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两难和朝鲜战争的反思

内容摘要:安全两难理论是一种关于国际紧张、对立、冲突生成机制的有效解释。在安全两难状态下,个体双方都会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对方的威胁,进而采取措施来保护自身安全,同时这又会引起对方的更多的威胁感,从而双方进入了一种疑惧不断升级的循环过程。上世纪中叶爆发的朝鲜战争,正是由于各政治力量走进了安全两难的困境而引发的。从整个战争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安全两难始终在支配着交战的双方。时至今日,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历史大环境下,世界各国更应该加强相互间的交流对话,避免安全两难的出现,为建设一个和平美好的世界而共同努力。

关键词:安全两难 朝鲜战争 疑惧升级

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迄今已有半个多世纪了。作为两大阵营在亚洲的局部较量,作为中美两大政治力量的首次正式交锋,这场战争的意义远远超过一般的战争。战争结束后,许多学者纷纷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他们独特新颖的见解,试图从本质上对朝鲜战争

一 安全两难的界定、功能

“雅典权势的增长与这在斯巴达引起的恐惧使战争不可避免。”2000多年前的著名学者修昔底德在其名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一书中对雅典和斯巴达的战争起源做了如此的断言。而这一断言所蕴含的安全模式,也就奠定了现代安全两难的原始模式。

安全两难(security dilemma),是美国国际理论学家约翰·赫兹(John H· Herz)提出的关于国际紧张、对立、冲突生成机理的一个著名概念。约翰·赫兹在其著作“idealist internationalism and security dilemma”一书中,他对安全两难作了这样的一些界定。在个体间“共处但末结成较高的统一”的场合,或者说在缺乏“可以对它们施加行为标准,并且由此保护他们彼此免遭对方攻击的较高权威”的场合,总会存在着安全两难问题。每个个体始终担心被对方侵害、统治甚至消灭,因而为求得安全势必多多益善地追求实力或者权势以防不测,但结果就会进一步加剧原有的安全担扰。(1)这样,约翰·赫兹就从安全两难产生的前提或者说场合、作用——反作用以及彼此之间疑惧的逐步升级三个方面对安全两难作了清晰的阐述。这一理论的阐述,也奠定了约翰·赫兹在国际安全理论方面的权威。但是,纵观整个人类历史,安全两难理论可以说是对先前流行的“霍布斯式恐惧”(Hobbesian fear)的继承和发展。早在17世纪,英国著名政治哲学家霍布斯就十分明确地从安全角度来解释人际争斗的根源。霍布斯认为,人际争斗起端于这样几个原因:一是由物欲和荣誉心驱动之下的利益竞争和名誉竞争,一是在自然状态(或者说是无政府亦无共同规范)的条件下,每个人源于对自己生命财产被他人伤害和毁灭的巨大猜疑和恐惧,因而竭力追求自身的安全。用这两个方面的根源来解释人际争斗,确实让大部分人能够信服。因而这种用于解释人际关系的理论,通过大多数政治哲学家理所当然的个人——国家比拟,以某种方式和在不同程度上延用于阐述国际关系,构成了国际政治的“绝对困境和不可简约的两难形势”。

从安全两难的简单界定和渊源,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一种印象:安全两难的由来和首要特征,在于其无政府亦无共同规范状态下普遍和绝对的互相疑惧,用巴特菲尔德那个经典比喻,就是说同在一屋子里的两名神枪手,因彼此疑惧而不愿同时将枪扔出窗外,宁可共同灭亡也不愿共同生存。这种彼此之间的疑惧挫败了一切人类才智,继而引发起疑惧的逐渐升级,从而演示了安全两难这一“冲突升级心理动力学”的过程。

当然,作为国际安全理论的“安全两难理论”,并没有摆脱传统的国际关系理论,特别是“实力利益决定论”的影响。只要深入分析安全两难理论,我们仍然可以发现,安全两难理论的背后,仍然是相互间的利益(当然,这里的利益是指一种广义意义上的利益),是利益促成安全两难的形成、升级。同时,安全两难理论也有其天生的缺陷。一方面它过分强调国家间的安全问题,而忽视了安全背后的国家利益和其它各种因素。同时,它也过分强调国家之间的对抗关系,而忽视了国家之间的合作、竞争关系,“完全不考虑所有各种制约国际矛盾、缓和国际对抗甚至促进国际合作的因素”,犯了安全至上的错误。另一方面,安全两难理论也体现出其非道德性(amoral),完全忽视了国际准则和国际条约的存在,而这些条约准则在相当大程度上规范着国家间的行为,至少在国际舆论上可以对国家的越轨行为进行有力的抨击。然而,撇开其片面性和非道德性,安全两难理论角是具有颇大的实用性,“不失为考察相关的国际政治局势时饶有价值的一项理论参照”。

