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的演进:过程、式样和趋势

  (一)   

  西方有谚语称:“有社会即有法律,有法律斯有社会。”(Ubisocietas ibi jus, Ubi jus, ibi societas)但这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它所描述的,仅仅是法律产生之后的社会状态。事实上,法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是一开始就具有完全成熟的形态,它经历了一个长期渐进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从总体上看,这一过程包括“法的起源”和“法的发展”两大阶段:法的起源,是法从无到有的演进过程;法的发展,是法在产生之后由低级形态向高级形态、由简单形态到复杂形态的演进过程。   

  法的演进,的确是一个纯粹的时间概念。故此,我们可以参照西方历史的时间流程而把法的发展历史分为“古代”、“中世纪”、“近代”和“当代”等若干时段。但这种划分似乎更适宜于法律史的研究,并没有概括出法的演进的类型和规律性。在理论上,学者们依据不同的考察角度和标准,对法律形成之后的发展阶段曾作出过各自的划分。例如,旧中国法学教科书通常把“法律统治时代”的法律演进之时间顺序归为四个时期,即“古代法时期”、 “严正法时期”、“自然法及衡平法时期”和“法律社会化时期”。

  17世纪意大利人文主义学者维柯(Giambattista Vico, 1668-1744)在《新科学》中把埃及人以后的世界历史分为三个时代:神的时代;英雄时代;人的时代。与此相适应,存在着三种类型的法律:第一种是秘奥的神学;第二种是英雄时代的法律;第三种是自然公道(natural equity)的法律。   

  德国法学家萨维尼(Friderich Carl von Savigny, 1779-1861)

  在《当代罗马法体系》第一卷(1840年)将法律(实在法)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习惯法”(Gewohnheitsrecht);“立法”(Gesetzgebung);“科学法”(Wissenschaftliches Recht)或“学者法”(Juristenrecht)。   

  英国法学家梅因(Sir Henry Maine,1822-1888)认为,法律是沿着“地美士”(Themis, 一译“忒弥斯”)、“地美士第”(Themistes)时代到“习惯法”时代再到“法典”时代的历史线索演化和发展的。其包括4个阶段:第一阶段,“地美士第”或司法判决(命令)的萌芽;第二阶段,“习惯法”的秘藏时代;第三阶段,习惯法的成文化(如英国的判例法);第四阶段,“法典”时代。

  日本法学家穗积陈重(1855-1926)在《法律进化论》中指出:

  法律的进化,是一个从无形法向成形法(有形法)发展的过程。无形法包括“潜势法”、 “规范法”和“记忆法”,成形法包括“绘画法”和“文字法”。其中,文字法又分三期:第一期为“私文书时代”,第二期为“公文书时代”,第三期为“成文法时代”。而从“法之认识”的进化角度看,法律的发展大体又可分为4个时期:(1)民众绝对不知法的知识之潜势法时代;(2)禁止民众知法的秘密法时代;(3)对于国家机关命其知法,对于民众许其知法的颁布法时代;(4)民众要求知法的公布法时代。这几个时代的发展,是与文字的普及、文化的进步、民权的发达、法的社会力之自觉程度等因素分不开的。   

  根据法的精神、原则及法的本位的演化过程来划分法的演进阶段,不失为一种有理论价值的视角。从这一角度,我们把法的演进历史大体上分为三个时代:   

  义务-团体本位时代。这主要是指法律以人们的义务为出发点和重心、强调“集体(团体)人格”和集体利益的时代,例如奴隶制法和封建制法时代。梅因在考察古代法发展的历史时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即所有进步社会的运动,都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他指出,在人类社会的幼年时期的法律制度中,一个较显著的特征就是它所体现的家族-团体本位:“团体”——宗法或家族集团被视为“永久的和不能消灭的”,而法律的形成则不过是为了要适应这样一个独立团体的制度。在此制度之下,权利和义务的分配决定于人们在家族及其他“特定团体”中所具有的身份和地位,等级观念成为法律规范和法律关系的基础和实体内容。因此,这一制度,很少有“契约”活动的余地。它以公开的“野蛮”、“残暴” 为后盾,其实质在于抑制人们作出与团体本位相左的行为,给人们的人身和精神套上难以挣脱的法律枷锁。

