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911

  911在中国引起的反应可以归纳为两点,其中一点一眼看去就是愚蠢的,另一点则是看上去似乎挺"聪明",最终却不会有好的效果。

  一看就愚蠢的是,一些热爱纸上谈兵的军事爱好者,不乏得意地认为本拉登成功地实践了一次中国专利的"超限战",似乎是替未来中国打败美国进行了一次演习。然而动一点脑筋就可以想到,恐怖主义并不是国家--尤其是处于弱势一方的国家--能使用的。恐怖分子能够"超限"地使用恐怖手段,是因为他们躲在暗处,能逃避惩罚。一个主权国家从事"超限战",却是冤有头债有主。你对人家超限,人家难道不会对你超限?超限对超限,弱者还是要失败。而规则被破坏,弱国受保护的屏障也就失掉。历史上弱国所以能够生存,对规则的依赖远多于强国。弱国主动破坏规则,只能是一种愚蠢的自杀。因此,所谓的"超限战"作为中国对外的军事战略没有价值,相反却可以成为地下反对势力的武器。尤其是在镇压下感到绝望的少数民族极端分子,如果接受"超限战"的思想,走上恐怖主义之路,在中国境内上演911袭击的翻版,并不是没有可能。

  看上去似乎"聪明"的是,中国政府利用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迫切反恐的心理,正式宣布新疆地区的反抗活动是恐怖主义,并将其同本拉登与塔利班挂钩,加强镇压,希望反恐怖的名义能够堵住国际社会在人权方面的指责,支持中国政府在新疆消灭民族分离运动及其组织。不过这种聪明是小聪明,看上去有投机性质,甚至借机讹人。美国在反恐方面需要中国配合,也需要和中国缓和关系,近日宣布了把众多新疆分离组织中的一个列为恐怖组织,但是一方面这其中的明显的交易关系受到舆论广泛批评,另一方面美国对此的合作也将是很有限的。美国至今不把在塔利班队伍中俘虏的维吾尔人引渡给中国,而且还曾具有针对性地公开表态不赞成把反恐怖混同于镇压异见活动。而伊斯兰世界更会对中国和美国的这种交易心中不满。911后美国发动的战争本来就打著"文明冲突"的旗号,布什甚至说出了十字军圣战的狂言,在这时真正的聪明是应该避免和美国混淆不清,不要趁火打劫地同时发动另一场针对穆斯林民族的战争,否则以前扮演的支持非发达国家和受压迫民族的姿态,都会被视为口是心非,其实也是在按文明和宗教划分阵营,而且在全球穆斯林遭受普遍困扰时也跟著踩上一脚,很像是一种蓄谋的叛卖。结果趁机占的那点小便宜,既导致美国和西方因此不认为中国的支持有诚意,又会在十多亿人口的穆斯林世界中丢分,所失比所得会多得多。

  不过北京决策者不一定全是出于算计才这样做,他们可能确实从911中受到了惊吓。以往何曾想到恐怖主义能有如此之大的威力,即使搞出一些爆炸,杀了一些人,甚至发动局部的暴动,对掌握著几百万军队的国家而言,都构不成大的威胁,顶多是一些麻烦而已。911却让人看到恐怖主义可以做出什么样的壮举。假如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上海,会给中国带来怎样的打击?若是有飞机撞进中南海、天安门、毛泽东纪念堂、奥林匹克体育场……又会导致怎样的结果?而谁有可能在中国复制这种911的翻版呢?首先能想到的就是新疆的伊斯兰分离势力。中国虽然同时有西藏问题,但西藏人讲非暴力,穆斯林讲的却是圣战。以往发生在新疆的爆炸、暗杀、纵火等活动,已经说明新疆分离势力选定了以暴力为手段。以前没有做大只是能力问题,如果任其发展起来,达到和本拉登同样水平只是迟早之事。所以不如先下手为强,把任何可能在未来导致911危险的因素及早消灭。这和北京一直奉行的"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中"的路线是一脉相承的。

  新疆问题

  所谓的"新疆问题"到底是什么?

