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霸权与中国崛起

文章来源:《外交评论》2005年第5期

摘要:在分析美国霸权与中国崛起的关系时,可以得出3点结论。 首先,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崛起对美国的机制霸权、经济霸权、政治和意识形态霸权、军事霸权都不构成严重挑战。在美国构筑的全球霸权体系下,中国也还有相当大的崛起空间。 其次,中国崛起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霸权地位形成结构性的挑战。 最后,从思维框架上说,我们既不能丢弃对国际权力格局的传统分析方法,以为信息和思想的沟通以及经济等领域的国际合作能够自然生成国家间的友好关系,消解国际冲突,也不能忽略国家及其以下的行为体的主观能动作用,以为权力格局的变化必然造成国际秩序的混乱。 现在,中美领导人都认识到两国相互对抗的危害性,因此中美关系有望继续维持稳定,并逐渐建立起更为稳定的战略框架。

关键词:美国霸权;中国崛起;中美关系

布什第二任期以来,中美关系仍然在基本平稳的轨道上发展。 两国高层接触频繁,战略对话渠道畅通,经贸合作持续扩大,在台湾问题上没有出现严重争执。 但是,双边关系也被一些新的阴云所笼罩,例如美国国内形形色色的“ 中国威胁论”升温、美国阻挠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美日“ 二加二”联合声明首次提到台湾问题、美国在中亚支持所谓“ 颜色革命”、双边经贸摩擦点增加等等。 一些观察家据此认为,中美关系又一次处在十字路口,甚至预言中国崛起和美国霸权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最终将转化为对抗。

不能否认,就单个国家而言,美国构成对中国稳定发展的最大外部挑战(中国的发展势头如持续下去,将成为世界上同美国实力地位最为接近的大国。 美国维护单极,中国提倡多极。 从纯粹的权力政治角度看,或从新兴国家挑战霸权国的历史经验看,难免得出中美必然争霸的结论。 但是,如果我们对全球化时代美国霸权与中国崛起的关系做出细致一些的分析,应当能够构建出某种新的理论思考。

中国国力迅速提升的起点, 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中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 中美关系正常化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实现的。 这绝非历史的巧合。 经常被人们忽略的一个事实是,美国在世界上的实力地位, 从70年代末以来也有了明显的提高。 当时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只占世界的1%,如今增长到4%;与此同时,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也从当年占世界总量的22%左右, 提高到如今的32%左右。 美国当年在同另一超级大国苏联的对抗中处于守势,而今天牢牢占据着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被称为“新帝国”。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发人深省的现象:中国崛起是在美国霸权扩张的历史时期开始并持续的,而美国的霸权地位并没有因中国崛起而受到削弱。 这一现象本身,已经对“美中必然对抗论”构成了挑战。

现在的问题是:两个在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上相对立的大国,究竟能够保持多长时间互不为敌、和平共处的局面?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妨把美国霸权及中国崛起对其可能形成的挑战,分解为几个不同的侧面来进行考察。

美国称霸世界最重要的支撑点是所谓“ 机制霸权”(regime hegemony)[1],即二次大战后在美国倡导下建立起来、至今还在运转的一系列国际组织、机制和联盟,包括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关贸总协定) 、北约、美日军事联盟,还包括20世纪70年代中期建立的七国(现加俄罗斯)首脑会议机制,90年代初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为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反恐而建立的一系列国际安全机制。 美国是通过这些机制企图“ 领导世界”的。中国参加了其中绝大部分经济机制(其中过程最为艰苦漫长的是加入世贸组织)和一部分安全机制(如核不扩散条约) 。 中国尚未参加的若干机制,包括八国首脑会议、北约、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TCR)、防扩散安全倡议(PSI)等等,其建立的初衷不是对付中国。 中国对它们虽然采取了不同程度的保留态度,但并没有建立反制的机制加以对抗。 中美应对朝核问题的方法迥异,但在维护核不扩散机制的原则立场上却是相互协调的。两国在国际机制中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局面将长期存在。 我们说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中机遇大于挑战,也可以理解为现存全球国际机制中对中国有利的因素大于不利因素。