二 朝鲜战争:安全两难的经典实例

在朝鲜战争中,一共有四支武装力量在相互较量着:朝鲜军队,韩国军队,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以及中国人民志愿军。二战结束后,朝鲜半岛以三八线为界划成了北朝鲜和南朝鲜,支持北朝鲜的为苏联,支持南朝鲜的为美国。美苏两国都竭力加强对南北朝鲜的控制,以发展自己的势力范围。在强有力的支持下,南北朝鲜都想用武装力量统一半岛,为此,三八线经常发生小规模的军事冲突。1950年6月25日,北朝鲜终于大军冲过三八线,掀开了朝鲜战争的序幕。在北朝鲜的强力攻下,南朝鲜节节败退,首都汉城很快就陷落了。面对着南朝鲜军事的失败,为了保护其远东利益,美国利用联合国的旗号大举出兵朝鲜。在美国的优势兵力面前,北朝鲜很快就陷入了失败的深渊,被迫撤军,并且首都平壤也沦陷,联合国军很快就开到了鸭绿江边。为了保护本国利益,中国志愿军以“保家卫国”为口号,大举出兵朝鲜,和北朝鲜一起抗击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队。经过三年的浴血抗战,交战双方终于在板门店签订了停战协议。至此,朝鲜战争终于结束了,但是,却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这大概就是整个朝鲜战争的经过。

从整个过程,我们可以初步看出,参战的各国都是因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进而自身利益受损的情况下才出兵的。当外界的势力发展到对自己安全构成威胁的时候,各国都是毫不犹豫地出兵参战,并不惜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并且,战后的朝鲜半岛的安全两难局势并未得到消解,反而有所加强。一方面朝鲜对韩国产生不信任,“朝鲜就其相对于本身人口和财力规模而言世界首屈一指的庞大军队、它对当代先进武器的可谓倾其所有的竭力追求……多半源自于韩美同盟的军事实力、政治经济文化影响力及其控制全半岛的意图”,另一方面,韩国“对朝鲜的疑惧可以说同样强烈,并且同样导致军事安全戒备的不断维持和强化”。所有这些状况,使得安全两难理论“表述其纯粹形态的理论定义近乎能完全彻底地套用于这个半岛”。

三  朝鲜战争的爆发和全面战争的开始:安全两难的开端

关于朝鲜战争爆发的原因,历来总是众说纭纭。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关朝鲜战争的出版物不断增多,中国方面出版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简编》等一系列“正史”,韩国也出版了多卷本《韩国战争史》,同时美俄各国的朝鲜秘密档案也逐渐得以解密,所有这一切使得朝鲜战争的历史真相渐渐地浮出水面。《二十一世纪》的一文中经过对各个历史档案的深入分析,得出一个结论:朝鲜战争是金日成积极策划,斯大林暗中首肯,毛泽东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金日成积极策划朝鲜战争,这是有着充分理由的。几十年的革命历程,谁也希望朝鲜能从日本手中独立,成为一个完整的国家,但是,在美苏的强权之下,朝鲜半岛人为地被一分为二,因此,南北双方都企图用武力统一半岛,完成革命遗志。同时,北朝鲜深感南朝鲜日益增强的经济、军事实力对自己产生的威胁,希望能在实力略胜一筹的情况下一举灭掉南朝鲜。但是,作为苏联势力范围之内的“附属国”,若没有苏联老大哥的允许,北朝鲜也是不敢轻易妄动的。对于北朝鲜的要求,苏联刚开始出于其全球战略而不肯答应,但是,一个突然发生的事情让苏联改变了主意。1950年毛泽东亲自访问苏联的时候,和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合作条约》,从苏联手里收回了其在中国境的一切特殊权利,特别是在东北的权利。这样,苏联就失去了其在太平洋、印度洋的出海口,自己的全球霸权受到严重威胁,亚太地区的利益也受到极大挑战。为了寻求一个出海口,苏联急切要将朝鲜半岛作为其出海口。但是,为了不引起美国的干涉,为了将中国拉进战争的泥潭,削弱中国的力量,苏联只是暗中首肯北朝鲜出兵南朝鲜,同时影响中国要给北朝鲜以适当的援助。而中国,当时正忙于国内的经济建设和秩序重构,佚机收复台湾,对朝鲜半岛没有任何企图,不愿意、也没有足够实力与美国打仗。但是,来自苏联的压力,中国出于国际共产主义互助的义务,也就勉强答应了.最后,在得到苏联的首肯和中国的承诺之后,北朝鲜终于放开手脚,大肆进军南朝鲜,从而掀开了朝鲜战争的序幕.

