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国竞争制度的设计问题及精英问题, 警惕等级社会的形成!警惕精英社会走向畸形!

[编者按:这是一个许多人无望和绝望的社会,因为竞争产生差异,差异产生矛盾冲突,而不竞争的社会又没有活力,这是一对矛盾。关键是中国如何调整好这一矛盾,将竞争导致的差距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这就需要合理的制度设计和竞争游戏规则设计。但是,当前我国的竞争规则的利益设计太趋向精英主义。人类的贪欲往往冲破限制,特别是精英主义的发展如果没有大众主义的遏制,便会象脱缰的野马一发而不可收拾。在这个时候,中国精英群体应当做的是:既为自己最大限度地争取着利益,又要为社会民众最大限度地贡献自己。只有在贡献与索取当中前者大于后者,这个社会才是和谐的社会,否则便是掠夺社会和奴役社会。精英群体要明白这个道理,摆正自己的位子。] 

一、如何通过市场而不是政府实现社会间的财富均衡分配? 

中国要尽量减少“脱裤子放屁”式的财政转移支付, 

中国要加强一次性国民财富分配的公平性。 

当前的中国社会,有一个很矛盾的现象:一方面放手鼓励竞争,社会到处都在进行着激烈甚至残酷的市场竞争,一部分人口在这种制度下得以大量的聚集财富,另一方面政府又在不遗余力地通过税收和财政转移支付手段,把富人和富裕地区的钱拿过来,送给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 

既然要把富裕人口的财富通过政府的手段转移给贫困人口,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设计这样一种制度:在市场的层面上就把收入分配的差距问题解决,尽量在第一次分配的时候减少分配过程中的贫富差距,这样的话,政府也不需要做太多的工作,进行社会救助。譬如,解决“三农”问题,沿海发达地区给农民工涨点工资、给予公平的国民待遇也就不需要政府去扶困和救济了。 

城市地区和沿海发达地区每年通过廉价劳动力在一亿多流动民工身上赚取的钱就高达大约1万亿元人民币。残酷的市场竞争和不平等的国民待遇,这两个因素都对不和谐社会的产生发挥了作用。 

市场过于残酷,老板过于无情。这些年里民工的工钱成了社会大问题,这一切现象都反映了当前我国市场经济的残酷性和一次分配中的问题。在这种缺少公平和公正的情况下,只靠政府来发挥均衡功能,就无异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既增加了政府开支,又耗费了税收资源。一些企业老板能大把大把地花钱吃喝嫖赌,而没有钱给职工发工资,更别提增加职工的福利待遇。贪婪、享乐已经腐蚀了一大批国民。这种要效率不要公平的市场经济竞争制度已经走向了我们想象中的改革的极端,必须加以矫正。 

当前的中国,公平和互助意识薄弱,一味追求效率,让一部分人放开手地去赚钱,暴富,让另一部分人口在激烈的竞争中下岗,退出,落入贫困境地,然后政府再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照顾越来越多的这样一批弱势群体。 如果在第一次分配中减少一点收入差距,那么政府就没有必要费那多么多精力去搞财政转移支付。 

因此,我们要想办法跳出这样一个圈子:政府从富人手中收钱再给穷人发钱的这样一种财富循环模式。说到底,中国要实现一次性国民财富分配的公平性。也就是说,在源头上解决问题。减少一部分国民的收入水平,提高另一部分的国民收入,问题就可以得到改善。 

当然,就我国目前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程度来说,还差得很远,我的文章用意是:在人们大力建设社保制度的同时,不要忘记造成社会严重收入不均的那些基本因素。 

二、实现一次性合理分配需要有公平正义的人文思想, 

减少层级间的分配收入差距, 

中国的改革走了一条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道路。从文化革命时期的绝对平均主义和大锅饭跳到了效率至上和竞争至上的极端。目前,我国的市场竞争制度存在着盲目模仿西方发达国家、忽视本国国情的现象。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经营者与普通职工的收入拉大差距,从改革开放前的几倍,拉大到上百倍。一些企业经营管理者,贪得无厌,攀比追求美国模式。一些私人老板更是最大限度地剥削和利用职工。这种不人性的财富积聚,是造成社会一部分人口贫困的根本原因。 

