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国家的“宫廷阴谋”

  几年前全美上下,因为国会议员考克斯等的竭力宣扬,所谓“中国窃取美国核机密”一事,一时闹得沸沸扬扬,无休无止,诸多美国公众不明就里,也一起跟着起混,认为国内必有内奸帮助,否则中国不可能掌握更高级的核技术。联邦政府迫于压力,便抓了华裔科学家李文和这个“内部的敌人”,一番审讯调查,闹了半天也没能弄出个所以然,本来这事情就是捕风捉影,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最后当然无疾而终,只好放人。然而人虽然放了,考克斯还是出了他的《考克斯报告》,美国政府一些官员还是认定李文和肯定是被中国收买的“科学间谍”,中国肯定"偷窃"了美国的核机密。

  和平年代这样大加旗鼓地在国家内部寻找“敌人”,想象着“内部的敌人”在和外部“不友好国家”串通一气在破坏美国的国家利益,此种无中生有之事,该有不少人认为这只不过是一时之兴、不足为世人所关注吧。非常不幸这乃是一种蒙蔽之见,如果深入到美国的政治文化中去,我们将会讶异发现此实系于传统,有其历史源流。

  我再来说一起因“内部的敌人”而闹得鸡犬不宁的事故,事在美国,发于五十年前。

  1951年6月14日,美国国会。参议员麦卡锡发表了一个长达六万字的演说,指责二战中的英雄、国防部长乔治.C.马歇尔参与了“一个大阴谋,其规模之大和罪行之恶毒足以使人类历史相形见拙……(这个阴谋的)目的是遏制我们,使我们受到挫折,最后成为从内部进行活动的苏维埃诡计和从外部进行威胁的俄国军事力量的牺牲品。”(戴维.霍罗威茨,1974)麦卡锡之有此说是因为马歇尔曾受杜鲁门之命,到中国企图说服蒋介石同共产党人一道成立一个对国民党人有利的政府,从而维持摇摇欲坠的蒋介石政权。然而虽有美国的竭力扶持,蒋介石政权最终还是不能换狂澜于既倒,败在了中国共产党的脚下退守于了台湾岛海天一隅。中国的“失去”在麦卡锡等右翼的美国民族主义者看来,毫无疑问是马歇尔、国务卿艾奇逊以及美国国务院中国问题专家合伙制造的一“阴谋”,他们把全部力量投在“搞阴谋的、搞颠覆的共产党人一边以反对我们的盟友中国政府”,虽然二战英雄马歇尔曾被杜鲁门总统喻为"现代最伟大的美国人"。

  “失去”中国乃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逐渐强大、中国国民党的不得民心,而不是美国对蒋介石的军援不足,这本来是一个反省美国的远东政策、重新思考如何与中国交往的大好时机,然而麦卡锡等民族主义者却还是迅速而固执地陷入了歇斯底里,他们认定必有“内部的敌人”的帮助,否则中国是不可能“失去”的。马歇尔、艾奇逊、美国国务院的中国问题专家,于是一瞬间都成为了美国国家"内部的敌人",在狂热的"失去"中国乃一"宫廷阴谋"的想象中,掌握外交政策之舵的迪安.艾奇逊更是被推在了被告的首席,乃至这位根本谈不上亲共的国务卿一时之间成了罪恶的化身,内布拉斯加的参议员休.巴特勒曾经恶狠狠地攻击说:"我盯着那个家伙,我观察到他的自作聪明的姿态,他的英国服装以及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都体现着的那种万古不变的新政主义,我真想大叫,滚出去,滚出去。 此人要为那些多年来对美国不利的一切事情负责。"麦卡锡等人的攻击是如此之有效,艾奇逊和马歇尔都不得不到参议院去宣誓,说他们不会考虑承认红色中国的问题,说事实上美国将永远不会如此行事!而美国国务院的中国科,也就此陷入了命运多舛的境地,右翼议员们坚持认为中国科也要为中国变成一个共产党国家负上一份责任,于是它的结局就只能是解散并离开国务院,到1952年,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参加过中国科工作的22名官员,仍留在国务院供职的最后只剩下区区不过2名,而当时美国正在朝鲜打着一场自以为是的战争,迫切地需要有熟悉远东事务的人为政府服务。

