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与中国分离将是新疆继续分裂的起点

  新疆的人口分布有按民族聚居的特点。汉族相对而言是分布最均匀的,在全新疆 15个州地市中的12个州地市所占人口比例超过20%,但汉人最集中的只是横贯新疆中部的亚欧铁路所经的几个州地市,在那里的比例占到60%以上。而在维吾尔人集中的南疆,汉人比例则大大下降,和田地区的汉人只占到2.9%。

  维吾尔人比例超过20%的有7个州地市,都是在天山以南的南疆。在新疆最南部的和田地区,维吾尔人比例高达96.9%,几乎等于是单一民族。而在新疆最北部的阿勒泰地区,维吾尔人只占1.8%。维吾尔人占绝对多数--即比例超过50%的地区在整个新疆只有5个,集中了全部维吾尔族人口的80%以上。那5个地区的面积只占新疆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多一点(37.51%),见下表14:

  维族聚居区/人口/占当地人口/面积(万平方公里)/占新疆面积

  和田地区/1505267/96.9%/24.79/14.93%

  喀什地区/2869885/89.4%/11.37/6.85%

  阿克苏地区/1465805/75.5%/12.41/7.48%

  吐鲁番地区/380192/69.3%/6.97/4.20%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268283/63.9%/6.73/4.05%

  总计/6489432/62.27/37.51%

  哈萨克人主要分布在天山以北,尤其是聚居在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阿勒泰、塔城和伊犁三个地区。南疆维吾尔人聚居区几乎没有哈萨克人,在320多万人口的喀什地区有143个哈萨克人(估计都是国家分配的干部或职工),比例为0.004%,和田和阿克苏的哈萨克人比例为0.005%,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整个新疆被称为"维吾尔族自治区",但其下另有四个民族有自己的民族自治州(或地区),其中哈萨克族有3个,蒙古族有2个,回族有1个,柯尔克孜族有1 个。各族自治区域所占面积如下15:

  哈萨克族自治区域/面积(万平方公里)/占新疆总面积 伊犁地区/5.68 

  塔城地区/9.39 

  阿勒泰地区/11.62 

  合计/26.69/16.08%

  蒙古族自治区域: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2.45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47.42 

  合计/49.87/30.04%  

  回族自治区域:

  

  昌吉回族自治州/7.76/4.67%

   

  柯尔克孜族自治区域: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6.73/4.05%  

  总计/91.05/54.85%

  这样的数字不免会使人产生一些疑问:即使新疆未来真能有独立的一天,会是什么样的独立?会是谁的独立?仅仅解决汉人问题就能万事大吉吗?新疆其他民族是愿意和维吾尔人共建统一国家,还是可能去寻求独立的主权,或是宁愿归属相邻的同民族国家呢?

  例如哈萨克族,他们的自治区域--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包括伊犁、塔城、阿勒泰三个地区)与哈萨克斯坦有上千公里的接壤。哈萨克斯坦是世界最大的内陆国,272万平方公里,1700万人。官方宣布43.6%人口是哈萨克族,据说实际为 39.3%16。哈国宪法宣称哈萨克斯坦是所有哈萨克人的国家,承认世界各地的哈萨克人的双重国籍。为了扭转哈萨克人在其国内不占人口多数的局面,哈萨克政府一直推行大哈萨克主义,号召全世界哈萨克人回归。如果新疆与中国分离,对新疆哈萨克人而言,与其归属维吾尔人的国家,很可能不如归属哈萨克人自己的国家;而哈萨克斯坦也可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将以各种方式争取新疆哈萨克人连同富饶的北疆土地一道并入哈萨克斯坦。

  当然,志在建立"东土耳其斯坦国"的维吾尔人不会同意,问题在于如何能够阻挡?按照民族自决,伊犁州三区内的哈萨克人口比例远远超过维吾尔人,维吾尔人的意愿并不能在那里体现;如果以武力阻挡,虽然新疆哈萨克人的力量比维吾尔人小(二者人口比例约为1:7),但其背后有实力大大强于维吾尔人的哈萨克国家,是维吾尔人无力与之抗衡的,维吾尔人自己却没有那样的后盾。

  蒙古国与新疆的接壤比哈萨克斯坦更长。新疆境内的蒙古族自治区域占新疆总面积的30%。其中仅巴音郭楞自治州就是47万多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英国。维吾尔人一直认为建立蒙古族自治州是中国对新疆分而治之的伎俩,因为巴音郭楞州的蒙古族人口只有4.5%,维吾尔人却占34.3%;在另一个蒙古人的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族人口的比例仅为6.8%,维吾尔人却为13%。但即使新疆未来能够独立,维吾尔人想撤消蒙古人的自治领地也不会轻而易举。一是原来的法统已形成心理定式;二是如果以住民投票决定,维吾尔人虽在蒙古族的两个自治州人口超过蒙古族,却达不到总人口多数。而在两州皆占绝对多数的汉人,可能宁愿支持与汉人宗教接近的蒙古人保留自治,也不愿置于维吾尔人的直接统治之下。当然,以800多万维吾尔人的实力,靠强力压倒20多万新疆蒙古人应该没有问题。不过还需要考虑蒙古国以及相邻的内蒙古是否有卷进可能,那将带来很多复杂的因素和变数。