在普通职工层面也分出许多等级,去年在江苏,我参观了一家大型国有企业,这个企业的正式职工只有一千多,而干活的却有五六千人,大多数工人是临时的市场合同工,这个企业只是将一些生产外包给临时工就行了。结果是,正式职工干活少,多拿钱,外来民工干的是最苦最脏的累活,工资仅有正式职工的一半,还没有劳保医疗福利待遇。这种人身待遇的不平等在今天的中国比比皆是。 

由于缺乏公平、平等、和谐等发展观念,这些年间我们很多的制度设计都是有问题的,照搬了很多外国的经验。上面讲的江苏这个例子是不公平竞争的现象,对于一些公开公平的竞争,我们的制度设计也不合理。 

三、科学地设计竞争制度,关注盲目竞争的危险性, 

警惕不合理的竞争游戏规则的设计,减少“赢者全得”的激励和奖励模式, 

警惕“财富效应”对中国社会产生的负面作用! 

以中央电视台的一个知识问答娱乐节目为例,如果最后的一个人赢得了其他的5个人,那么这个人将获得出国旅游的机会,其他5个失败者将一无所有。这种“赢者全得”的游戏规则目前在我国的经济领域里广泛流行。譬如当前社会流行的摸彩票,一旦中得大奖,便获得几十万元的奖金,其他买彩票者的收益都归于一人名下。这种游戏规则的实质是:一群人来为一个人做贡献。 

至于说近几年里国企盛行的MBO产权改革,管理层的经营者一下子就拥有了企业的大部分股份,整个企业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人的,这种私有化的做法也是一种“造神”运动,它把经营管理者的作用神化了,夸张了,因此它是缺少人文基础的一种改革设计。 

这种制度和竞争规则的设计,给我国的社会充满了致富刺激和诱惑,在这种游戏规则和物质欲望的刺激下,一方面是社会竞争变得异常残酷,一方面是财富效应导致贪污腐败也大量产生。你精英不是有本事赚得多吗,我没本事的人也要想着法子捞,不能光让你吃肉我喝汤,反正谁抢到手这财富就是谁的。在这种心理的驱动下,目前的中国展开的是一场瓜分公共资产浪潮和不义致富浪潮。看看当前中国社会的一大批富人,有多少人的财富财产来得不明不白! 

最近金融部门连连出事: 建设银行吉林省分行800万美元失窃,相关责任人早已潜逃国外;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河松街支行发生了6亿元存款失踪的高山案件。山西省爆发了“建国以来最大的金融诈骗案”,作案金额高达11亿元,令国务院总理震怒。一帮银行窃贼内外勾结,通过私刻印章、伪造转账支票等手法,将银行存款转至其他账户,再以直接提现、办理质押贷款、转为承兑保证金等形式,骗取巨额资金,组建了一条运作顺畅的“蒸发存款流水线”。这帮作案人员的所作所为令山西太原银业几乎全军覆没,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只有中国工商银行幸免遇难。还有早些时候发生的广东佛山市民营企业主冯明昌骗取银行贷款74.21亿元人民币案,以及福州黑首富陈凯通过贿赂“摆平”行长的亿元骗贷案等等。严密的银行内控机制如此不堪一击,在道德沦丧的腐败分子面前形同虚设。 

这些罪犯之所以能如此胆大妄为,在一定程度上是不合理竞争制度的社会产物,这些事件的发生与当前社会的大背景有关。竞争是一种调动人积极性的机制,但如果设计得不合理,过分偏向于获胜者,也就是少数的精英群体,便会使少数人占有更多的社会财产,以及诱使更多的人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占有公共财富。由此将产生社会的另一类问题,即由于贫富差距拉大而导致社会出现不和谐现象。 

因此,我建议在当前的竞争制度设计中,要加进去更多的人文关怀和平等思想。譬如,一个国有企业,本来一伙职工凑在一起办得也可以,经济效益不高但也说得过去,但上级领导硬要追求效益,硬要将企业改制承包给一个人,这种制度设计的结果最后只能是承包者攫取企业最大收益。 

当今的中国,应当尽量避免财富效应在社会上产生的负作用。但是,在私有制逐步取得主要的支配地位的情况下,普通职工的收入已被压到最低的边际。这是一批永远富不起来也饿不死的一群,无望和绝望情绪在这些群体中大量地产生着,社会中大量孕育着和躁动着不和谐因素。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制度设计的结果!如果我国的改革沿着这条道路继续走下去,那么即使官员们再强调和谐社会,可能也无济于事。 

  所以,我们的学者们和官员们不能空喊口号,要认真思考在制度设计和竞争游戏规则上做些理论探讨。应当承认,中国历来具有打造精英的考试传统,象科举考试这种人才选拔,既有其合理性,但也有其弊端。如果不从人道主义的思想去加以平衡,中国将出现一个严酷的层级分化社会和阶级对立群体。 

四、考试社会、竞争社会和精英社会的问题, 

中国要警惕专制制度下的精英社会! 

