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社会的各个阶级和阶层要保持平衡,至少是相对的平衡,这是政治稳定的基础和前提。这一点从古希腊的亚里斯多德到现代政治学家中是有高度共识的。中国也不例外,在领导高层大讲“三个代表”的时候,提出这个问题尤其显得重要。
  
  无论怎样分,我们可以把中国社会的权力分为三种,即政治人物的政治权力,商人、企业家的经济权力和老百姓的人数权力。这三种权力必须保持相对的平衡,否则政治稳定就没有任何坚实的基础。如果没有三种权力的平衡,无论执政人物怎样的努力,政治稳定都会是空谈。再者,如果中国要走向一个民主社会,这三种权力更要达到平衡。如果这三种权力达到了制度性平衡,中国离民主政治也差不远了。
  
  西方世界的经验表明,民主的政治发展最终可归结为这三种权力的平衡。最先是贵族和君主统治,独享政治权力,把商人的经济权力和社会的人数权力排挤在统治过程之外。随着资产阶级的兴起,资产阶级向贵族君主要求共享统治权力。资产阶级或通过和平的手段(如英国)或通过革命的手段(如法国)进入统治过程。工业革命导致了工人阶级的兴起及其组织化,一般社会成员在历史上首次获得了基于人数之上的权力或力量。工人运动不断推动西方民主向平民化转型,最终议会民主达成,以工人阶级为中心的社会力量也进入了统治过程。可以说,现在西方世界的民主是职业政治家的政治权力、资产者的经济权力和社会大众的人数权力之间的相对平衡。
  
  中国始终没有发展出民主政治,但是中国有足够的经验教训来说明权力失衡所导致的社会政治大动荡。前现代数千年里的农民起义就是皇帝的政治权力、地主的经济权力和农民的人数权力之间的失衡。唐朝刘宗元对此就很清楚。当皇帝和地主(柳宗元所说的“大户”)联合起来损害农民的利益,或者当地主损害农民的利益,而皇帝(作为一种政治力量)不能加以有效干预的时候,农民就揭竿而起,造成社会政治的大动荡。
  
  蒋介石时代是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相结合的典型。两种权力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用专制的手段统治国家,无论是工人还是农民都被排挤在统治过程之外。因为工业化程度低,当时的中国工人阶级还没有强大到有足够的力量联合起来参与政治过程。结果,中国共产党利用农民的力量并联合城市工人的力量推翻了蒋介石的专制统治。
  
  但毛泽东并没有意识到三种权力之间的平衡。他执政后,走向了事情的另一个极端,即政治权力和社会人数权力结合的典型,就是所谓的大众民主。高层政治人物和大众的结合对社会的中间层特别是资产阶级实行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国家长期处于政治动员的状态。政治社会是动荡的,但这种动荡是政治人物动员的结果。经济发展依赖于国家的资源动员,没有市场经济所具有的内在动力。当时中国老百姓的贫穷是尽人皆知的。
  
  邓小平改革开放以后,这种情况很快得到了改变。领导高层开始重视企业家(资产者)的力量,重视市场的力量。中国很快从贫穷状态中走出来。企业家阶层的兴起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给与了有力的支持,社会的各阶层都从中获得利益。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企业家阶层也很快形成为一个阶级或者阶层,他们开始要求参与政治过程。这就是领导高层提出“三个代表”和容许企业家和资本家加入共产党的背景。
  
  对执政党来说,这是个现实的做法,但中国社会也正在面临三种权力失衡的局面。“三个代表”的理论会不会是把资本家参政合法化而把社会力量(工人、农民等)排挤在外呢?这是很多人所关心的问题。尽管上层一直在强调,执政党也要代表工人、农民的利益,但是现实是让人担心的。两极分化是其一。领导人物知道两极分化的存在,也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但并没有真正有效的方法遏制两极分化的继续恶化。在政治的重点在把资产者参政合法化的情况下,两极分化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得到遏制。
  
  再者,在资产者力量进入政治过程的同时,社会的人数力量被排挤在这个过程之外。资产者本来就有很大的经济力量,现在他们进入了政治过程。一旦他们被组织化,他们就可以发挥巨大的政治影响。相比之下,工人、农民不仅没有组织化,他们的组织化程度反而在减少。工人好一些,尽管工会并不能代表他们的利益,但他们居住在城市,工作在工厂,集中,有些力量。下岗、失业工人一罢工,政府也不能等闲视之。农民最可怜,到现在还不容许农会的存在。所以,他们经常诉诸于一些诸如暴力那样的极端行为来表达不满。
  
  最让人担心的是人数的力量正在急剧地扩大。中国的工业化从来没有象改革开放以来那样快速过。高速的工业化不可避免地要造就一个工人阶级。与其它国家不同,中国也存在着一个为数不小的农村“工人阶级”,因为农村居民的很大一部分依靠乡镇企业维持生计。农民本身的生计也因为收入的不能提高,甚至下降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消极影响等因素而变得困难。
  
  可能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三种权力的失衡。尽管点滴的改革(如征收富人的税和改变收入两极分化的状况)是可能的,但是要达成三种权力的真正平衡就要求中国政治制度的转型。这是面临所有中国领导人的一个最为严重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