面对着强势兵力,没有做好应战准备的韩国,在战场上连连溃退.只在三天时间,首都汉城就沦落了,国土地失去了大半.所有这些情况,惊动了大洋彼岸的美国.面对着韩国战场的失败和政府的即将解体,美国深感其自身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亚洲太平洋地区是美国除欧洲之外的第二利益重心,这里它有驻日美军,有夏威夷等.同时,朝鲜战争的爆发,使得两年前因苏联封锁柏林而引起的对共产主义直接入侵西方的担心成为现实.它给美国人以一个印象,在全世界范围内存在着共产主义征服的阴谋,使麦卡锡主义重新在美国甚至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中流行开来.更有甚者,西方领导人将北朝鲜的进攻和1914年的萨拉热窝的进攻等同起来.因为北朝鲜蔑视美国,跟1914年塞尔维亚敢于小瞧奥匈帝国一样,是因为它们得了保证:如果战败,俄国肯定会前来帮助.所有这些,让美国人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这场战争是由苏联煽动的,北朝鲜和红色中国都是共谋者.这是一场共产主义对资本主义的进攻,为了抵抗共产主义的入侵,为了击退这些“黑暗的王国”,美国人甚至将这场战争视为密特拉教和摩尼教的较量.因而美国政府迅速地作出反应:26日,杜鲁门命令驻远东的美国空军,海军参战,支持南朝鲜;27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北朝鲜为“侵略者”的决议案,同日,命令海军第七舰队进驻台湾,防止红中国收复台湾.此外,美国军方的好多将军,特别是麦克阿瑟将军,主张在朝鲜进行一场“圣战”,无论花多少代价,也要赢得这场战争.

面对着美国的一系列措施,中国也做出了相应的反应. 在杜鲁门就朝鲜战争发表声明并采取行动的24小时之内,中国政府也传出了两个直率而清晰的信号.先是周恩来总理谴责杜鲁门的行动是“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完全违反联合国宪章”,继而毛泽东说美国自食其言不干涉中国内政的诺言,号召全国人民“挫败美帝国主义的一切挑衅”.但是,联合国军的迅速行动,大大超出了中国人的意料之外.不出多久,联合国军就稳住战场形势,而后开始反攻,特别是仁川登陆以后,联合国军势如破竹,不断的涌向三八线,而北朝鲜军队则损失惨重节节败退,很快的联合国军占领了北朝鲜大部分地区,并向鸭绿江挺进,企图将北朝鲜一举击溃,麦克阿瑟在战前就曾夸下海口:要在感恩节前取得决定性胜利。面对联合国军如此的军事行动,中国领导人感到一种"唇亡齿寒,户破堂危" 的威胁。毕竟,朝鲜半岛是中国同美国,日本等资本主义大国的缓冲地带。因此,中国政府发出了最强硬的声音,周恩来总理在10月1号公开谴责了这种美帝国主义疯狂的暴力侵略行径,并宣称,美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危险的敌人周恩来警告说,中国人民决不会允许外国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对自己邻国肆意侵略,而置之不理。事实上,在周恩来警告的背后,中国军队已经在东北集结完毕,并随时准备入朝作战,而与同时,麦克阿瑟擅自轰炸鸭绿江彼岸的中国领土,给中国入朝作战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借口。最终于10月19号以彭德怀为首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正式同北朝鲜军队并肩作战,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苏联对美国的一切行动置若罔闻,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投票中,对北朝鲜并不格外照顾,而是通过它自己独特的沉默信号,试图将这场危机看作朝鲜半岛的内部事务。从而给美国以确切的信号:苏联不想把自己的军事力量投入到朝鲜,而这行动无疑是一种出卖盟友的可耻行径,其真正用意在于拉垮中国,从而解除其东部的潜在威胁。树立在共产主义世界里不可动摇的领导地位。

