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一位名叫Lester R. Brown的人写了一本书,书名为<谁来养活中国>.这本书给中国造成了非常巨大的伤害,大大地推迟了粮食市场自由化的进程,还导致上千亿元的经济损失.最近他又出了一本书.内容我们还没有看到.听说还是粮食危机那一套.当然,我们已经吃了一次亏,不会再上他的当.但是这种论调必须从理论上给予驳斥,彻底消除许多错误观念.

为什么粮食不存在危机?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只要市场在,就不愁买不到粮食.其次,对于那些对市场存有疑虑的人,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我们还要回答,历史的事实证明粮食的问题不是供给不足,而是生产过剩.将来估计还会如此. 我们个人有过粮食安全问题吗?没有.我们是不是有一块保留地用来种粮食,以防万一呢?也没有.我们家里有没有一口大米缸,存放应急储备粮?还是没有.既然如此我们的粮食安全靠什么保证的呢?显然,只要商店开门营业,粮食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没有什么粮食安全问题可担忧的.

这样的回答虽然极其简单,但把当今经济生活的根本特点说得一清二楚.事实就是这样,我们非常地依靠市场,它变得须臾离开不得.如果市场不再存在,正常生活立刻全被打乱,岂但是粮食要出问题,水电交通,医疗教育,通讯娱乐,统统都要停顿下来.这个简单的回答又包含着深刻的道理.道理在于市场能够合理地配置资源,满足人们的需要,保证不会出现严重的供应危机.人们只要有钱,就永远可以以合理的价格买到所要的商品.在某些特殊情况下短期的危机可能出现(多半是人为的),但是长期的危机是不可能的. 三年灾荒时中国饿死了将近三千万人.三年灾荒的头一年,1959年,我国出口了四百多万吨粮食,如果每人每天吃一斤半粮食,这些粮食足够两千多万人吃一年.粮食从特别稀缺的地方输出到了不稀缺的地方去,完全违背市场规律.当市场存在的时候,粮食稀缺,粮价就会上升,外地的粮食很快就会流入,人就不会饿死.因为没有粮食市场而饿死人的事现在还在我们的邻国发生着.如果我们不注意保护粮食市场,以为只要鼓励农民多种粮就能有饭吃是极其错误的.三年灾荒就是粮食″大丰收″而造成的.毛泽东还为了粮食多了怎么办而发愁.人们为市场而生产,或者说为利润而生产,大家就不会挨饿;为了吃饱饭而生产,反而可能挨饿.这就是市场奇妙之处.岂但粮食如此,其他一切商品也莫不如此.相信计划经济而对市场经济抱怀疑态度的人恰恰在这一点上犯糊涂. 个人的粮食安全依靠市场,国家的粮食安全同样依靠市场.这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世界市场上从来没有缺过粮,倒是总是生产过剩,为卖不出去发愁.各产粮国都想尽一切办法补贴出口粮食.世界贸易组织近期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取消粮食出口的补贴,让粮食自由流通.因为过剩,过去半个世纪虽然人口增加一倍半,人均消耗增加17%,种粮食的人减了大概三分之二,而粮食价格相对于其他商品却降低了一半.中国的情况也如此,一点也不例外.解放初,我国有五亿人口,现在是十三亿,增加了一倍半;现在我们吃得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好,吃得大家都要减肥了;我国的耕地面积减了大概五分之一;又有将近两亿农民进城打工,种地的农民也大幅度地减少了,剩下的多半是妇女和老人.可是这几年的粮价却降低到解放后的最低点.只在最近粮价有所回升.但是这暂短的上升改变不了长期下降的大趋势.导致这种变化的原因何在?原因有二.一是科学技术的进步,现在有了更好的化肥,良种,更合理的耕作方法和适用的农业机械.二是贸易的发达.国际贸易使得种粮食成本低的地方多种,并把粮食销售到种粮成本高的地方,减少在那儿的粮食生产.结果是粮食生产的总成本降低.国内贸易也同样起到类似的作用. 展望未来,有人担心说科学技术的潜力已经快用完了,化肥种子都没有多少潜力可挖了.但是新的机会出现了.因为有了基因工程,农业增产的前景非常乐观.不怕病虫害的新品种已经大量涌现,营养更丰富,口味更好的食品每时每刻都在出现.拿贸易机会来看,也远远没有用尽.国际上粮食贸易保护一直是一个主要争论点,如果保护主义能被取消,粮食价格还会进一步下降.国内贸易的机会同样很多没有被利用.我国要求各省粮食自给自足的政策至今没有明文作废,国家垄断粮食市场的情况刚刚在改变,通过市场的作用重新安排粮食种植的地区分工,使适合种粮的地方更多地种粮,粮价还能够降低.总起来看,粮食不足的问题完全不是一个现实问题.粮食是一种可再生的资源.只要管理得法,永远不会供应不足.当然,如果发生核战争造成核冬天,或者哪个小行星撞上地球,粮食当然会减产,但是那时候就不仅仅是粮食问题,人类的根本生存条件出了毛病,谁也救不了人类. 应该说,全世界粮食同时减产的可能性并不是不存在.但是概率是很低的.地球围绕太阳转的基本环境不变,大幅度的气候变化概率很低.拿历史的经验看也是这样.拿我国的经验和世界的经验看,因为气候导致粮食产量变化的上下幅度不过百分之一二.再加上其他原因导致的产量变化,充其量也不过百分之五.全球的粮食储备一般都超过年消费量的百分之十,所以粮食供应是非常安全的.

