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三世界超越西方中心论与文化相对论

  当前,第三世界关于进步可能性的讨论主要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为了“进步”,第三世界必须一揽子接受西方现有的制度和思想;另一种则认为,第三世界特殊的文化和制度之传统必须保持原样,对地方传统的任何外在的批评既是不可能的也是不需要的。前者是西方中心论,后者则属文化相对论。

  在本文中,我将指出,这两种观点都会给人带来严重的误解。只消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足以说明它们的缺陷。今天,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中,妇女的权利仍然受到限制甚至是压制。我们是否准备把它当做文化习俗而加以接受呢?亦或我们想破除这一地方传统以便改善妇女的社会地位,这样做是否意味着我们必须全盘采纳西方现有的制度呢?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

  这一例子切中两种观点为中存在的共同问题:没有把握住“特殊”与“普遍”的辩证关系。在某种意义上说,它们都对各自独特的传统过分推崇,尽管推崇的原因各不相同。西方中心论者推崇他们的独特传统,是因为他们错误地将自己特殊的传统和思想视为普遍有效;与此相反,文化相对论者则就是为了自己特殊的传统而推崇自己特殊的传统。他们都缺乏一种体现在特殊性之中并又与之分离的“普遍”观。

  本文提出的主旨是,构成所有这些特殊传统基础的“普遍性”是“人类的自我肯定”(self-assertion)。不同的社会和文化所表现出的人类的自我肯定在程度上有所不同,但它们都无法穷尽出这种自我肯定所可能具有的各种意义。“人类的自我肯定”这一观念可以归溯到布卢姆伯格(Hans Blumenberg),他将它定义为“一种生存纲领,人类据此将自己的生存置于历史环境之中,并向自己表明他将如何与周围的现实交往以及怎样利用所能遇到的各种可能性。”[1]尽管布氏讨论的主要是欧洲近代早期的人类自我肯定,但我们依然能够轻而易举地发现它在世界所有其他地方的潜在萌芽。

  本文的第一部分将阐述我对人类自我肯定的理解,探讨三个哲学概念:特殊、普通和无限。第二部分将利用一些具体的历史例证,来说明西方中心论者和文化相对论者都误解了人类自我肯定的“无限”性。在最后我将指出,第三世界可能的进步机会存在于制度创新之中,也就是创造出迄今为止在西方和第三世界都尚不存在的制度。

  一

  在布卢姆伯格引人入胜的著作《现代的合法性》中,“人类自我肯定”的话题与“可能的进步”这一话题密切相关。他在“可能的”和“不可避免的”进步之间做了区别。他认为,进步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过程”这一观念无疑并非人类自我肯定的本质,实际上它几乎可以被视为人类自我肯定的对立面。布氏令人信服地指出,将“可能的进步”过分地扩张为“不可避免的进步”,来源于近代思想家,他们试图重新占领中世纪基督教创世和末世的图式中的地位。正如布氏著作的译者所说的那样,“布氏指出,基督教通过声称它能用创世和末世这两极解释世界历史的全部模式,向世人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个希腊人所不知道的问题,即,世界历史做为一个整体的意义和模式的问题。当近代思想家们摒弃了基督教的“答案”时,他们仍然觉得有义务要回答与这些答案相关联的问题,以表明近代思想能够应付任何挑战。”。[2]

  布氏区分“可能的进步”与“不可避免的进步”,其含意是深远的。这等于是依照人类自我肯定的潜能来重新规划未来的进步,而不是将一种“历史模式”强加于人类的自我肯定。然而,既然人类自我肯定这一观念在布氏的整个论点中占有重要地位,那么,他为什么不对此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我以为,这是因为 人类的自我肯定具有“无限”性。沃夫森(Harry Wolfson)对“无限”观念曾做过一番有趣的解释:

  “在中世纪关于无限性的讨论中,无限一词被认为有两层意思。它可能是一种偶然的量值或数值,也可能是一种本质,也就是说,是一种自存的像灵魂和智力一样的无形实体。做为一种偶然的量值,它意味着距离和长度上的没有限制,是某种无边无际的东西。做为一种偶然的量值,它意味着事物无限可加或无限可分。“有限”做为这种无限的反面,其含意恰好相反,距离是有边界的,数量是有限的,换句话说,有限是某种可与同类他物比较并被超过的东西。