四 战场迂回和间歇谈判:安全两难的升级

中国军队的入朝作战,从根本上扭转了整个朝鲜战争的局势。10月19日跨过鸭绿江,从敌人的背部插进去,25日第一次作战,给敌军以沉重打击。此后,中国军队先后发动了五次战役。第一次战役将冒进的联合国军击退到清川江以南地区,初步稳定整个局势;第二次战役双出其不意地给联合国军以震撼性打击,使美军吃了陆军史上的第一次败仗,收复平壤及三八以北广大地区。所有这些战役,让联合国军大惊失色,惊呼“铁拳砸了下来”,并酿成了历史上的云山灾难。但是,吃过亏的联合国军,很快就发现了志愿军的致命点:武器装备落后,供给系统原始,没有制空权,部队进攻必须远离公路、铁路,并且每经过一小段时间就要后撤以便恢复供给。为此,联合国军充分利用其军事优势,用飞机大炮大肆轰炸志愿军,并利用志愿军后撤时间加紧进攻,丝毫不给志愿军以喘息时机,发动大规模的攻势(除夕攻势),将志愿军赶回三八队,并企图向三八线北方挺进。但是,在三八线附近,中国军队的供给可以得到有效的保证。因而,双方开始进入了战壕战,并在三八线展开拉锯战。就这样,战争进入了一种纯粹损耗而丝毫没有进展的状态。迫于各种压力,美国和中国迫不得已开始了停战谈判。就美国而言,美国的战略重点在西欧,那里苏联集结着几百万军队,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因而美国不想在远东再投入更多的武装力量(实际上已经够了,陆军的1/3,海军的近半数,空军的1/5),也不想陷入远东战争泥潭。正如杜鲁门发表的那样:“我从来没有使自己忘记:美国的主要敌人正端坐在克里尼林宫,或者忘记:只要这一敌人还没有入战场,而只是在幕后拉线,我就绝不能将我们再度动员起来的力量浪费掉。”而中国,也不想在这场战争中再损耗下去,等待着中国去完成的事情还很多,恶劣的国际环境,百业待兴的国内经济,以及完成大国的历史愿望,都深深地让中国领导人心里感到不安,而此时也达到了当初出兵的初衷,即将联合国军赶回三八线,将朝鲜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缓冲地带,因而他们也急于早日结束这场战争。

没有诚意的谈判,是进行得那样的艰难。因为一场没有合作的意愿,没有结束战争的真诚愿望,停火协议往往可能会使双方在暗中进行军事集结,往往会成为一场新的大规模的战役的预兆。况且,谈判伊始,双方就确定这是一场军事谈判,而不是政治谈判。第一次会议时候,美国代表就提出了他们的立场:沿现存的战线建立一个非军事区,停战委员会可以地朝鲜境内不受限制地进行视察,由军事视察小组监督部队和武器的集结情况。而中国的立场却是,所有外国军队,包括中国军队和联合国军,统统撤出朝鲜,而后沿三八线来划分界线。实际上,这时的双方的立场在相当大程度上是没有太大分歧,美国是要求逐步来解决,而中国却要求彻底结束,这个时候,假若两国存在诚意和交流的情况,停战协议应该可以早日签订的而不用拖到两年后。7月10日开始的谈判,直到7月26日才达成有关议程的协议,从而确定了以后谈判的依据。议程共有五项内容:通过议程;确定一条军事分界线,并建立非军事区;为实现停火与休战作出具体安排,包括成立一个监督停战的机构;关于战俘的安排问题;向双方有关国家政府建议事项。而这五项协议,除了第一项较容易达成之外,其它的事项都是经过大规模的战役和长期的唇枪舌战才达成的。为了确定一个军事界线,双方在谈判桌上破裂后,就企图以战争手段来解决,因而发生了魔爪战役,造成了历史上的“伤心岭”和“喋血山岭”,而最终在蒙受难以计算的损失而没能取得实质性进取时才肯重新回到谈判桌上。实际上,和谈过程中还企图以武力来让对方就范,这样就失去了当时和谈的初衷,不但不能取得任何进展,反而只能加剧彼此间的疑惧而已。而在商谈停战的具体安排方面,双方的矛盾更显得突出。美国方面要求对全境进行监督,甚至不允许对方修复破灭的机场、公路、铁路,企图对朝鲜全境进行全方位的控制,以防止对方利用这个空隙加强军事力量。而中共对美国的要求,也是感到相当的威胁;而中国方面肯定不能容忍这样的条件,既然美国方面可以使用飞机等制空武器,那么阻止中国方面不能用制空武器,那么这种条件就是单方面的了,中国方面不能接受一个自己处于绝对劣势的条约,因为这种条约在他们看来,无异于是让美国军队加强军事设备,而自己却不能。而在战俘问题上,双方僵持了一年多的时间!美国方面认为不能让不愿意回去的战俘回到红色政权的统治之下,既然军事上不能让对方屈服,那么至少也应该保障人员的安全,不能让他们回去重新过上“毫无人权的状况”。而中国却坚定不移地要将所有战俘如数交换,这样才能保障自己公民的权利,以免受到资本主义思想的毒害。这样,双方在人权问题上就表现出极大的差别,以至一年后双方仍不能达成协议,只有等到许多中立国的介入,这一战俘问题才得到勉强的妥协。

