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邪恶轴心国发动的对伊拉克的战争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几十万武装到牙齿的侵略军,有着“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妄图以大量的高科技装备,不费吹灰之力,轻松体面地赢得对伊拉克人民的征服战争。但是这场战争的拖延、胶着与停滞,打破了美国高科技武器绝对不可战胜的神话。在任何情况下,主导战争行动的仍然是人,勇气、无私精神、战友之情和领导能力永远是决定性的因素。硝烟还未散尽,鏖战还在进行。美国将采取何种行动将战争进行到底?而且,最为关键的问题是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国的下一轮进攻的对象是谁?

是利比亚吗?利比亚的强硬领导人卡扎菲与萨达姆同为难兄难弟,一贯持激烈的反美态度,被美国视为恐怖主义的幕后支持者。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美国也曾经动用恐怖手段妄图暗杀卡扎菲,美国这次会不会趁机把利比亚也彻底收拾呢?利比亚人口只有两百万,军事力量不堪一击。牛刀杀鸡,利比亚能逃过一劫吗?不过,利比亚是一个小国,其地缘政治作用因为埃及的存在已经大打折扣,其石油储量和石油生产相对于伊拉克也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在美国看来,在北非与地中海地区保证苏伊士运河的航行自由与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埃及在这个战略问题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且就力量对比来说,埃及对利比亚有压倒性的优势,利比亚不可能改变在中东地区的弱势地位。何况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已经就“无赖国家”的称号问题已经作了深刻的反省与自我批评,想必从今后将革面亲美了。美国也将抱着惩前毖后,既往不咎的原则,放卡扎菲一马。

如果不是利比亚,那么是叙利亚吗?叙利亚与伊拉克虽然互相不合由来已久,但同属于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政权。其领导人阿萨德,也被美国视为萨达姆之流的人物。阿萨德在两年前死去后,次子小阿萨德继承了统治权,绝对属于非民主国家。但是叙利亚是一个小国,并没有石油资源。地缘政治上也没有伊拉克重要。再说与法国有着较密切的文化和经济联系,美国攻打叙利亚,在政治上风险极大,因为与法国的矛盾将愈演愈烈,并且在经济上收益极小。

如果不是叙利亚,那么是朝鲜吗?朝鲜政府几十年如一日地仇美反美,是对韩国的巨大威胁,也是美国的心腹大患。而且在今年年初,针对美国的战争威胁,朝鲜已经退出了《核不扩散条约》,试射了多枚远程导弹,做好了打仗的一切准备。不过朝鲜本身具有极为强大的军事实力,再加上背靠中国与俄国,是中俄两国的战略边疆。在中俄两国均持不赞成态度的时候,一贯欺软怕硬的美国人怎么可能敢对朝鲜动手呢?

那么是沙特吗?沙特阿拉伯是一个极为封闭与保守的伊斯兰传统君主制国家。在美国一手策划的西亚地区民主化的浪潮中,美国也许会一鼓作气,顺便改造,派遣几支专业造谣队。深入揭批大家原来早已熟悉,并且心照不宣的内幕,立即会把美国所有热爱自由、民主与人权的公众的肺都气炸。会立即要求自由主义的圣斗士小布什总统全面占领与改造这个中世纪国家。不过美国一关在全世界范围内扶植那些独裁专制的国家来对付一切进步解放势力与劳工民主运动。虽然美沙关系不如第一次海湾战争时期那么紧密,但是沙特王室在石油战略的大方向上一贯服从美国的绝对指挥。美国又怎么会突然染上了自由民主洁癖,对沙特看不顺眼呢?

但最有可能的还是伊朗。伊朗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政权,一贯持激烈的反美态度。也掌握的重要的石油储备和生产能力,在地缘政治和地区经济格局上也极为重要。摧毁伊朗现政权,对其进行军事占领和政治改造,将使得俄国丧失在最后一张伊斯兰世界的牌,土耳其将在中东地区坐大,美国、土耳其和以色列的联盟将主导中东地区的安全。伊斯兰激进反美势力将失去重要的靠山,俄国南部势力范围将面临土崩瓦解的后果。

