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安慰和最大的恐惧

——有感于卡斯特罗的电视讲话

美国“9.11”悲剧发生后,我没有想到自己在跟踪事件的过程中,除了悲愤之外,还会逐渐感到安慰;除了对大洋彼岸的人道灾难承担一份遥远的道义之外,还在自己的国家产生一种道义上的无力感;除了对恐怖主义的恐惧之外,更强烈地感到对本民族的恐惧,尽管这恐惧不是由恐怖分子的人肉炸弹制造的,但是网络上的蒙面们的恐怖言词,那种冷血的野蛮的幸灾乐祸所制造的精神恐惧,对于置身于其中的我来说,甚至超过专制政权及恐怖主义制造的现实恐惧。

 使我感到安慰的,首先是大灾难中的美国人民和政府基于对生命的神圣之爱,所表现出的无私、团结、理性、冷静、秩序、决心。纽约市长发布命令,禁止一切报复性和任何性质的暴力,一旦有人首先使用暴力,统统绳之以法。布什总统表示,这次恐怖主义事件并不能证明大多数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教国家以美国为敌,并呼吁纽约市民不要针对美籍阿拉伯人进行任何报复行动。布什13日说:“不应该认为某个人是穆斯林,就让他为此次恐怖袭击负责。”之后的14日,在全美国的悼念无辜亡灵和与劫机犯搏斗的英雄仪式上,世界主要宗教和种族的包括伊斯兰教和阿拉伯人都共同为受难者祈祷。15日,美国国会通过了众议员戴维.博尼奥尔提出的“谴责偏见和暴力”的议案,强烈谴责美国人与阿拉伯裔、穆斯林及南亚人之间的暴力冲突。

这种高度的文明水准更是普通美国人的公民风范,它已经在被劫持的飞机上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坠毁于皮茨堡的被劫持飞机上的男性乘客,在如此险恶的紧急情景之中,居然象大选时期的投票一样,通过举手表决的民主程序,一致同意与恐怖分子一决生死。这是怎样的勇敢!而在勇敢之外,是更伟大文明的普及化!还没有完全从大灾难中恢复过来的美国人却很理性很清醒很高尚,许多受难者的亲人参加救援和鲜血,高达81%的美国人认为:政府在没有确凿证据前,决不能轻举妄动;许多美国人积极地自发地组织起来,防止一切对伊斯兰社区的恶意攻击;满大街呼吁和平、抗议战争的标语,高呼“阿拉伯人不是敌人”、“战争决不是解决争端的手段。”人们举行的悼念仪式上,只有哀悼、祈祷、相互安慰、表达著爱,而没有发泄仇恨、血泪控诉;只有烛火和安魂曲,而没有声嘶力竭和挥舞拳头。虽然免不了有极少数人因此仇视阿拉伯人,但是大多数人所表现出的理性和冷静,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想想吧,他们刚刚经历了大流血、大恐惧、大悲伤,他们有太多的理由愤怒、宣泄、要求“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所以,我非常赞同前总统克林顿的表示:那些恐怖分子做了周密精心的准备,但是他们低估了美国人民,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他们对美国人民的判断失误,他们将会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而当布什总统和夫人劳拉手拉手走出一家医院时,布什强忍泪水告诉记者:“所有的伤员没有被恐怖袭击吓倒,这令我很感动。”

其次的安慰是全世界各国,不分种族、信仰、制度、意识形态,不计较历史恩怨——哪怕是再深的仇恨和分歧,此刻都被放置一旁——作为人类的一员就必须坚守的珍视生命这一最低道义底线。在面对这场恐怖分子向人类文明发起的挑战之时,整个世界站在无辜受难者一边,发出的是同一个声音:震惊和悲愤,谴责恐怖主义灭绝人性的暴行,向灾难中的美国人民及政府表示同情、声援、支持。全球各国联合起来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从来没有达到过象“9.11”之后的高度共识。因为这次震惊世界的大灾难,发生在和平的时期与和平的地点,针对的是最没有反抗能力甚至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的平民,而且恐怖分子是用不明示、不宣战的手段屠杀平民生命,此乃有史以来最阴险、最卑鄙、也是最怯弱的恐怖暴行。

对于仍然生活的独裁恐怖之下的我来说,自然对其他专制国家的反应更为注意,除了无赖的伊拉克政府(因为伊拉克人民未必都幸灾乐祸)之外,其他我们熟知的著名独裁者的反应都是谴责恐怖主义,其中,北朝鲜的反应最慢也最官样文章,只是外交部出面表示同情和遗憾并谴责恐怖主义,而美国的宿敌利比亚的卡扎非和古巴的卡斯特罗的反应之强烈和立场之鲜明,远远超过我所能想象的最高期待。