美国霸权的第二个侧面是经济霸权。 虽然中美经贸摩擦不断,但美国经济霸权同中国经济迅速增长之间的矛盾并不尖锐。 当今中美经贸摩擦同20世纪80年代的日美经贸摩擦有质的不同,因为中美两国产品的相互替代性不强,企业之间的竞争也不激烈。 在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中美经济的互补性仍然很强。 此外,美国金融霸权是其经济霸权的核心。 中国的经济崛起还远远没有威胁到美国的金融霸权,欧元才是最接近于挑战美元霸权地位的货币。 中国购买了大量的美国国债和股票, 因此美元地位急剧跌落将对中国不利。

值得警惕的是中美在能源和其他资源方面的矛盾和竞争。 美国的能源消耗约占世界的1/4。 美中日三国分别是世界上前3位的石油消费大国,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在迅速增长。 为什么向来极少有“ 美日争夺能源”的忧虑,而近来不断出现“ 中美争夺能源”、“ 中日争夺石油”的舆论呢? 显然,问题主要不在能源短缺、石油价格上扬等物质因素,而在于中美、中日之间缺乏战略互信。

于是, 我们必须考察美国霸权的第三个侧面,即政治和意识形态霸权。 对于在政治和意识形态方面不屈从于它而又迅速崛起的中国,美国人怀有深深的战略疑虑,也毫不掩饰他们的“ 两面下注战略”,即一方面寄希望于中国“ 进一步融入国际体系”,从而扩大美中合作;另一方面又防范中国在现存国际机制之外另起炉灶,准备遏制中国。

但是,美国人也意识到,同中国相比,与他们在价值观上更为对立的,是伊斯兰激进势力。 正如一位美国学者所说,“9•11”之后美国人更看清楚了:“ 中美之间在价值观上的差异,远远小于美国同塔利班的对立。 ”美国人还能看清楚,中国无意将自己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强加于他国,也无意建立反美政治联盟; 中国的改革开放经验,甚至还能从积极方面去影响某些美国眼中的“ 邪恶国家”或“ 失败国家”。 所以,中国在坚持自身独特发展道路和政治原则的前提下,争取美国在合作方面下的“ 注”多一些,在防范方面下的“ 注”少一些, 即争取同美国建立某种程度的战略互信,改进两国间的危机管理机制,并非幻想。

第四, 美国不能容忍任何国家挑战它的军事霸权,而中国国防力量正在增强。 但是,美国军事开支几乎占到世界各国军事开支总和的一半。 中美在军事能力和投入方面存在着巨大差距, 也是不争的事实。 这种形势,同冷战时期美苏两国争夺世界军事霸权的形势不可同日而语。 当年美苏军事实力难分伯仲,在两个德国的边界上紧张对峙,在亚洲和非洲进行了若干次“ 代理人战争”,苏联将战略核导弹运进古巴引发过严重军事危机。 相比之下, 可能引发未来中美军事危机的冲突点很少,几乎全部集中在台湾海峡,而不会扩大到中国周边以外。 经过多年较量和沟通,美国对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底线相当清楚, 为避免同中国的对抗,美国现在对“ 台独”倾向加大了制约力度。 中国也不断重申和平统一的决心和耐心。 在台海局势相对缓和的情况下,美国的“ 中国军事威胁论”仍在上升,同美国军工集团需要寻找“ 敌人”以扩大自身利益的驱动密切相关。 因此,尽管中国军力增强并未构成对美国全球军事霸权的直接挑战,“ 中国军事威胁”的鼓噪却不会减弱。

最后,美国在亚太地区以霸主自居,中国在本地区影响日益上升, 形成了一对结构性矛盾。1898年美西战争后, 美国将菲律宾占为殖民地。1899;1900年美国针对中国提出了门户开放政策。 此后,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代价最严重的三场对外战争( 太平洋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都发生在亚太地区。 可以说,一百多年来,美国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这一地区的“ 局外人”。 战后美国一直对日本实施事实上的军事控制, 在经济、政治方面也没有忘记“ 敲打日本”,排除了日本在本地区挑战美国霸权的可能性。 现在,唯有中国有能力对美国的地区霸权提出挑战。 于是,对于中国在亚洲外交中的一举一动,对于任何将美国排斥在外的区域化机制( 东盟10+3、 东亚峰会等) ,美国或是公开反对,或是暗中阻碍,或是满腹狐疑。 冷战后美国不断巩固它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安排,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针对中国的。 应该说,冷战后( 特别是“9•11”后) 美国在其全球战略中没有以中国为主要对手, 但在其亚太战略中,却越来越明确以中国为主要对手。 换句话说,在美国人眼中,中国没有挑战美国的全球霸权,却正在挑战美国的地区霸权。