之所以出现了这样一些制度设计,主要是我们的国家在建国后犯了极左的错误,以至于人们在纠正极左的过程中又迈向了极右。这些年里,共同富裕的思想淡化了,均衡平等的思想薄弱了,在缺少基本人权意识的情况下,人人都展开身手参与这场私有化阶段的财富的大争夺。因此,中国近阶段出现了竞争过于惨烈的现象。 

但是,有些竞争还是在一种体面的公开竞争的形式下进行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实行了考试制度,不管是升学和就业,都引进了公开考试。通过考试,中国选拔了一大批人才,通过考试,中国精英群体建立起了社会权威。每个考中的人才都可以自豪地说,我是凭自己的本事取得这一成绩的。所以,精英社会往往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考试社会。考考考,已经成了今天中国的普遍现象。竞争,调动起整个国民的全部身心。 

激烈竞争的后果是社会涌现出一批过硬的专业尖子,譬如在经济界出现一批优秀企业家和优质产品,体育界彻底实行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竞争政策,导致体育明星英雄辈出。在医疗界、文化艺术、科技等界都冒出许多优秀人物。这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中国的科技水平和文化水平,提高了中国企业产品和文化产品在世界上的国际竞争力。毫无疑问,竞争社会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基本机制。精英社会的好处是通过竞争[考试与实干],使一批人才脱颖而出。考试这种竞争方式毕竟比当年文革时期那种群众评比和推荐方式先进。 

但今天中国的社会又不是一个完全竞争的社会,或者说还仅仅是一个半竞争的社会。这是因为 除了考试,目前的中国还没有引进一种真正的考试----民主选举制度和民主决策制度。因此,在今天,我国的许多领域仍然是血缘和裙带制度,老子和关系还相当重要。在这种情况下,一部分精英的水平是要打问号的,特别是官场上的政治精英,大多走的是一条人事选拔竞争路子。即使在经济领域,也没有展开完全的竞争,特别是公平的竞争。 

至于说在那些仍然由政府控制和垄断的部门,如新闻、教育和学术等领域,竞争也是有限的。由于不能展开充分和公平的竞争,这些领域往往出现一些“文霸”、“坛霸”、“语霸”现象。这种情况不仅阻碍了人民群众公平的参与和表达,也使这一领域的好处大多落入垄断者之手。譬如,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拼命出售自己,为自己做节目,互相吹捧,包装打造个人知名度,做出一些令人恶心的节目,这些行为都有有违职业道德之嫌。 

中国的今天已进入了精英主宰的时代,各行各业都由一批精英占据和把持着,一旦某几个精英取得了某个行业的顶端地位,整个行业的好处几乎都被这几个精英独得。这种趋势蔓延到政治界、经济界、企业界、学术界和教育医疗各界。 总起来说,中国的精英是一种垄断体制下的精英,官本位体制下的精英,而非民主体制下的精英。他们身上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一种制度的特征,即专制的影子。由于这种制度对某些具有垄断特权的精英们利益攸关,因此,改革改到今天,精英阶层里已经没有多少人再想改变这种不开放的体制。 

五、历史上的节制精英与今天的精英自律 

我国竞争规则的利益设计不能太趋向于精英主义, 

当然在企业界,主要是民营企业界,许多精英人物靠的是滚爬摸打,靠实干干出来的。不管怎么说,在今天的中国,各界精英不管是怎样冒出来的,都具备了一定的本事。但精英社会的问题是:少数精英占有社会大量资源,从而在经济上挤压了普通平民社会群体的生存,在思想言论和精神生活上排挤了普通公民的空间。特别是在缺少民主文明的社会,个别精英的贪婪、野心和不良癖好,都可能大量地耗费社会资源。 譬如,上海的一栋别墅豪宅价值1.2亿元,占地几十亩。供养这样一个精英,要消耗上千个普通平民所消耗的社会资源。 