  新疆在中国行政区划中的全称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中国的西北,面积 166万平方公里,是中国面积最大的省区,占中国领土总面积的六分之一。新疆人口为1925万人,其中汉族人口749.77万人,占总人口的40.61%(2000年人口普查)1。除了汉族,历史上长期在新疆地区居住的有12个民族。维吾尔族是最大的民族,1997年为802万人,占新疆总人口的45.18%。哈萨克族第二,1997年为127万,然后是回族,1997年为77万,柯尔克孜族和蒙古族各为十几万人,其余民族人口皆在几万人以下2。

  新疆的民族情况和边境情况非常复杂,54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与8个国家为邻(即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在中国的各省区中接壤国家最多、边境线最长、对外口岸最多。在汉族以外,新疆当地的12个民族中,有7个民族信仰伊斯兰教。而与新疆接壤的8 个国家中,有5个是伊斯兰国家。那些国家又通往中亚、西亚和阿拉伯等更广大的伊斯兰世界。新疆本土民族中有5个属突厥民族,多个毗邻国家的主体民族也是突厥族,并且通向土耳其那样强大而野心勃勃的"世界突厥人祖国"。还有,新疆6个本土民族是跨界民族,其中有的毗邻国家就是他们的民族国家,如哈萨克、塔吉克、蒙古、俄罗斯等。所以新疆的民族问题和地缘政治、国际关系、伊斯兰世界、泛突厥运动等很多因素都是相互影响,彼此渗透的。变量越多,相互作用的轨迹和结果会越复杂,且复杂程度与变量成指数关系。所以新疆问题可能达到的复杂程度将非常高。

  对北京来讲,新疆问题的核心是试图把新疆从中国版图分裂出去的"东突厥斯坦国"的独立运动。那是二十世纪的新疆在国际性"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思潮下生出的一个运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新疆曾两次建立" 东突厥斯坦国"。第一次是1933年11月12日在南疆成立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只维持了3个月;第二次是1944年11月12日北疆成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后在苏联压力下以"三区革命"之名并入中共建政。中共执政的半个多世纪,新疆发生的所有与民族问题有关的事件,几乎无不打出"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之旗;境外流亡的新疆人组织,也多带有"东突厥斯坦"之名。

  近年,新疆问题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过西藏问题,成为北京最为头疼的民族问题。西藏人奉行非暴力主义,表达抗议总是用和平方式,情急之下顶多扔几块石头。新疆人的表达则是用枪支、炸药、命和血。按照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02年 1月21日发表的数字,自1990年至2001年,"东突"势力在新疆境内制造了至少二百余起暴力事件,造成162人丧生、440多人受伤。同一篇文字还提到,中国警方在新疆往往一次就能查获6吨制爆化学原料,或是4500多枚手雷,或是近百的枪支和上万发子弹3,没有查获的更不知多少。可以想象,这种暴力规模足以让北京领导人心惊肉跳。

  不过,头疼归头疼,在北京领导人的视野里,新疆问题并不会排在迫切要解决的范畴里。因为以中国目前的力量,防止新疆分裂是没有问题的,不管是用镇压的方式,还是用把新疆养起来的方式,或者是兼而有之的"胡萝卜加大棒",中国都有这个能力。新疆当地民族即使进行再强烈的反抗,也无法撼动中国的统治。这也就是北京缺乏动力从更深层次解决新疆问题的原因,简单的镇压就够了,何必再找别的麻烦?即使当地民族心怀不满,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世界上很多民族都反抗了几百年,也没成气候,在北京的心目中,新疆也会一样。

  在中国各民族力量对比上,汉人占绝对优势。2000年的人口普查结果,汉族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的91.59%。只占8.41%的少数民族人口中4,其中基本汉化的人口--如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壮族、满族等--占了相当比例,其他多数民族只是保持语言风俗方面的不同,不存在与中国分裂的意识。有独立要求的,只有藏区和新疆,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加上内蒙古。这三个地区的民族人口加在一起,也就2千多万人,不到中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二。所以仅从人口而言,中国几乎可以对其"忽略不计",不认为中国存在民族问题。