  在这里尤其值得说一说艾奇逊对中国态度的前后转变。1949年8月,在艾奇逊的批准下,美国国务院根据中国科专家们的研究和预测,发表了一份白皮书,预言中国行将落入共产党人之手,其前景不太可能为美国所能控制,"中国内战不祥的结局超出美国政府控制的能力。……这是中国内部各种力量的产物,我国曾经设法左右这些力量,但是没有效果。白皮书的出台,一方面是在为美国的远东政策辩护,另一方面,也流露了面对现实想与新生的共产党中国建立某些联系的迹象。然而一个新的政策尚未萌芽,艾奇逊便已感受到了"宫廷阴谋"说的无比压力,麦卡锡等右翼民族主义者的意识形态偏执是如此地富有强制性,以至整个美国都被那种莫名所以的“内部的敌人”想象所纠缠,普遍性的非理性情绪终于使艾奇逊缄默了内心的诚恳,不久之后他就放弃了原有立场,也采取起麦卡锡分子有关阴谋的那种简单化理论,声言"共产党人以低得可笑的代价接管了中国",并表示与苏联和共产党势力要交道的唯一途径是建立实力地位。艾奇逊的转变在使人们看到意识形态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力的同时,无疑也使人们悟会了1950年前后美中关系的一些堂奥。半世前美国拒不承认中国、中国共产党与美国也很快陷入冷战,当时的杜鲁门、艾奇逊政府也许并不是完全在按自己的意志在行事,在强大的搜寻"内部的敌人"浪潮面前,一个政府也不过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甚至连自身的命运也无法掌握。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个国家陷入歇斯底里时的可怕!

  “失去”中国在美国引起的“阴谋”狂想,不过是一篇乐章中的一段音符,冷战之后的美国,其实一直陷在搜寻"内部的敌人"的恐惧中。1949年9月,苏联继美国之后,也爆炸了自己的原子弹,此事在麦卡锡等人那里的自然反应,是一定有美国奸细在出卖美国,以至让"他们"俄国人偷到了"我们的"炸弹。(与《考克斯报告》中的推理何其相似乃尔!)时间再往前推,1947年,在埃特加.胡佛和麦卡锡的持续不断努力下,杜鲁门总统曾签署命令,对美国的二百五十万公务员进行安全审查,要求他们进行"忠诚宣誓",以清除"隐藏"在国家内部的共产党人。乃至在那一段时期,美国历史上出现了少有的疯狂揭发"内部的敌人"的恐怖闹剧,罗斯福政府国务院的一名官员、时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的阿尔杰.希斯,在1948年便"荣幸"地受到了参议员惠特克.钱伯斯的指控,其罪名是“混入联邦政府的共产党人”,此即美国历史上轰动一时的希斯事件。而在1953年,甚至连首倡进行忠诚检查的杜鲁门本人,也难逃“法网”被人列入了"内部的敌人"的黑名单,当时的美国司法部长小赫伯特.布劳内尔指控他庇护了一个俄国间谍--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曾是杜鲁门政府财政部助理部长的哈里.德克斯特.怀特。还有麦克阿瑟,在他试图将朝鲜战争扩大到中国而遭到杜鲁门解职后,同样把他的失败归于国内政治上的"阴谋"理论,他回国后曾发表演说:"我始终能对付我前面的敌人,但是我从未能防范躲在我后面的敌人",他的对共产党人展开全面进攻的言论在当时的美国竟然赢得了60%以上公众的支持!

  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也曾经和经常作着“内部的敌人”的想象,这于我们有着什么感想呢?

  没有国家能够逃避政治恐惧,在一个国家想象着外部存在敌人的时候,它一定也会想象着“内部的敌人”在与外敌相互唱和。然而这种对于“宫廷阴谋”的想象,其实又有多少真实的成分呢,杯弓蛇影中的紧张,却又制造了多少荒唐、冤曲和恐怖!二三十年前,中国也曾在自己的国家,发起过一场寻找“阶级敌人”和“国家的敌人”的大运动,并为起制造了无数的惨案。而现在,每当中国受着外界的羞辱或者与他国签订经济、政治协议的时候,总是还会有人认为中国国内也有人里应外合在做着美国和资本主义世界的走狗。这样的思维该休止了吧?!

上一篇:伊拉克危机结束后的世界

下一篇:冷战后中国国家安全观的论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作者惠赐]张祖桦:中国为什么要进行政治改革?