  但具有无限本质的实体,其含意则截然不同。它意味着这个实体的本质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比的,它无法承受任何形式的限制,因而也就无法进行任何形式的实证描述,因为每一种描述都必然地意味着一种限制,或如斯宾诺莎所说:“确定即否定”。在这个意义上说,把一个实体称为无限就如同把声音称为无色的一样。把声音描述成无色的,并不意味着是对我们希望声音具有的或它可能具有的特性的一种否定,毋宁说,这是在把声音从色彩的普遍性中彻底地排除开来……”[3]

  显然,人类的自我肯定属于第二种形式的“无限”,即不能用任何一种确定的限制性描述来刻划。这种无限观反过来又与“普遍”观密切相联,昂格(Roberto Unger)对“普遍”这一概念做了清晰的解释:

  普遍必须做为一种特殊而存在,就像人离不开他的身体一样。并不存在形式上的普遍性,在任何情形下,普遍都不能从其特殊形式中抽象出来。普遍永远都是以具体的方式存在着,但其任何个别的特殊体现都不能穷尽它的意义或可能的存在模式。……从这个意义上说,普遍和特殊同样都是真实的,尽管它们表现的现实各不同。普遍既不是抽象的和形式上的,也不能被认同为某一个别的具体而实在的特殊。相反,它是一种实体,其普遍性恰恰存在于一系列公开的具体而实在的确定之中,在这些确定之中,普遍能够表现出来……[4]

  昂格对普遍和特殊的辩证关系的阐述--普遍寓于特殊之中,但任何“特殊都不能穷尽”普遍的意义,无疑深受亚里士多德和黑格尔的传统影响。例如,亚里士多德就相信,“形式”在“物质”中具有无限种体现,而“物质”则永远不能穷尽“形式”。换句话说,形式不能脱离物质而存在,但它能呈现出不同的样子。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普遍和特殊的关系在其他文化中也是极为重要 的。中国的道教就是研究“一”(普遍)和“多”(特殊)的关系的。由于道是一元的,它不可能在某些事物中比在他物中表现得更多或更少,所有事物的平等性从而得到了保证。但是,由于道是体现于个别事物之中的,因而人们能够谈论事物间的个别差异。怎样才能在体现于多的同时依然保持同一性,这一悖论对中国的道教和佛教产生了长期影响。[5]道教中对一(普遍)和多(特殊)之间关系的类似探究表明,这一关系在许多文化之中同样也是学术追求的焦点。

  我认为,正是因为人类的自我肯定及其(无限)性和“普遍”性体现在不同的特殊传统之中,我们谈论下述问题才变得有意义:(1)传统之间的互相学习;(2)既定传统的自我转变;(3)对既定传统的外在批评,不把任何特殊的传统当做“普遍”的唯一表现。这也就是文化杂交、自我更新和制度创新的哲学基础。

  二

  西方中心论的弊病在什么地方?我认为,就在于它对第三世界文化中的多样性和能力极不敏感。韦伯(Max Weber)对中国儒教的理解就是一个极好的例证。在《中国的宗教》一书中,韦伯把儒家描绘成使自己恭顺地适应现状的绅士。[6]因此,在韦伯看来,不能把儒家视为不断向现存秩序挑战的先知。这一描述忽视了儒家思想中存在的现存世界与天国的绝对命令之间的紧张关系。实际上,孔子认为,天国的绝对命令才是判断人类事务的最终尺度。这种态度至少使某些儒家成为“先知”,他们成为超越和改变现存秩序的代言人。

  这一例证表明,基督教传统无法穷尽“超越”的意义和各种可能的形式。爱因施塔特就曾将儒教称做“此岸的超越”。[7]就超越借助鼓励“社会破旧行为”而促进人类自我肯定而言,韦伯对儒教超越的错误理解再次表明,人类自我肯定 的各种可能形式具有“无限”性。

  西方中心论对第三世界文化中的多样性和能力感觉迟钝还导致其对西方文化本身的多样性和能力感觉迟钝。这是极为自然的,因为它们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让我们再次以韦伯为例。当韦伯在“先知”定义为“奇理斯玛的纯粹个人的承载者”时,[8]他肯定是忽略了西方传统中“预言”的高度复杂性。以沃夫森对斐洛(philo)的重要研究中可以看到,自从斐洛将柏拉图的“冥想”论做为预言的最高知识以后,预言至少有四种功能并呈出三种形式。[9]沃夫森的详尽分析在此不多赘述。我想着重指出的只是,一旦我们承认“普遍”具有无限性,我们就必须认识到西方的和非西方的传统都只是“特殊”。西方中心论为特殊的西方传统谋求一种普遍地位,这是犯了一个错误,因为它将“有限特殊”与“无限普遍”直接等同起来了。

