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长和不平等

——理解最近的趋势和政治选择

  在当今关于世界经济的辩论中,“经济增长好”常常表现为真理。人们普遍认为增长导致财富增加,而财富当然是越多越好,尤其是对于贫穷的发展中国家。但是仔细观察后,我们或许会有更细腻的评价。

  传说曾经有个时期经济学家一味赞美经济增长,根本不考虑分配问题。这样的经济学家或许只依据其他的经济模式和政策对于人均社会产品(去掉通货膨胀因素)的相对影响来决定判断它们的优劣。我不敢肯定这样的经济学家是否曾占据主导地位。经济学家长期以来认为收入和财富增加的目的在于满足人类的需要,他们相信随着收入和财富的增加,人们的满足感也在上升,但是满足感增加的速度却呈下降趋势。无论如何,只关心经济增长的经济学家的传说还是有用的,至少这样的传说让真正的经济学家强调他们与那些人不同,更倾向照顾穷人和追求平等的经济增长等等。这对于他们呼吁富人表现自己的良知,呼吁贫富和解共同推进过去二十五年的全球化运动的宗教情怀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经济专家在赞美全球化和它带来的经济增长时决心追求平等和消除贫困,我们怎么能不赞同呢?

  我们还是看看《经济学家》(二〇〇四年三月十一日)的例子吧。《经济学家》用上面的两个图传达的信息是最近的全球化批评家在抱怨不平等的增长时是不诚实的、或者至少是糊涂的。只有当国家的人口数量被忽略(如上图所示)时才表现出全球经济增长好像只对富人特别有利。只要人口数量被考虑进去(如下图所示),人们就可以非常清楚看到穷人获得了巨大利益,中国和印度的崛起就是该观点活生生的例子。这个例子传达的信息是像《经济学家》这样的全球化支持者同样关心贫穷和不平等问题,如果穷人不能像富人一样从中获得利益的话,他们就不会坚定支持全球化了。

  请下载原文阅读。

上一篇:行政诉讼的重构

下一篇:“后世俗”社会的批判理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处理“非典”危机需要系统均衡的领导力

我于4月29日乘列车从广州出发,4月30日傍晚抵达北京,从一个非典重灾区来到另一个重灾区,虽然预先心里有所准备,但还是对所见景象感到吃惊。眼前看到的,是一个几乎空空荡荡的京城:大街上车流减少了约十之七八,不少单位和店铺的大门紧闭,北大清华完全禁入,许多老友只敢在电话中相会。我的心不禁为这种从未见过的都市荒凉而隐隐作痛。  回想在广州的几个月生活,虽然疫情爆发时心中有些惶然,朋友间互相传递着不知真假的“恐怖”信息,但市民们只是不断地加强防范,外出的频率有所紧缩,而正常的活动仍在进行,必要时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估计……去看看

近代中国地方权力结构的变迁

基本观点:本文运用实证研究方法,通过对近代衡山县地方政治制度史进行个案分析后认为,清末,在成文制度方面,地方政制相对稳定,国家行政权力的边陲是县级,官治和自治的边界相对清晰,其主要原因是,县政乡治体制能解决王朝对农村经济资源的索取。民国期间,地方政制最显著的变化就是行政权力从县级下沉到乡镇级,乡镇从地方自治单位成为了国家最基层的行政组织,其主要目的是,加强国家对农村社会的控制,以获取城市政治统治和实现现代化所需要的经济资源和政治资源。   关键词:地方政制 官治职能 乡绅自治  长期以来,学术界特别是政治学界……去看看

何为正义,如何公平?