  即使是回族的自治领地--昌吉州,虽然回族人口只有11.3%,但是远高于维族人4.1%的比例,所以回族人照样可能希望继续当昌吉州的主人,而不愿意服从维吾尔人的号令。回族人散布于新疆各地,许多人世代在新疆生活,对新疆的情况极为了解。而靠近新疆的中国西北地区生活著几百万回族人,与新疆回族来往密切,如果他们联起手来,力量也不可小觑。上世纪的西北回族军阀就曾在新疆耀武扬威,势如破竹。

  当然,最难办的还是汉人,如果不是把他们全部驱离新疆,他们不会甘心当东土耳其斯坦的臣民。即使新疆真地脱离中国,留在新疆的汉人也要想方设法使自己保持独立。新疆大部分城市居民都是以汉人为主,石河子那样的纯汉人城市不必说,即使是新疆首府乌鲁木齐,汉人比例也高达72.7%。因此那时新疆多数城市也许并不服从"东土耳其斯坦国"的管辖。

  新疆汉人还有一个"生产建设兵团",在其辖下的土地分布新疆全境,有上百块之多,总面积达到7.43万平方公里17,超过一个宁夏或两个台湾。在兵团人心目中,他们的耕地、果园是用自己的双手几十年在荒漠戈壁上开垦出来的,不会拱手送人。兵团原本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内"就相当于一个独立的"汉人自治省",即使他们阻挡不住新疆脱离中国,他们也不会愿意把自己的"领土"并入 "东土耳其斯坦国"。

  设想一下,作为推动新疆独立的主体,新疆维吾尔人如果不能控制哈萨克族、蒙古族、回族以及汉族控制的地域,其"东土耳其斯坦国"就只能稳定在喀什、和田、阿克苏一带的新疆西南。而原本被认为可以作为东土耳其斯坦立国之本的石油,主要产地大都不在维吾尔人的地区。克拉玛依油田在哈萨克地区。塔克拉玛干油田主要在蒙古族的巴音郭楞州。新疆三大油田只有吐(鲁番)哈(密)油田在维吾尔人属地,但又靠近汉区(哈密与甘肃接壤),被汉人(无论是在新疆割据的汉人还是中国汉人)占据的可能性很大。新疆的另一大资源--棉花,在维吾尔人稳定控制区域也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产量。"东土耳其斯坦国"一旦缺少了被称为"一白一黑"的新疆经济支柱--棉花和石油,即使能实现建国,也是无法实现富强的。

  当然,我相信能看到这段文字的维吾尔朋友大都不会认同这种前景。在他们对未来的展望中,"东土耳其斯坦国"必须是控制新疆全境的,而不能是分裂与割据的。不过愿望归愿望,愿望能否成真却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法理上的问题,二是有没有能力做到的问题。

  如果说推动新疆独立的法理依据之一是当地民族的"自古以来居住",那么哈萨克人、蒙古人正是在自己土地上世代居住,都和维吾尔人一样有要求独立的权力,而不一定非得和维吾尔人合在一起;另一个支持独立的法理依据在于民族自决,那么在新疆生活的13个民族岂不都可以进行自决?如果维吾尔人坚持不能民族自决,而是要在全新疆范围进行全民公决,那就破坏了新疆独立自身的法理依据,因为按照那样的道理,新疆是否能独立也得通过在整个中国的范围进行的全民公决。因此在法理上,"东土耳其斯坦国"能立国,也就没有理由去阻止新疆境内其他民族和区域也要求独立。

  那么届时"东土耳其斯坦国"是不是也得打起"维护统一,反对分裂"的旗帜呢?可想而知是必然的。那除了会被指责和当年的殖民者腔调一样,还涉及到了第二个问题--有没有能力做到?前面讲过哈萨克人要并入哈萨克斯坦国,维吾尔人的实力难以阻挡。当新疆穆斯林共同反抗中国统治的时候,可以争取到国际伊斯兰力量援助,如果斗争转移到了维吾尔人与哈萨克人、回族人之间,都是穆斯林,国际伊斯兰社会又该援助哪一方呢?而一旦失去国际援助,维吾尔人的力量就会减弱很多。

  也许考虑这一点,那时的"东土耳其斯坦国"会把斗争矛盾主要对准汉人和蒙古人那种"异教徒",以继续保持"圣战"的名义。新疆可能出现和当年波黑非常相似的格局。斗争各方都可能采取种族清洗乃至种族灭绝的手段。目的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将在最后时刻实行的"民主"。因为关于地区独立的争端,最终要由国际社会裁定和认可。而国际社会的依据,在目前的国际政治框架中,主要是来自当地居民的表决结果。因此会促使每一方都要抢在国际社会介入前尽可能多占地盘,把所占地盘上的其他种族居民赶走(用威吓、暴力、强奸的手段),赶不走就杀光,以保证在进行自决之时,只剩下本民族的人能参加投票,从而就能够"民主"地取得那些土地的主权。