  卡斯洛雷迪斯(Cornelius Castroriadis)的下述言论向我们生动地展现了这一错误:“在希腊以前和希腊-欧洲传统以外,社会是建立在一种封闭的原则之上的”,即,我们的世界观是唯一有意义的世界观,“其他人的”则都是怪异的、低劣的、反常的、邪恶的和不可信的。诚如汉娜·阿伦特所说,公正是随着荷马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这就是历史学在希腊诞生的目的所在。一个显著的事实就是,历史学严格地说只存在于人类历史的两个阶段:古希腊和近代欧洲,也就是说,存在于两个出现了对现存制度质疑的社会环境之中。在其他社会,则只有无可争议的传统的统治,或者是教士和国王史官的简单的“事件记录”。[10]

  任何仔细读过尼德汉姆(即李约瑟博士)的《中国传统的科学》一书的读者都不难发现,卡斯特洛雷迪斯和汉娜·阿伦特犯了怎样的错误!有趣的是,卡氏本人还是Socialisme on Barbarie杂志的创始人,这份非共产主义的革命组织的出版物曾经极大地影响了1968年法国工人和学生的造反运动。这一事实表明,西方中心论是多么地根深蒂固!

  现在,让我们转过来再看看文化相对论,它的弊病在哪里呢?

  根本上说,文化相对论是一种伪历史主义。它坚持认为,我们所能运用的关于我们对社会生活的主观经验的唯一话语是一种特殊的话语,即试图详尽简述和解释使一种文化区别于所有其他文化的各种假设和前提。但是,正如昂格所尖锐指出的,那样,这一禁令“给历史性原则强加了一个专断的限制,因为它没有认识到,我们的环境制约我们并使我们处于一种强制的被动状态的程度本身就是一种可以在历史中变化的东西。这种对历史变化性的非历史的限制表述了一种有关我们与环境之间关系的站不住脚的现代主义观,这一观点是屈从论和怀疑论的结合,它告诉我们,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就是选择一种社会世界或一种话语传统,并且照着它的规则去做。”[11]

  在研究孟加拉农村妇女教育问题的杰作《静悄悄的革命》一书中,作者玛莎·陈讲述了她做为一个政府发展组织孟加拉农村发展委员会的成员所做的提高农村妇女识字率的工作。这个项目的信念基础是,识字是这些妇女迈向更好的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一信念当然不是来自于当地农村的传统,因为在那里,妇女受到压制,她们甚至不能去市场进行交易。[12]陈和她的小组最初工作遇到了障碍,因为使用的教材不适应当地的环境,与当地妇女的生活似乎毫不相关。但陈的小组并不气馁,他们坚信,识字对这些农村妇女的自我发展是极为重要的。通过更换教材和寻求当地的协助,他们最终成功的使这些妇女对学习阅读产生了兴趣。[13]

  这一例证表明,我们并不必然受到一种专断的,特殊的文化制约。如果我们愿意,我们有能力改变它,人类自我肯定的成份或萌芽在于每一种文化之中。文化相对主义就是对人类这种无限自我肯定潜能的否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文化相对主义的“什么都行”的立场正是不加批判地推崇特殊传统的另一种形式,在这一方面方面,它与西方中心论并无二致。

  我希望到此为止西方中心论和文化相对论的不足之处都已得到了阐述。简而言之,这两种观点都低估了人类自我肯定的无限性。它们都武断地把人类的创造力限制在某些特殊的传统中。为了在第三世界实现“可能的”进步,我们必须超越这两者。超越的关键在于制度创新,这对当今的西方和第三世界都是新的课题。

上一篇:财产权与宪法之关系的比较研究

下一篇:建立中国特色的农村自治制度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欧美地缘政治力量的消长规律及其对中国崛起的启示

早期美国与欧洲的关系,是单个弱国通过巧妙周旋与战略博弈最终打败并取代欧洲世界霸权地位的典型案例。研究这段历史,特别是研究美国利用欧洲内部矛盾从弱变强的历史,其中有下列规律对今天中国的未来是有启示的。      一、占据大陆主体地缘政治板块的国家,是有能力长期传承世界文明并在世界政治实践中发挥重大稳定作用的国家。对未来中国,乃至对整个亚洲而言,最需要从欧美地缘政治力量消长历史中汲取的最具基础意义的经验是,未来中国决不能犯下843年欧洲查理大帝三个不肖子孙肢解已具有欧洲大陆主体板块位势的查理曼帝国……去看看

