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米特故事的右派讲法:权威自由主义?

  二十一世纪一九九九年八月号第五十四期

  Renato Cristi,Carl Schmitt and Authoritarian Liberalism:Strong State,Free Economy (Cardiff:University of Wales Press,1998).

  有人说,如今左派、右派的卷标已经过时。从英语学界对施米特(Carl Schmitt)思想的评价来看,这种说法实一派胡言。新左派和新右派理论家与自由主义理论家看待施米特的政治─法学理论的思想立场明显不同,各派政治思想的界限丝毫没有模糊。

  右派与施米特思想可以分享的东西自然比左派要多一些,首先是对于自由主义政治伦理的批判,而且比左派的理解牵扯的问题要复杂。施特劳斯(Leo Strauss)30年代初发表的〈《政治的观念评注》〉(“Notes on Carl Schmitt,The Concept of the Political”),被施米特本人视为几乎是唯一理解了他的想法并有所推进的评论。施特劳斯认为,必须从对自由主义政治的批判来理解《政治的观念》(The Concept of the Political)。施特劳斯与施米特共同认为,自由主义政治伦理的大过在于摧毁了世界秩序的意义;但施特劳斯通过分析《政治的观念》的修订认为,施米特对于自由主义的批判尽管比初版进了一步,但仍不彻底。1927年,施米特在〈政治的观念〉(“Der Begriff des Politischen”)一文中承认自由主义的「自主」(Autonomie)观念,并依此观念寻求划定与经济、道德、审美现象不同的自主性政治现象。在1932年的扩增版中,施米特将政治的自主性修改为政治的强度性,以此清除自由主义观念的残余。在施特劳斯看来,这种修订其实无关痛痒,关节在于搞清施米特与霍布斯(Thomas Hobbes)的关系,因为,要彻底批判自由主义,必须以对霍布斯的准确理解为前提。按施特劳斯的分析,施米特对于霍布斯的理解有些成问题,以致于他的自由主义批判仍然是在自由主义的视域中展开。霍布斯学说中将政治的神学中立化,他的自然状态是战争状态,其国家构想从资产阶级的安全、利益出发,而非像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那样有道德上的考虑,从而置换了国家的形而上学基础。霍布斯的学说可以说是自由主义政治构想的渊薮,技术统治论的原祖。施米特忽略了这一点,也就不能真正触及自由主义的国家观念中道德基础空虚的实质。

  通过对于《政治的观念》的评注,施特劳斯想完成施米特可能半途而废的自由主义批判,这一分析点是迈雅(Heinrich Meier)的著名研究《施米特、施特劳斯与〈政治的观念〉》(Carl Schmitt,Leo Strauss und “Der Begriff des Politischen”)提出的。在克里斯提(Renato Cristi)看来,迈雅对施特劳斯的理解是对的,但对施米特的理解就成问题,因为施米特并不是施特劳斯那样的彻底反自由主义者。克里斯提的施米特研究《施米特与权威的自由主义》(Carl Schmitt and Authoritarian Liberalism:Strong State,Free Economy)代表了另一种可能会令某些国朝学人兴奋的右派解释取向:施米特是自由主义者──当然要加一个限定,即权威的自由主义。迈雅就没有能够看到,施米特反对的是个人自由主义,而不是「保守的自由主义」。