现在全世界每年生产的粮食总量约为20亿吨,供给60亿人口吃用.每年国际间的粮食贸易量为2.4亿吨.我国如果进口两千万吨,只占世界贸易量的不到十分之一,根本威胁不到别国的安全.单单美国每年出口粮食就达到八千万吨.日本是粮食进口的最大国,每年进口两千五百万吨.从来没有谁批评日本进口太多抬高了世界粮价.Lester Brown 先生认为中国将来大量进口粮食,会把世界粮价抬上去,别的粮食进口国就要吃亏.且不说从历史的趋势看粮食价格一直朝下落,就算粮价因中国大量进口而上升,中国买粮是用出口赚的外汇购买的.如果大量进口粮食使粮价上升,必定是大量出口别的产品,使那些产品的价格下降.价格就是这样,有涨有落,资源在全世界范围内合理配置,使全球的百姓生活得更好.这就是经济学.不过Brown先生不是用经济学家的眼光看问题的.

粮食供应的充足不等于每个人都有饭吃.穷人因为买不起粮食,还可能挨饿.这不是粮食生产不出来,而是因为在市场制度中生产者不会照顾没有购买力的消费者.这是市场经济的严重缺点,它是认钱不认人的.弥补的办法就是社会救济.国际国内都有对饥民的紧急救援组织.一般而言,买不起粮食的人终归是少数,多数人帮助少数人是行得通的.就我国总体而言,我们每年进口的粮食一般是一两千万吨,没有超过三千万吨的.假定进口两千万吨,合到总消费量的4%.每吨粮价约为150美元.这样,所用的外汇是30亿美元.2003年我国出口创汇约为四千亿美元.所以进口粮食所花的外汇只占年创汇的不到百分之一.实在是微不足道.不管粮食价格涨到那儿去,中国人绝对不会因为买不起粮而挨饿.也就是说,中国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粮食危机.附带说一下,我国已经连续五年出口粮食,出口量从五百万吨(1998年)到一千二百万吨(2002年).这是不正常的现象.我国耕地紧张,生产粮食成本比较高,在正常情况下应该进口粮食.近年来大量出口的原因是因为前几年受了那位Lester R. Brown先生的当,不计成本地鼓励粮食生产,产得满坑满谷,紧急拨专款修了许多粮库,还是装不下,只好政府补贴出口,国家因此每年要赔几亿美元.现在我们为了粮食增产,还制订了保护耕地的政策,不许将农业用地转为非农用地.这也是非常错误的.我国耕地紧张,这是对的,但是我国的非农用地更紧张.土地的全面紧张是我国人口密度为世界平均的三倍造成的,如果把西藏,新疆,青海等人口稀少的地方排除,我国的人口密度超过世界平均值的十倍.而农用地的人口负担是世界平均值的三倍(我国占有全世界7%的耕地,负担占世界21%的人口).这说明,其他用地比农用地更紧张.未来三四十年内城市人口要翻两番,不让占用耕地,仍然挤在原有的范围内,显然是不现实的.何况一个农民从农村来到城市所用的土地更少了,所以占用城市周边的耕地还能够从总量上节约土地.更何况保护耕地所付出的代价远远高于进口粮食的代价.

还有一种顾虑,怕国际粮食市场对中国禁运.一般而言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WTO规定不许可用贸易做政治斗争的工具,除非联合国有决议.伊拉克打了科威特,被联合国实施禁运,但是粮食也没有禁.粮食生产没有垄断性,任何一块普通的地方都能够种粮食,不像石油生产具有垄断性.粮食只要出高价,总归买得到.当然,如果中国干出了像拉登那样的事,有可能被全世界敌视,买粮食发生困难.但是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毛泽东时代说的要解放全全世界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无产阶级兄弟的口号也已经不提了,我们的外交奉行的是和平政策.所以不会发生粮食禁运的事.万一真正有这样的事,那问题可就大了,不光是有没有粮食吃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