五 长期的对峙:安全两难的延续

三年零一个月的朝鲜战争终于结束,朝鲜南北双方的分界线略有变化,但基本维持了战争开始前的格局。战争使分界线南北有上千万人妻离子散,双方的紧张对峙一直延续至今。这场战争中死伤了几百万朝鲜平民,各方作战人员比较可靠的伤亡数字是:美国14.2万、南朝鲜30万、北朝鲜约52万、中国90万。中国在朝鲜战争中的全部战争费用多达100亿美元,美国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而朝鲜半岛,简直就是一片的废墟,严重影响各国经济建设进程。

美国未能赢得这场战争,这在美国人的心灵深处留下了长期的阴影,他们有一种深深得受挫感:共产党中国用少的可怜的武器和令人发笑的原始补给系统,居然能遏制住了拥有大量现代技术,先进工业和尖端武器的世界头号强国美国。此后,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战胜打败过美国的敌人,简而言之,就是要打败中国,因此,他们对中国实行全方位的制裁和对峙,并且为了对付共产党中国和苏联在远东的势力扩张,美国极力扶植日本和韩国,给他们提供大量经济援助并以他们缔结军事安全条约,也将中国台湾纳入他们的军事安全领域,为此,美国深深的陷入了扩军备战的泥潭。

中国在这场战争中有效的遏制了美国的军事行动,证明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顽强生命力,为国内经济建设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外部安全保障,也为中国赢得了较高的国际声誉,但是中国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或者说是一种得不偿失的代价,从此无论是在共产主义阵营里,还是在西方资本主义阵营,中国彻底的陷入了安全两难的困境,苏联不希望看到其东方有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同时也为了在中国取得它想要的出海口,开始对中国恩威并用,试图将中国变成一个依附于其的弱小国家。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已经将中国看成一个彻头彻尾的苏联附属国,在外交,经济,军事等领域唯苏联马首是瞻。因而,他们对中国有一种血海般地深仇,在联合国百般非难中国,并赖在台湾不走,给中国留下历史的难题。

韩朝两国在这次战争中幸而生存下来,但是留给他们的却是深重的历史包袱。大量的人员伤亡,基础建设的惨遭摧毁,给战后的发展产生了深不可测的影响。在国际舞台上,北朝鲜受到了许多西方国家的非难,而南朝鲜也是受到了社会主义阵营的敌视。同时,在交战过程中,双方都穷兵黩武,积极扩充军事实力,这也起了战后的新一轮军事竞赛。而这为可怕的是,一个民族从此一分为二,并相互间进行着生死搏斗,一场可怕的民族破坏行动仍旧发生。

六 反思朝鲜战争

五十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回顾朝鲜战争这段历史,仍然是觉得很心酸的:本来不该发生的事情到最后却发生了,本来1951就可以取得的和平却延迟到1953年才取得,为了几名的战俘谈判,而牺牲了更多的年轻战士。而最终的结局仍然是三八线为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所有这些不该牺牲的,却留给我们以深深的反思。