不过,也许以上国家在一个较短的时期内都将安然无恙。因为不管是针对哪一个国家,在伊拉克战争胜利或者非胜利之后,这么快就攻击另一个不相干的目标,太不符合小布什的作风。他更典型的战术是设法使前一次攻击的冲击能够让下一个侵略对象的底牌被摸得一清二楚(例如派遣美国间谍参加联合国的种种核查组织到被选定的国家进行彻底的“核查”),丧失斗志,内部经济崩溃,政治上乱成一团,然后再动手。对于美国统治集团来说,战争与生意是两种并行不悖的手段。打仗就是为了以更优越的地位做生意赚钱,并不是为打仗而打仗。针对谁发动战争,战争进行多久,以及如何进行战争,都必须考虑美国金融寡头集团以及石油军工利益集团的利益的最大化。为了本集团的利润最大化,他们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孤注一掷发动战争,也可以置国际道义于不顾,拥兵自重,搞不知羞耻的孤立主义和中立主义政策。

在美英联军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之后还有一些系列的常规经济战的任务需要完成与消化。美国金融寡头集团以及石油军工利益集团一贯利用石油与美金两大掠夺武器,虚实相生,投机倒把。美金贬值则油价降低,油价升高则美金升值。避免金生则油死,油生则金死的两难局面,得到金油两生,买空卖空的最佳效果。使得本国在经济权力结构和经济利害关系上永久处在最强有力,左右逢源的优越位置上,始终能够以最低的成本掠夺全世界各国的物质财富和各类劳动成果。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在开战前不久决定抛售所有的美元储备以换取欧元,这是令美国人最害怕又是最恼火的。因为这个行动虽然是极个别的,但是一旦被普遍效仿,那就意味着一个“石油欧元”时代的到来。如果伊拉克长期坚持这种金融与外贸政策,尤其是如果伊朗与利比亚也仿效这种壮大“石油欧元”,削弱“石油美元”的政策(伊拉克、伊朗与利比亚三国的石油产量恰好等于目前欧佩克组织的产量)。美国将大大丧失通过利用美元的印刷权以及操纵石油市场来获得盈利的空间。这对美国金融寡头集团以及石油军工利益集团是致命的打击,这也是美英两国一定要发动侵略战争,控制石油命脉,遏制欧盟经济,彻底打垮欧元对美元的威胁以及将萨达姆以及伊拉克现政权置于死地和彻底清洗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此次伊拉克危机与战争中,伊拉克领导人数次拜访伊朗,希望与伊朗捐弃前嫌,共同结盟对付美国的压力和入侵。但是由于八年两伊战争,使得伊朗决策层无法做出这样巨大的外交转变。因此虽然在伊拉克的极力拉拢下,但是由于伊朗的新仇旧恨无法忘怀,伊朗宁愿作壁上观,坐视伊拉克现政权被美国侵略和消灭。唇亡齿寒,户破堂危。如果伊拉克真正被美国全面占领和改造,伊朗则必将在中东地区与美英以邪恶轴心国的较量中首当其冲。

二次大战的前期,当希特勒终于不顾一切风险进攻苏联的时候,丘吉尔抛开了个人恩怨以及一贯的政治信念,号召大英帝国与苏联一起并肩战斗抗击希特勒德国。他对共产主义的种种看法并没有改变,唯一改变的就是苏联与英国之间的利害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两国之间的意识形态和经济利益的矛盾已经降到了次要地位。如果苏联孤军奋战,被希特勒帝国击败,那么英国将成为掌握欧洲大陆全部资源与力量的希特勒帝国的囊中之物。现在的情势与当时相仿,美英轴心国如果彻底控制了伊拉克的石油资源,那么他们将扼住全世界绝大多数石油消费国的经济命脉与石油输出国的经济收入。这种单边主义的军事与政治霸权,如果再加上在能源方面的单边主义控制,那么必将成为一个无限霸道和不可制约的统治力量。这也是当年君主立宪的英国,在欧洲纠集一切反动保守的专制势力战胜法国大革命的旗手拿破仑大军的原因。因为拿破仑如果打败了俄国,那么他就能够集中欧洲大陆一切人力物力资源,轻而易举地征服英国及其殖民地。英国与俄国是世界殖民舞台上的最大竞争对手,彼此极为憎恶,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们结成了抗击法国霸权的铁血同盟。而对客观存在的利害关系的分析与力量对比的评估,也是法德俄三大国彼此接近,缔造反美统一战线的重要因素。

据媒体报道,伊朗和叙利亚两国可能给予了伊拉克一些暗中援助,因此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对此大发雷霆。警告伊朗和叙利亚将面临严重的后果。当然,最严重的后果无非就是面临美国的直接打击。事实上,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与其在事中进行一些不痛不痒的援助,事后作一些无关大局的修补,还不如在事前与伊拉克和叙利亚公开与全面合作,形成反美统一战线以对美国的侵略欲望和军事行动起到吓阻作用。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如果伊朗以及叙利亚领导人足够明智、现实与精明,他们就应该遵照地缘政治以及均势外交的基本原理抛弃一切恩恩怨怨,与伊拉克并肩作战。如果这种选择为时已晚,过于冒险的话,那么至少伊朗和叙利亚也应该自觉自愿充当把本国作为俄国武器输往伊拉克的通道。

