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对三峡大坝安全性的论证主要针对的是正规战争,一旦考虑恐怖袭击,以前的论证就有了疑问。911恐怖袭击改写以往战争规则,表明进行打击的能力与强度不再取决于实力。中国社会矛盾积累接近极限,三峡被摧毁将导致整个中国"溃坝"

  三峡大坝能否被恐怖袭击摧毁

  以往对三峡大坝安全性的争论,主要针对的是正规战争。认为可以保证安全的理由,一是战争会有预兆,可以提前降低大坝内的水位以保证安全;二是常规打击难以破坏三峡大坝;三是中国具有核威慑能力,敌方因此不敢使用核武器打击大坝。三峡大坝通过安全论证,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那时的论证对恐怖袭击基本没有认真考虑,因为对三峡大坝的规模而言,以往所知道的恐怖袭击都不在一个数量级,造成不了真正威胁。

  911之前,如果有人说恐怖分子可以让世贸中心双塔同时坍塌,一定会被认为是妄想。911之后,对恐怖分子可能做到什么,人们的想象力不得不扩展很多,因此对三峡大坝的安全,恐怖袭击就必须被当作一个需要面对的威胁。而一旦开始考虑恐怖主义活动,以前对三峡大坝安全性的论证就有了疑问。首先恐怖袭击是完全没有预兆的,而且总是会选择水库高水位,洪水流量大的时候进行;其次核威慑对恐怖主义完全不起作用,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恐怖分子在哪里。

  剩下的问题就只是恐怖分子有没有能力摧毁三峡大坝了。对此,仅仅用911做简单的类比,就论定恐怖分子能够摧毁三峡大坝还不能充分说服人。三峡大坝毕竟是用2700万吨混凝土和55万吨钢材铸成的,比世贸大厦大很多倍,即使是成吨炸药扔到上面,可能也不过让大坝破点皮,无碍大局。

  不过恐怖分子专门搞的就是人们意想不到的袭击,就跟从来没有人想到世贸大厦会坍塌一样。我考虑这个问题时,让自己设身处地从恐怖分子角度琢磨如何摧毁三峡大坝,但我下的功夫肯定及不上恐怖分子的万分之一。因此我想出的招数只能是最初级的,作用只在于看到三峡大坝有被恐怖袭击摧毁的可能。

  我考虑的角度是这样的,在大坝表面炸毁三峡大坝,有的计算认为需要五千万吨的爆炸当量9,恐怖分子因而无能为力。但如果不是在表面去炸,而是到大坝深处去炸,摧毁大坝的爆炸当量就会减少很多。三峡大坝不是一个死心的实体,为了泄洪和排淤,坝身上开了很多贯串的洞孔。一篇专业性的水工文章这样介绍三峡大坝:

  坝身孔数之多、尺寸之大实属罕见,泄洪坝段23个,总长度为483m,分表孔、深孔、底孔3层布置。表孔22个,单孔尺寸8m×17m,挑流消能,最大流速 37.9m/s;23个深孔布置在坝段中间,尺寸为7m×9m,设计水头85m,挑流最大流速39.5m/s;22个底孔,尺寸为6m×8.5m,设计水头为84m……10

  如果爆炸是在这67个泄洪孔内发生(越靠底部效果越好),根据我认识的那位前美军炸弹专家计算,只需要五千吨爆炸当量就可以摧毁大坝,也就是说,比在表面爆炸所需要的当量减少了一万倍。

  那位专家告诉我,五千吨当量的战术核武器,直径只如小汽车的方向盘,长短只有几十公分,一个人可以抱著就走。除了战术核武器,美军还发展出各种可单人背负的大当量炸弹,供伞兵降落携带,专门用于炸大坝大桥等大型建筑。这些武器被恐怖分子偷走或买去的可能是存在的。苏联解体后他曾在前苏联的中亚地区搞过一个时期核武销毁与监察,深知那里漏洞很多,黑幕重重。而新疆分离主义者在中亚关系密切,活动频繁,因此不是没有获得这类武器的可能。

  那位专家的计算在我看来是比较保守的。对他而言,大坝被爆炸摧毁的概念是爆炸的能量足够把几十米长的一段大坝整体抬起若干米,才算导致大坝的崩垮。其实水库上百米的水深,等于在每平方米坝体上都施加著上百吨的压力。2335米长、175米高的大坝在整体上承受著几千万吨的压力,因此只要在坝体底部炸出哪怕是不大的开裂,上千万吨的压力也会导致那些开裂迅速扩大,继而导致大坝发生崩塌。如果从这样的角度看,摧毁大坝真正需要的爆炸当量也许可以大大少于五千吨。那么恐怖分子即使得不到高科技的小型核武器或高当量炸弹,用比较低的技术也是有可能摧垮大坝的。