卡扎非发表电视讲话,除了谴责可怕的恐怖事件、表示随时愿意为美国人民提供帮助之外,还说利比亚和美国之间的一切冲突和分歧,都不能成为对美国人民提供人道主义的支持和援助的理由。最后,他甚至表现出只有美国的传统盟国才会有的鲜明态度:“这是我们的义务,我们将和美国人民并肩作战!”这样的表态,大量出现在英、法、德、日、欧盟并不令人吃惊,象法国总统希拉克说:全体法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站在一起!但是,出自卡扎非的口中,就不能不让我刮目相看。

如果说,卡扎非的表态只见文字而没有影像,已经足以让我意外并欣慰的话,那么古巴的卡斯特罗发表电视讲话时的画面,则让我感到震惊和感动。大陆的中央电视台在报道世界政要对“9.11”大悲剧的反应时,选择性极强地给了为数不多的几位政要的画面,第一是俄罗斯总统、接著是英国首相、法国总统、德国总理、日本首相、北约秘书长,在这些有影响的政要之外,只有两位首脑在画面上出现:一位是巴解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一位是古巴独裁者卡斯特罗。

在此之前曾在网上看到过古巴外长的表态,心中便有所触动,而当我从电视画面上看到大胡子卡斯特罗那激烈的手势和表情,听到他谴责恐怖主义、哀悼无辜死难者、向美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开放机场的声音时,给我的震撼超过了其他任何政要的电视讲话。谴责、同情、哀悼、人道援助都可以想象,但是开放机场这确实是惊人之举,它的象征意义远远超过加拿大的开放机场。众所周知,在此之前,这位拉美仅存的终身独裁者逢美必反,我在中央电视台的国际新闻节目中见过的卡斯特罗,大都是在浩大的群众反美集会上发表强硬的近于歇斯底里的长时间演说,印象最深的是“古巴男孩埃连”事件的一系列演说,还有在今年7月7日的一次反美大型集会上演说时几乎晕倒的镜头。

古巴和美国之间存在著近半个世纪的历史恩怨,直到今天,美国仍然视古巴为少数几个无赖国家之一,还没有解除对古巴的制裁和封锁;而古巴仍然把美国作为邪恶的霸权,在国际事务中,采取“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的极端立场。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美国遭遇这场震惊世界的大灾难时,大胡子卡斯特罗非但没有幸灾乐祸,没有故作姿态的敷衍,没有在同情表态的同时,要求美国反省四处伸手的霸权外交,反而立场鲜明的站在无辜受难者一边,站在人类正义一边,强烈谴责恐怖主义,愿意为美国提供任何人道主义援助和开放古巴境内机场……我特意查找了新浪网,有关卡斯特罗的新闻共171条,对于美国,只有他就“9.11”事件的一条消息是善意的。但愿,美国政府能把这作为美古关系的新开端,在珍视生命的共同道义底线上开始化解历史恩怨与现实冲突。

与这种最大的安慰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我在自己的国家感到了最大的恐惧。尽管中共官方的表态在世界性反恐怖主义的高度共识的压力下,逐步向人类文明靠近,由最初的低调表态逐渐提高反恐怖主义和提供援助的声调,但是,充斥于民间的情绪则是离人类文明最远的幸灾乐祸。这种丧失了人所应该具有的最低道义底线的人性堕落,在年轻人特别是大学生中间,表现得尤为强烈。在北京、上海等地当大学老师的朋友来电话说:置身在“9.11”大悲剧后的大学校园中,如同置身于一个人性全无的深渊:饮酒高歌,相聚庆祝,高喊反美口号,围攻同情美国的人,甚至有人放鞭炮。

昨天,我突然接到一位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的朋友的电话,他是大学教授,经常作为电视专题节目的嘉宾,他在电话中的声音充满了难以抑止的悲哀、愤怒、耻辱甚至无奈:“晓波,你应该来校园体验一下,这里再也不是人文精神的净土,已经变成了法西斯和犬儒的温床。这几天来,我遭到过学生们的围攻,感到难以想象的孤立,那些年轻学子、还有许多教授,居然连起码的人性都没有了,面对如此生命惨剧,居然幸灾乐祸,这甚至比恐怖分子更恐怖。所以,我必须表达对此的愤怒,一定要在你们的公开信上签名。你一定要把我的名字签上。一定!”

