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法第32条实证研究

  原载《金陵法律评论》2006年春季号p20~27

  「作者简介」马忆南,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100871)

  「内容提要」古今中外多数国家的离婚立法,对于离婚的态度都是由限制逐渐走向自由。自由离婚主义更加符合婚姻的本质。婚姻法第32条仍受有责主义的影响,在可推定夫妻感情破裂的五种情形中,前三种均为一方或双方有过错的情形,与审判实践中反映出的离婚理由很不相符,法律没有将实践中最常见、数量最多的离婚理由例示出来。中国目前的夫妻关系仍然具有高稳定的特征,重婚、纳妾、家庭暴力等问题,远不像一些媒体渲染的那么严重。从判决离婚的案件来看,双方均无过错但因性格差异无法共同生活的无过错离婚仍然占多数,重婚、纳妾、家庭暴力等情况只占很小的比例。离婚立法兼采破裂主义与有责主义,而且将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家庭暴力等排在例示情形的重要位置,这种做法说明在当今中国,离婚仍然具有某种道德和道德批判功能。

  关键词:离婚/离婚立法/离婚率/有责主义/破裂主义

  一、离婚立法主义

  古今中外多数国家的离婚立法,对于离婚的态度无不是由限制逐渐走向自由。

  古代社会的离婚立法主义,大体可分为两大类型:禁止离婚主义与许可离婚主义。禁止离婚主义并不是古代社会大多数国家经历过的阶段,只是在有些地区如中世纪欧洲的一些国家实行过。而古代社会的许多国家则是实行许可离婚主义,如在古巴比伦,《汉谟拉比法典》第138条规定:倘自由民离弃其未生子的原配偶,则应给她以相当于聘金数额的费用,并应将其从父家带来的嫁妆还给她,然后才能离弃。在古代信奉伊斯兰教的一些国家,《古兰经》规定:“如果你们休一个妻室,而另娶一个妻室,即使你们已给过前妻一千两黄金,你们也不要取回一丝一毫。”这些国家也是允许离婚的。①在中国古代,“出妻”、“和离”、“义绝”等是法定的离婚方式。在古罗马,婚姻可以由于配偶一方死亡、能力丧失或婚意丧失而解除。优士丁尼法规定的离婚有四种方式:合意离婚、片意离婚(包括休妻和因一方配偶的过错而片意离婚)、无原因的片意离婚及“善因离婚”(指因不可归责于配偶任何一方的原因而离婚)。在罗马共和国末期,服从夫权的妇女也可以提出离婚,并要求丈夫通过“要式退卖”或“解除祭祀婚”等行为放弃“夫权”。优士丁尼《新律》重申:“相互合意创造……婚姻……但婚姻缔结后,可以在不受处罚或受处罚的情况下解除它。因为人们之间达成的一切均可解除。”②

  许可离婚主义承认婚姻的可变性及可离异性,允许夫妻在生存期间基于法定事由而解除婚姻关系。从古代社会至近现代社会,许多国家采取许可离婚的立法,但许可离婚的法定事由(或法定条件)则有一个从严到宽的发展演变过程。近现代离婚法的限制离婚主义先后不同程度地从有责离婚主义发展到兼采无责离婚主义,并逐渐走向自由离婚主义(也称破裂主义)。

  限制离婚主义承认夫妻双方均享有离婚请求权,但法律对离婚条件严加限制,只有符合法律规定的离婚理由,始许离婚,故又称“有因离婚”。最初资本主义国家立法规定的离婚理由为一方有过错,如通奸、虐待、遗弃、重婚、一方被判刑等等,享有离婚诉权的则是无过错的一方。以后立法者又将一些虽非当事人的过错,但婚姻关系却不能维持的情况,也作为离婚的法定理由加以规定,如一方患有精神病、一方失踪、有生理缺陷不能发生性行为等。