公共财政:概念界说与演变脉络

原载《经济研究》2008年第12期  内容提要:本文立足于中国特定的体制转轨背景,在系统考察公共财政问题来龙去脉的基础上,对这一经济范畴的内涵与外延做出了比较清晰的界说。本文的分析表明,跳出纯学术思维的局限而放眼中国财政改革30年的历史进程,可以发现,公共财政本来就是为了解决中国自身问题的需要而提出的一个富有中国特色的概念。鉴于公共性是财政与生俱来的本质属性,作为一个有别于计划经济年代的财政制度安排,以覆盖范围不断拓展为集中体现的中国公共财政建设之路,实质是一个让传统中国财政体制机制和传统中国财政学回……去看看

中国的银行竞争:机构扩张、工具创新与产权改革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银行业有过两次大规模的竞争。第一次竞争发生在1984年至1997年间,以机构扩张为主要竞争手段;第二次竞争发生在1997年之后,以金融工具创新为主要特征。第一次竞争所依托的是行政层级;第二次竞争主要是对西方现代银行已经发明的金融产品的模仿。中国银行业必须过渡到以投资收益为最终目的、以制度创新为依托的竞争阶段,才能在加入WTO后得以生存和发展。历史表明,没有多元化的股权结构,没有以明晰产权为基础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和激励制度,国有银行的我不“创新”只能停留在模仿阶段,以投资收益为目的的竞……去看看

西欧社会和经济的新发展

内容提要:70年代以来,欧洲的社会市场经济模式越来越不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要求,欧洲大陆步美英的后尘开始对社会市场经济模式实行改革,其经济社会发展出现了新的特点:通过经济自由化和私有化措施,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强调政府应利用市场的力量服务于公共利益;把提高经济效率和发展经济放在更高的地位上,重视企业的作用,强调国家经济竞争的核心是企业竞争;改革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福利制度,建立商业养老金制度,政府优先考虑对人力和社会资源的投资,促进机会均等,不再过分强调结果平等;股东文化在欧洲兴起;宏观调控政策由需……去看看

论中国画的古典精神与当代画风的没落

(《何新画集》自序)1传统中国画的修习,与西洋绘画似大不同。西洋画必须自素描入手。由明暗、色彩、造型而寻求模拟真实之效果,尽管有一百年来现代派艺术的种种变相,但模仿与写实,则始终仍是西方造型艺术的正宗与主流。中国画则不必由写实入手。古人谓“书画同源”。书法自古被认为是绘画的基本功。这是具有深刻原因的。中国书法具有一种汉字结构所特有的抽象美。从技法角度看,中国画首先寻求学习掌握的是笔墨。谢赫六法将“气韵生动”及“骨法用笔”置于“应物象形”之前。“气韵生动”是讲墨法。一个“骨”字则古今聚讼纷纭……去看看

城镇化、农地非农化与失地农民利益保护研究

原载《中国软科学》2006年第10期p20~31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2005年重庆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政府软科学项目(2005JBY06)  「作者简介」王定祥(1972-),男,重庆云阳人,西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管理学博士,主要从事农村经济和农村金融的研究。重庆400715;李伶俐,西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重庆400715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城镇化和农地非农化的秩序进行理论分析,论证了市场机制和政府机制在农地非农化中失灵的原因,在此基础上分析了我国农地非农化中失地农民利益受损的制度根源,并提出了“市场+政府+民主协……去看看

农村义务教育经费“挤出效应”研究

原载《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4年第5期  「作者简介」张欢、张强,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北京100084);朱琴,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生。(北京100084)  「内容提要」确保农村义务教育经费需要是农村税费改革的一个主要目标。目前,各地主要通过上级财政转移支付来确保农村义务教育经费。本文对109个农业县(市)农村税费改革前后教育经费和县级财政统计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发现,县级财政获得上级转移支付大幅增加的同时,教育经费占全县财政支出的比例反而下降了,农村义务教育经费出现“挤出效应”。进一步的研究表明,造成这种“挤……去看看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三误区”

近几年来,一些地方政府为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规范行政行为,提高办事效率,根据国家的法律、法规和行政规章,结合本地的实际,进行了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并取得了很大进展。今年,根据国家的统一部署,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已全面推开,可以设想,这项改革工作将会取得很大成效。但不可否认,在目前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中,还存在着一些误区,这就必须引起行政机关的各级领导及其参与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具体工作人员的高度重视。 误区一:取消了某个审批项目等于“减少了某项具体工作” 按照国家的统一部署和要……去看看