  权利本位时代。这主要指法律强调以个人权利为出发点和重心的时代。从哲学上讲,权利观念的普及和泛化,是伴随着人类观念的第二次觉醒(个体主体性的觉醒)而出现的事实。个人所有权的保护和发展,精神劳动的独立与自由,使社会的个体认识到自身存在的价值和特殊性。于是,强调以自由公正为基础、以个人为本位的个性主义平等观由萌生而渐趋成熟。在西方,14-16世纪的文艺复兴运动,推进了人类的个体主体性的全面觉醒。17-18世纪启蒙思想家们(如洛克、孟德斯鸠、卢梭)相继提出“天赋人权”、“契约自由”、“法律平等”、“分权制衡”学说,把个性解放运动从文艺思想领域转向政治法律领域,也引起了社会关系领域的一场革命性的转变。各种权利的宣言,被西方国家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以来的立法接受为法律的基本原则。这意味着,一个新的法律时代——权利本位时代悄然而至。

  这个时代持续一个世纪,以崇尚权利观念和原则为基本特征。

  社会(责任)本位时代。19世纪末以来,随着西方工业经济由“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过渡,在法律领域也出现了一种所谓“社会化”倾向。这一更迭的总体特征就是个人权利本位代之以法律的社会(责任)本位。但“社会(责任)本位”的基点是对个人意志和权利的尊重和保护,因此它实际上是权利本位的改造形式,是权利本位在新的条件下的延续和发展。

  (二)   

  法律不是超越社会、孤立自在的本体,法律的发展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和自然条件是不可分的,总是与一定国家-民族的精神及一定时间、地点的文明相对应,与文明之间存在着一种持久的关系因素:法律不仅是文明的产物,而且也是通向文明、维系文明和促进文明的工具。   

  正是在此意义上,法国18世纪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Montesquieu,1689-1755)在其著作《论法的精神》开篇即指出:

  “从最广泛的意义来说,法是由事物的性质产生出来的必然关系。”其具体表现为大类可变因素:一类是环境因素,分为地理因素(气候、地理位置、土壤等)、社会-经济因素(生产方式、人口、财富和贸易等)、文化因素(宗教、传统和习惯等);另一类是“纯粹政治因素”(如政体的性质和原则)。正是由于这些可变因素的影响,法的演进在不同的地域才会有不规则的变化,呈现出不同的式样。  

  首先,在世界范围内,法律并不是在各地域同时形成的;恰恰相反,由于各个地域的文明成熟时间有早有晚,国家的建立有前有后,法律的产生和发展就存在着时间上的差别。这样,有些地域-国家的法律产生和发展得早些,也相对成熟和发达一些,而有些地域-国家的法律就演进得晚些,或显得较为落后一些。例如,早在公元前3000年西亚的两河(底格里斯和幼发拉底)流域就出现了世界上最古老的成文法律(如《乌尔纳姆法典》),在古希腊相同的法律产生于公元前7-6世纪(如《德拉古法》、《梭伦立法》),而直到公元前450年古罗马才出现成文的法律——《十二铜表法》。这表明,法律的形成和发展不是某种单一的模式,而是复杂多样的,呈时间递进和地域国别的差异。在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寻找到一种超越于不同民族、地域、国家和时代的完全同一的实在法演进历史。   

  其次,法律在演进过程中也存在着历史传统、表现形式和结构、法律渊源的性质诸方面的差异。另一方面,随着上述社会经济、政治等可变因素的发展和发达的轴心文明在边缘地域-国家间的流布,法律文化的流传和变异也就不可避免。这样,在若干地域或国家之间就有可能以某一轴心地域-国家(如印度、中国、古罗马)的法律传统、法律渊源的基础,生成形式特征不同、风格各异的法律家族(Rechtsfamilien)或法系。法系的形成,包含着多方面的文化意义。

  其中,既有边缘地区-国家对轴心地区-国家的法律文化的主动继受,也有它们的被动选择;既有轴心地区-国家对边缘地区-国家的纯文化的输出和交流,也有前者对后者在军事、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征服。法系的出现,决不完全是世界各地区-国家法律自然变迁的结果,而毋宁说是各种法律文化既相互碰撞、冲突,又相互融合的产物。   