1 “无知才能公平”  20世纪后50年里面,你认为最伟大的政治哲学著作是什么?  对这个问题,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罗尔斯的《正义论》!这本博大精深的著作,1971年甫一出版,即在哲学、伦理学、政治学、经济学等主要社科领域,激起巨大反响。现代的西方社会科学,分工愈来愈细,像这样一本书同时在数个学科搅起波澜的,可算绝无仅有了。30年来,西方关于社会正义、分配公平、政治自由、政府中立等问题的探讨,很大程度上都是对这本书的回应。  相对于古代社会和中世纪,现代社会的主要特征是多元化。人与人之间,不仅宗教观念互不相同,道德和……去看看

双向法治秩序与基本人权体系

当代国际人权法和各国宪法都有关于基本权利的规定。其中,不同的分类方法和规定方式体现出不同的基本权利体系理论和思想。基本权利体系论在国外已逐渐成为宪法学者和政治学者所关注的新的研究课题。基本权利体系论之所以重要,因为它反映出对法治秩序的性质、内容和结构的基本看法以及在宪法学和其他部门法学重大问题上的根本立场。在我国,学界虽然已认识到法治国的重要性和基本权利体系的存在,但对基本权利体系与法治关系的理论研究尚属薄弱环节。本文旨在根据传统仁学的基本思路,并在转换和改造的基础上提出双向法治秩序的……去看看

外来工的主要问题

前言  所谓“外来工”,是中国国内“流动人口”的一部分。这个群体主要来自农村――因此在一些官方文件和研究论文中也称作“农民工”,但也有一部分来自小镇或城市,他们的农民身份和外来人口身份对他们的处境有程度不等的影响。从狭义上,外来工是指受雇于各种工业企业的工人和低层的管理者;广义上包括商业企业的服务人员,甚至应当包括从事个体的小商小贩。因为这一群体工作不稳定,可能在家乡和工作地之间,或不同的工作地点和不同性质的职业之间频繁转换。  外来工问题之所以受到关注,因为他们是权利上的弱势群体。从流动开始……去看看

“三农”问题触发政改需要

是否可能对农民减税?  21世纪中国所面临的诸多挑战中,“三农”问题(农业、农村、农民)大概是最严峻的一个挑战。近年来,农村的基本状态一直难以有效改善。农业收益下降,农民收入停滞不前,乡镇企业开始萎缩,进城打工的农民处境艰难。最让人痛心的是,在乡村两级的腐败以及对农民的乱收费之下,农民的不合理负担之重前所未有。中国在申请加入世贸组织的过程中,坚持强调今后不能取消农产品补贴,正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央政府对“三农”问题的担忧。  很明显,指望农产品补贴来保护农民利益是有限的,而且在现行体制下,对农产品的补贴大……去看看

领导世界还是支配世界?

文章来源:《国际观察》 2004年第1期摘 要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应当实行何种国家安全战略以及人们应当如何看待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问题,一直吸引了许多学者和政策分析家的注意。本文并不具体分析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而是试图提出一种分析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新视角,即从是要领导世界还是支配世界的角度探究这一战略之争,并从概念、内涵和理论基础方面对这两种战略抉择进行分析和比较。  关键词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 领导世界 支配世界自20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以来,由于国际安全环境出现的巨大变化,在安全研究领域的……去看看

个人权利的优先性

自由主义大致可以分为两大流派,一派是古典自由主义,另一派是现代自由主义。流行于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初的古典自由主义认为,国家的唯一作用就是保护公民的一些基本权利,特别是公民个人的自由权、生命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当代有重大影响的古典自由主义中,诺齐克是其中极其重要的一位。十九世纪末期出现的现代自由主义认为,国家即使以公民的自由和财产权为代价也要关心分配不均、贫困等现代社会问题。罗尔斯便是现代自由主义的一个重要代表人物。与《正义论》在现代自由主义中的地位一样,诺齐克的《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是战后……去看看

21世纪的中美关系:对抗还是合作?