从利害关系的角度出发,伊朗以及叙利亚的领导人应该抛弃与伊拉克几十年的恩恩怨怨,把目光投向三千年前西亚北非地区的古人们。当年老霸权国家亚述帝国在复兴的埃及帝国、新兴的新巴比伦帝国和米底帝国的联合攻击下奄奄一息,埃及统治者看出新巴比伦帝国将成为埃及帝国的劲敌,于是立即背叛同盟,转而与刚刚杀得死去活来的亚述政权的残余力量结盟,共同对付新巴比伦帝国和米底帝国。此举未能成功,亚述政权的残余力量被彻底消灭,埃及帝国与新巴比伦帝国的外交同盟也彻底破裂。但是埃及帝国的这种决策给予了新巴比伦帝国和米底帝国一个明确和强烈的信号,那就是埃及帝国决不会放弃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生死攸关的利益线,决不允许新巴比伦帝国的扩张威胁埃及帝国的战略边疆地区。一旦局势危及埃及帝国的利益,埃及帝国将做出强烈的反应。必要时,将不惜诉诸战争。因此,这种在战术性的“有限”的失败远远高于那种优柔寡断,一味附和霸权国家所导致国家利益甚至国家的主权与独立彻底丧失的战略性的“无限”失败。

站在大战略的高度来分析,伊拉克虽然是西亚诸国家的地理中心,但是伊拉克四面都是敌人,离以色列太近,离中俄两大国过远。它与伊朗、叙利亚、沙特尤其是科威特都有不同程度和性质的矛盾,它面临的威胁过于集中,同时本国也对邻国都形成了威胁。伊拉克的人口太少,国土太小,地缘政治地位过于重要,是一个四战之地,尤其是内部有较大的种族与宗教矛盾易于被对手利用。因此如果伊拉克作为地缘政治轴心,那么这个轴心的作用是不稳定的。对于动态的外交斗争来说,伊朗更有资格成为西亚地区的地缘政治轴心国家。因为伊朗周边连接俄国、土耳其、高加索诸国、阿拉伯各国、巴基斯坦以及中亚各国,本身具有一定的战略纵深和人口规模。在两伊战争结束后,伊朗现在在没有过于明显的敌人,对周边国家也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更不会像科威特一样,在强大对手的一次闪击战中一战而亡,因此它是一种地缘政治格局的稳定力量与轴心力量。

对于伊朗来说,在美国单边主义霸权的高压下,最佳国家战略就是与伊拉克以及叙利亚全面结盟,三国形成西亚地区的小协约国,合力抵抗美国的各种压力。并且以伊朗为中心构筑一条连接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联合阵线。在高加索诸国中与俄国和土耳其形成战略平衡,在中亚诸国和阿富汗的角逐中,与俄国和巴基斯坦形成战略平衡,在海湾地区,与伊拉克和海湾亲美附庸国形成平衡。伊朗由于自身的实力、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复杂历史宗教文化联系,将在这个统一战线中起着枢纽和轴心的作用。但是这样的全球性的战略任务,如果没有其他世界大国的策划与支持,光靠伊朗自身的努力是不可能全面完成的。因为伊朗只是一个地区强国,它本身不具备全球视野以及全球能力,伊朗在西亚地区或者伊斯兰世界可以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是从欧亚大棋局的角度来观察,它不过是一枚中等重要的旗子罢了。只有中法俄三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以及德国这个欧洲经济领袖国家才有资格成为使用这枚在西亚地区大国博弈中关键性棋子的大棋手。

在美英两国的长期策划和拉拢下,法德轴心在欧洲面临孤立的命运。接下来的战略步骤,就法德两国将利用本身的权力和影响,极有可能使欧盟以及北约推迟或者终结扩大以及在波斯湾地区采取不利于美国独霸地位的种种举动。法德两国在历史上均有与伊朗进行友好合作以抗衡盎格鲁·萨克逊邪恶帝国霸权主义行径的纪录并且与伊朗从来没有过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在相同的情势下遵循同样的行为模式以重演历史,这并不是不可能的。