  比如说,用一船普通炸药(炸药当量会随技术发展不断提高),把船改造成半潜水状态,利用大坝开闸泄洪或冲淤之机,从上游接近大坝,开进大坝底部的泄洪孔,然后在孔内引爆炸药,很可能同样导致大坝崩垮。而那样一种袭击,几乎没有任何困难的技术。最难的也许就是控制爆炸时间。贯串大坝的洞孔长度只有一百多米(三峡大坝底部宽121米),水流在其中的最大流速可以达到39.5m/s,也就是说装载炸药的船三秒钟内就会被冲出大坝。爆炸必须在这几秒钟内引发,而且应该在最有效的位置。这个控制如果是由技术来实现,那是很难的,对技术水平要求很高,相当于尖端的巡航导弹。然而由人来实现,就变得很简单,只需一个与炸药共被封在船内的人到时按一下按钮,技术仅是几根电线而已。

  前面说的小型核弹也是这样,没有精密的导弹往大坝洞孔中送核弹头,就只能以人来代替。那会比用炸药要求的条件更简单一些,连船都不要,目标极小,只需一个自杀者背负核弹随水流潜进泄洪隧道,然后做一个引爆动作。

  我相信有人看到这里会发笑,太像故事了。对此我不否认,我已经说了我是在使用构思小说的想象力,其中一些细节也是胡编乱造。然而并不妨碍这构思中大的方面是具有可行性的。如果有人在911之前讲世贸大厦消失,那不也是会被当作故事?等到911发生后人们才会发现,现实有时会远远超出最丰富的想象力。

  三峡大坝如果被炸溃坝,带来的灾难到底有多大,我对此不能定量,但看到有的文章这样描述:

  溃坝洪峰的最大流量将达到100~237万立方米/秒,下泄洪峰将以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到达葛洲坝水利枢纽,届时洪峰仍将达到31万立方米/秒,洪水损坏葛洲坝大坝后进入宜昌市区,洪水在宜昌城内的流速仍然有每小时65公里,溃坝4~5小时后,宜昌城的水位将高达海拔64~71米。

  ……宜昌城已在水下20米处。在三峡大坝发生溃坝后,宜昌市的居民几乎没有机会逃生,因为在溃坝后的半个小时,洪峰已经就到达宜昌市。仅宜昌一市的人员损失将高达50万。

  ……当三峡水库里装满水,自然水流在60000立方米/秒时的溃坝情况将是怎样的,393亿立方米的水量,是个什么概念?就相当于黄河一年的水量,黄河一年的水量,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溃泄下来,将是一场什么样的灾难?

  不但宜昌保不住,沙市保不住,江汉平原保不住,武汉也保不住,京广、京九铁路也保不住,洪水影响范围一直到南京。11

  中国顶尖级的科学家钱伟长对此描述是:"长江下游六省市将成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

  有人批评钱的说法过于夸张,但我宁愿重视这种悲观论调,也不愿轻信那些对灾难的轻描淡写。即使达不到几亿人陷入绝境,只死几十万人难道就可以忽略不计吗?三峡溃坝即使淹不到南京,淹到武汉不也足够可怕?对于社会矛盾积累接近极限的中国,照样可能引起愈演愈烈的连锁反应,成为致命的一击,导致整个中国发生"溃坝"。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描述这样一个前景,用意不在渲染这件尚属于幻想的事情本身,而是希望进行一种提醒,911式的恐怖袭击改变了以往的战争规则,它表明进行打击的能力与强度不再一定取决于实力。911是美国的梦魇,然而对很多感受自己遭受压迫的族群,却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辉煌的榜样和信心的来源。他们不一定是为911本身叫好,也不是仇恨美国,他们只从911中看到了弱者可能达到的力量。说911使世界发生了变化,主要应该就是在这里,强弱不再是过去的概念。在这个时代解决族群之争,如果强势族群还是把实力当作一切,说不定哪天就会使911的梦魇落到自己头上。

  而在我们中国,新疆问题最有可能成为恐怖主义之源。恐怖主义在那里已经发生,并且在发展。多年的强硬镇压没有使其被消灭,反而日益严重。对此,在思考中国的新疆政策时,我认为应该排在最前面的一个考虑就是,911离我们到底还有多远?以及怎样才能永远不让911在中国发生?

  注释:

  9《从人民防空角度看三峡大坝的安全》, http://www.ccad.org.cn/thjs/new_page_3.htm

  10邴凤山,《我国坝工技术成就》,

  11王维洛,《三峡大坝攸关台海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