  自由离婚主义认为,无论当事人有无过错,只要婚姻关系破裂,根据夫妻双方或一方当事人请求离婚的意愿,均准予离婚。也就是说,法律以尊重当事人的离婚自由权为宗旨,不以无过错作为享有离婚请求权的限制条件,即使双方缺乏离婚合意,甚至一方有过错,只要婚姻关系确已破裂致夫妻不堪共同生活的,依当事人一方或双方的要求也可准予离婚。自由离婚主义对离婚既无男女性别限制,也无过错限制,享有离婚权的主体在法律地位上平等,夫妻任何一方,无论有无过错,都可依照法定的条件和程序提出离婚请求,因此,自由离婚主义更加符合婚姻的本质。

  中国古代社会是宗法社会,重祖宗而不重“上帝”,重宗法信条而不重宗教信条;在传统理念中,婚姻是一种普通的民事关系,离婚是一种正常的婚姻行为,以世俗的眼光和社会生活的需要作为评判婚姻质量的标准,作为婚姻关系取舍的根据。这就形成了与欧洲中世纪寺院法之下“禁止离婚主义”完全不同的“许可离婚主义”③,它深刻地影响着当今中国人的婚姻观念,使人们能够普遍按受“不合理的婚姻关系理应解除”的准则。

  追溯中国古代史,起码在约1400年前的公元七世纪,就已经在法律中以特殊的方式确认了称之为“和离”的解除婚姻关系方式。遗留的法律条款和出土的离婚资料说明,“和离”的理由是“情不相谐”,有关的文书中完全不谈当事人的过错,具有“无责主义”离婚制度的表征。这一制度的产生源于儒学的“中和”理论和宗法群体的内向特质。④进入近代社会以后,新的法律保留了“两愿离婚”的形式,成为建立当代“协议离婚”制度的基础。中国1950年《婚姻法》和1980年《婚姻法》均设有协议离婚制度和判决离婚制度。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始自美国的离婚革命,以无过错离婚主义取代了过错离婚主义,将“婚姻无可挽回的破裂”作为离婚的唯一理由。在裁判离婚的法定理由方面真正实现了自由离婚主义的理念。自由离婚主义是一种平权离婚主义,即享有离婚权的主体在法律地位上是平等的。夫妻任何一方,无论是男方还是女方,有过错方还是无过错方,均可依照法定程序提出离婚。无过错离婚主义在离婚时不需要当事人提供具体的离婚理由,这减少了当事人在法庭上的相互指责,减少了举证责任,同时也减少了当事人作伪证,或双方联手共同欺骗法庭的情形。

  20世纪末,世界上已有许多国家采纳了无过错离婚主义。无过错离婚主义的破裂原则的采用,不仅超越了法系,也超越了社会制度体系,亦即不分大陆法系或英美法系、亦不论资本主义国家或社会主义国家,均有采用,成为离婚法发展的世界性共同趋势。⑤中国也在1980年《婚姻法》中实行了无过错离婚制度。无过错离婚之法定离婚理由的立法模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实行彻底的破裂离婚主义。如英国、澳大利亚在离婚法中将婚姻关系破裂作为离婚的唯一理由,以分居一定期间推定婚姻破裂。二是兼采破裂主义与有责主义,如法国民法既规定了合意离婚、破裂离婚,又规定了有责离婚(法国民法典第230-240条)。日本民法在具体列举四种离婚理由(不贞行为、恶意遗弃、生死不明、精神病)外,又规定其他使婚姻难以继续的重大事由作为抽象的离婚理由。中国1980《婚姻法》采用了前一种立法例,2001年修改后的婚姻法又采用了后一种立法例。

  二、离婚率

  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离婚率有过几次大的变动,1950年代初的离婚率曾创下历史记录,并具有急剧上升又很快下降的特点。这主要受当时战争结束、新社会制度建立、经济复苏和妇女就业增加等多重影响的缘故,尤其是婚姻制度的重大革命⑥对家庭生活和夫妻关系具有更直接、更显著的影响。而1960年代初离婚率的递增则与三年大饥荒有关系。

