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农村土地使用权流转情况的调查与分析

  作者: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

  近年来,农村承包地的抛荒、闲置和流转已成为一个日益引起关注的问题。这主要是由于土地的第二轮承包所导致的。本文以同时进行农村土地流转试点(安徽省芜湖县)和农村税费改革试点的安徽省为案例,可以为研究其他地区农村的类似问题提供一个观察窗口。据笔者在安徽省的调查,至2002年上半年,全省农村土地流转面积已经超过280万亩(不包括“四荒”地的招标、拍卖流转),占全省耕地面积的4.5%以上[1]。流转的主要形式有这样5种:

  第一,代耕。这是指暂时无力或不愿经营承包地的农户,经自行协商临时把承包地交由别人(大多是亲友)代耕代种,原承包合同关系不变,时间、条件一般由双方口头约定(在许多地方,转包者都要求代耕方负担税费)。这种形式因为简单明了、手续简便,成为当前农村土地流转中最为普遍的一种形式。据统计,安徽省以此种方式流转的土地约120万亩,占全省土地流转总面积的42%。[2]

  第二,换耕。指单个或部份承包户主动或在村委会指导下与本村其他承包户自愿调整地块,使承包地连片集中的行为。据初步调查,安徽全省约20万亩,其中,六安市4.2万亩,巢湖市1.4万亩。个别地方换耕的面积甚至占到土地流转总面积的20%至30%。[3] 互换本身是一种流转形式,又对其他形式的流转起推动作用,且有利于土地的连片集中和规模经营。最近颁布的《农村土地承包法》也肯定这种土地流转方式。[4]

  第三,转包、转让。早在1996年底,安徽省政府农村经济办公室就制定了“安徽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方法(试行)”,承认转包、转让、出租、入股等4种形式。[5] 其中转包、转让这两种流转形式操作比较规范,以此种方式流转土地的主体一方是农户或村委会,农户和集体的权利能得到尊重和保障。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和安徽省的有关规定,以转包、转让方式流转土地的应签订书面合同,但笔者在调查中发现,不少地方土地的转包、转让签约率不高,以后引起纠纷可能比较难处理。

  第四,出租、反租倒包。出租是指农民或集体组织将土地的使用权有偿让与他人的行为。反租倒包是指乡镇政府或村级组织先从农户或集体组织那里租赁土地,然后转租并从中谋利的行为。这本来是两种不同的形式,但在实践中往往把两者混为一谈。笔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以此种方式流转的土地,大多数是在乡镇政府的推动或直接干预下进行的,有不少地方成立了以乡镇长为主任的“土地流转服务中心”,直接参与土地流转工作,有的还以各种名义参与租赁费的分配或获得“倒包”中的差价。

  第五,公司+农户。指大的涉农企业或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为主体,在乡镇政府或村级组织的支持下,与农户直接签订合同,租赁大量连片土地从事农业开发,出租土地的农民可以在企业上班。这实际上也是第三种流转方式中的一个特例,农民在获得租金收入的同时,还可实现不离乡就业。这种现象大多发生在农业产业化程度较高、龙头企业实力较强的地方。

  尽管中央政府三令五申,要求农村土地流转必须坚持依法、自愿、有偿、规范进行,但在利益的驱使下,许多基层组织越俎代庖,操纵控制土地流转活动,有的地方甚至动用警力,威逼农民就范。在一些地方,土地纠纷已取代农民负担问题成为农村社会群体抗争事件的主要原因。问题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逼民流转。按现行法规,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土地发包方是村民委员会,一些基层干部就以土地所有者代表的身份,运用行政权力硬性强迫农民参加土地流转。例如,2003年6月,苏州市光福镇黄渠村村民正准备栽秧,村委会突然通告大家不要干了,因为稻田已被镇里租给了“太湖国家旅游度假区”,每亩地年租金为560元(含代交农业税60元),租期为25年。在村民的反对下,租金有所提高,但村民仍不答应。镇政府为了达到目的,2003年12月初派人到村小学,声称如果家长不在租地合同上签字,将不许其小孩到校上学。过了几天,镇村两级又出动100多人、6辆警车,带着电棍、手铐等,强行把煤渣填在稻田里。为此,村民不断到省市集体上访。[6]