  这种解释涉及自由民主政制与国家政治领导权的关系。克里斯提发现,魏玛时期的施米特并不一般地反对魏玛宪政,相反,施米特公开、直接为魏玛宪制辩护,捍卫魏玛宪政作为绝对宪制的不可侵犯和完整,反对将魏玛宪法76条解释为保障立法者有无约束的、无休止的修宪权,反对按自由民主原则定义魏玛宪法。施米特的主张是,立法者不能将君主权收归己有,或者把共和国公民改造成乌合之众。加强民国总统的作用、削弱议会的权限,在不破坏宪政的前提下赋予总统以独裁专政的权力,都是为了使国家有稳定的国民同质的秩序。因此,需要搞清楚的问题是,施米特为甚么既批判又维护魏玛宪政?原因在于,施米特关注的重点是国家的自主和同一性,只有加强国家的强权(主权)才能支撑国家的同一和自主。但强国家建构并不意味着取消公民社会的自由。施米特从没有主张过以国家代替公民社会意义上的全权主义;相反,他的想法是,自主的强国家将通过肯定自由和公民社会而证实自己的强力。施米特对魏玛自由主义宪政的批判因此只是策略性的,他同样讨厌社会民主论和社会主义。施米特的国家和宪政理论的基石是:强国家和自由经济或强国家中的自由经济,其保守主义思想具有传统形而上学的实质论精神气质,是强调绝对正当性(Legitimit?t)和相对化的合法性(Legalit?t)。

  按古典自由主义的看法,强国家与自由经济是对立的,不可能同时主张强的国家主权和自由的公民社会。但施米特认为这是可能的,前提是区分主权的体和运作(施米特援引中世纪神学家艾理Cardinal Pierre D'Ailly 和葛逊Jean Gerson的主权理论来支撑自己的论点)。这种区分的含义是:国家主权的运作在法律受到规约和限制(法治),而这一主权的全能实体则不受限制,它处于隐伏状态,在例外的紧急状态中才启用。尽管施米特只是在魏玛早期提到这种区分,至少表明他对强国家的理解并非等于不要法治秩序和自由的公民社会。

  克里斯提提请注意施米特的宪政主张所产生的历史背景,这就是德国在第一次欧战后的弱国家状态,革命废除了君主式的道统性,国家成一盘散沙。施米特追随霍布斯,相信只有能作出强有力的决策的国家才能宣战,而国家是否强有力的证明在于能否决定敌友,保持敌友界限的张力。一旦国际政治秩序稳定,国内政治处规范状态,国家主权就可以依法运作,立法者的规范性就可以代替例外状态中的国家理由(raison d'état)──绝对王权的政治理由。问题是,当时德国所处的恰恰是国际和国内政治秩序的非常状态,只有那些无视政治现实的人才会幼稚地相信,国家制度能仅靠法治的合法性秩序来维持,无需实质的专政权力。施米特攻击的正是这种相信法治的合法性足矣的幼稚的自由主义,而成熟的自由主义应是既维护公民社会,而同时又承认主权国家中政治专政的必要。这就是所谓保守的或权威的自由主义,用韦伯(Max Weber)的话说,是「政治成熟的」自由主义。

  施米特在纳粹时期曾使用「权威自由主义」这一述词来概括十九世纪流行的宪政制度,但其用法是否定性的。克里斯提解释:那仅是因为施米特以为民族社会主义帝制已经能够更好地表达这个旧的提法;纳粹时期的施米特思想仅是其魏玛时期的思想实践的一个短暂插曲,并不足以说明他改变了对于自由的市民社会的观点。为了证明自己的论点,克里斯提用了整整一章具体分析施米特从1932年11月到1933年4月这半年中思想的具体转变──从反对纳粹执政到投身纳粹政治,细致解读〈强国家与健康经济〉一文,考究3月24日民国议会颁布「授权法案」后施米特写的法学评注和4月7日施米特撰文从法学上解释「国家总督法案」时的具体想法。克里斯提得出的结论是:「强国家、自由经济」不仅是理解施米特的国家和宪政学说的关键,也是理解其投身民族社会主义革命的关键。