  自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婚姻基本仍处于高稳定状态,但是,离婚率及离婚绝对数量均呈逐年平缓上升趋势。1978年全国离婚总量是28.5万件,1990年全国离婚总量是80万件,1995年达到105万件,1999年我国离婚总量120万件,离婚率为1.91‰;2000年121万件,离婚率为1.91‰;2001年是125万件,离婚率为1.96‰;2002年117.7万件,离婚率为1.8‰;2003年离婚达到133.1万件,离婚率为2.1‰。从离婚的绝对数量来看,2003年中国离婚总量已经达到133.1万件,与1978年离婚总量28.5万件相比,25年后的离婚绝对值增长了104.6万件,其增长率高达367%.2004年全国办理离婚161.3万件,比上年增加28.2万件,增长21.2%.⑦

  1970年代末开始的离婚率的持续上升,既是十年内乱(文化大革命)积聚的婚姻危机的显性化,也是经济转型和现代化进程中社会对离婚趋向宽容,以及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多元化的延伸,同时也是物质生活水平改善后人们对婚姻质量的要求和爱情的期望相应提高的折射。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物质生活条件的改善,使越来越多的夫妻有条件向往、追求两情相悦的高质量婚姻,从而动摇了单纯满足生理及传宗接代需要的低质量婚姻;已婚妇女经济地位的提高,使她们在社会和婚姻生活中独立自主意识的能力不断增强,也扩大了某些被认为“不理想”婚姻的离散趋势——这种婚姻在过去也许能够凑合到白头到老;⑧伴随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各种社会变革,人们的活动空间扩大,行为方式和伦理观念复杂多样,某些青年夫妇不能适应角色变换及家庭职责重新划分的新环境,忽视对夫妻心理冲突的必要调适,职业夫妇的精神压力又导致他们对婚姻的心理相容点降低,很多人误将离婚作为摆脱困境的最佳选择;⑨计划生育政策的贯彻落实,子女数量减少家庭结构缩小,子女和亲属网络对当事人婚姻的凝聚作用削弱。这些因素均是影响离婚的原因。

  笔者认为,中国婚姻法的立法变化,也从客观上影响了离婚数量。

  1980年中国第二部婚姻法颁布,首次将“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作为判决离婚的法定标准,1981年离婚绝对数量较1980年增长了4.8万件,1年间离婚增长率高达14.1%.

  2001年4月中国婚姻法修正案颁布实施,进一步明确了法院认定感情确已破裂的具体事由。2001年较2000年离婚绝对数量上升了3.7万件。

  2003年8月国务院颁布了《婚姻登记条例》,大大简化了登记协议离婚的手续——自愿离婚的当事人双方不再需要持本人所在单位出具的介绍信,也不需要经历“一个月”的审查期,婚姻登记员应当对自愿离婚且达成离婚协议的申请人当场办理离婚登记。于是,2003年的离婚绝对数量就达到自1949年以来的最高点,即133.1万件,其绝对值比2002年上升了15.4万件,1年间离婚增长率高达13.1%.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城市化的进程、人口流动的频繁和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将进一步导致社会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趋向多元化,离婚、单亲、独身、不育将日益成为中国人常态的生活方式和个人的自由选择;计划生育政策的惯性作⑩,也使家庭结构日渐小型化、核心化。社会和子女或亲属网络对当事人婚姻的聚合作用将继续弱化,这都会使离婚的经济代价、社会成本和心理压力不断降低或减少,继而增加离婚的风险。与此同时,由于中国地域辽阔,城市和农村、沿海和内地发展极不平衡,尤其是农村的社会保障体系尚不健全,也使婚姻主体因生养子女的养老保障效用难以改变多子多福的生育意向和模式。加上传统文化的惯性、扶老携幼的重任和替代资源的匮乏,也使离婚的诸多成本虽有所下降却依然不低。即使在现代化城市,尽管社会对离婚较宽容,但出于对子女利益的考虑以及经济、住房条件等的限制,人们对离婚的决定仍然较谨慎。加上社会规范依然强调家庭责任和婚姻道德,因此,中国的离婚率在相当长时期内仍将持续增长但增幅不大,其中城市化、现代化发展较快,社会和家庭聚合力明显减弱地区的离婚率增长幅度相对会大一些。