按:张祖桦先生长期致力于政治改革的理论研究,成就斐然。2001年7月,张先生的著作《中国大陆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由大屯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中,张先生总结了中国公民争取宪政民主的艰难历程,从宪政民主的基本理念入手,深刻分析了中国现行政体的弊病,提出了如何在中国建立宪政体制的设想。2002年11、12月,我在北京与张先生就本书主题几度长谈,获益匪浅。数月来,又多次致信张先生讨教相关话题。我把谈话、书信内容梳理成文,经张先生阅示,首发“关天茶舍”、“宪政读书会”,以飨读者。  1  范福潮:“政治体制改革”并不是近年的提法……去看看

全球化体系下的中国农民

2006年10月30日新浪财经  作者简介:唐任伍,1954年12月生。1994年6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毕业、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回母校北京师范大学教书。1996年破格晋升为教授,1997年被评为博士生导师,2001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现为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副会长、北京市政治学与行政管理学会副会长,中国企业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高等商科教育分会常务理事等。主要研究方向为“全球化与中国”、“全球化与政府效率”。  内容摘要:中国加入WTO 、融入全球化体系之中后,中国农民面临着巨大的冲击,农产品进口……去看看

清末新政与改革政治学

原载《天涯》2000年第2期  几个星期以前,在复旦大学的校园系列学术讲座作一次演讲。题目是“从改革的政治学的角度看清末新政”。   我演讲的主要内容是,清末新政是近代以来中国最重要的改革运动,但过去没有受到学术界足够的重视。如果我们抛弃成见,从改革的政治学角度,来认识这场新政中的矛盾、改革战略选择中的两难性问题以及政治冲突` ,那么我们一定会从中找到对当下中国的改革同样具有启示性的东西。   我还进而谈到,中国当下的改革与清末新政尽管存在着许多不可比的因素,例如,时代不同,国际环境不同,社会性质不同,改革……去看看

甘阳《联合早报》天下事专栏文选六篇

◎从“世界大同”到民族国家   史学泰斗梅尼克(Friedrich Meinecke,1862-1954)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曾发表举世闻名的巨著《近世西方的国家至上理念》(Idee der Staatsrason inderneueren Geschichte)。该书目的旨在澄清一个问题:西方列强中到底谁是 “国家至上主义”(raison d‘etat ,Staatsrason )的始作俑者?谁又是其最彻底的信奉者?   梅尼克的答案是:“国家至上主义”乃是近世西方各国的集体创造。作为一种观念,它首先由意大利人(马基亚维利)提出,而作为一种实践,则由法国人黎塞留(Richelieu )首次将其发挥得淋漓尽致,但作为一种……去看看

国外关于中国“崛起”问题的研究综述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和社会发生的巨大变化引起了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学者的关注。上个世纪80年代,西方战略家们已经开始研究中国崛起的历史轨迹。  历史上,国外对中国崛起问题的研究早在19世纪就存在了。不过那时外国称中国的崛起将给他们带来的是“黄祸”。最早研究中国崛起的是无政府主义创始人之一巴枯宁,他在1873年出版的《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中开鼓噪“黄祸论”之先河。接着是英国殖民主义者皮尔逊,1893年在他的《民族生活与民族性》一书中反复强调有色人种特别是中国人是“可怕”的。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去看看

行政腐败的宏观经济学分析

原载《经济研究》2004年第9期  内容提要:本文在增长模型中引入行政腐败和由行政腐败而引起的调整成本,考察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通过模型分析得出,当政府公共支出的边际生产率比较高,税率比较低以及由腐败引致的调整成本比较高时,行政腐败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占主导地位。通过对我国行政腐败与公共支出、经济增长率之间关系进行实证分析得出:在我国市场化过程中,行政腐败降低了我国经济增长率;在我国公共支出领域,行政腐败行为的发生浪费了大量的公共支出。不论以受贿金额占GDP 的比重,还是以腐败涉及县处以上官员的变动作为……去看看

重建“世界之中国”的核心价值观

一、今日之中国乃“世界之中国”  梁启超曾将中国历史划分为上世史、中世史和近世史三个时期。与此对应,中国的身份或地位也可分为三个阶段:“中国之中国”、“亚洲之中国”和“世界之中国”(梁启超:《中国史叙论》,载《饮冰室文集》卷34,商务印书馆1925 年版,第25 页)。无论这第三阶段始于何时(梁氏大概是以18世纪末的“海通”为开端),至少,自中国的孤立状态被西方坚船利炮强行打破以后,中国就已被迫卷入现代国际体系,进入“世界之中国”的发展阶段。这个历史经验,深……去看看