  如果不是这样,如何解释施米特主张改良、而不是废除议会民主宪政?如果审慎辨析施米特对自由主义的批判,据克里斯提说,可以发现施米特的批判纯粹是政治论的,而不是价值论的:即自由主义的政治中立化无法保障国家的政治同一,以便国家成为一体反对国家的敌人。施米特的真正论敌其实不是自由主义的价值理念,而是非驴非马的自由民主政制,以个人主义和多元主义的自由价值为政制基础,必然削弱国家的治理权威,那里还谈得上决断国家的敌友。对于施米特来说,自由主义既不是政治形式,也不是国家形式,而是一种价值观。只有民主政体、贵族政体、君主政体的类型,而没有甚么自由政体一说。自由的市民社会不仅可以体现在民主制中,也可以体现在君主制和贵族制中。把宪政搞成自由主义的法治形式,根本误解了政治形式的实质。施米特的决策论的含义是协调或并置政治原则和自由原则,强决策的国家并不缩减任何市民社会的自由成分。纯粹法学的自由主义宪政观念过于理想化,认识不到其中仍然存在国家的主权问题,自由的法治仍然必然表现为政治的专权。看不到自由主义国家中的政治(区分敌友)现实,要么是幼稚的,要么是自欺欺人。

  为了证明施米特并不是那些简单化的批评家所描绘的极端反自由主义,克里斯提反复论证,即便施米特的确使魏玛民国的合法性宪政秩序相对化了,但仍然与魏玛宪政的现实妥协,策略性地承认自由主义政制。《议会民主论的思想史困境》(Die geistesgeschichtliche Lage des heutigen Parlamentarismus)明显主张改良而不是废除魏玛的议会民主,通过区分自由与民主,想为稳定同质的政治秩序保留足够的空间。况且,施米特对自由与民主的区分完全不像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所担心的那样是实质性的,而仅是功能性的。施米特要阻止的是出现纯粹自由的民主政治,民主程序的意义仅在于选举有代表作用的官员。施米特有条件地认可魏玛宪政,乃因为在他看来,魏玛宪法其实可以提供一种政治的混合国家(status mixtus)形式,把全民投票的直接民主制与个人专政权力(这体现在宪法48条赋予总统的专制权力)结合起来。自由主义只能是各种政治力量和形式的平衡剂,使国家成为一种混合国家。《宪法学》(Verfassungslehre)通过对魏玛宪法的系统解释,阐释了这种混合国家的主权论:混合国家决定了混合宪政──法治与政治要素(即专政)的平衡,「现代自由的法治国家的宪政实际上都是混合的宪政」。可见,施米特意识到对魏玛宪政持强硬对抗态度是无用的,可以有限度地接受魏玛宪政。关键在于,国家主权在专制的总统,而不是在有制宪权的全国人民立法议会。调和自由主义与政治的保守主义的途径之一是区分自由与民主,这相当于黑格尔同时肯定自由的市民社会与保守的国家,拒绝大众的政治主权。

  无论施米特思想在各个时期有甚么样的变调,保守的自由主义都是其不变的立场。这一立场的要点是元法律观,即法律和宪政的具体秩序形式要有实质的同一价值为基础。施米特主张靠一种形而上学的共同体价值把法与法律秩序区分连接起来(《国家的价值》Der Wert des Staates),把专权的实体与专权的运作连接起来(《论独裁》Die Diktatur),以及提出绝对的宪法和立宪权、政治的观念、人民运动的观念,都是要对抗法律实证主义没有实质价值基础的纯粹国家观,这并不等于全盘否定自由主义的价值观。施米特的保守主义是对德国1918年革命的反应,一如霍布斯的思想是对英国清教革命的反应,柏克(Edmund Burke)的保守主义是对法国革命的反应,而霍布斯和柏克(克里斯提忘了加上更为重要的黑格尔)实际上都是保守的自由主义。《政治的浪漫派》(Politische Romantik)指责革命破坏了国家伦理的统绪,要在缪勒(Adam Müller)和施勒格尔(Friedrich Schlegel)的政治浪漫派与「真正」天主教的保守主义(麦斯特Joseph de Maistre和邦奴Louis de Bonald)之间划清界限。界限在那里?施米特以为,缪勒和柏克一样,对法国革命的批判还带有党派性偏见,没有依据「道德激情」。政治浪漫派的机缘论和主体主义妨碍国家作出决策的可能,这种优柔寡断的浪漫派实际上更接近非保守的自由主义,而不是真正的保守主义。