  三、判决离婚理由的争议

  中国传统文化中占主流的“许可离婚”思想和中国人平和的离婚观,与历史上亦曾大行其道的“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的限制离婚思想曾在中国离婚思想史上“对立统一”地并存。社会主义的伦理道德和共产党的婚姻家庭政策对离婚的态度亦体现类似矛盾统一的特点。自20世纪上半叶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共产党革命根据地的婚姻立法,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婚姻立法,都贯穿着一个中心思想——保障离婚自由,反对轻率离婚。它是中国离婚立法的基本原则,也是民政机关办理离婚登记和法院进行离婚判决的指导思想。

  什么样的判决离婚理由能够准确体现既保障离婚自由,又反对轻率离婚的思想?这个问题在中国法律界讨论了几十年。1950年代中国法律界就曾有过判决离婚标准的讨论,(11)那时主要论战双方分别持“感情说”和“正当理由说”。持“感情说”的人认为,法院判决离婚应当考虑夫妻感情是否破裂,感情破裂就应当准予离婚;感情没有破裂就不应当准予离婚。持“正当理由说”的人认为,法院判决离婚应当考虑当事人能否提出正当的离婚理由,有正当的离婚理由就应当准予离婚;没有正当的离婚理由就不应当准予离婚。由于“正当理由说”与当时意识形态中占主导地位的左倾思潮相一致,所以在其后的二十年中,“正当理由说”顺理成章地引导了中国基层法院离婚审判的方向,当事人若不能提出符合无产阶级伦理道德的政治化的离婚理由,就很难被法院批准离婚。特别是对一方因喜新厌旧思想引起的离婚案件,不论双方感情是否确已破裂,有无和好可能,一概判决不准离婚。反之,如一方犯了政治错误或被判刑,其配偶要求离婚,就认为离婚理由正当,一般判决准予离婚。到了1980年《婚姻法》制定之前,左倾的政治化的离婚观和离婚政策受到清算,“正当理由说”被认为传达了“有责主义”离婚思想而受到冷落,“破裂说”成为判决离婚理由的主流并被写进婚姻法,1980年《婚姻法》第25条将“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作为法官判决离婚的标准。到了20世纪90年代,“破裂说”又产生了新的分歧,伴随着2001年修改婚姻法,有些学者提出用“婚姻关系确已破裂”取代“感情确已破裂”,从而引发一场持续至今的“感情破裂说”与“关系破裂说”的学术之争。

  持“感情破裂说”的观点与50年代时的观点相仿,没有什么大的发展,主要还是从马克思《论离婚法草案》提出的“法院判决的离婚只能是婚姻内部崩溃的记录”,和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所说的“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里找根据。尽管大多数人已不再纯粹理想化地认为爱情是婚姻的唯一基础,但是“感情破裂说”的学者仍然认为,如果在“感情破裂”之外再加入其他条件,实际上是把感情因素挤到了极为次要的地位,而将判决离婚的法定理由由“感情破裂”改变为“婚姻关系破裂”则正是这种表现之一。(12)

  “关系破裂说”则是在对现行婚姻法的批判基础上,借鉴外国的立法而提出的。学者们指出,以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作为裁判离婚的理由,至少有四个方面失之妥当:第一,夫妻感情属于人的心理、情感等精神活动范畴,不属于法律能够直接调整的范畴,只有作为社会关系和法律关系的实体性婚姻关系才是法律应该调整的对象;第二,夫妻感情具有浓厚的个性化主观色彩和深层次的隐秘性,即使是当事人自己也往往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或不可捉摸,这就增加了离婚审判的随意性和盲目性;第三,婚姻是作为男女两性精神生活、性生活与物质生活的共同体而存在的,感情交流只是夫妻精神生活的内容,它并不等于也不能代替构成婚姻本质的另外两个方面,因此也不能囊括所有导致夫妻离异的因素;第四,以“感情确已破裂”作为法定离婚理由,必须以夫妻婚后有感情为前提,以感情破裂导致离婚为结果。但现实生活中,一方面未建立起感情而婚姻得以缔结和存续的并不少见,另一方面长期以来得到法院批准且在实践中经常发生的某些离婚案件,如因一方失踪或患病而离婚,则属于婚姻的基本功能和目的难以实现的情况,表现的是婚姻破裂而非所谓感情破裂。所以,只有婚姻关系破裂与离婚之间才具有逻辑上的一致性和因果关系上的必然性。(13)