再看充斥各大网站的充满趁火打劫兴致的叫好帖子,“向圣战英雄致敬”、“这下小布屎该尿裤子”、“王伟冤魂终于得到美国佬的血祭”、“纸老虎就是纸老虎,超限战可以打垮一切霸权”、“我们应该乘世界革命的东风,马上行动,炸掉靖国神社,一举攻下台湾,彻底消灭藏独疆独,进而收复外蒙古……”中国人一向有充当滥杀无辜的看客的下流传统,但是即便鲁迅当年斥责过的麻木看客,也没有达到象今天这样丧心病狂、冷酷下流的程度。

强烈反美的网友们,你们对美国的仇恨能否超过古巴人吗?你可以基于民族主义,对撞机事件中沉入海底的王伟、中国驻南使馆被炸中殉难的三位记者表示持续的哀悼;你可以基于对冷战后国际秩序的个人观点,对唯一超强的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表示异议;你可以嘲笑自称最强大的美国,其情报系统和安全保障是何等的无能和低效;你有权站在同情平民的立场上,就科索沃战争、长期制裁伊拉克对无辜平民的伤害,质问战争的性质;你有权在超级强国和弱小族群之间,在阿以冲突中,选择站在阿拉伯人一边;你也有权翻检历史,对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美国在二战后参与的所有军事活动的正义性提出置疑;你也有权基于信仰的理由,把甘当人肉炸弹的恐怖分子视为殉难的圣徒或英雄;你甚至可以基于对智慧的迷恋,欣赏此次恐怖主义暴行的策划之严密和实施之成功……但是你决不可以践踏珍视生命的最低道义底线,决不可以用种族、国籍、信仰、历史、意识形态等借口,不能用“亲者痛仇者快”的思维方式,把某些人的无价生命之无辜毁灭视为理所当然甚至幸灾乐祸,把纯粹针对平民的恐怖主义暴行视为“圣战”和“殉难英雄”,把歇斯底里的偷袭式谋杀的懦夫行径视为战争的杰作,你不能无视对于当今世界来说,最大的恐怖莫过于:恐怖主义施暴的无疆界性和阴谋性,国际反恐怖主义遭遇的,正是证据难以收集、甚至找不到具体对象的窘境。

而我,就置身于这样一个70%的网虫肆意践踏最低道义底线的民族中,置身于毫无基本是非善恶标准的年轻一代特别是大学生之中,他们将是未来中国的精英!难道这不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最大恐惧吗?!世界上大多数专制政府、包括中共政权,在“9.11”上都表现出接近人类文明的努力,而大陆民间的主导情绪却离人类文明渐行渐远,远到让人对这个民族的未来感到恐怖和绝望的程度!这决不是使馆风波和撞机事件的后遗症所能辩护的。

幸灾乐祸的同胞们,环视整个世界,只有萨达姆在歇斯底里,难道你们只配和这种无赖、狠毒、好战、独裁的恶魔为伍吗?!

当全世界感到大陆各个网站中的占压倒性优势的幸灾乐祸的情绪之时,我们这个民族已经在道义上置身于全球之外,我们已经野蛮地无耻地冷血地幸灾乐祸地跨过了人类最低的道义底线,坠入万劫不复的不义深渊,成为魔鬼家族中的一员。

2001年9月14日于北京家中

上一篇:资野蛮主义与现代性

下一篇: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宪政、自由与正义

一、政治与正义的价值性关系  亚里士多德早就说过,人是一种政治性的动物,在政治生活中,生命才有意义。宪政作为一种法治的社会政治制度,它为个人拥有的基本权利提供了合法性的制度保障。为什么宪政与个人的自由、权利有如此的关系,这就涉及一个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对于宪政来说都至关重要的问题――正义。从价值维度看,为什么要维护个人的自由,为什么要限制政府的权力,为什么要确立三权分立的原则,为什么要实行自由民主,为什么要保障人权等等,都与正义密切相关。因此,正义是更高一个形态的范畴,它关系着人的社会政治生活的正当与否。……去看看

创新与引进:如何以最小的成本取得最快的科技进步

1、根本的差距在于科技创新能力   从经济上说,国与国、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根本差距在于科技创新能力。一个国家如果人均收入不高但科技创新能力很高,它其实不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而已经是发达国家。比如日本,二战后它很穷,但很快就成长了起来成为世界一流的经济大国,那就是因为它战前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科技创新能力,战后穷只是因为它是战败国,而不是因为它是个发展中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抱怨自己在科技研发方面不如发达国家,只不过是在说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2、积极发展我们自己的“国民创新能力”   以上的分……去看看