论中国海权

海权,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从鸦片战争开始认识而到今天仍未被充分理论消化、而在实践上又迫切需要理论回答的问题。本文由海权概念切入,从一般到特殊,试图提出符合汉语语义和中国新世纪现代化实践的海权概念体系及建立于其上的理论体系,并运用这些概念和理论回答中国海权实践的现实问题。   一、概念及其误用   自海权理论创始人艾尔弗雷德o 塞耶o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o 1840-1914)的《海权对历史的影响》(The 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 1660-1783)及相关著作发表的近百年来,海权问题成为军事学术的重要组成……去看看

中国农村改革的核心是“土地革命”

香港乐施会的年刊要我以2000字的篇幅介绍一下这20多年来农村改革的情况,这实在是个很难完成的任务,因为这20多年来中国农村改革千头万绪,两万字也说不完,只能勉为其难了。不过,根据我的理解,虽然中国农村改革的实践过程和政策研究非常复杂,但都是围绕着土地而进行的,即中国农村改革的核心是“土地革命”。“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自古及今,农民占有土地的诉求是强烈而执着的,中国农村改革的发端也即因于此。中国共产党正是通俗易懂地告诉农民,革命就是“土改”,“土改”就是“分地”,才激发起农民的革命热情,从而把马列主义与中国“农……去看看

河南省农村税费改革后教育状况分析

原载《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4年第1期  「内容提要」在实地调查获取资料的基础上,本文主要对河南省周口地区X 县2002年农村税费改革前后教育经费的变化情况进行分析,得出结论:现行的农村义务教育“以县为主”管理体制,在以农业为主的县城经济条件下,仍然无法解决农村义务教育经费短缺问题。  「关键词」税费改革/农村教育/以县为主/个案研究/经费短缺  一、基本情况简介  X 县位于河南省东部的周口地区,东接太康,南邻西华,西界鄢陵,北连尉氏、杞县。总人口70.2万人,在整个周口地区排名最后。包括县政府所在的Y 镇在内,全……去看看

中国经济改革中的社会公正问题

中国的经济改革引出的最重大的问题莫过於社会公正问题。奇怪的是,对於如此重大的问题,一向却很少见到有人专门讨论,特别是在经济学界。在大多数讨论中国经济改革的文章著述中,连社会公正这个概念都很少有人提及,好象那根本不算什么问题,要么就是认为这个问题与经济学没什么关系。国内的东方杂志曾连续登出卞悟先生的四论公正至上的长文,精彩透辟,切中时弊,据说在一般读者群中反应很强,但在经济学界却没见到有多少呼应。这看来不仅仅是言论禁忌的缘故,因为在言论自由的海外,经济学家们也很少触及这个问题。异议人士(国内的和海外的)……去看看

中国的边缘

(一)  1999年8月初我从内蒙古草原来到了俄罗斯的边境城市布拉格维申斯克,这个在不久以前被称为海兰泡的地方,这里的天空依然很蓝,人烟稀少,与亚洲低纬度地区的人满未患和各种喧嚷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我与一位在这里工作多年的朋友趋车向北,东西伯利亚大地莽莽苍苍,仿佛把我带到了人类的童年。   每当我置身于国外的土地上时,我都从心里变成了一个彻底的民族主义者,或者我突然“意外地”感到自己是中国人。比如,我会在美国或俄罗斯的广阔的土地上感慨;13亿中国人的生存空间太小了;由于拥挤中国人的脾气不太好。我几乎想与叶利钦……去看看

为了自由,我们才服从法律

▲树根(《不寐周刊》记者)●王怡(四川青年学者)  ▲王怡先生,很高兴您就"反战拥战"这场争论接受我们的的采访。《不寐周刊》连续两周就同一问题采访了当事人余杰先生和谢泳先生,也引起了相当的反响。我们看到您虽然没有牵涉签名事件,但也参加了讨论,因此想首先请您谈谈对签名事件的评价。  ●有人说围绕伊拉克危机和中国知识界的两份签名,这一论争已经成为了中国的一桩"雷德福斯案件"。我很反感这种比拟。因为对伊拉克战争的论争所以浮出水面,不过是民间被积压的论政激情与意识形态严密控制之间因为长期的供求失衡,所以从空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