  判决离婚的理由从“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改为“婚姻关系确已破裂”的议论,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有些部门认为:“如果轻易作出修改或者具体列出可以离婚的情形,是否会误导为放宽离婚条件。”(14)媒体亦以修改离婚理由是放宽离婚条件还是增加离婚难度为题大肆炒作,一时间弄得沸沸扬扬。在笔者看来,修改离婚理由并不意味着放宽离婚条件或增加离婚难度。实际上,最高人民法院1989年曾做过一个司法解释,即《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指出了十余种可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准予离婚的情形,该司法解释由全国法院执行了十余年,未发现有放宽离婚条件或增加离婚难度之嫌。遗憾的是立法机关并未完全接受法学界的意见,2001年4月,修改后的婚姻法仍以夫妻感情破裂作为判决离婚的理由。该法第32条第2款规定:“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婚姻法》第32条第2款、第3款采纳了例示主义的立法方式,在概括性标准“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之后,具体列举了确认夫妻感情已破裂的五种情形:(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这五种情形中,前三种属于一方或双方有过错而推定夫妻感情破裂;第四种是以双方分居达一定期限而推定感情破裂;第五种是概括性规定,无论何种情形,只要当事人能够提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证据,即可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

上一篇:社会阶层与民事纠纷的解决

下一篇:两种宪法案件:从合宪性解释看宪法对司法的可能影响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农民身份的“转换”与法律的困境

文章提要:中国社会的巨大转型改变了中国传统社会的文化和心理结构,其中伴随着农民身份的转换,梅因的"从身份到契约"的论断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契合了这种趋势。"小黑的判决书"则从另外一个视角揭示出了处于"现代化宿命"的中国乡村社会身份关系的复杂性,呈现出了一幅惊心动魄的现代法律理念与乡村伦理本位的短路相接的社会图景。后身份时代文化观念层面的歧视以及冲突逐渐取代了作为一种正式的制度层面的身份关系,同时这个由人情、法律、身份、利益交织的人间故事,它告诉我们由此而引发的焦虑、不安是深层次的,它极有可能是具有相……去看看

超越派性之争 寻找变革道路

【整理者按】这是秦晖、温铁军、汪晖三人的一个对话。《天涯》与《中国改革》杂志曾先后发表过未经笔者审阅及认可的两个删改版,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发表未删改的文本以正视听。在这个由笔者整理的版本中,本人的谈话部分有相当篇幅的进一步补充,同时也保留了其它两位对话者的全部对话内容(包括两位事后整理增补的内容及前后文的顺序、体例,乃至两位认为应当放进来的他人言论,均一字不删,以对历史负责),但他们的对话内容在文中的性质属于引文,不影响笔者自负文责、自享文权。——秦晖  第一部分 国家的责任与权力 关于过去的争论……去看看

吴芝圃与河南大跃进运动

二十一世纪 一九九八年八月号第四十八期  据说,大跃进运动中名噪一时的河南省省长、后来的省委第一书记吴芝圃在「信阳事件」批判会议上承认:「我欠河南五千万人民的债一辈子也还不清。」 1958 年风云一时的吴芝圃,曾提出「跃进的哲学」,是当时的「左王」;但大跃进失败以后至今天,他一直受到河南人民的唾骂。一  1957 年反右倾、水利化开河南大跃进先河  1957 年春,河南省委第一书记潘复生主持制订《关于奖励发展农业生产,争取秋季农业大丰收的宣传要点》,经省委常委通过并发出。然而, 8 月的省五次全会上,省长吴芝圃突然指……去看看