正如秦亚青教授所论证过的,全球霸权不能允许区域霸权的出现;当某个区域性强国开始挑战全球霸权国家在本地区的主导地位时,这个全球霸权国就会支持这个地区强国的对手,以维护这一地区的权力平衡,制约这个地区强国的发展[2]。今天美国的全球霸权依然巩固,但它必须将维护霸权的大部分资源用于其他地区,特别是“ 大中东”地区。 这样,美国维护亚太地区霸权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扶植、支持中国在周边国家中的潜在对手,利用中国同邻国的矛盾,阻止东亚区域机制的发展壮大。 当中国同日本或任何其他邻国的矛盾上升时,美国自然要坐收渔人之利,不分是非曲直地同情日本和其他邻国。 对于中国的周边国家来说,普遍面临着一个如何在美国霸权和中国崛起之间维持平衡的问题。 由于特殊原因,日本多半将继续依仗美国,不惜疏远中国。 其他国家的典型态度是:一只眼睛对中国投出热情之光,发展睦邻关系;另一只眼睛察看美国的脸色行事,不想得罪强权。

综合来看,在分析美国霸权与中国崛起的关系时,可以得出3 点粗浅结论。 首先,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崛起对美国的机制霸权、经济霸权、政治和意识形态霸权、军事霸权都不构成严重挑战;在美国构筑的全球霸权体系下,中国也还有相当大的崛起空间。 其次,中国崛起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霸权地位形成结构性的挑战。 在区域合作机制的建立、中国同美国主导的多边军事安排的关系等问题上,双方需要保持足够的敏感。 中国继续改善同周边国家的关系, 控制中日矛盾,有利于稳定对美关系。 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所起的建设性作用,为中美处理在亚太地区的结构性矛盾方面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先例。 最后,从思维框架上说,我们既不能丢弃对国际权力格局的传统分析方法,以为信息和思想的沟通以及经济等领域的国际合作能够自然生成国家间的友好关系,消解国际冲突,又不能忽略国家及其以下的行为体的主观能动作用,以为权力格局的变化必然造成国际秩序的混乱。 现在,中美领导人都认识到两国相互对抗的危害性,两大社会内部都有推进双边关系的强大动力,因此中美关系有望继续维持稳定,并逐渐建立起更为稳定的战略框架。

注释:

[1]参阅门洪华,《国际机制与美国霸权》 ,胡鞍钢、门洪华主编,《解读美国大战略》 ,浙江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38-157页*门洪华,《权力转移、问题转移与范式转移——关于霸权解释模式的探索》 ,《 美国研究》2005年第3期,第7-32页。

[2]见秦亚青,《霸权体系与国际冲突——美国在国际武装冲突中的支持行为(1945-1988)》,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87-217页。

上一篇:新国际主义与中国外交

下一篇:浅析中国民族主义:历史、人民和情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全球化发展的趋势及其价值认同

原载《马克思主义与现实》1998年第4期   我这里主要谈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全球化的理论框架问题,第二个是全球化的大方向,最后一个是全球化的悖论。先谈第一个;人,这个物种应该是起于同一个源头的,但是在以后若干万年的过程中却由于求生存而散布到地球上各个角落,一群一群地在相互隔离的情况下发展自己的文化。这种情况大概就是庄子说的:“道术已为天下裂”了。但它并不是“往而不返,必不合矣”。随着交通能力的进步,分散的人群又慢慢地会合起来了。到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可以算全人类又互相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因此,1492年是全……去看看

有感于“非法”生存

许志永的调查报告“一个民营企业的‘非法’生存”,描述了河北省大午集团的成长过程和孙大午的不幸遭遇,读后令人哭笑不得。这件事情反映的,是我们国家的缩影,是所有民间部门的生存状态。1,“非法”生存种种在我国,“非法”生存可以说比比皆是,不胜枚举。举其要者,有以下几种。由于土地是国家和集体的,改变用途是要国家批准的,即使是荒山荒坡,不经政府有关部门的认可,私自决定使用是“非法”的。由于金融活动是国家垄断和政府管制的,民间金融是“非法”的,各种各样的互助会(如标会、抬会、摇会等)和私人钱庄都在取缔之列。合作基金会被……去看看