  再次,法的演进体现着法律发展的积累性和总体的进步性,同时也包含有法律运动的平行、趋同、渐进、突发和曲折等等的状态。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法的现象历史运动决不是一个充满一大堆偶然现象的杂乱无章的时间序列,而表现为“运动的多样性统一”,其中交织着各种复杂因素的内在逻辑矛盾,如客观与主观的矛盾、必然性与偶然性的矛盾、变革与继承的矛盾、必然与自由的矛盾等等。的确,从历史经验角度看,一切发达的法律制度都不过是历史上各个时代创造的法律文化的积淀,而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使法的发展呈现出某种类型化和规律性的特征。但也应注意到,某些具体的法律制度的形成却可能是一些纯粹偶然的历史事件的结果。此外,法律的进步也不可能完全是直线发展的,其中它的整体进步中可能包含有局部的曲折甚或倒退,局部进步的法律却可能在整体上是反动的(如各种剥削阶级类型的法)。而且,法可能是按照历史的规律循序渐进的,也可能是跨越历史阶段跳跃式发展的。这反映着法的演进的辩证的性质。   

  (三)   

  考察法的未来,就不能不首先论及马克思主义法学的一个基本原理——“法的消亡” (withering away of law)理论。   

  马克思主义法学认为,法是一个历史的范畴,它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是永恒存在的。它是特定社会的历史现象,始终与阶级和国家的历史命运相联系。法随着阶级和国家的产生而产生,也随着阶级和国家的消失而完结自己的历史命运,逐步走向消亡。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法的消亡,正象国家的消亡一样只是一个总的历史趋势,一个长期渐进的发展过程,一种必然性。列宁指出:“我们只能谈国家消亡的必然性,同时着重指出这个过程是长期的,它的长短将取决于共产主义高级阶段的发展速度。至于消亡的日期或消亡的具体形式问题,只能作为悬案,因为现在还没有可供解决这些问题的材料。”这就意味着,国家和法的消亡还需要具备一定的历史条件。在这些条件没有成就以前,还谈不上消灭国家和法律的问题。  

  “法的消亡论”是对法的历史演进和发展之根本规律的概括,但它并不完全代替法理学对每个时代所面临的法律演进和发展问题所作的实证研究或价值研究。   

  应当指出,从世界范围看,法经过历史上若干世纪的演进和发展,到了当代,它实际上有着较以往的时代(例如19世纪及其以前)更为复杂的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背景,也面临着更为复杂的时代问题和矛盾。学者们发现,在当代,由于17-18世纪“启蒙运动”以来的许多观念和原则(“普遍的历史观念”、不断进步的发展观、理性原则等等)受到怀疑,人类的历史似乎进入了一个“没有根据的时期”,以启蒙思想为基础所形成法律制度和原则受到挑战,普遍主义的法治秩序出现了深刻的正统性(legitimacy)危机。   

  对于“非西方后发展国家”(如中国)而言,它们的法律的发展则可能遭遇更为特殊的多重社会问题和矛盾。表现在:   

  首先,这些国家既要实现法制的现代化,建立“理性化”的法律制度和秩序;又必须要认真对待传统的法律文化的压力和所谓“后现代主义”的法律文化的冲击。
  

  其次,这些国家都不可能摆脱“国际摩擦的法律文化背景”:一方面,世界经济的一体化要求各个国家的国内法与国际惯例接轨;另一方面,法律在本质上体现国家性,要保护本国的国家利益。因此它们的法律的发展也将面临着价值选择的冲突和矛盾,也必然存在一系列悖论,如法的“全球化”(国际化)与“地方化”(本土化)、法的“统一性”与“多样性”、法的“平衡发展”与“非平衡发展”,等等。这些多重矛盾和冲突因素,都将制约和影响未来法律的演进和发展。   

