轻型化与高杀伤力之间、轻型化与高生存力之间的矛盾,使武器系统的性能有显著的提高。未来战争中信息和信息战能力不可或缺,信息和信息战装备的研究已得到普遍的重视。光电技术不仅是发展高技术兵器的技术基础,而且是改造现有武器装备、提高其信息能力、夜战能力、光电对抗能力的技术资源。抓光电、电子技术的研究与开发将是加速兵器装备信息化的必由之路。未来常规兵器将会进一步实现打击精确化、远程化和毁伤高效化。目前已经有许多导弹、制导炮弹、制导炸弹具有精确打击能力,更多的新型制导炮弹或灵巧炮弹正在研制中,随着火炮性能的提高以及制导或简易制导、增程、滑翔等技术在弹上应用,常规火炮的打击将越来越精确,射程更远。先进战斗部的研发及新型引信、高能量密度材料等在弹上适时应用,将不断提高弹药毁伤效率。当前武器种类繁多,导致常规兵器工业基础庞大,经济效益低下;品种繁多,导致武器通用性差,加重了战时供应和保障的负担。一些国家和兵器企业已经在重视研制多用途武器系统、多用途弹药,减少武器品种,提高武器的通用性。

随着网络中心战概念的提出,武器装备发展的中心将有所转移。以往武器系统的发展多以平台为中心,围绕平台来考虑系统配置;而网络中心战则需要转变为以网络为中心,规划武器平台的任务与作战需求,设计武器系统和平台的配置,制订武器系统的战技指标要求。

网络中心战将使未来战争武器体系对抗的特点更为突出,同时也要求武器系统与平台的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水平更高,战场感知能力更强,实现武器平台之间的互通、互操作。目前新武器系统的开发已很重视开放式结构原则,以便于系统的改造和升级。在未来地面作战和联合作战中,要求主战坦克、步兵战车、自行火炮等及其平台呈车族化发展模式。平台车族化,既可以避免平台种类繁多,减少研制和生产工作量,又能提高部件通用性,便于减轻日常保养、战时维修的负担。

近些年来,世界范围内低强度战争、民族纠纷或地区冲突不断,尤其是反恐怖、反走私、辑毒等非战争军事行动的频繁发生,已经对适合城市作战、山地作战、特种作战使用的兵器装备有越来越多的需求。这类兵器装备包括各种枪械、单兵作战系统、便携式攻坚(反坦克、反掩体、破门)武器、轻型(地面或空降)作战车辆、轻便探测装备、夜视装置、非致命武器、探雷和扫雷装备、防毒面具、防弹衣等,将会得到进一步发展。

(原载《国防科技》,20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