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国家有关部门宣布,经过半个多世纪的不懈努力,到去年我国已经基本实现了“普九”,这与解放初大多数民众基本上都属文盲和半文盲的情形相比,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历史性进步。

  但是,在欣喜之余我们也应该明白,如今九年义务教育的实际结果,可以说和解放初的扫盲效果差不多。因为初中以下的学历,在时下几乎不被认为是一种有效的学历,而一个人要就业要有较大的发展,还需要继续接受高一级教育,至少要接受一定的职业培训。目前,我国民众平均接受教育的年限普遍太短,据一些学者的抽样调查,1995年城镇职工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0.58年 ,而农村从业人员平均受教育的年限仅为6.66年。这种状况严重制约了我国现代化建设的进程。

  值得我们正视的,是九年义务教育之后的问题。据估计,我国目前初中毕业的学生,能够升入高中或中专的人数不会超过40%,也就是说大约有60%的青少年无缘接受继续教育。这种情况所带来的后果,便是大多数人不仅难以得到享受继续教育的机会,而且更为严重的问题是在精神、心理、人格等方面,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定的创伤。因为一个人初中毕业时也就15岁左右,尚属于未成年人,离18岁成年还有3年时间,这三年应该怎样过,我国的法律、法规没有从制度上予以设计。也就是说,九年义务教育之后,不能升入高一级学校的孩子,等于落入了成长的真空地带,这些孩子究竟该干什么,谁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

  从一个人成长的经历和过程来说,15-18岁正好是一个危险的年龄段,对一个人的一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呆在家里,如果没有什么正经事可干,实在是让家长很担心的,特别是城市里的孩子,很容易流落到社会上,成为一种不稳定因素。君不见青少年中违法犯罪者,主要也集中在这个群体中。对于初中毕业的农村孩子来说,不能升入高一级学校继续学习,也就等于提前当了农民,而这些十五六岁的农民,其实就是我们常常所说的“童工”。在城市企业中,国家法律、法规是明确禁止使用“童工”的,实际上农村是使用“童工”最多的地方,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人追究过这个问题。

  总之,九年义务教育从制度设计上来说是有很大缺陷的,这个制度不仅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而且对不能享受继续教育的青少年来说,将对他们的一生产生不可估量的消极影响。因此,现在是国家致力于发展和普及高中教育的时候了,只有让青少年中的大多数都能接受高中教育,才能消除目前义务教育完成后出现的真空,使青少年健康地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