人道主义+自由主义+地缘政治的思想联盟

既然鲜血业已在大地上流淌,那么,自由主义的信仰者就不能不放弃沉默而有所述说。自从1990年代末期在中国大陆“浮出水面”以来,自由主义思潮依靠其温和的真理性的力量,不断地扩张其思想版图。但是从一开始,它就受到了来自公平问题和国家安全问题上的严峻挑战。对于这两条战线上的挑战的回应,将决定着自由主义能否在中近期成功地实现本土化,并赢得中国大陆民间社会思想信仰的主流地位。在目前网络上围绕美伊战争而展开的思想论争中,自由主义思潮不仅四面受敌,而且也裸露出内部早已存在着的深刻的裂变。同以往的“老自由主义者”—……去看看

中国的高货币化之谜

原载《经济研究》2006年第6期  *张杰,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邮政编码:100872,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本文完稿后,曾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主办的“双周学术讲座”(第2期)上做过介绍,感谢部分与会学者的提问与评论。同时感谢高晓红、谢晓雪和张淑敏在统计数据整理方面所做的工作。本研究得到国家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03JZD0013)和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05JJD790097)专项资金的支持,谨表谢意。最后,特别感谢两位匿名审稿人的有益评论和建设性修改意见,当然文责自负。  ……去看看

家是存在的语言:论海德格尔哲学的话语和修辞策略

导读:海德格尔说:“存在是语言的家。”对海德格尔来说,存在不再是语言可以随便谈论的对象,存在不再是存在于语言之外的客体,而语言只是可以指谓它的符号,相反,语言就是存在,存在也就是语言,存在与语言浑然一体,存在只是因语言而在,语言也只是存在的言说,语言澄明了存在的疆域,而存在也敞开语言言说的可能性。语言与存在的这种关系,正如语言与家园的关系:家园并非人们可以观看的对象和称述的客体,毋宁说,倒正是家园,才展开了人们的视野、并引导着他对在视野中涌现之物的道说。  在此大众文化盛行的信息时代,心浮气躁、肝火旺盛的中国知识……去看看

司法制度改革:功能优化与结构重组

司法制度的改革,似乎已经成为法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  这又似乎与官方和民间不约而同发出的“依法治国”呼吁联系在一起。  于是,司法制度的改革,顺理成章成为专属于法学界的话题。法学家告诉我们,今天中国的司法制度有诸多弊病:司法权力的地位太低,司法制度设计的漏洞甚多,法官素质低,而且为现代司法提供后备人才的法学教育亟待改进。  因此,司法制度的改革着力点,不外加强司法机构的独立性,以期使法院和法官能够独立审裁案件。同时,优化司法制度的设计,使司法的专业性得以体现。从而,与过去将司法和党务、行政相混淆的格局诀……去看看

权利失衡、两极社会与合作主义宪政体制

一、贫富悬殊与两极社会   1.贫富悬殊:收入与财富   世界银行1997年发布的一份题为《共享不断提高的收入》的报告中指出,中国80年代初期反映居民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是0.28,到1995年是0.38,到90年代末为0.458,在此前后,国内外几个研究机构研究的结果与这个结论大体类似。按照世界银行的分析,这一数据除了比撒哈拉非洲国家、拉丁美洲国家稍好外,中国的贫富悬殊要比发达国家、东亚其他国家和地区以及前苏联东欧国家都大。报告指出,全世界还没有一个国家在短短15年内收入差距变化如此之大。如果短期内没有政策来调节的话,还会继……去看看

寻找农村进步的推动力

2001年7月17日,我带领北京、天津五个高校的二十多名大学生志愿者奔赴江苏北部的丰县和集乡,对袁砦为首的几个村子进行了大约十天的支农和调研活动。我们给村民们放映各种农业技术的碟片,给贫困户发放我们带去的衣服等慰问品,给孩子们讲课、教歌、讲故事,帮助特困孩子上学,对农民进行法律、政策、技术宣传。期间,特别是围绕着当地的产业结构的变革、公共事务管理、农村进步推动力等问题进行了一系列比较详尽的调研。随后,又带领部分学生到广东河源市涧头镇新坝村、湖南耒阳上架乡、大义乡的几个村子进行了继续调研,对其中的一些……去看看

下一次会是中国吗?

