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期的自我实现

  在北京的心目中,造成新疆问题的原因始终是来自外部的,或是国际势力的阴谋,或是当地民族中一小撮极端分子煽动,跟北京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在我看来,目前的新疆问题,由北京自身造成的可能更多。

  虽说"泛伊斯兰"和"泛突厥"的思潮是来自外部的,但是这世界永远会有形形色色的思潮,大多数都是自生自灭,或者是在少数人的小圈子里打转,掀不起大的风浪。如果思潮被很多人甚至被一个民族所接受,那就说明一定是现实给那思潮的扎根和普及提供了土壤。

  新疆历史上尽管出现过两次"东突厥国"的旗号,但上个世纪中国也出现过打著各种旗号的割据,包括共产党自己也曾在江西建立过"苏维埃共和国",并没有因此就导致以后的中国分裂不断。事实上,"新疆问题"在综合因素上远没有" 西藏问题"那样确实和深入,在以往相当长时间里也没有突出的表现和得到普遍认同。如果从时间上看,新疆问题的愈演愈烈,和近年北京在新疆开展的"反分裂斗争"几乎是同步的。因此有理由认为,新疆问题在相当程度上是一种"预期的自我实现"。

  中国古代小说《镜花缘》写到一些奇异的国家,其中的伯虑国之人是把睡觉当成死亡,所以全国的人都是以全部精力来避免睡觉,如果哪个人熬不住一下睡了过去,其他人一定要想各种办法把他搞醒。这样有人最终会顶不住,终于倒下去再也不醒--被困死了。于是伯虑国的人就得到了证实,果然是睡觉能导致死亡,于是更加努力地防范睡觉,导致更多的人长眠不醒--这是"预期的自我实现" 一个典型故事。在现实中,如果甲国怀疑乙国是敌人,于是扩军备战,进行防范,由此引起乙国不安,也会随之进行备战,就成了甲国怀疑的印证,导致甲国进一步反应,而乙国又会进一步跟进。这样互动的结果,原本不是敌人的两国,最后会真的成为敌人。

  东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发言人迪里夏提(Dilixadi Rexidi)摄于该中心慕尼黑总部办公室的档案照片。东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主张建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疆独运动另一派别代表人物是艾山.买哈苏德,主张通过武装手段建立东土耳其伊斯兰共和国,主要在阿富汗和中亚地区活动。(本照片由东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总部向多维社独家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疆问题也是这样。中共曾发过一个针对新疆的"七号文件",其中宣称"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是分裂主义势力和非法宗教活动",这一定性成为中共这些年在新疆实行强硬路线的指导思想和政策基础。"七号文件"发布后,中共对" 分裂主义势力和非法宗教活动"的打击不断加强,但结果如何呢?

  我们可以把恐怖活动作为最鲜明的指标做一下分析。911之后,在宣布新疆分离主义为恐怖势力的同时,中国政府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一篇题为《"东突"恐怖势力难脱罪责》的文章,其中列举了1990年到2001年新疆发生的主要恐怖活动。"七号文件"发布于1996年3月,我把文章中列举的"七号文件"之前发生的恐怖活动和"七号文件"之后发生的恐怖活动分别进行统计,得到下表:

  时间/死亡(人)/受伤(人)/爆炸[未遂]/暗杀/袭击机关/投毒、纵火/基地/暴乱事件

  1996年3月前/12/73/13[3]/1/-/-/1/1

  1996年3月后/44/292/17/10/2/39/13/5

  注:除了死亡和受伤是人数外,其他项目的数字是发生次数

  两段时间比较起来,七号文件出台之前的时间还要长一些,然而七号文件出台后发生的恐怖活动,所造成的死亡人数是前面的3.67倍,造成的受伤人数是前面的 4倍,其他爆炸、暗杀、袭击、纵火、暴力等所有文章罗列的恐怖活动都有大幅乃至成倍地增加。

  这能告诉我们什么呢?为什么镇压加强了,恐怖活动反而增加,这种恐怖活动和镇压之间有没有因果关系呢?当北京用在新疆出现的恐怖活动来宣布新疆存在恐怖组织的时候,它有没有想过,其中一些恐怖组织和恐怖活动,可能正是被它的 "预期"及相应的行动所造就的。它显然不会这样想,因此事态就会进入"预期 "不断实现的循环。

  在我看来,新疆的确可能已经存在恐怖组织,而且还将会继续出现更大的恐怖组织。北京对外公布的情况肯定有很多确实的方面,包括新疆恐怖组织接受本拉登的训练或资助,我都不认为没有可能。然而问题最重要的方面北京却没有去思索,就是它自己在制造新疆恐怖活动方面起了什么样的作用。中共缔造者毛泽东早就有这样的至理名言--"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北京需要从这个角度去仔细地想一想,造成新疆之恨的缘和故到底是什么?

  新疆日前揭露"东突"罪行,介绍境外"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主席买买提明· 艾孜来提将海米提等12名恐怖分子派遣入境,先后18次从霍尔果斯口岸偷运武器入境。(资料图片)

  肯定会有人不同意我这种分析。他们会争辩说,新疆的恐怖主义有自身发展过程,必然会从小到大,从少到多,而不是被"七号文件"的路线导致的。如果没有 "七号文件",情况可能更糟。

  这种说法我不能完全否定,因为我们不可能再回到1996年3月重新开始。不过如果能够得到每个恐怖活动案件的详细材料,也不是不可以通过分析其起因和脉络,找到那些案件和七号文件路线之间的关系。只是这种研究工作,取决于中国的有关部门肯不肯配合,提供那些材料。5

  其实恐怖活动永远只是少数人所为,如果没有生长的土壤,仅靠其自身是难以发展起来的,更不可能越搞越大。恐怖活动只是一个方面,在我看来,新疆最危险的在于当地民族整体地人心背离,走向敌对。而七号文件的路线正是在这方面起到了最不好的作用。七号文件的路线把"稳定"放在新疆一切事情之首,然后把 "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定为"分裂主义势力和非法宗教活动",自然全部矛头都要针对"主要危险"而去。这样一种逻辑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把生活在新疆的汉族和当地民族分成两个集团,并使他们之间互相对立起来。因为无论是 "分裂主义势力"还是"非法宗教活动",都是针对当地民族的。汉族肯定是不要分裂的,同时汉族基本不信教,尤其是不信当地民族的伊斯兰教,所以把"分裂主义势力和非法宗教活动"定为新疆的"主要危险",就会导向一个必然结果--汉族理所当然地成为北京治理新疆的依靠力量,而当地民族则成为需要警惕并加以看管的人群。

  这样一种路线,无论用什么动听的言词来美化和修饰,都无法掩盖其内含的殖民主义的成分。因为这种路线本质上只能按照民族的不同划线,实施的结果就无法不把当地民族推倒对立的一面。

  仅仅存在少数恐怖分子并不是最大的问题,如果新疆的本土民族从整体上成为敌对的,新疆问题可就真的难以解决了。

  注释:

  5,虽然我在这里讨论七号文件,但我迄今为止从未看过七号文件本身的内容,只是靠把一些公开场合看到的只言片语拼凑起来--这是中国特色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