  其次是基层政府及官员与民争利。许多村民反映,我们并不反对土地流转,只是土地流转涉及到千家万户的利益,但不管土地拿去干什么,补偿费给多少,干部和政府都不和我们商量,而且补偿金的一大半都到了一些单位和个人手里,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在笔者调查过的某市,1999年以前乡村两级对流出土地的农户每亩仅补贴20至30元;2000年以后,从乡村行政组织手中发包土地的售价已高达350元至500元,但给农民的补偿仍按原标准执行;2001年,该市范围内村集体通过流转土地获得的发包收入中只有30%左右实际补偿到农户手中,有不少农民甚至未得到一分钱的补偿。

  再次是不规范操作。中央文件明确指出:“不提倡工商企业长时期大面积租赁和经营农户承包地”。[7] 但是一些工商企业动辄圈地数千亩、数万亩,一租就是50年、70年,远远超过农民土地承包期30年的期限。一旦企业垮掉,许多失地农民就没有了生活来源。

  最后是圈占土地而不开发。许多基层政府为了追求政绩,在招商引资毫无结果的情况下,自己先把地围起来,搞“空架子”工程,致使大量土地长期抛荒,劳民伤财,农民对此反映强烈。

  以家庭承包制为核心的农村改革虽然推动了农业的发展,但也遇到了一些新问题、新矛盾。其一是农户小规模经营与现代农业集约化生产的矛盾;其二是土地承包30年不变造成部份农户对自己承包地偏颇的认知模式和狭隘的占有观念与土地规模经营的矛盾;其三是“小而全”的家庭经营结构与专业化生产的矛盾;其四是耕地资源稀缺与土地闲置浪费的矛盾;其五是平均分包土地的福利保障特性与按市场机制配置土地资源的效率性的矛盾。强调加快土地流转的探索,应不断适应形势的发展,改革和完善农村各项制度,推进土地流转工作的规范、深入进行,为下一步农村全面小康建设奠定坚实的基础。

  【注释】 
  [1] 参见《2002年安徽统计年鉴》。
  [2] 根据2002年安徽省农调队资料整理。
  [3] 根据2002年安徽省农调队资料整理。
  [4] 参见最近出台的《农村土地承包法》。
  [5] 参见安徽省1996年底出台的“安徽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方法(试行)”。
  [6] 参见《半月谈》,2003年第11期。
  [7] 参见中共中央2001年第18号文件。

上一篇:劳动力跨省流动对区际经济发展的影响

下一篇:向“世界最受推崇企业”学什么?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从理性的技术到技术的理性

对技术理性及其片面性的分析批判已经很多。笔者认为,对技术理性对人类生活种种负面的影响作用固然不能忽视,但我们也应该对理性的技术在它自身的发展过程中怎样演变成为技术理性控制局面的问题予以应有的关注,因为它影响到我们对技术理性的批判力度。因此,本文从技术本身发展的理性机制出发,历史地考察技术在它发展过程中走向技术理性片面发展的逻辑过程,从而为我们对技术理性的深入批判提供有力的理论根据。   一、技术发展的理性“摹本”--数学   技术的母体在数学。且不说人的主体性的确立、人类世俗生活世界先决条件的……去看看

中国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研究述评

(安徽师范大学社会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  原载《中国农村观察》2007年第1期p71-78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重大项目"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与保障国民共享发展成果"(项目编号:05&ZD048)的子课题研究成果之一,项目主持人为郑功成教授。  在构建"和谐社会"、建设新农村的今天,农村社会保险越来越受到政府、理论界和广大学术界的关注。郑功成(2002)认为,农村养老保险的停滞潜伏着巨大风险,主张分类分层解决农村养老保险问题。中国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宜"进"不宜"退",宜早不宜迟。"进"应该是正视现实,在具备一定的条件的基……去看看