   2009/10/01
编者按:不久前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发表了以“下一次会是中国吗 ? ”为题的一组文章,认为中国的国有企业问题、国有银行的呆坏帐问题,以及日益增长的大规模失业有可能引起经济崩溃。本刊编译和转载这组文章以供读者参考,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同意文中的观点。文中的注释系编者所加。 外部世界近年来所考虑的问题都与中国日益增强的实力有关:一个更为富有的中国会不会构成一种威胁 ? 这样一个国家能否被很好地容纳到地区性和国际性的组织当中 ? 向十亿更为富有的中国人出售商品能够赚多少钱 ? 从十亿具有同样生产力的人民那里进……去看看

立法、行政的不作为与国家赔偿责任

一、案件的背景鉴于医学的进步和维护人权的需要,1996年3月27日,日本国会通过《废止麻风预防法法案》,废除了《麻风预防法》(らい予防法),由此也将自1907年(明治40年)起依据《癞病预防法》(癞予防ニ関スル件)建立,并由1953年的《麻风预防法》所维持的对麻风病患者实施强制隔离的政策送入了历史的故纸堆。但是,建立隔离政策的法律虽然消亡了,其所造成的后果依然遗留在人世间。由于长期的强制隔离,患者及其家属遭受着种种歧视和偏见。因此造成的痛苦,即使在《麻风预防法》被废除之后还依然难以得到消除。患者中的绝大多数虽已获痊愈,但由……去看看

纠错、替代与过度进入

原载《管理世界》2009年第12期  摘要:许多研究认为,中国转轨过程中以非国有企业为主的大量新企业的进入形成了过度进入和重复建设,这种结论是在把进入作为一种纠错机制的理论背景下得出的。本文借鉴西方学者对市场进入问题经验研究的基本思路和方法,以中国转轨过程中两个重要时期三位数产业为样本的实证分析结果表明,转轨过程中的新企业进入主要不是纠错进入而是替代进入,企业亏损和生产能力闲置,是在进入替代导致的市场选择过程中,企业组织形式创新的具体表现形式,不应该由此得出过度进入和重复建设的结论。所以,以防止过度进……去看看

行政区划50年回顾与总结

原载《中国方域(行政区划与地名)》1999年第5期  我国行政区划50年来经历大量的调整和变更,有不少经验教训是值得总结的。行政区划调整与变更总的原则是与国家政治经济的大形势相适应,为国家的政治经济建设、地方行政管理和社会稳定服务。所以,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行政区划调整和变更的任务和内容不尽相同。从50年来我国行政区划调整和变动的总体情况看,大约可分为三个时期,而三个时期各类行政区划调整变更的事项都有,但主要内容有所不同。  第一个时期是建国初期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颁布前后,主要任务是全面建立我国……去看看

台湾中小企业融资

一,迅速发展的台湾中小企业台湾在经济发展初期至少面临着两种选择:发展重工业或者发展加工制造业。按照50年代流行全球的发展经济学理论,似乎一个国家必须增加资本投入,发展资本密集型的重工业才能迅速建立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当时不仅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走上了这条道路,连印度、土耳其、阿根廷、埃及等国家也都把重工业放在国家发展战略的首位。台湾在50年代初期也不能免俗,曾经制定了经济发展五年计划。可是,1958年前后在台湾海峡出现的炮战和军事紧张局势扭转了台湾的发展方向。许多人认为,台湾地域狭小……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