中国现代文论的历史过程与语言逻辑

原载《文学评论》2002年第1期  「内容提要」中国文学理论领域的80年代新名词与90年代新话语既是语言现象,也是文化现象,它是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首先是一个历史的过程或历史的产物。80年代新名词与90年代新话语作为现象其实隐含着中国现代文论的历史建构过程和语言逻辑结构。  「关键词」中国现代文论/80年代/90年代/新名词/新话语/语言  80年代新名词与90年代新话语作为一种现象,绝不限于文学理论与批评,应该说,整个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包括文学创作领域都存在这种现象,只不过文学理论与批评作为一个相对前沿的学科这种……去看看

问题与方法:近十年来中国行政学研究评估(1995-2005)

原载《政治学研究》2007年第1期  内容提要:为了避免行政学研究陷入自说自话缺乏反思的境地,本文对近10年来中国行政学研究主要成果做了评估。基于现有的行政学研究成果,作者指出,中国行政学研究有如下几点需要引起关注:缺乏学术规范自觉,学术评价机制无法取得共识;对研究方法缺乏持续性反思,行政学知识增长缓慢;实证研究严重短缺,研究成果结构性失衡。  关键词:行政学研究;评估  一、为什么要做这项评估  自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行政学恢复重建以来,得力于众多行政学者的不懈努力,我国行政学研究取得了长足进步。在欣喜之……去看看

湖南城镇化不平衡发展的实证分析

摘要:湖南城镇化发展很不平衡,这种不平衡性是由地理位置、经济发展水平和城镇化的模式决定的。利用湖南14个市的统计数据,研究了湖南城镇化发展的区域差异,并使用回归分析的方法,探讨了湖南城镇化发展的决定因素,揭示了湖南城镇化和农业、工业、第三产业、农村非农化、基础设施、政府投资等因素之间的内在关系。在未来湖南经济的发展过程中,要以城镇化的发展来推动传统农业向现代化农业转变,实现城镇化与农业发展之间的良性循环。在非农产业中,要大力开发第三产业在吸纳劳动力方面的潜力,加快农业劳动力异地转移的步伐。农村工业……去看看

关于社会经济转轨的国际比较的对话

热话题与冷思考──关于社会经济转轨的国际比较的对话金雁: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大规模推行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改革,成为包括中国和前苏联东欧地区在内的绝大多数前计划经济国家的“时髦”。到如今,东欧改革已走过10年的历程,俄国的“叶利钦时代”已降下帏幕;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建立起来,成就斐然,但仍有不少困难。由于各国国情不同,具体的路径和措施异彩纷呈,因而各国社会经济转轨的成效和存在的问题也不一样。尽管“转轨”进程仍在继续,但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我们不妨做一下初步的尝试性的比较研究……去看看

二次大战日本战败的原因

序言   大东亚战争失败的原因,是两国在国力与军力之间的差异,尤其是在物质力量上的差异。换言之,即是在科技力量的差异。这显然是从结果所呈现的事实,而且是无庸置疑的。然而,如克劳塞维兹所述:「战争是透过任何其它的手段,以求达到策略的延续」这个结论,倘若以策略面来考量的话,可就不一定真确了。因此,就像李德哈特所称:「战略是为了达成政治上的目的,而运筹军事手段的一门艺术」,而其原则是:「与其说手段依从于目的,还不如说是目的服从于手段」。因此问题在于,在两国之间的国力与军力有着重大差异的假设下,该如何构思战略?换言之,焦……去看看

在革命词语的高地上

载《社会科学论坛》2006年8月上半月期/学术评论卷(总123期)    [摘要]中国的革命词语有一个从俄式革命话语到毛泽东革命话语的演化过程,毛在延安时期通过对一系列词语重下定义,面对底层群众和精英分子,构建了一套整体性的,具有巨大覆盖面的革命话语系统,占据了近代中国的道德制高点。中国的革命词语是近代中国社会变革的产物,今天时代环境变化了,新技术革命和“全球化”的浪潮每天都在改变着中国和世界,面对前人留下的思想和文化遗产,需要探索新的思路。  [关键词]“革命的符号地带”;整体性论述;新话语的“中心”和“隙缝”……去看看