法国是西欧的中心,德国是整个欧洲的中心,那些东欧小国可以无限亲美,但是就是没有办法把本国搬到大西洋去,离美国更近一点,好更多地得到美国的照顾。法德轴心干扰或者否决欧盟以及北约的东扩,将给俄国以重大的机会,使得俄国有可能在独联体范围内巩固其势力范围。俄国、乌克兰、白俄罗斯以及哈萨克斯坦最近举行的经济一体化会议,就是俄国现实主义外交政策合理的结果。俄国支持伊朗,伊朗与巴基斯坦进行双边合作,以及随之而来的俄国、伊朗与巴基斯坦的战略平衡和中亚地区划分和明确势力范围还有助于把美国在中亚的立足点清除出去。这也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中国必须放弃走中间路线的幻想,根据短期利益的原则,在法德俄三国以及美英两国之间走钢丝,仅仅以不得罪美国为最高战略。“韬光养晦,绝不当头。”这种政策完全是以自我感觉和表态为中心,低估了外交对手的智慧以及无视地缘政治和均势外交的基本原理。根据人性与利害关系,只有通过斗争才能求得真正的团结,只有通过算计才能获得稳固的友谊。中美对立在某些方面是无法消除的,不会因为中国的善意姿态而改变。在“9·11”事件爆发后,中国政府对美国表达了最大限度的善意,但是美国可曾受到感动?对在实质上改善中国的战略处境有何裨益?中国外交战略的出发点是本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尽力维持与美国的一厢情愿的战略性合作关系。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路径由本国的政治文化传统与地缘政治处境决定,中国应该以地缘政治学的基本原理来构筑欧亚大棋局的基本蓝图。中美关系不是中国外交关系的全部,中国必须积极营造中国的全球外交战略框架,这样才不会在中美发生冲突的时候孤立无援。而且只有加强对美国讨价还价的地位,才能够从实质上改善中美关系以及中国在中俄美大三角关系中的弱势地位。

法德两国与美国的对立以及在欧洲以及大西洋联盟内部的孤立,使得他们与中俄两国讨价还价的空间缩小,使得来自中俄两国的支持更为重要。法德两国与美国的矛盾会走到什么程度,这难以下结论,但是这种程度将跟法德两国得到的外部支持与配合成正比。法德两国到底具有什么意图,这也用不着去纠缠不休。因为这种意图将随着法德两国以及欧盟与美国的力量对比的变化而变化。而中国外交的战略目标之一努力就是促成这种力量对比发生不利于美国的变化,从而给中国外交打开纵横捭阖的空间。

为了防止美英轴心国全面控制伊拉克,使各大国的力量对比彻底失衡。对于各大国来说,第一种选择就是,俄法德三大国以执行国际法,维护联合国宪章、保卫伊拉克的领土完整和主权独立、防止人道主义灾难以及保护伊拉克油田的名义,联合向伊拉克派遣维和部队,俄国可通过中亚以及里海地区进入伊拉克地区,法德两国可以通过海路进入,破坏美国独自占领伊拉克的企图。在这场血与火的利益角逐中,中国应该积极支持法德俄三国任何与美国对抗的行动,也可以考虑与俄国合作有限参与。

第二种选择就是,不管伊拉克战争结局如何,俄法德三国现在起就联合向伊朗以及叙利亚提供大规模的援助,作为对美英轴心国全面控制伊拉克这种格局的平衡。俄法德三国联合向伊朗提供大规模的经济与军事援助是势在必行也是具有极大的可行性的。伊朗的国土、国民以及国民经济都具有一定的规模,石油生产量比较大。在与各大国进行经济交往的时候,有一定的安全性与盈利性。最主要的还是伊朗背靠俄国以及俄国的势力范围独联体国家。俄国有可能通过受本国控制里海地区对其进行支援,不像南斯拉夫以及伊拉克,只能通过受到美国军事势力控制的海路或者以某种不合法和不安全的方式进行支援。而中国也将在这个战略行动中发挥重大的作用。

在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穷兵黩武,大搞单边主义霸权的时候,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各大国不能无所作为,把外交行动的主动权全部放弃给美国,不管伊拉克战争是胜是败,不管美国能否如愿以偿地全面占领和改造伊拉克,把伊拉克当作美国在西亚地区保持存在的地缘政治支轴。各大国在美国单边主义霸权行动大发作的时候,联合起来以捍卫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准则以及保护伊拉克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伊拉克人民基本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名义向伊拉克派遣维和部队,以及并行不悖地向伊朗以及叙利亚提供全方位的援助与保护,这是建立多极世界的真正的第一块砖。

写于2003年3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