中国农村劳动力流动的回顾与展望

“农村劳动力流动”课题组,本报告执笔:卢迈、赵树凯、白南生。  内容提要:本文回顾了20年来农民流动的历史,并对国家政策作出分析。本文建议,对于农村劳动力流动与中国城市化的关系应有充分认识,对于中国经济发展中流动农民的贡献应有充分估计,对于农民在城市中所处的边缘化状态应给予充分重视,对于未来5到10年内流动农民数量的显著增长应有必要准备。  关键词:农村劳动力流动、边缘化、城市化道路  农民从农业向非农业、从农村向城市的转移是各国经济发展中的一种共同趋势。中国的农村劳动力转移可以分为:①以城市工业部……去看看

中国农民问题:2003年3月23日在北大的演讲

花絮:在秦晖到来之前黑板上已经写了几个字,其中有关秦晖的介绍文字写的是“清华大学教授,博导”,秦晖到来以后径直拿黑板擦擦掉了“博导”两字,盖因清华已经不让他带博士两三年了。   农业问题千头万绪,国家说农业为基础,80年代每年都有一号文件(也就是说每年第一号文件都是关于农业的)。长期以来农业发展过程中问题很尖锐,直到2000年李昌平上书提到三最(农村真苦,农民真穷,农业真危险)引出了三农问题。而所谓三农问题,其实就是农民问题。农业不存在问题,农业,即农产品的供给问题,在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已经不成问题,以前曾有米袋子菜篮……去看看

社会资本、民主发展与政府治理

原载《开放时代》2009年第5期  [内容提要]社会资本被认为是社会的润滑剂和善治的社会基础。很多文献认为,高水平的社会资本能够提高政府的治理绩效。但是目前国内外的研究均忽略了社会资本发挥作用的制度环境。本文通过对全球69个国家的实证数据进行比较分析后发现,社会资本能否对政府治理产生影响,依赖于一定的制度环境。在民主制度建设不完善、民主发展水平较低的情况下,社会资本对政府治理并不能产生显著的影响;只有在民主发展水平比较高、民主制度比较健全的情况下,社会资本才能显著地促进政府治理绩效的提高。而且,民……去看看

中国地方工会改革与基层工会直选

原载《新华文摘》2005年第4期  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都经受了改革的洗礼。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政府行政管理体制也开始精简机构、转变职能,但建国以来确立的从组织机构的设置到组织职能的规定都服务于计划经济体制的工会组织体制,并没有受到多少触动,工会的改革也未能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深化而与时俱进。从总体上看,我国现有工会组织的最大弊端,是工会的行政化和工会维权职能的弱化,主要表现在:首先,现行法律对工会组织的性质定位模糊,导致工会组织职责不清,维权力度不够。  由于历史及体制的原因,中国的工会被赋予数种职能,……去看看

差序格局与中国文化的等级观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6年第4期  提要:重新审视费孝通的"差序格局"概念,特别是其关于纵向的等级制度的探讨,有助于我们更加全面地认识中国社会和文化的特性以及本土社会理论的普世性意义。费孝通所讲的差序格局是个立体的结构,包含有纵向的刚性的等级化的"序",也包含有横向的弹性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差".多数学者都只看到"差"而忽略了"序";这是有关差序格局的学术话语中的一个误区。差序格局的维系有赖于尊卑上下的等级差异的不断再生产,而这种再生产是通过伦理规范、资源配置、奖惩机制以及社会流动等社会文化制度实现的。差……去看看

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转换和增长可持续性

   2010/06/18
原载《经济研究》2009年第1期  内容提要:本文考察了中国经济增长方式正在发生的转换,发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生产率(TFP )呈上升趋势,最近10年约在3.6%左右。TFP 的来源在发生变化,外源性效率提高的因素在下降,技术进步和内源性效率改善的因素在上升。在要素投入方面,教育带来的人力资本质量提高正在替代劳动力数量简单扩张的作用。目前的世界经济危机正在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不良影响,但并不是不可克服的。实证分析发现,行政管理成本的膨胀和消费率的持续下降是影响经济增长的两个内在因素。如果能够克服这些负面影响,中国经济在2……去看看