工业竞争力与比较优势

   2009/10/01
原载《管理世界》2003年第2期  「作者简介」蔡昉,王德文,王美艳,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  「内容提要」本文从经济学理论角度对工业竞争力的内涵和决定因素进行了全面分析,并提出了增强中国工业竞争力的具体途径和方向。工业竞争力是一个国家工业对于该国资源禀赋结构和市场环境的反应和调整能力。它包括微观层次企业竞争力和宏观层次产业竞争力两个方面。前者是基础,后者是条件。在WTO 框架下,充分考虑发挥我国丰富劳动力资源的比较优势,进行产业选择、技术选择和分工选择,是提高中国工业竞争力的现实途径和……去看看

滞后与压缩:中国人口生育转变的特征

原载《人口研究》2005年第3期  「内容摘要」20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人口转变与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其中,人口生育率转变滞后于死亡率的转变就是一个十分显著的不同点。中国作为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不仅具有这种生育率转变的滞后特征,而且还形成了由于现代化发展失去机遇而追赶时间式的"压缩性"特征。滞后与压缩是我国人口生育率转变独有的特征。  关键词:滞后;压缩;人口生育率转变  「作者简介」李建新,博士,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涂肇庆,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  1引言  迄今为止,关……去看看

辛亥革命的动员模式和国民党失败的历史命运

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清王朝,结束了中国延续二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但只是赢得了一个假共和的局面,辛亥革命最终宣告失败。然而,作为一个政治集团来说,它的奋斗在继续,1927年后,中国国民党执政,它在历史渊源上从孙中山成立兴中会开始。不过,直到国民党1949年失败,建立共和制的纲领并没有兑现。  通常认为,1927年蒋介石背叛了革命,背叛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国民党的失败,似乎与辛亥革命没有关系,或者归结为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已经过时。以往的这些认识毕竟过于简单,这一切,其实是中国社会整体落后的反映。  辛亥革命虽然以具有现代意识的……去看看

生态环境政治与当代国际关系(二)

3.国家主权关注  依照国际政治学的分析,生态环境给民族国家带来的麻烦,不止表现为直接的安全威胁,更体现在对国家主权这种至高无上的权利所受到的约束和制衡上。然而,如何认识这种约束和制衡,人们却有着大相径庭的立场与观点。基本上可以看出两种大的利害关系和思考方向:一种是从主权国家的利益出发的,另一种则主要着眼于全球共同体的利益。本节仅考察前者,后面(下篇)将专门讨论国际社会的态度。  从国家行使管理权利的角度看,以生态环境遭破坏为核心的全球性危机的加深,给各国政府提出了许许多多的难题,其中不少涉及到国家主权……去看看

SARS随想

不记得是在他的《吾国吾民》还是《生活的艺术》里,林语堂历数中国人的习性比西洋人高明的地方,举了许多例子。他的话多少是为长自己志气,我们读了,虽会心,不一定都同意。  不过当中他提到一点,就是中国人见面寒暄的仪式比西洋人“卫生”,因为中国人是“把自己的手”(拱手),不必去握别人的手。  这话,放到SARS已岌岌然蔓延成瘟疫的此时,实在切题而且有理。  呼吸之外,手上沾染到病菌大概是SARS的第二个重要传染管道。所以,听林语堂的话,用“握自己的手”来代替跟人握手吧。经过这一波SARS的全球洗礼后,未来的世界里,也许我们这个……去看看

日军在南京城的劫掠、屠杀、奸淫

“十二月十七日,星期一。劫掠,屠杀和奸淫的事情,是增无减。昨日白天和夜间,被强奸的妇女至少有一千人。一 个可怜的女人竟被强奸了三十七次,一个兽兵在强奸时,因为五个月的婴儿哭声不断,便把他活活闷死,反抗的惩罚就是刺刀。医院里挤满了受害者。我们唯一的外科医生威尔逊,忙得无暇休息。日军不但要抢珍贵的东西,连黄包车、牛、猪和驴也不甘放弃。日军向我们的厨房和米店捣乱,我们不得不把米店收歇。“黄昏后我送裴志博士( M· S· BATES )到金陵大学,麦加伦牧师( JAMESMCGALLUM)到鼓楼医院,密尔士牧师和史密斯到金陵……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