罗尔斯与自由主义传统

罗尔斯(JohnRawls)在政治哲学上成就斐然,受到相当普遍的肯定与推崇。不时有人赞誉道,他在西方自由主义传统里的贡献,堪称接续了弥尔(JohnStuartMill)、甚至于康德(ImmanuelKant)的地位。这类说法,无论具体意义有多少,都提醒我们,评价罗尔斯的时候,除了看他的具体观点的完备与否、以及论证的妥当程度之外,他为自由主义政治理论开创了甚么新的视野和资源,也值得特别注意。毕竟,康德、弥尔这些一流的思想家所开启的问题与视野,对于自由主义的哲学基础,曾经发挥过革命性的转移功能。罗尔斯有相应的贡献吗?  为人谦虚平和的罗尔斯,在《正义论……去看看

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创造农民工转化为城市产业工人的制度环境

内容摘要:仅把户籍制度改革停顿在“投资移民”、“技术移民”上,已影响到城镇化的顺利推进。需要将户籍制度改革再推进一步,应逐步创造农民工可转化为稳定的城市产业工人和市民的制度环境。要考虑农民工户口迁入发达地区城镇条件的重新设定,在住房、就学、社会保障、社会管理等方面推进与户籍制度改革相关的配套改革。  关键词:农民工;户籍制度  近年我国从改变不利于二元经济结构转变的体制、改善农村劳动力转移环境出发,推进城乡二元户籍制度改革,取得了明显进展。仅把户籍制度改革停顿在"投资移民""技术移民"上,限制有条……去看看

“文化中华”与“文化东亚”

值此新世纪揭幕,东亚、中国文化建设迎来了新时期。在东亚与中国,现代化是"外启"式的,但同时又是"民族"式的、"国家"式的、与尊重"传统"式的。  西方现代化"个人"色彩重,而东亚现代化总显示醒目的民族聚合与国家参与特征。东亚的现代化起步于"边缘",其大部分国家,包括中国至今处在世界体系的"边缘",都在一种不平等的前提下求生存与发展。处在目下严峻的世界商战"战国"时代,一个后进东亚国家突入战场,必集合精锐的经济大军。引领这个"经济的大军",组织是必要的,法制是必要的,渗透人心的国家利益追求是必要的。同样不可或缺的是文化……去看看

伊拉克危机结束后的世界

一、美国与世界  伊拉克危机不管以和平方式、还是以武力方式解决,都强烈地突现了美国的意志,而不是联合国或其它国家的意志。因为世界已经屈服于美国所要达到的目的,如果以武力方式解决伊拉克问题,那就表明:世界不仅在目的上,而且在使用的手段上也屈服于美国的意志。故曰,美国充分地体现自己的意志,  所以,伊拉克危机结束后,人们首先关注的是美国与世界的关系。自东欧集团崩溃以来,美国一强主导世界的趋势已露端倪,只因事情来得仓促,美国一时反应不过来。也就是说,美苏原来各拽霸权一头,你争我夺相持不下,苏联突然放手,自降一等变作……去看看

“权力”的神学省思

前言若说目前的台湾社会是一个失序的社会,持反对看法的人可能不多。打开报纸或电视,我们所体会到、所看到的,无论是政府或民间,用「乱」字来形容并不过份。大者如国家名称及其在国际社会中的定 位暧昧不明、政府的政治体制到底是总统制还是内阁制、副总统能否 兼任行政院长;黑道、金权勾结绑标,工程弊端层出不穷、农会选举 不但贿赂,甚至还有杀人事件发生;警官、检察官收贿包庇罪犯和不 法商人亦屡见不鲜;小者如违规停车、垃圾、槟榔西施处处可见,开 车行驶路肩肇祸、青少年飙车又随意砍伤路人的事经常发生,整个社 会似乎毫无章法……去看看

市场是一个权力结构

早就想写一篇关于中国“入世”的文章。无奈在下是经济学的门外汉,加之坐井观天,孤陋寡闻,因而迟迟不敢动笔。及看了著名的经济学家何清涟与著名学者韩德强的相关文章,将深奥的道理讲得通俗易懂,明白如话,深入浅出,令人恍然大悟。读后深有所感,不揣微末,也决定写一篇文章,算是班门弄斧,狗尾续貂吧! 以在下业余经济学的眼光来打量,全球一体化的市场就好比是一个生态系统中的食物链,参与市场竞争的各个国家,按经济实力与经济性质分别处于食物链中的各个环节。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将按照政治、经济与科技等综合实力的对比来决定其经济地位与……去看看

中国如何实现全民医保?