  5,最经济的"路径依赖"

  我一直认为,新疆未来的民族冲突可能很暴烈,但是新疆实现独立的可能性远不如西藏大。西藏基本是单一民族、单一宗教和文化,地域界限分明,历史地位清楚,国际社会高度认可,有众望所归的领袖和政府。而新疆问题则是民族关系复杂,地域交错,界限不清,变量过多,互动复杂,一旦离开原本维系的框架,无法保持收敛性,反会连锁地导致一环比一环更难解决的问题链,最终进入发散状态。

  可以把中国比喻作一口?在火上的锅,在锅里的滋味固然不好受,但如果把新疆从中国的大锅上敲下来,新疆并不能独立地成为另一口小锅,锅的破碎却会使里面的东西落进火中,经受更多的灼烧与毁灭。而面对这样的结果,新疆本地民族必是首当其冲。

  我不认为我的看法会被主张新疆独立的人士认同。假若承认新疆独立前景存在我说的可能,为疆独进行斗争的意义何在就成了茫然。把疆独当作施加压力的策略是可以的,当作真心要做的事业则会有盲目之嫌。因为即使新疆最终可以脱离中国统治,那也不是新疆的独立,而是导致连锁的独立,引起无尽无休的争端。维吾尔人自己能够稳定控制的,只是南部新疆那些以沙漠为主的地方。为了这样一个结果,去经受无穷的战乱,付出无以计数的生命,落入谁也无法控制的乱局,是否值得呢?

  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对维吾尔人最有利的就不是争取新疆独立,而是让新疆保留在中国框架之内,实现新疆的高度自治。

  这是因为,保留在中国的主权框架内,就可以继承"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法统,由此保证维吾尔族在新疆的主导地位,并且由此维护新疆的完整,避免新疆被不同民族分割,同时还因为有中国作为后盾,可以有效防止外国势力对新疆的割裂与吞食。

  真正的高度自治除了没有外交和国防权力(也没有相应的负担),其他方面都是由新疆当地人民共同自主的,和独立所达到的自主没有太大区别。在那种情况下,新疆当地民族的地位和新疆人民的利益完全可以得到充分的保证。

  因此,在我看来,不追求新疆独立,实现新疆的高度自治,对于解决新疆问题是一种最经济最有效的"路径依赖"。

  相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我这种设想似乎出于功利算计,不那么高大。从审美角度,我个人也是欣赏英雄人物,然而千万普通人民的生命安危和家庭幸福要比英雄人物的精采表演来得更重要。尤其是民族精英,应该永远把自己民族百姓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独立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如果不独立也能实现人民幸福,而独立却需要人民付出高昂代价,又不能得到更多幸福,那么放弃独立就应该是更好的选择,而且是更有责任心的表现。

  一旦把目标定位于追求高度自治而不是独立,恐怖主义就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新疆要和中国共处于一个国家之内,最有用的资本显然不是相互仇恨,而是彼此的宽容和友善。单从政治斗争的手段上看,恐怖主义也许在某些方面有用(完全从技术层面而非价值层面而言),例如能增加当局的统治成本,引起国际社会关注,振奋本民族斗志等。阿拉法特是迄今利用恐怖主义获得成功的范例。但是阿拉法特当前陷入的困局也同样是因为恐怖主义。恐怖主义是无法收发自如的,一旦出笼就不再有分寸之说,也不是想停就停得下的。鲜血会不断喂养出更加嗜血的恐怖分子,而仇恨也会制造越来越残暴的恐怖,因此在恐怖主义的阶梯上只能不断升级,无法逆转。阿拉法特当年成于恐怖主义,现在困于恐怖主义,未来则可能毁于恐怖主义。从任何意义上说,恐怖主义都不是热爱新疆的人士应该采取的。

  如同达赖喇嘛对西藏问题提出"中间道路"一样,解决新疆问题也需要寻找一条 "中间道路"。复杂的民族关系使"中间道路"在新疆比在西藏难度更大,需要更多的智慧和理智,但是最需要的,还是各民族之间的沟通、理解与宽容。

  注释:

  14以上(包括表格中)的人口数字根据《新疆统计年鉴·1998年》(中国统计出 版社)表3-5"分地区各民族人口数"计算;各地区面积是按照《新疆维吾尔族 自治区分县地图册》(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测绘局编,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199 8年)提供的各县面积计算。

  15各地区面积是按照《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分县地图册》(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测绘局编,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1998年)提供的各县面积计算。

  16茆永福,"访问哈萨克斯坦报告",《新疆民族关系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 ,1996年,279页。

  17《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998年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