  但施米特与老保守主义不同,《论独裁》和《政治的神学》(Politische Theologie)把承认政治利益的天主教保守主义政治思想改述为现代的国家和宪政理论:现代的革命已经诉诸人民的制宪权(pouvoir constituant),将新的宪政和法律秩序正当化,推翻或抵制这种正当性已经不可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新的正当性的革命性高涨,只有修改制宪权的实质。施米特希望让制宪权成为主体决断的主权专政,以便废除魏玛宪政的立法议会和自由的民主正当性。《宪法的守护者》(Der Hüter der Verfassung)最早表达了全权国家的观点,但施米特的全权国家观念,是与十七至十八世纪的绝对国家观念和十九世纪的中立国家观念相对立的观念。绝对国家和中立国家清楚划分市民社会和国家,相反,全权国家使市民社会和国家一体化,跨越国家利益与市民社会利益的界限,涉足市民社会的治理,让国家摆脱中立性,为的是不使国家成为徒有其名的政治形式。

  克里斯提的解释倒相当符合施米特从韦伯那里承继而来的「政治成熟」,尽管他几乎没有提到韦伯。就施米特思想的现实性来说,克里斯提论证施米特的权威自由主义与哈耶克(Friedrich A.von Hayak)的自由主义没有甚么差别。哈耶克如今被视为自由主义的头号大师之一,从经济学、法学和政治哲学阐发自由主义原理不遗余力。然而,如果认真审察,哈耶克的主张与施米特在魏玛后期的立场完全一致:把自由主义价值与权威的法治民主论结合起来,施米特协调民主论与权威论的对立、自由主义与全权主义的对立,开启了哈耶克探索的自由市场的社会与权威国家的协调。克里斯提断定,哈耶克实际上受益于施米特甚多,只是他不承认而已。

  克里斯提的问题意识缩减了施米特思想的深度和幅度。施米特既是现实政治的批评家,也是政治哲学家和法理学家,其论说显得恢奇多端,乃因为其现实政治批评必须与具体的政治处境相干。权威自由主义可能是施米特政治思想的一个局部性的论点,却被克里斯提放大成施米特政治思想的基本和全部关怀所在。倘若真的如此,施米特的许多论着就是无法理解的了。

上一篇:自由主义者的理论贫乏

下一篇:自由主义传统在中国的发韧与复兴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自由:观念、法律与制度审视

新文化运动关注的焦点之一是自由,这是由“国情”和启蒙运动的本性所决定的。   “启蒙就是人从他自己造成的未成年状态中走出。未成年状态就是没有他人的指导就不能使用自己的知性。”“为了这种启蒙,除了自由之外,不需要任何别的东西。而且,所需要的自由是一切能够被称作自由的东西中最无害的自由,即在一切事物中公开地使用自己理性的自由。”①康德的这些论断,一针见血揭示了启蒙与自由的关系。   自由既是启蒙的必要条件,又是它的基本诉求之一。   自由是舶来品。1835年,西方传教士在广州创办的中国第一份中文杂志上……去看看

第二次转型:以制度建设为中心

一 第一次转型:开创“经济建设时代”    1978年,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了党的中心工作由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d全会认为,适应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及时地、果断地把党和国家工作的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反映了历史纶要求和人民的愿望,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全会做出的工作中心转移的新战略,抛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不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左”倾错误方针,解决了长期以来没有解决好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建立后的战略转移问题。    这是中国共户党的中心……去看看

