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说明:美国针对阿富汗的战争终于打起来了,就世界格局的发展而言,这给了许多人以重新思考的机会。翻捡旧文,发现和王小东等朋友合著的《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一书里,有关于后殖民主义即将来临的一段论述。这段文字写于两年前的五八事件前夕,今天特意把它整理了一下,供大家参考,并让它接受现实和未来的检验。]

后殖民主义初露端倪

第三世界工业化的停滞还将产生政治后果。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形成之后,对于西方来说,世界按照两个维度,分为四个方面发展:东方与西方,南方与北方。在苏东剧变、“冷战”结束后,传统的“东方”已不复存在。因此,面对新世纪,世界对于西方来说,主要是南方与北方,或者说世界更明确地分为:“中心”与“外围”,即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构成的中心地带和以广大的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构成的外围地带,构成了未来世界的基本格局。

这种格局的界限,在东南亚金融——经济危机爆发之后,在韩国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新成员国沦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济国之后,变得更加清晰了。此次危机表明: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发展中国家通过资本国际循环的链条逐步赶上西方发达国家的可能性进一步减少了。应当清醒地看到:经济全球化对于第三世界来说,风险多于机会,代价大于利益。

但是,越来越多的第三世界国家跌入“发展的陷阱”的现实,对于西方来说也构成了严峻的,甚至是致命的挑战。因为,“发展的陷阱”虽然出现在第三世界,但同样意味着资本国际循环的阻滞甚至中断。当代资本主义的“生命线”就在于维系资本国际循环的畅通。为此,西方在“冷战”结束后,将战略的重点转向第三世界,并提出了新的战略蓝图——“国际新秩序”。现在西方的“国际新秩序”的两个战略要点已经清晰可辨——垫高与削平。

垫高,是对于在工业化过程中落入发展陷阱,甚至发生社会动乱的国家实行扶助,以防止资本的国际循环在这些薄弱环节上发生断裂,继续将这些国家的资源和市场纳入经济一体化的进程。由西方国家直接出面或由西方国家策动的在非洲、亚洲地区的冲突热点,实施维持和平和经济重建,就是垫高的实例。

削平,即对初步实现了工业化,有望“晋升”发达国家行列的发展中国家实施遏制。采用经济控制、制裁,甚至政治干预、军事打击等手段,迫使其继续充当资本国际循环中的积累对象。近年来西方国家动辄实施经济制裁,利用人权外交频频敲打第三世界国家,国际资本集团对某些第三世界国家实施金融袭击,其目的都在于削平或削弱竞争对手。

90年代中期以来,西方国家及其控制下的国际经济组织利用拉丁美洲和亚洲部分发展中国家发生金融、经济危机之际,加紧了对这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控制,甚至接管其部分经济主权,更加直接地控制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活动;在政治和军事方面,西方国家及其军事组织更加公开和直接地干涉第三世界国家的内部事物,甚至进行旨在推翻第三世界国家政权的大规模军事侵略,如目前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对南斯拉夫的武装侵略。

这些事实与动向表明:在经济全球化日益导致全球分裂化的形势下,战后西方国家采取的以经济参与和经济控制为主要手段的新殖民主义战略、策略日显疲态,难以维持危机四伏的世界经济秩序,难以满足西方不断增长的要求。

因此,西方的行动已经表现出更加直接地干涉和控制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政治事务的倾向。我们将其视为西方战略的新调整。这种战略是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向旧殖民主义的复归。在新的世纪里,第三世界有被再殖民化的可能。

军事控制 政治代理 经济接管

无论是一部分发展中国家在资本国际循环中被榨干油水,从而被甩出资本国际循环轨道;还是少部分发展中国家利用种种机会,初步实现了工业化,与西方形成一定的竞争,这两种情况对于西方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前者,使西方失去了部分资源与市场;后者,对西方构成挑战。

靠传统的资本循环的经济方式建立起的当代西方富裕社会的物质基础,正在逐渐瓦解。这是西方在世纪之交遇到的最大挑战。从80年代后期起,西方的战略家们就已经开始为新世纪里维护西方统治地位的新的世界秩序而筹划了。尼克松在《1999:不战而胜》中,就告诫西方的执政者,“第三世界中的变革之风大有山雨欲来之势。我们无法予以阻止,但却能设法改变其方向”。怎样改变第三世界的方向呢?怎样把第三世界继续置于西方的盘剥、压制之下呢?从90年代以来西方的种种动向中,我们可以初步看出西方未来的后殖民战略的一些基本的要点。

军事控制将是西方在未来对第三世界国家实施干预政策的要点之一。战后的历史,特别是军事技术的发展及美苏在冷战时期的军事对峙和军备竞赛,使许多人以为热战成为过去的历史。而冷战结束后的情况证明,热战正在成为西方征服世界的手段,西方越来越倾向于采取军事手段解决棘手问题。科索沃的战争从地理范围来看是一场局部战争,而从战争的烈度看,从动员的军事力量来看,我们应当说,这在一定意义上是一场世界性的战争——西方广泛动员起了它们的政治机器,十多个北约国家,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几乎都参加了对小小的科索沃及南斯拉夫的战争。可以说,这是一场西方世界对第三世界的两个世界之间的“世界大战”。

南斯拉夫毕竟只是一个国土面积狭小、人口少、力量弱小且无外援的处于绝对劣势的对手。对付这样一个对手,西方虽有获胜的把握,但也确实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动用的最先进、最昂贵武器,进行了近三个月的大规模空中打击,仍未能解决问题。因此,西方要在未来的其他战争保证绝对的优势,必然要逐步解除西方以外的国家的国防,未来西方很可能只容许第三世界国家拥有维持国内治安的武装力量,而不容许有国防武装力量。其实,西方目前已经开始着手进行它的军事控制战略。西方通过一系列的战略武器与常规武器的控制条约,通过一系列的削减军备的谈判,逐步限制、最终解除第三世界国家的国防力量。

在政治上,西方将继续推行它在第三世界的政治代理人的方式,将第三世界国家更牢固地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西方通过对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命脉的控制,掌握第三世界国家的政权基础,通过代表西方利益的,或来自与西方利益密切的利益集团的政治精英代理其利益。

后殖民主义与新殖民主义的最大区别是:后殖民时代,西方将不再满足间接地通过跨国公司、国际经济组织控制第三世界经济,进行价值转移。西方将直接控制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部分或全面接管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主权,直接掌握第三世界国家的宏观经济调控的权力。目前,拉丁美洲许多国家已经部分地丧失了经济主权,国家宏观经济的决策权已在很大的程度上听命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后,许多亚洲国家也部分地丧失了经济主权,韩国甚至视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援助的日子为“国耻日”。

今后,保卫国家的国防权、独立的政权机构和独立的经济主权,将成为第三世界国家捍卫民族独立,保卫民族经济发展权利,与西方的后殖民主义霸权斗争的三大战线。第三世界人民的自由、独立、民主与尊严将取决于现在与未来的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