公共艺术与公共精神

只有当我们的社会开始自觉地迈向不可逆转的现代化、城市化及民主化进程时,我们才有可能谈论公共艺术及其实践这个当代问题。倘若我们暂且撇开公共艺术所包含的物化形态的特征,而就其具有的文化品格及社会伦理来看,或许"公共精神"便是公共艺术的要义抑或灵魂了。何为公共精神?想必不同的历史时期会有不同的诠释和理解。但有一点是较为明晰的,现代之公共精神当源自社会公共领域的道德和理想。一切公共领域是相对于私人或私密领域而存在的。从近现代世界历史来看,公共领域首先是指向社会学和文化政治学等意义上的。其理想范式的……去看看

民主政党的社会学思考

   2009/10/01
译]任军锋 2004-4-17 18:12:23 政治学研究网pssw.net 阅读次数:3 “就民主这个词的严格意义而言,真正的民主制从来就不曾有过,而且永远也不会有。多数人统治而少数人被统治,那是违反自然的秩序的。”——J·J·卢梭:《社会契约论》在任何形式的社会生活中,领导(leadership)是一种必要的现象。科学的任务不是研究这种现象的好与坏,或者哪一种占主流。事实上,任何形式的领导体制与民主的最基本要件之间都是不相容的,对这种不相容性的揭示本身就有着巨大的科学价值。如今我们已经认识到,寡头政治之所以有其历史必然性,正是立基于一系……去看看

中国社会保险逆向选择问题的理论分析与实证研究

原载《管理世界》2006年第2期  「作者简介」张欢,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研究所  「内容提要」逆向选择是保险市场中常见的一种现象,会造成保险市场的失灵。通常认为社会保险能够克服逆向选择。但是由于目前中国社会保险制度还存在不完善之处,所以中国社会保险还可能普遍存在着逆向选择现象。本文通过对保险市场逆向选择问题的理论分析,构造了一种测量逆向选择程度的指数ASI ,并使用ASI 方法对北京市海淀区社会保险进行了实证研究。实证研究的结果表明,(1)ASI 是一种测量社会保险逆向选择的有效方法;(2)海淀区养老保……去看看

阎锡山与扩大会议

阎、冯、李联合讨蒋的扩大会议,我是亲身参加过的一 个人。现就记忆所及,将所见所闻以至亲与其事,述在下面。   酝酿经过   酝酿可以说是从编遣会议就开始了。蒋介石利用他“中央”的地位,要编遣别人,壮大自己,这是当时一般的反映。   那时候第一集团军为蒋介石亲领(以下简称蒋),第二集团军属冯玉祥(以下简称冯),第三集团军属阎锡山(以下简称阎),第四集团军属李宗仁(以下简称李)。编遣内容,我未与闻,不知其详。但据传闻,人们认为编遣名为谋求统一,而实则是制造了分裂。南京方面好象对此也感觉到不大妥当,因而把些高级文职分给别的集团军……去看看

中国和欧洲何时拉开差距

彭慕兰(Kenneth Pomeranz)的《大分岔:欧洲、中国及现代世界经济的发展》于2000年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之后,由于该书的许多观点与以往的认识迥异,立即引起美国中国学界的强烈反应,赞成者有之,质疑者亦不乏其人。赞成与质疑之间,形成了激烈的交锋,许多学者包括一些欧洲史专家也都卷入了争论,即使在中国经济史学界也已感受到这场争论的余波荡漾,因此,围绕《大分岔》展开的争论实际上已成为世纪之初美国的中国学界和欧洲史学界的重大学术事件。我一直十分关注这场论争的进展,论争发生的时候,我正好在哈佛大学做访问研究。去年5月下……去看看

我的N种生活

一、愤与恨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阴暗、糜废、炽狂、偏执、衰颓、轻蔑、退缩、疼痛这些词都可以用在我的身上,我和我的躯体在这个世界四处游走,形影不离,每一个地方都是我的目的地,每一个地方又都不是我的目的地,也许压根儿我就没有什么目的,我沉溺于躯体的深处,糜烂在夜深人静的大街上。我是我自己的魔鬼。可是,我依然活着,而且试图在黎明来到之前活得好些,再好些。  每天,当我来到平型关路669弄,当我沿着漆黑油腻的楼道走上楼,我对我自己说,这就是命运。我每天都要数次重复这样的自我认识,这是一种说服自己的工作,我必须一丝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