知识分子:现代中的反现代

去年春末,我所在的城市召开一次文学理论方面的会议。会议当晚,一部分人出去喝茶,分别坐了两桌。一桌人谈的是当下文学,另一桌人却聊出了文学以外。我碰巧坐在文学以外这一桌,无言地做一个听众。里面有一话题是现代化,座中两位教授一个援引“东亚经验”,一个谈及“南美模式”,言语之间,俱有认同。知识分子惯以天下为己任,象现代化这样一个有关国计民生的问题,如何实现,不免成为关心。可是听着听着,我却产生了异样。因为无论东亚、还是南美,它们都是凭靠威权和强力来推进现代化方案,所不同者,一个是文人宰制,一个是军人主掌。那么,这有什么……去看看

双重挤压中的艰难发展

——五四高潮过后中国文学中的知识分子话语  五四时期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话语第一个辉煌的时期。在新文化运动和文学革命的实践中,知识分子话语不仅得以建立,而且确立了文坛的中心地位。但是,诞生于传统与现代交汇点上的知识分子话语一开始注定了无法摆脱种种困境。就外部而言,由于知识分子话语的现代精神特质,注定了它必然面临着各种尖锐而复杂的矛盾:一、现代知识分子话语呼唤人的解放,坚持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反抗传统,反抗权威,并揭露黑暗,唤醒民众反抗压迫和奴役,因而受到国家权威话语的抵制。二、现代知识分子话语致力于现……去看看

三百年来石涛形象重构问题的历史考察

清代画家石涛,一生登山临水,搜尽奇峰打草稿,创作了大量的优秀艺术作品。更有《石涛画语录》十八章及众多题画诗文,系统阐释其独特的艺术观念体系。由于《石涛画语录》的深奥难解以及石涛曾经谜一般的身世,和他与当时画坛正统派不合作以及反「法」的态度,如此等等都使得后世对于石涛形象的认识和理解,始终云遮雾罩,难见真容。这其中固有客观材料限制的原因,然更多还是以主观原因居多,西谚云:「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后人因为种种原因,面临种种情境,不觉将自己理想中的形象投射到自己所喜爱的历史人物身上(此法以西汉史家司……去看看

国际资本流动新趋势与中国资本市场发展

一、国际资本流动新趋势   在经济全球化加速过程中,国际资本流动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一是短期投机性资本活跃,资本流动的速度加快,流动周期缩短;二是高技术资本剩余增加,跨国公司资本向外扩张的要求增加;三是资本流入的技术用途(对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和对新兴产业投资)增加,也就是技术资本投资扩张加快;四是在FDI(外商直接投资)流入中,并购资本流入份额增加,股权投资规模扩大,但在前期快速增长后会面临短期调整;五是流入发达国家的资本有所减少,更多国际资本正在加快流向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印度和越南等)和地区;六是从区域分布上……去看看

《契约伦理与社会正义》引言

当代西方评论罗尔斯正义论的文献数量颇为可观,却罕见从历史文化角度对之 进行的批评,其间的原因似不难发现:首先是因为作者声明他的理论是一种对假设 的理想社会的正义原则的理性设计,非历史的概括亦非对现实的直接指导,因而从 历史角度批评就有混淆不同领域的危险;其次因为作者和评论者都处在同一个文明 之中,对某些已经历史地形成的重要理论前提就会视为定论而浑然不觉;再一个原 因则与时代有关,学者们还是受到本世纪实证主义和分析哲学的较大影响,虽然, 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这种影响并不是在加强,而是在削弱的过程之中。   我……去看看

中国地产泡沫实证研究

原载《管理世界》2002年第10期  「标题注释」本文得到国家社科基金(98BJY58)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  「作者简介」丰雷、朱勇,中国人民大学;谢经荣,北京市房屋土地管理局  「内容提要」对中国地产泡沫问题进行较为系统深入的分析,采用案例分析、回归分析等方法,给出关于中国地产泡沫的总体判断,并探讨其特殊的形成原因。本文认为,中国地产泡沫现象并非是全国性的,而是地区性的。土地投机是中国地产泡沫形成的最直接原因,政府干预失败是主要原因,而权力寻租和法制不健全等因素在地产泡沫形成中起了推动作用。  一、引……去看看