首先,过分追求绝对安全是没有意义的,也是不现实的。一个国家不是天生用来战争的,而是用于保护本国民众的利益,保护本国的国家利益,只要这些利益能得到有效的保护,安全系数再高也是没有意义了。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再也不能一味地强调“落后就要受挨打”,也不能从这句话中引申出强大等于安全,越强大就是越安全。“国力的强大只是在一般情况下国家安全的一个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只要安全两难的困境没有缓和,一个越强大的国家,就可能变成越不安全。更有甚者,“一味追求高度安全甚至绝对安全,那么最终只会损害自身的安全。”实际上,朝鲜战争中交战的各方都是追求一种绝对安全,都企图将对方置于死地才肯善罢甘休。美国出兵的动机,就是要“消灭在朝鲜的一切武装抵抗力量,并使之成为一个统一自由国家”,最终是欲将敌人踩在脚下,并将其摧毁。而中国的出兵动机,也是抵抗联合国军的一切武装进攻,逼其签订城下之盟。正是这种绝对安全、彻底胜利的观念在左右着人们的行为,才使得战争一拖再拖。19世纪的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在其《战争论》一书中就鼓吹着这样一种观点:战争是国家政策的延伸,“政治计划是目的,而战争是手段,决不能认为手段可以跟目的分割开来”。但是,所有交战国都是将军事摆到一种至高无上的地位,企图通过战争就能获得一切。这种全胜论最终只能导致长年累月的战争,最终受害的也是自身。孙子说,“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再也明白不过了。

其次,诚心和谈、交流是摆脱安全两难困境的有效途径。安全两难形成的基本前提是双方都是彼此不了解,相互猜惧,而和谈、交流都可以使这些情况得到有效的解决。实际上,人类社会很久以前就懂得用和谈、交流的方式来解决安全两难的困境。古代的中国和周边少数民族政权,就是通过通婚、互市等一系列方式来达到和平共处;在西世界里,自从19世纪初的维也纳会议以后,和平谈判也就成为处理国与国之间矛盾的有效途径。但是在整个朝鲜战争中,交战国始终没有诚意坐下来和谈。即使是历时两年多的停战谈判,也是因为交战国实际上没有能力再消耗下去才采取的措施。而且,这种谈判也没有能够取得应有的效果,停战线虽然界定下来,军事冲突暂时停止,但是,敌对状态却没有得到缓和,在停战后的半个多世纪,朝鲜半岛仍然是一个火药桶。然而,幸好的是,自从70年代开始,中美两国开始了关系正常化,彼此之间交流日益增多,两国的敌对状态基本上已经消失了,两国人民正为建立二十一世纪的新伙伴关系而不懈努力。

最后,建立有效的安全互动机制是有效防止安全两难的捷径。应该建立一个全球性的安全互动机制,在全球性的互动机制内部,建立起一种区域性、次区域性的安全互动机制,这样就可以从各个角度、范围建立彼此间互信的安全机制。从这一层次而言,冷战时期建立的北约、华约两大军事组织,撇除其彼此间的军事恐惧升级,单就其内部而言,这确是一种有效解除成员间相互猜疑的有效途径。正如二战后法德准备走向煤钢联营之际,两国的领导人就都真正认识到只有将自己的军事战略物资置于共同的管理之下,两国的宿仇才能得以解决。同理,今天,只有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包括一个全球性、区域性的、次区域性的全方位安全互动机制,世界的安全才能得到最大程度上的保障。只有在安全得到有效保障的条件下,世界人民才能真正享受和平的日子。

上一篇:西藏和平解放谈判始末

下一篇:现代化过程中的政府能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客观性”、“理想类型”与“伪道德中立”

原载《浙江社会科学》2006年第6期  内容提要:本文依据作者本人对韦伯社会科学方法论的理解,针对学术界出现的一些以韦伯的“价值中立”为名,要求在社会科学中消除“道德专制”、强调经验科学的“纯粹技术性”等观点和立场进行分析和批判。作者认为,韦伯不但没有为经济学等经验科学向自然科学靠拢提供任何理论依据,相反,他在《社会科学方法论》中始终强调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在目标上的根本区别,强调社会科学的“客观性”依赖于文化价值而不同于自然科学的客观性。文章通过对韦伯的“理想类型”概念的理解,着重分析了经济学自……去看看