  从总体上看,随着科技文明的不断进步,市场经济的发展,政治民主的建立和民众权利意识、主体意识的增强,实现法治成为世界各国(尤其是非西方后发展国家)法的发展的一个目标。尽管法治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但法治作为“理性化的制度”,反映了人类制度文明发展的客观必然性。它的原则、制度、精神和价值,已愈来愈多地被各国政府和人民所认识和接受,成为治理国家之基础。在已经实行法治的国家,完善法治和设计出适合时代发展的法治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而那些尚未实现或正在实现法治的国家,它们所要完成的任务则更为繁重和复杂一些,例如,正确处理发展与稳定的关系,继承传统和合理吸收、借鉴域外法律制度,完成法治精神和原则(从“身份”到“契约”,从“国家本位”到“个人本位”,从“权力至上”到“法律至上”,从“意志本位”到“规律本位”)的转变,等等。无论如何,法治化取向已是法的未来演进的一个主要倾向。   

  但“法治化”绝不是指法的“一元化”或“一体化”,不是说,世界各国最终将采取同一种法治模式,走完全相同的法治道路。事实上,由于法律发展的起点和社会背景不同,要求一切后发展国家重复西方国家17-18世纪以来的法治演进的轨迹是不可能的。正如美国法人类学家霍贝尔(E. Adamson Hoebel)所指出的:“在法的进化过程中,没有一条笔直的发展轨迹可循,作为社会进化一个方面的法的进化,同生物界中各种生命形式的进化一样,不是呈一种不偏离正轨的单线发展态势。”这主要是因为法的进化象文化的进化一样,是 “由简单而复杂、由同质而异质的发展过程”,这样一个过程在未来将仍然表现出多样化的特点。各民族-国家文化的差异和冲突,不同社会制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矛盾不会因为人类对法治的选择而消失,反而可能会因此而强化。在此意义上,各种具有文化和历史传统的法律制度(如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尽管在本质上可能属于同一历史类型,但它们之间的差别是不会彻底消除的。   

  法的未来演进还将表现为法律体系结构和具体的法律制度及原则的变化。首先,关于法律体系结构的变化,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未来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生活的日益复杂化,一些新的法律子部门将不断产生,如信息法、计算机法、生物工程法等。而另一些传统的法律部门也将不断膨胀,以至构成整个法律体系的主要部分。在此方面表现最为突出的,就是行政法的发展。行政法是宪政的重要法律支柱,它的发达是现代法治发展的一个标志。行政法时代,是继“刑法时代”、“民法时代”之后正在形成和发展的一个法律时代。其次,未来社会情势的变更,未来法律精神、价值观念的变化,会使当代一些通行的法律原则、法律制度得以补充、修改或废止。此外,未来的社会也可能会根据时代的具体情况而创造出符合时代要求的法律制度和法律原则,这些制度和原则既可能是现行法治的精神和价值的延续,也可能是现行法治精神、价值和传统的否定。

  1998年3月20日初稿2000年3月19日修改

上一篇:雅典凭什么判苏格拉底死刑

下一篇:自由在法治社会中的价值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文化和极权主义

崔卫平译  在整个50年内,除了两个短暂的时期,捷克斯洛伐克-直生活在极权主义权力支配之下。在残忍的纳粹暴政之后--其间有三年间隙--是斯大林的独裁制度。接着,在60年代后期一个更自由的、短暂时期之后,这个国家由苏联占领,在一个卖国政府的帮助下,重建了极权主义制度。在半个世纪的每个十年中,尽管残酷和残暴的程度、方式有所不同,但持续不变的是对文化的限制。只有那些不追求自由,不追求一个更高更好生活的文化,才是被允许的。在这个意义上,根本不存在什么真正的文化。那么真正的文化,或更确切地说,文化精英们在这种情形下能做……去看看

1978年以来的农村金融体制改革:政策演变与路径分析

原载《中国经济史研究》2007年第1期  内容提要:1978年以来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经历了以农业银行为主体、以农村信用社为基础、非正规金融为补充的金融体系初步形成和以农村信用社改革为主体、政策性金融和商业性金融相互分工、非正规金融受到压制、正规金融体系得以深化的两个阶段。农村金融体制改革,是政府主导型的强制性制度变迁,沿袭正规金融体系及机构,压制非正规金融的诱致性制度变迁,忽视金融机构的基本功能,具有显著的路径依赖特征。应结合两种变迁方式,逐渐转变到以诱致性变迁办主的路径。农村金融改革迈向现代化的过……去看看