原载《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0年第2期,页1-11.  摘要:社会医疗保险已经有上百年的发展历史,近30个国家籍此实现了全民医保,许多发展中国家正在引进或实施这一制度。本文从其他国家发展社会医疗保险的过程中总结了它的发展规律,将影响其发展的因素归纳为四类:(1)宏观经济社会背景,包括经济发展、人口分布和结构、社会团结程度;(2)国家,包括政治意愿、国家能力和政策经验;(3)政策对象,包括劳资关系、非正规就业/无业人群;(4)制度设计和运行,包括财务可持续性、治理透明程度和运作绩效。中国要实现全民医保必须吸收他国经验,文末总结了这些经……去看看

解放台湾与国共密谈1949-1966

编者注:本文节选自戴晴《国共纷争》,标题为编者所加,局部有删节。特此致歉。   50年前的今天,正是被正宗的国民政府称为“土共”的人民解放军,认为战略决战时机已经成熟,准备开始数百万国人相互大残杀的时刻。然后,正如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的,滚雪球般地滚进了数百万“翻身农民”和“投诚义军”的“人民武装” ,在战火和劫掠之下变为赤贫万里的大地上挥戈南下,终于被挡在了大海边,包括那支操着绵软的山西话、准备派往台湾接收、而最终搁浅在福建的工作队。   与老蒋有着深仇大恨,并自认为代表了正义与民众的毛泽东,真想一家伙打过……去看看

中国农村妇女土地权利——意义、现状、趋势

作者:浙江师范大学法政经济学院   原载《中国农村经济》2003年第6期  一、保障农村妇女土地权利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  1.农村妇女已成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力军;保护她们的土地权利,就是保护农村、农业和农户经济持续、稳定的发展。伴随中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型,农村的男性劳动力更多地从农业转移到非农产业或到城镇务工经商,而女性则成为农村的留守大军。留守的农村妇女不仅像以前那样承担全部家务和庭院劳动,而且承担了原来由男性分担的农业生产活动,农村妇女劳动负担呈加重的……去看看

论中国乡镇公共治理结构变革的启动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湖北、云南、四川三个省几处乡镇治理结构变革的原因、基本内容、变动的政治经济成本的分析研究,提出这种变革具有中国式民主的原创性意义,使中西部地区的农村开始了由自上而下的单一向度的政府的统治,向多向度的上下互动的公共治理模式过渡,使国家的权力在一定程度上回归了社会。同时,提出由于缺乏法律、理论层面及良好公共关系的支持,三处治理结构变动依然相当脆弱,缺乏可持续性。  主题词:乡镇/治理[i]/案例/启动  作者简介:赵丽江,女,1957年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法学博士  治理(v.govern……去看看

新疆三年见闻录

美国人在新疆在抗日战争以前,除了个别的美国旅行家到过新疆以外,全疆没有一个美国侨民。但是到了1943年间,在新疆的省会迪化却设立了美国领事馆。其经过内幕是这样的:1942年6月,重庆国民政府与美国签订了一个《中美抵抗侵略互助协定》。这年下半年,美国将一批军火运到德黑兰,经过苏联境内的中亚细亚进入新疆,再运进内地。这批军火是由一个美国少校率领一个车队运来的,这是美国人第一次成批地到新疆和在新疆活动的开始。1943年(确切日期,我不清楚),美国驻重庆的大使高斯以苏联对新疆有领土野心,企图把新疆变成为第二个外蒙古为借口,要……去看看

点评:抗疫与中国民间组织

世上的事物,对生活其间的人群而言,其作用与影响都有正有负,即使非典(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 在已经把非典列为"一场突如其来的重大灾害"的中国,网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则 "党治不了的, 非典都能治" 的顺口溜,真真是"说到百姓心里": 非典“治病” 大吃大喝党治不了,非典治了; 公款旅游党治不了,非典治了; 文山会海、欺上瞒下、卖淫嫖娼,党治不了,非典治了。 这里说的是坏事。但在我们生活的这个空间,还有不少好的事物,有许多属于人类经数百年摸索牺牲而终于获得的共识,无奈在今日之中国,仍为一党专制的政体所"严防峻拒"。比如对私有财产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