就“得恩反怨”一词进行再解释兼答诸网友

自从"9·11"事件发生以来,我一连写了七篇评论、分析与预测的文章,都引起了比较大的反响。其中的第三篇——《得恩反怨 欲壑难填——就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在近期的演变进行预测》一文引起的反响最大,在国内外的网络媒体上进行了广泛的转载,当然由此而招致的攻击也最多。某些网友,刻意将我早先公布过的一封致吕加平先生的信(即《克明俊德 慎终追远——晚生李寒秋致吕加平先生》)中的某些词句挑出来,攻击我是见风使舵,善于明哲保身,事不干己不张口,一旦看准了风向就振臂疾呼,是时刻在寻找向上爬的政治机会。其实公正地说来,我的那篇评论……去看看

八次犯规,破位下行

旷新年《答秦晖》一文在网上发表后,议论纷起。旷新年的文风,并不仅仅是他个人的特殊问题。网上的个人攻击,所在多是,我从无兴趣,更谈不上作答。我写这篇文章,是想提出一个公共性的问题:此次新左派朋友与我们争论,每到节骨眼上,看看要输理,总有人出来破口漫骂,以转移人们的视线;这是为什么?在这一现象的背后,有没有值得探讨的非个人因素?   汪晖1997年在《天涯》发表长文,有些人认为“九十年代的思想地震”、“国内同类研究的最高水准”,有些人则有种种保留意见。正如此前出现的诸多有争议文章一样,朋友中有不同意见,本来很正常。之所以……去看看

制定我国1954年宪法若干历史情况的回忆

我是在1954年初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借调到国务院政法委办公室的,但去不久又将我借调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起草委员会。当时,我的直接领导是彭真和毛泽东秘书田家英,田家英当时也是中央政治局的秘书。  1953年1月13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20次会议作出决定,成立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起草委员会,负责宪法的起草工作。1953年12月24日毛泽东带着当时的中央政治研究室的主任陈伯达,副主任田家英和胡乔木等到杭州,在毛泽东亲自领导和参加下进行工作。1954年1月7日到3月9日,共两个多月,期间草拟了100条条文的中华人民共……去看看

全球税,抑或地区税

(此文在传统媒体——广州日报报业集团所属的《赢周刊》上首发,在互联网上公布与转载时请保留此条目。)著名的湘籍作家和学者韩少功先生,在湖南汨罗与当地的乡镇干部座谈时,提到了修路给乡村市场带来了负面的冲击--交通的便利使得一部分本土本乡的市场被发达地区与城市的厂商所占领。因此,他认为修路并不一定会给乡民们马上带来实惠。如果放大到全球视野来分析这个事例,那么发达国家就好比是比较发达的城市,发展中国家就好比是比较落后的乡村,上述的情形同样是存在的,发展中国家改善本国的交通以及其它基础设施的努力并不一定会得……去看看

“我觉得什么都要重新做过”

历史的发展并非单向的前进和进化。譬如辉煌的沉寂,往往会换来一个历史阶段的梦想的破灭,叫人们咀嚼辉煌过后留下的每一寸苦涩。而有的时候,人们苦苦地追索,在无路之路中践荆踏棘,当开出一条血迹斑斑的道路,却同时发现,原来又回到了先前的起点!历史的最大悲哀莫过于历史的悲剧性循环。对一个始终保持着清醒的理智与知识分子特有的历史责任感和社会批判精神的人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把历史看得太清楚。鲁迅把辛亥革命看得透透彻彻,“革命”只不过是揭掉屋檐的几块瓦片,以示“革命必须破坏”,脱下清朝的廷服,换上时髦的服装——但在礼……去看看

环保是未来的“大政治”

摘要:发展主义意识形态是一种社会共识,以经济增长和城市化为中心的发展主义,制造了严重的生态危机,并使得地方、乡村的传统、文化价值衰败消亡,而后者恰恰是摆脱现代性、惟发展主义的宝贵资源,更是维系人们日常生活方式的基石。环保是未来的大政治,作为大国的中国应突破单纯的环境保护,通过对发展和生态问题、文化和社会发展问题的综合思考和规划,走出不同于西方发展逻辑的自主性发展新路来。  序言  改革开放30年,中国成了世界工厂,对这个成就我相当肯定,同时,我也相当警惕:中国世界工厂化源自西方发达国家后工业化,即其工业产业……去看看