试论建立农会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内容提要]:农会作为社会整合组织,以维护农民合法权益为宗旨,提高了农民政治参与的组织化程度,有利于实现国家与农民的互动和农民与社会强势集团的对话。中国是小农国家,县乡政府处于“非法生存”状态,城镇化进程不断加速,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建立和农民政治参与途径缺失五个方面的客观事实决定了中国必须建立农会。现阶段在中国建立农会是可能的。国家应该通过制定《农会法》解决建立农会的合法性问题,为农会的发展排除障碍。 [关键词]:农会;社会整合组织;农民合法权益;组织化;政治参与   农会在近代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曾……去看看

当代西方基督宗教思想研究

内容提要:自20世纪以来,西方基督宗教思想研究以其多元发展和活跃之姿而形成广远影响,其与西方人文、社会科学其他学科的交织互渗亦更为复杂和深入。本文将从宏观上对之描写、分析,就其生存论关切、过程思想、“人学”新论、理解与诠释、神学美学、对“基督教哲学”之回归、后现代神学和普世对话等发展加以简要阐述。    基督宗教思想研究在西方人文学术领域占有很大比重,其历史传统悠久,学术成果颇丰。本来,基督宗教思想研究纯属神学研究的范畴,拥有明确的基督宗教信仰前提。但随着19世纪西方宗教学的兴起,神学与宗教学亦……去看看

中国三次对外开放的“收益和成本”

提要:三次大规模引进外资,复制翻版的工业化进程,最大的收益仍然是摆脱了百年 “挨打”的境地,三次对外开放接受的仍是苏联和美国为首的西方两大资本帝国主义集团不断调整的传统制造业的落后结构。   引言∶中国其实只是“中”国   我过去长期埋头农村基层的社会改良试验,一向只 “埋头拉车”,不介入两个极端倾向的理论讨论。近两年认识到农村“草根”社会的变化是近代经济发展史上符合规律的现象,于是才试著把多年来的感性经验提出来讨论,也因此有机会浮上来“抬头看路”,开始从 “三农问题”的研究出发,思考与对农民和农村……去看看

对此应该惧怕吗?

   2010/02/05
编者按:本文作者沃尔科格诺夫是俄国著名的军事历史学家,他在文中重新评论了朝鲜战争的起源以及苏联在战争初期的作用问题,这在俄国学术界是有代表性的。这篇文章的重要性在于引用了斯大林与什特科夫、毛泽东的往来电报和信函等档案材料,比较有说服力地证明了苏联在朝鲜战争缘起中的作用,揭示了斯大林考虑朝鲜问题时的种种心态。作者还根据苏联的材料,说明中国领导人在下决心参与朝鲜战争的问题上是有忧虑和反复的,这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中国某些当事人回忆录和文章的说法。原编者按:在《苏联军事百科全书》中可以读到:“朝鲜……去看看

高等教育扩张与教育机会不平等

原载《社会学研究》2010年第3期  提要:教育扩张可以为人们提供更多的教育机会,但它能否使教育机会分配变得更加平等,这一直是引发论争的问题。1999-2002年期间,中国政府采取了大学扩招政策,导致大学生数量和高等教育机会成倍增长。关于这项政策的实施对高等教育机会平等化所产生的影响,目前的研究还未取得确定的结论。本文基于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的一个次级数据集,采用logit 模型分析了大学扩招对不同阶层、不同户口身份、不同民族和性别之间的教育机会不平等的影响,并同时检验MMI 假设、EMI 假设和理性选择理论在中国……去看看

1964年:中苏关系与毛泽东外患内忧思路的转变

中苏两党分歧、斗争发展到1964年,两党、两国关系的破裂实际已成定局。这使得1964年成为毛泽东思考调整中国对外防御战略、改变国内经济政治方针的一个关键年份,或可说是一个转折点。历史发展到这时,毛泽东把对中国未来命运的担心着重放在了两点上:其一,1963年7月中苏两党会谈不欢而散以后,中苏关系的进一步恶化,已经不仅仅表现为双方口诛笔伐的公开论争,而是边界摩擦的加剧,苏联在苏中边界地区的军事部署和调动。中苏关系如此发展的结果会对中国的国家安全产生什么影响?以苏联为依托的国家军事防御战略是否还可靠?中国的军事战略……去看看