地方分权与中国地区教育差异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1997年第1期  作者魏后凯,1963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大利,1964年生,政治学博士,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科学系助教授。  本文是对我国地区教育差异的经济学实证分析。文章利用系统的统计资料和相关分析、多元回归分析等方法,重点考察了我国教育财政分权化改革对地区教育发展的影响,指出分权化改革后,地区经济的不平衡发展必然会引起地区间教育投入的严重失衡,这种失衡又势必引致地区间教育发展机会的不平等。为此,中央和省级政府有必要通过某些途径平衡地区之间的教育财政,以逐步缩小……去看看

产权明晰重要,但更重要的……

世界银行副行长斯蒂格利茨在其教科书“经济学”中曾讲到今日匈牙利的一场争论:“小地主党”要求将土地产权退还给在土地改革中分到土地的农民,“但其他人则问:为什么停留在这一层次上?如果私人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那为什么不恢复土地改革以前的情况呢?”( “经济学”,中译本,下册,第386 页)。我们还可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不退回奴隶制呢?须知,奴隶是奴隶主的财产啊。乍听起来,这一追问似乎抬杠。但若静心细想,我们实可从奴隶制问题中悟出关于产权的深刻道理。   当今国际学术界研究奴隶制的领衔学者,当推1993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去看看

911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

发生在2001年的911事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罕见的国际冲突事件。这个事件有好几个特点。首先,911事件出现在美国在战后的世界经济和国际势力对比中的地位达到登峰造极的背景下。这是一个很大的历史背景。在911事件的前10年或更早,美国对世界经济和国际事务的影响力从未象现在这么高。其次,911事件的肇事者有选择地袭击了纽约和华盛顿作为中心攻击目标,可以说同时针对着美国的政治首都和经济首都。攻击纽约也是攻击世界金融中心,这至少表明恐怖主义者企图干扰国际金融秩序。这个特点以及911事件所带来的人员伤亡规模给……去看看

“全盘西化”Vs“中国本位”

自五四运动到1949年以前,中国文化建设路向问题(或者说文化现代化问题)一直是困扰中国知识界和文化界的一个话题。「全盘西化」和「中国本位」之间的争论就一直贯穿于这三十年的中国历史中,其中30年代形成了一场大规模的论战,其余绪持续到1949年以前。这场论战形成了关于中国文化建设路向独特的视点和张力。围绕文化建设,「全盘西化派」、「中国本位派」,「全盘西化的修正派」、「中国本位的修正派」、「左翼文化」、「新儒学」、「文化虚无主义」等展开了交锋。交锋的目的,按陈序经的说法,就是「求得相当的信仰」或「求得最低限……去看看

消极国家观:从基督教到古典自由主义

内容提要:古典自由主义国家观是基督教政治哲学的世俗化变种,两者对国家的认识都是消极的。在理性层面上,自由主义认为,国家根源于人性的缺陷,是不可避免的祸害,它只有消极的工具性价值和职能。在态度和情感层面上,它对国家持冷漠和怀疑的态度。这些特点都源于基督教。关键词:国家观  基督教  自由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和基督教政治哲学对国家的认识都是消极的。在理性层面上,古典自由主义是对基督教政治思想传统的继承与世俗化;在深层政治态度和政治情感的层面上,它是对基督教政治文化积淀的现代性转换。1、政府:人性的耻辱基督……去看看

城乡差距、农民非农就业与农民增收

原载《财经问题研究》2006年第1期  「作者简介」张贵先,西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重庆400716;胡宝娣,重庆工商大学管理学院。重庆400067  张贵先(1972—),男,四川巴中人,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农业经济研究。  「内容提要」城乡差距不断扩大是我国现阶段不容忽视的一个事实,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农民收入中来自非农产业收入的比重不断提高,农业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农民数量不断减少,则是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本文利用基于扩展的3变量VAR 模型,考察了1985—2003年我国农业经济发展及农民非农就业与农民收入增长的因果关系,实证结果显……去看看

李慎之访谈录: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专制主义

多维新闻社日前又获得一位学者新近对李慎之先生的访谈录,由多维新闻社独家分期全文发表:  新世纪老任务  问:二十世纪马上就要过去,二十一世纪马上就要到来,请谈一谈你是怎样回顾过去,瞻望将来的,好吗?  答:首先,我要说明,人类对时间的观念迄今只能认为它是一个单向的,不可逆转的流。今天人们所说的什么世纪、千年等等跟中国古人所说的年号、干支等都不过是为了方便起见所划的刻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刀前刀后的水很难说有什么不同。不过这一次,却确实可以说,是全人类的历史正处在一个转折点上。一是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