最近听说已经有几个中国人报名坐宇宙飞船到太空旅游。上天一次就要耗费几千万美元,折合一两亿人民币。请问:象中国这样贫困的发展中国家,能一任精英群体如此自由奢侈地自我发展吗?我是坚决反对这种做法的,我建议全社会都来进行舆论抗议。中国不能无限止地放纵个人的自由发展。 

从历史发展来看,一个社会的精英消耗的成本越多,普通人民的负担就越沉重。精英阶层对社会的贡献如果和索取不成比例,便要造成社会的灾难,不和谐社会也就会出现。目前的中国正在迈向一个不和谐社会的边缘。中国人要有远见,不能盲目地怂恿个性发展。 

对于这一点,许多学者已经早有论述,甚至出现了激烈的反精英主义者,这批学者认为,“基于社会达尔文主义和争夺生存空间的认识,只有出现毛泽东那样强悍与果敢的“精英杀手”,抑制精英的欲望乃至消灭一部分精英,普通民众才有生路。因为从生命意义或社会意义上说,“消灭”一个精英就可以养活十几个乃至几十个平民。”[见王思睿《合作主义与国民意识形态----兼评“精英联盟”论与“反精英主义”》一文。] 

这种语言是相当可怕的,但中国要避免反精英主义者的预言的再次发生,不要让中国社会真的再发展到那一步。中国共产党当年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就是封建社会极权精英文化产生的后果。任何历史的发生,都有它发生的必然原因。因此,今天中国的经济精英、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们要有自知之明,要不断反省和检讨自己的行为。 

总之,竞争产生差异,差异产生矛盾冲突,而不竞争的社会又没有活力,这是一对矛盾。关键在于中国如何调整好这一对矛盾,将竞争导致的差距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这就需要合理的制度设计和游戏规则设计。但是,但当前我国的竞争规则的利益设计太趋向精英主义。人类的贪欲往往冲破限制,特别是精英的发展如果没有大众的遏制,便会象脱缰的野马一发而不可收拾。在这个时候,中国精英群体所应做的是:既为自己最大限度地争取着利益,又要为社会民众最大限度地贡献自己。只有在贡献与索取当中,前者大于后者,这个社会才是和谐的社会,否则便是掠夺社会和奴役社会。精英群体要明白这个道理,摆正自己的位子。 

六、和谐社会必须建立在民主制度之上, 

减轻中国社会的心理压力和生存压力, 

警惕等级社会的形成!警惕精英社会走向畸形! 

新一届中央政府及时提出了建立“和谐社会”的发展目标,这对解决中国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社会问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一口号的提出其意义之重大无论无何强调都不为之过分。但是,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对中国最重要的是要引入民主制度,要让那些普通大众群体有表达的机会,有抗衡精英的权利和手段,不能仅仅让精英群体在主宰社会。如果没有民主、公开、平等、开放,没有人民大众的基本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仅仅是一些官员和媒体在应付差事,那么和谐社会的实现是不可能的。 

当今社会的许多痛苦都被溢美之词掩盖着,人民群众的疾苦难以形容纸上。表面上歌舞升平,实际上压力很大。大学生一毕业面临的就是失业,50%的大学生处于待业状态。工人农民们更处在一种紧张和艰苦奔波之中。 如果有人能准确地测算出各国人民的生存压力,人们会发现在中国这个全世界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生存压力和生活紧张程度却最高。这是因为,发展的成果并不能被全体人民共同分享。 

在北京,富人一顿年夜饭耗资几十万 ,卖一栋豪宅几千万元。可在我居住的回龙观经济住宅房小区里,那些日夜冒着寒风登三轮车的车夫们,却蜷缩在简陋的小屋里,春节期间的高昂菜价,使一位中年男子多少天不敢吃菜。 

这就是我们的中国社会,GDP再高又有什么用?经济建设的成果都到哪里去了?再不搞和谐社会怎么了得?然而,当今的中国社会,许多人还全然没有意识到这是精英社会产生的结果,层级社会的后果。 尽管两会期间,缩小收入差距已经成为时代的最强音,但很少有人清晰地意识到精英社会造成的尴尬。 

无论如何,中国应该走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期了,对于中国这样的落后国家来说,真正落后的是社会科学和社会制度,是精神和思想的产出。中国今天真正缺乏和短缺的是人文精神和制度建设。如果再把GDP放到首位,那就只剩下驱赶着千千万万普通民众为精英们创造财富的意义了。最后一句话:中国不仅要增加物质财富的产出,更要加强制度建设和思想理念的产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