中国公司法的修订与改革

一、大势所趋:中国公司法修订与改革之必然中国公司法的成就世人注目。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始,中国的公司法理论和实践总结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的经验,借鉴国外的传统理论和先例,经过十几年的积极努力,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基本建立和形成了中国系统、完整的公司法理论和原理。与此同时,公司法的立法也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先后制定了公司法及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基本上形成了较为完备的中国公司法的体系。然而,公司法自1993年颁布至今已有近10年,由于当时立法环境和条件的限制和公司法理论研究和论证的不足,尤其是由于我国市场经济体……去看看

1938年毛泽东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背景与动机

正如美国著名的毛泽东研究专家斯图尔特·R·施拉姆教授所说,“毛泽东在20世纪30年代末提出的种种概念中,最直率、最大胆地体现了他关于中国革命的独特性以及中国人需要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解决他们自己问题的信念的,莫过于『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了。”1同时,要想“精确地说出『中国化』在1938年对毛泽东意味著甚么,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2 迄今,海内外有关学者从不同角度对于1938年毛泽东提出这个著名的概念的背景、动机进行了研究。兹将若干有代表性的观点综述如下:一 毛泽东的个人文化背景:毛泽东早年文化经历、文化观与他提……去看看

一个思想的生活史分析

内容提要:汪士铎是19世纪中国社会一个非常歧视妇女的士大夫,汪氏的《乙丙日记》就为我们提供了许多这方面的信息,也给我们提供了在日常生活史层面对汪士铎歧视妇女的思想进行考察和分析的条件。通过探讨这些生活史方面的材料,可以看出、也可以更明白汪士铎歧视妇女思想肇因背后的个人生活体验和生存心态因素。关键词:汪士铎;《乙丙日记》;日常生活;生活史;“表述”       日常生活(Everyday life)正在迅速成为现在社会科学与人文学科里的一个核心概念,一个西方社会学家Michael E. Gardiner就认为Everyday life表现为一个“深……去看看

危机传导的社会机制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9年第2期  提要:国际经济危机的蔓延和中国政府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是当前中国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事件。以此为背景,本文运用社会学概念和工具,对经济危机传导的社会机制、从经济问题向社会问题传导的社会机制,以及政府应对经济危机的政策措施问题进行了探讨。  关键词:金融危机;危机传导的社会机制;非预期后果  *本论文是上海市教育委员会E -研究院建设计划项目资助研究的部分成果。  一、引言  源自美国的金融危机的影响正在蔓延,一些国家的政府,包括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虽然我们对……去看看

布什原则—西方人文传统—新保守主义

布什原则的提出   2002年6月1日,美国总统布什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首次阐述了被西方舆论界称为布什原则的三大要素 。第一,美国战略不再主要是“冷战时期的遏制与威慑原则”,而是要保持“先发制人”( preemptive strike ) 的权利,“在最坏的威胁出现之前”主动出击打败 “敌人”;第二,美国价值观是普适全球的,特别包括伊斯兰国家;第三,美国 “试图保持不可挑战的军事力量,从而使以往时代的军备竞赛不再有任何意义,国家间的竞争将局限于贸易和其它和平事业”。   2002年9月17日,布什正式签署发表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去看看

罗尔斯说了些什么

这是本研究系列的最后一篇文章,我们以罗尔斯政治哲学的基本思想作为主要内容。这是因为罗尔斯是公认的当代最杰出的政治哲学家,他的观点得到了广泛的赞成,即使其反对者也必须对他的思想予以辨析和回应。罗尔斯的思想博大精深,这里只撷取其几个基本观点,和大家讨论。1.不具普遍运用性的正义原则在普林斯顿大学1985年出版的《政治和公共事物》第14卷中,罗尔斯发表了《作为公平的正义:政治的而非形而上学的》一文,在该文的第一节中集中阐释了他“正义原则并非形而上学性的”观点⑴。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关于社会政治规范和体制的政……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