中国和美国作为世界上的两个大国,在冷战时期曾经建立起实质上的战略同盟关系,但冷战结束和“六四”事件已将中美同盟关系及其基础裹入了历史的风尘。 目前,冷战结束已有数年,世界即将敲响21世纪的钟声,但中美之间在建立何种适应未来国际战略环境的关系方面,还没有探索出可行的模式。两国走向对抗还是合作已成为影响亚太乃至全球局势发展的一个重大问题。合作与冲突   近几年来,中美关系跌宕起伏,既有激烈的斗争,在某些问题上也保持着深入的协调;既有战略利益方面的冲突,也有共同利益基础上的合作。一方面,中美之间保持了正常的国……去看看

后形而上学思想的主题

当前的哲学研究状况不那么一目了然了。我说的不是哲学流派之间的争论——因为争论一直都 是哲学研究的前进手段——,而是有关一种前提的争论。该前提是黑格尔之后所有流派的立 足根本,(这就是对待形而上学的态度)。今天,这种态度已经变得暧昧难懂。   长期以来,实证主义及其后继者的立场一直都很明确;他们认为,形而上学问题毫无意义, 因而也站不住脚,可以置之不理。这种狂热的反形而上学立场无疑暴露了他们想使经验科学 思想成为绝对思想这样一种含糊的科学主义意图。尼采克服形而上学始终拖泥带水。  海德格尔对形而上学……去看看

如何与中国共处

战略与管理2000第03期  欧亚大陆政治已经取代欧洲政治,成为世界事务的中心。当欧洲的战争明显地对美国构成威胁时,美国除了参与欧洲的政治,防止爆发新的冲突,或者防止出现一个敌对的欧洲霸权之外,别无选择。因此,在20世纪,欧洲的政治加速了美国对世界事务的参与。今天,欧亚大陆几个强国之间的相互作用,成为全球稳定的关键因素。所以,美国的政策必须在构想上涵盖欧亚两个大陆,由特定的欧亚大陆的双边关系相互交织,构成一个连贯的战略整体。  我们必须在这样一种广泛的欧亚大陆背景下处理美中关系,正确地评价其重要性。与中国的关……去看看

日本右翼没出息

最近,日本教科书事件风波又起。对日本教科书问题,中国人已不陌生。在此之前的1982年、1986年和1996年,日本已曾三次发生歪曲历史、美化侵略的所谓“教科书事件”,激起了邻国和日本国内主持正义力量的强烈批判。在近现代历史上,中国是日本侵略的最大受害国。日本国内右翼势力一而再,再而三的倒行逆施,自然也激起了中国人民极大的愤慨。气愤之余,我们还应当好好想一想,日本的右翼为什么屡在教科书问题上做文章并屡屡得手?为什么右翼势力在日本国内有如此能量?历史永远是当代史。这句史学界的名言是对当前教科书事件的最好注解。日本……去看看

民主与乌托邦

□(法)弗郎工瓦福亥 何梅译    关於民主与乌托邦这个题目或许可以从一个哲学的角度来探讨。自从十八世纪以来,民主这个词呈现给现代人的是,对自由的一个承诺,或者更准确地说,一个对自主性的承诺。这与原先人被视为受限制的臣民的年代形成了对比。在当时的观念下,人的自主权被剥夺。然而在现代,自主权则是社会合法性的基础。自从民主的观念深入欧洲人的意识之後,这个一直有待於人们去解释的问题就不断地渗透到几乎所有的地域。可是,这个问题,因其本质所固有的疑义,则连续不断地被人们提出却从未被真正地解答过。在历史上,几乎所有……去看看

何清涟的两个话题

以下两篇短文是何清涟近日赴瑞典访问时答记者问的精彩摘选,涉及关注颇多的“入世”和“金融改革”问题。相信能引起读者兴趣。  中国加入WTO到底有何好处?     加入并不是中国单方面的要求,而是各国共同的要求,因为大家各有各的需求,所谓“双赢”并不完全是虚言。我个人认为,中国政府要求加入WTO更多的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而不是经济上的考虑。世界经济的格局,以及各发达国家主要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占有的份额,与中国是否加入WTO并没有太大的直接关系。     如果将世界经济比作一个金字塔结构,占据顶端的是信息产业,这……去看看