自由主义与公正:对若干诘难的回答

本文将刊载于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2000年第4期   1998年以来,中国知识界掀起了批判自由主义的小高潮,罗列的罪名又重又狠,所用辞汇既尖且刻,大有把自由主义批倒批臭之势。起初批判者所援引的多半是西方后现代主义的思想资源,后来他们又渐渐转向直接动用西方的新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思想资源;他们挪用一切可以挪用的对自由主义的批判性理论,而不管这些理论本身是如何地相互冲突。   为了讨论的方便,我将这些批评者概称为“新左派”,这样做尽管有贴“标签”之嫌,但总体上来讲还算是客观的,而且新左派这个标签本身并……去看看

开放社会与民主

——卡尔·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书评介    编者按:1999年10月,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的著名学者刘军宁先生应万圣书园的邀请,在北京大学做了题为《开放社会与民主》的专题讲座,就卡尔·波普尔的《开放社会与敌人》一书的主题思想及其在当代的意义,做了生动且深刻的阐发。作为当代优秀学者,刘军宁先生素以强烈的问题意识和有力的批判精神而著称;在此次讲座里,他的这一精神得到了鲜明的发扬。我们特将讲座整理成文,发表于此,以飨读者。此系据现场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阅。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书的上卷,1993年已经……去看看

积极推动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

在农业人口有9亿之众的中国农村,目前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人地关系高度紧张"。现有的耕地人均不足2亩,而且每年还在继续以几百万亩的速度锐减,致使农民的生产和生活空间十分狭小,也造成农村劳动力的大量过剩。因此,大规模地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已经成为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一、国家应该尽快出台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的规划和方案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过剩现象,含蓄的说法是就业不足,说得比较明白一些是农民的隐性失业,而更直接地称为失业也无不妥。目前,政府对城市劳动力的失业比较重视,相对来说对农民的失业问题关注不够,甚至只认……去看看

《现象学及其效应

1.当代西方哲学主要趋向。现象学在当代西方哲学整个视域中的位置   西方哲学发展到现代,各种学说和流派的兴起和衰落似乎加快了节奏。古代的柏拉图主义和亚里士多德主义,甚至连近代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都沿续了几百年之久。而时至今日,一个哲学流派的广泛影响一般不会超过三分之一个世纪。上一个世纪西方哲学中的叔本华(A. Schopenhauer)、尼采(F. Nietzsche),本世纪的柏格森(H. Bergson)主义、存在主义、现象学运动、分析哲学运动、结构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以及如此等等,它们在社会生活中的平均寿命都没有超出过三十年。……去看看

公共选择学派的宪政理论

公共选择学派是当代西方经济学的一个分支,公共选择理论用经济学的观点和方法分析政治学的传统问题,“简单地说,是将经济学应用于政治科学,公共选择的主题就是政治科学的主题,即国家理论、投票规则、投票者行为、党派政治学、官方政治等等。”[i]公共选择学派在政治理论上的一个特点是关注宪法问题,从交易政治学的观点出发,政治交易先于市场交易,市场交易要依赖政治交易的结果——所形成的市场交易规则。最根本的规则是宪法,所以公共选择学派注重宪法的作用。公共选择理论的宪法学说有两个基本特点:规则决定论和契约论。规则决定……去看看

对当前改革争论的两个问题的认识

[摘要]目前关于改革的这场争论,蒙上了一种很强的意识形态的色彩。争论的“意识形态化”不仅会模糊所讨论问题的实质和真正的分歧所在,而且会缩小我们进行选择的空间,甚至会导致社会形成断裂带,因此理性争论和形成共识至关重要。市场和权力原本应该是对立、此消彼长、作用方向相反的两种因素,但在中国却朝着同一个方向结合在了一起,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新问题,应该对这两者各自进行规范,防止两者结合。  [关键词]改革争论 意识形态化 市场 权力  [中图分类号]D6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6623(2006)02-0011-02  [作……去看看

美国能否下好“三维国际象棋”?

大凡有历史感觉的人都会发现,美国是历史上继罗马帝国后又一独一无二的霸权国家,面对历史和上苍的恩赐,美国人大喜之后,忧从中来。因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既然获得了“新罗马帝国”的地位,那么,纵有“千年帝国”的寿命,也难免水流花谢,甚至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局。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前负责国家安全的国防部助理部长约瑟夫·奈曾发表题为《新罗马帝国面对新野蛮人:美国应当如何运用力量》一文,反映了美国部分有识之士这种忧虑。约瑟夫·奈从如何维持美国长久不衰的最终目的出发,反复强调“单边主义”对美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