  然而,这三个地区的面积却占中国领土的一半以上,这其实才是中国民族问题不能被忽略的严重性所在。西藏、新疆、内蒙古,其中任何一个地区从中国脱离都是中国不能承受的,而这三个地区存在著某种实质上的互动关系,有一个地区脱离,另外两个地区也都会随之跟上。那时中国面临的就是失掉一半以上的领土。从这个角度看,民族问题对中国不但不能忽略不计,而且已经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当然,就一般的角度看,以三个地区的民族力量之微弱,掌握资源之匮乏,要想战胜人口和资源都要多几十倍的汉族而获得民族独立,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除非出现一个例外的时机,那就是中国自身发生内乱。

  回顾一下历史,这三个地区曾经付诸行动的分离活动,无一不是在中国的内忧外患之际。西藏趁中国辛亥革命时期进行"驱汉",摆脱中国束缚,此后军阀割据、日本侵略和国共内战使得中国始终无暇西顾,导致西藏保持40年的实际独立。那段独立至今仍被西藏分离主义者当作西藏是独立国家的历史根据。新疆的两次成立"东突厥斯坦国",皆是在中国三、四十年代的动乱时期。而外蒙古的独立旗帜也是利用辛亥革命之混乱打起来的,至今已成为不可更改的既定事实。虽然这些分离活动也有外界因素的介入,但中国内乱是第一位的原因,中国自身不乱,外力发挥不了决定性的作用。

  今天的中国,导致民族冲突爆发的因素大多已经齐备,缺的只是最后一个条件- -中国发生内乱。尤其是新疆和西藏,按照现在的轨道走下去,只要中国发生内乱,几乎一定会发生有具有相当规模和烈度的分离活动。而且三个民族地区会相互促进与跟进。最终将导致何种结果,目前无法预料,但我相信一定会是中国的一个严重危机。此时似乎无足轻重的民族问题,那时就可能造成很大的冲击,甚至导致国家的解体。

  那么中国有没有发生内乱的可能呢?这种前景似乎根本不在目前北京决策者和他们幕僚的视野中,这也许是他们真地出于自信,但也许是相反,不自信到对那种可能性想都不敢想的地步。然而不管是想还是不想,因为中国始终没有摆脱"摸著石头过河"的状况,所以其前景目前谁也看不清--这本身就蕴含著未来的各种可能性,当然不能排除发生内乱的可能。

  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目前的统治方式是压制矛盾,而不是释放矛盾和解决矛盾,这种统治方式在能够压得住的情况下,社会会显得相当稳定,似乎什么事也没有,但是未解决的矛盾不断积累,压制能力终会达到极限,那时就会出现突然爆发,瞬间进入失控--即"天下大乱"。中国出现那样的前景,在我看来可能性是颇大的,那就是民族问题全面爆发的时刻。 我经常说,中国出现其他危机,不论是政治危机、经济危机还是社会危机,都不是最严重,即使发生了动乱,最终也是"肉烂在锅里"。民族危机却不一样,它带来的结果可能是造成国家解体,领土丧失,并且是覆水难收,如同外蒙古一样成为无法挽回的分离。

  有人会立刻对我这种说法提出批评--如果民族独立能够给人民自由和幸福,国家解体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并且认定我还是一个持"大一统"观念的汉人。不过,我这样说,是因为这里正在讨论的题目是对中国而言的新疆问题,而非从人类正义的角度去评判真理。同时我也的确认为,这种对国家解体的担忧除了可以是出自国家主义的(任何国家都不可能不考虑安全与空间),从其他民族的角度,也是值得担忧的。关于此点我在后面会进一步涉及--中国国家的解体,即使对那些由此能获得独立的民族也不是福音,因为将带来的灾难也许更多更大,远远超过独立所能给那些民族带来的好处。

  注释:

  1 天山网http://www.tianshannet.com.cn/GB/channel11/50/200112/13/13810.html

  2 根据天山网http://www.tianshannet.com.cn/GB/channel11/50/200112/13/13846.html

  提供的数字计算。其他民族2000年人口普查的人口数字尚未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