医疗卫生体系改革的四种模式

原载《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05年第1期  内容提要:我国的医疗卫生体系正处于转型时期,充分合理地借鉴国外其他典型医疗卫生体系模式的改革经验,了解其发展态势对进一步深化改革我国医疗卫生体系意义重大。本文对国际上四种典型医疗卫生体系模式的改革历程进行了述评,在此基础上总结出了其共同的发展态势,以期对我国医疗卫生体系模式的改革有所裨益。  关键词:医疗卫生模式/改革态势  一、引言  一个国家医疗卫生体系的模式决定着医疗卫生体系功能的发挥。我国的医疗卫生体系模式正处于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公立医疗机构……去看看

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与苏联的反应和政策

提要: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是一个在国际冷战史中占据突出地位的事件,对中苏分裂的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苏联对中印边界冲突的反应和政策,是苏联对印度政策发展变化和赫鲁晓夫推行“和平共处”外交政策的必然结果,是自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以来苏联和中国在一系列重大的理论问题和国际战略问题上所存在的基本矛盾和根本分歧的突出体现。由中印边界冲突所显示的这些矛盾和分歧成为中苏论战的重要内容和中苏分裂的重要起因及标志。同时,苏联对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的反应和政策还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南亚地区的战略格局,对这……去看看

理论影响历史

中国人向来轻视理论,更轻视理论思维中的法律──逻辑,而更相信直觉或所谓的妙悟,认为横空出世的直觉比周密圆融的理论更有实用性,誉之为“兵器一车,不如寸铁杀人”。然而直觉是毛估估的,往往似是而非。直觉只是粗疏的算计,而理论则是精确的计算。直觉的妙悟只是自作聪明的狡智,而理论的推演却是真正的大智慧。顾准先生指出:“那种庸俗的实用主义,把逻辑的一贯性和意义体系的完整性看得比当下的应用为低,低到不屑顾及,那也不过无知而已。”(《顾准文集》第252 页)   不过,源于希腊的纯逻辑思维,为了强调理论科学至高无上的价值,常常故……去看看

强暴、战争与民族主义

一九九八年五月,随着印尼政治及经济局势的剧变,境内多处发生印尼人攻击华人商店住宅及杀害华人的暴乱。·这次印尼境内的种族冲突之所以引起世界各地的关注,是由于当地的人权组织和妇女组织在互联网上传送了有关华人妇女被暴徒集体或当众 ( 包括家人 ) 强奸、施暴甚至杀害的图片、见证和故事,使传媒能够追踪报道这些印尼政府不.愿意曝光的骇人情况。根据一些印尼民间团体的初步估计 ( 一九九八年十月 ) ,在五月的冲突中,共有一百六十八宗集体强奸案发生 ( 印尼政府只承认十六宗 ) ,一千二百名华人死亡。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去看看

2002年上半年欧元区经济发展和下半年前景

内容提要:欧元区经济自2000年下半年开始放慢,2001年以来继续呈现下降趋势,到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出现了负增长,全年经济增长率为1.6%,比上年下降1.8个百分点,部分成员国如德国出现衰退。今年上半年,欧元区经济处于艰难起步阶段,今年第一季度经济环比增长0.2%,同比仅增长0.1%,二季度环比预计增长0.4%。欧元区经济出现微弱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美国经济在去年第四季度率先走出衰退带来的出口增长。下半年,经济增长的挑战在于出口不容乐观,财政政策趋向紧缩。欧元区有自己的优势,首先,欧元区经济的一体化减缓了外部不利因素的冲击,欧……去看看

财政分权下的晋升激励、部门利益与土地违法

原载《经济学(季刊)》2009 年10 月第9 卷第1 期  摘要:本文考察了我国30个省、市、自治区在1999—2005年间的土地违法情况,并利用面板回归技术对其影响因素进行了经验分析。研究发现:与土地违法显著相关的因素主要包括在财政分权制度下地方政府官员的晋升激励和地方土地部门的部门利益。除此之外,我们还分别讨论了土地违法在东、中和西部地区的分布情况及其影响因素,以及不同时期的土地政策对土地违法的影响。结果表明,2002年颁布的土地出让政策和2003年开始的对土地违法的严厉打击均对土地违法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